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字體    

茅于軾:我們真正的問題是特權問題
茅于軾:我們真正的問題是特權問題
茅于軾     阅读简体中文版

   首先感謝中國有色峰會對我的邀請,今天我將用一個經濟學家的眼光看待當前的經濟形勢。所有的經濟問題中最重要的問題是什么?由于時間關系,我要省去很多內容。首先講講經濟問題中最重要的是什么問題,我認為還是GDP問題,GDP就是國內生產總值,就是全國人民一年生產的財富總值,這個財富包括我們所有用交換得到的享受,不管你這個交換是拿來買糧食吃還是理發、旅游,都是一樣的,它是用錢來表示的。
用什么錢來表示呢?價格,什么價格呢?均衡價格,什么叫做均衡價格呢?就是以這個價格你一定能夠買得到,而且如果你有一個貨,按照這個價格一定能賣得掉。能買得到,能賣得掉的價格就是均衡價格。在座的諸位做有色金屬的買賣,你們賺的錢是不是GDP呢?是GDP,但是按照老的政治經濟學的說法,你們賺的錢不是財富的創造,你們是從生產勞動中分了一點錢,所謂生產勞動是有色金屬的開采、演練、他們創造的財富。你們做買賣的從他們創造的財富里分到了一點。因此一個國家要財富增加,不是去做買賣,而是去開采冶煉。這個看法是錯誤的,為什么錯誤呢?因為你們賺了錢可以買一些東西,超市里好幾千種商品都能買。你們賺的錢和做開采冶煉賺的錢是一樣的,所以一樣的錢,沒有區別,所以你們賺的錢就是財富的創造。這一條特別重要,就是一個經濟存的錢可以買到一切東西,這個事兒好象不奇怪,但確實是一個經濟學里最基本的問題。
你為什么能拿錢來買東西呢?諸位提供給社會的服務是有色金屬的買賣,你提供信息、規避風險,在這方面你提供了服務。這種服務跟生產勞動的服務有沒有區別呢?沒有區別,在財富量上講是沒有區別的。就是你提供的服務為什么可以用來購買面包呢?如果你是個做面包的,你自己生產面包,自己吃面包,知道自己能吃多少就生產多少。但是你提供的是有色金屬的買賣,你為什么能吃面包呢?這里最重要的奧妙就是有一個市場,這個市場保證一切商品的供給,用什么辦法保證?非常簡單,供不應求或供過于求,一切商品,包括我們的有色金屬,如果供過于求就會倒掉。因此在這個市場永遠買得到,也永遠賣得掉。
你在超市可以買到好幾千種商品,包不包括糧食?當然包括糧食,因此糧食的安全、糧食的供給靠什么?靠市場,市場是什么?供不應求漲價、供過于求降價,所以你在超市可以買到糧食,有人不放心,說超市能買到糧食了,必須要有耕地的保障,要有18億畝耕地,沒有了耕地,你怎么買得到糧食呢?所以他認為你在超市可以買到糧食的原因是因為國家設了18億畝耕地的紅線,不許減少,所以你能買得到糧食。這個看法對不對呢?你在超市可以買到刷牙的牙膏,你買牙膏靠什么紅線呢?超市有好幾千種商品吧?是不是每種商品都有一條紅線呢?不對,沒有那么多紅線,只有一條線:供不應求漲價、供過于求降價。因此,只要有市場就不可能有什么糧食危機,什么能源危機,什么水危機都不可能發生。只有金融危機是真的危機,因為金融危機把這個市場給破壞了,我們在50年代末發生了大饑荒,那時的3000多萬人為什么餓死?沒有市場,不是沒有耕地,也不是沒有勞動。北朝鮮為什么那么多人餓死?沒有市場,破壞市場,大禍來臨。這一條太重要了,國際市場、國內市場是絕對不能破壞的,破壞了國際市場以后災難就來臨了,全世界的金融學家要懂得保護市場,很可惜,現在做不到,他們不見得懂得這個,他們保護的是別人的,如果你保護的是別人的,侵犯了市場,災難就來臨了,大難就來臨了。
那么財富是怎么創造的呢?財富當然要有物,要有東西,要有糧食,要有礦等等,但是財富創造的根本渠道是通過交換。GDP是怎么來的?就是交換出來的,統計局怎么算GDP?他們是把交換計入到GDP里面去。而且我們說的GDP是指用掉的東西,生產出來的東西不是GDP,要用掉,把它花掉了,這才是GDP。一個東西生產出來放在貨架上,那不是GDP,把貨架上的東西賣掉才是GDP。所以嚴格來講,把GDP叫做國內生產總值不是太恰當,它不光是生產,更重要的是把它用掉。
我舉一個例子說明諸位做有色金屬交易賺的錢不是靠冶煉和開采,我舉這樣一個例子:一個農民生產了100斤小麥,他拿這些小麥要磨成面粉才能吃,拿到磨坊去,請磨坊的老板磨成面粉,他拿了10斤小麥給磨坊,背回去90斤面粉,現在我問大家,磨坊得到的10斤小麥是磨坊創造的還是農民創造的?磨坊有沒有創造財富?如果他們創造了財富,那么這10斤小麥是不是他創造的呢?你說他創造了財富,10斤小麥明明是農民生產的,他沒有生產出小麥來,于是他沒創造財富,但他把小麥變成面粉了,給社會服務了,你怎么說他沒創造呢?這個問題就使得經濟學家想不通,大概有100年也沒有找到解決的辦法。一直到馬克思以后才得到了一個正確的回答:這10斤小麥,從東西來看,從“物”來看確實是農民創造的,但是從財富來看,從價值來看是磨坊老板創造的。怎么證明呢?農民拿回去的90斤面粉,它的價值比100斤小麥的價值高。他沒有損失財富,他還得到了財富,從100斤小麥的財富變成90斤面粉的財富,90斤面粉的財富比100斤小麥要高,他沒有損失什么。所以模仿得到的10斤小麥是他創造的,不是農民損失的。這個例子跟我們做有色金屬交易是一樣的,我們做交易賺的錢不是靠有色金屬的開采和冶煉,是我們自己創造的財富。我們賺的錢跟任何一個行業賺的錢一模一樣,都可以買東西。所以中國改革30年,財富極大地增加,其原因就是大家都賺錢,而不是大家都不去種小麥,都去開采冶煉,是大家都賺錢,錢多了。現在中國什么多?錢多,錢多是什么意思?你買什么都行,什么東西都多。過去我們老是講生產勞動,不講勞動的價值,所以就很窮,現在我們換了理論,不用那種過時的理論了。
我們希望GDP越高越好,現在GDP提高的障礙在什么地方?不是生產不出來,而是用不掉,買得少。所以現在我們叫做需求不足,叫做生產能力過剩,生產的能力很強,但是貨架上的東西賣不掉。你賣不掉又不能訂貨,不能訂貨工廠就不能開工,生產就沒有了。所以生產的多少現在取決于消費,取決于用掉,過去的情況是賣方市場,買得很多,生產不出來,現在是相反,全世界大多數國家大多數時間都是需求不足,都是買得不夠,不是產不出來。我們的GDP拿來干什么用呢?三個用場:一是消費,我們吃的,穿的,用的,玩的都是GDP;二是投資,比如蓋一座大樓,修一條地鐵,這不是消費,這是投資,我們生產的GDP被拿來投資了;三是出口,現在我們拿來消費的占多少呢?占47%。投資占到多少?占到49%,出口占4%,消費占47%,投資占49%,這兩個加起來是96%,還有一個4%是出口了。我們消費的47%當中老百姓消費的是34%,政府消費的是13%。所以大家想想看,我們大家辛苦了一年,創造了多少財富呢?拿去年來講,40萬億元人民幣,其中我們享受的,我們吃的穿的玩的、美容理發上學醫療一共是多少?1/3,34%。這個數字是非常偏低的,我們創造的財富只享受了1/3,那2/3跑哪兒去了?政府消費了13%。政府的辦公用品、出差、公車消費,不包括政府建大樓,政府建的大樓是屬于投資。出口的4%不算多,但是我們每年都有一定數額的出口,因此積累起來現在變成了天文數字。現在我們出口在外的東西有多少錢?20萬億。我們一年生產40萬億,現在出口在國外剩下的錢是20萬億,也就是外匯儲備,我們的外匯儲備是3萬多億美元,相當于20萬億人民幣。所以今后我們國家的結構調整要大大提高居民消費,像美國的居民消費差不多要占到70%,而我們只有30%,連他們的一半都不到。他們生產出來的財富大部分是自己享受掉了,我們生產出來的財富只享受了1/3.
我講講現在的狀況跟改革開放開始的時候相比,人口從9億增加到了13億,增加了38%,但是小學生的人數從1.5億減少到了1個億,他們長大了就是勞動力。人口增加了這么多,小學生還減少了1/3,這是中國面臨的人口大問題。進城打工的農民原來是吃不飽飯的,農村有很多人吃不飽飯,進城打工能吃飽飯,一個月還能拿到幾百塊錢,他非常滿意,再苦再累的活他都肯干,現在不一樣了,現在進城打工的人可以得到好的教育,信息非常通暢,國內的事兒國內的事兒他們都知道,因為他們會上網了,不一樣了。現在一個人一個月的收入相當于30年前一年的收入,就拿買糧食來講,現在一個人一個月的收入差不多可以買一年的糧食。政府有老干部打天下、坐天下,現在這些人變了,原來那批人沒有了,現在都是碩士、博士和留學回國的知識精英。本來是無產者,現在變成有產者了,我們讓他們登記他們的財產他們還不太愿意。早先移民想到外國去多掙點錢,現在移民不是了,到外國是求安全,因為財產、人身比較安全。從前的國企賠錢,賠得財政負担不起,都被賣掉,現在國企賺錢賺得不得了,但是國企賺錢不是靠他們降低成本,主要是靠他們的壟斷位置。社會民間也不同,老百姓過去要求的是平反,現在要求的是維權。政府也不一樣了,政府那個時候要求撥亂反正、改革開放,現在是維穩。中央集權、領導集權的形勢不一樣了,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溫家寶和吳邦國他們兩個意見不一樣,他們說的話不一樣,這些都是黨內的領導結構和30年前非常不一樣了。
這就涉及到虛擬經濟和實體經濟,中央經濟工作提出“要發展實體經濟創造財富”,我覺得這個話有問題,他們不承認實體經濟和虛擬經濟是相關的,諸位賺的錢都不是實體經濟,由于中央的這個看法的片面性,中國就變成了一個制造大國,我們是全世界的制造中心,什么衣服、玩具、電子產品在全世界的超級市場都可以看到中國的產品,我們是制造中心,但是我們這個錢掙得很苦啊,人家沒有搞制造中心卻賺了很多錢,什么原因?他們就是虛擬經濟賺的錢,各位做的都是虛擬經濟,特別是金融業,我們不懂得金融業是創造財富的,因為金融業就是把數字搞來搞去,這沒有財富創造,但是人家金融業賺了好大的錢,他們賺的錢是財富創造嗎?當然是,如果不是的話,他們怎么用這些錢買東西啊?財富跟物是兩回事,剛才我舉的例子已經說明,農民種了100斤小麥,這是勞動生產的小麥,沒有錯,但是把這些小麥變成面粉,它的價值提高了,重量卻減少了,我們要的是價格,不是重量。我再舉一個例子,我們知道廣東出香蕉,上海出不了香蕉,但是我們上海人也要吃香蕉,所以香蕉在廣東吃掉和在上海吃掉是不一樣的。同樣的香蕉,你拿到上海、拿到北京來吃比在廣東吃掉的價值要高。香蕉還是那個香蕉,拿到北京,拿到上海就不一樣了,這叫做物盡其用、人盡其才。一個社會怎么發財,怎么創造財富?人盡其才,物盡其用。不光是要有物,更重要的是物要盡其用。換句話說,物可以不盡其用,可以把它用錯、用浪費了,經濟學研究的是什么?就是研究資源配置,什么意思呢?就是物盡其用,人盡其才。同樣的物,我們把它用好了。過去計劃經濟就知道要生產物,卻不知道這個物生產出來怎么用。人也不能夠盡其才,我們的知識分子被趕到農村種地,種了十年地,我在農村呆了十年,你怎么能讓我盡其才呢?在座的各位沒有去種過地,老農種地有長處,你們種地肯定不行。所以財富的創造靠人盡其才、物盡其用。
那么經營業怎么創造財富?經營業就是錢盡其用。錢可以用好,也可以用壞,看你怎么用,把錢用到最有效的地方去,最需要錢的地方去,你把錢給他用,這個金融業就非常好。你把錢借給那些不太需要的,并且賠錢的項目,你把錢給了他。那個非常賺錢的項目得不到錢,這個金融業就是很糟糕的金融業。利息率就表示一個錢的生產率,所以錢要給誰來用呢?給能出得起高利息的人用,利息越高說明生產錢的能力越高。因此就要發展高利貸,什么道理呢?高利貸,利息的最高,說明能夠錢盡其用。你把錢給高利貸的人,錢就發揮作用了。你不給他,給那個低利貸的,你的錢就沒盡其用了。所以我說要為高利貸平反。但是我也不贊成利息率很高,因為這確實是一種剝削,你享受了現在的高利貸50%,100萬一年就可以拿50萬的利息,這個太霸道、太不合理了。盡管他錢盡其用了,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不合理。那怎么解決這個問題呢?解決的辦法很簡單,為什么利息率高?因為很難借到錢,利息率就高了,很容易借到錢,利息率就上來了,怎么叫做容易借到錢?就是增加供給,任何東西都一樣,供給增加了,價格就下來了。為什么高利貸少?愿意放高利貸的人少,政府禁止高利貸,不讓它有,因此高利貸很少,要借錢就很困難了。所以解決高利貸的辦法是大都放高利貸,高利貸就沒有了,利息率就上來了。美國為什么沒有高利貸?因為大家都在放高利貸。各位都出去放高利貸,高利貸的利息肯定會下來,而且放高利貸也好、在銀行拿利息也好,這是財富的創造,這不是財富的轉移,不是把別人的錢轉移到你這里,你是創造財富的。
財富是怎么生產出來的?財富就是通過交換生產出來的。中國參加世界貿易組織,這個交換擴大到了全世界。其結果是什么?全世界因為中國參加世貿組織都變富了,什么原因?我給大家說個很簡單的道理,全世界有70億人口,要吃25億噸糧食。每年還增加1個億,每年人口差不多增加1個億。這1個億的人口生出來之后要吃糧食吧?這個糧食請誰去生產呢?是中國生產?還是由美國、蘇聯生產?應該在一個生產成本最低的地方生產,各個國家生產成本是不一樣的,因為自然條件不一樣。你怎么知道什么地方生產成本最低呢?通過貿易就知道了,凡是價格低的地方成本就低。因此價格低的地方糧食應該多生產,出口到成本高的地方去。這就是一個例子,怎么使得全世界的財富增加,降低你的生產成本?怎么才能降低呢?拿糧食作例子,糧食生產成本低的地方多生產。我們做有色金屬也一樣,中國是有色金屬的一個出口大國,如果中國不出口有色金屬,當然,我們有進口的,比如銅都是進口的,但稀土是我們大量出口的。如果我們不入口,讓那些國家去生產稀土,他們的成本就非常高,中國生產稀土的成本就很低,因此中國生產稀土并出口,它們的價格就下降了,財富就是這樣創造出來的。所以中國入世十年,全世界得到中國的好處非常非常地大。剛才我說過,全世界的超市里差不多都能看見中國的產品,他們都享受了很便宜的、質量也不錯的中國的產品,買到便宜東西了,那就是財富創造嘛。所以交換創造財富,不是等價交換。柯林斯說的等價交換是錯的,等價干嗎要交換啊?價格不一樣才會交換嘛,因為你的東西貴,我出口給你我就賺錢了,因為我這兒的東西便宜。但是這里涉及到一個匯率的問題,就是你生產的成本要用到匯率,我們人民幣的匯率壓得很低,看起來我們干什么都是成本低的,因為有大量的出口,人家大量出口有他的好處,就是他們買到了便宜的商品,但是也有一個壞處,他們的消費都是在中國生產,在國內生產得少了,國內的就業就會發生問題,國內的就業非常困難。當前美國跟中國主要的矛盾就是就業的矛盾。
金融業擴大了收入,但是配置卻不公平,因為金融業是用別人的錢來賺錢的。證監會、銀監會、保監會都一樣,銀行用別人的錢來賺錢,我們大家的存款存在銀行,他們用大家的錢去賺錢。證監會我們買股票把錢給了企業,他們用我們的錢去賺錢。保監會用客戶的錢,因為他們用別人的錢,所以要有監督,要有證監會、銀監會、保監會。其它的行業不需要監督,我用自己的錢,你們干嗎監督啊?而且金融業用小錢賺大錢,它的利潤是非常高的。各位如果買基金就知道了,虧的話都是你的,賺的跟你分。因此就擴大了貧富差距,拿錢賺錢,窮人沒有錢,沾不到光,錢多的人就會更多,擴大了貧富差距。華爾街覺得這么賺錢很不公平,但是有沒有解決的辦法呢?我想不出來什么解決辦法。所以這就會產生公平和效益的矛盾。市場能夠有效地生產出財富來,但是產生了收入分配的差距。為了實現公平有各種方法,有的是用革命的辦法,把有錢的人的錢沒收掉,也有收稅的辦法,還有做慈善的辦法,在民間做慈善也是一種方法,但是公平和效益總歸是矛盾的。中國的生產能力非常強,全世界第一,為什么?大家都忙著賺錢。如果沒有不公平,如果是全國人民吃大鍋飯那就沒有生產能力。你們信不信?假定從下個月開始,中央政府決定每個人一個月拿三千塊,不管你干什么都一樣。中國的生產力馬上降低,過一年中國就要出大問題。不光中國這樣,美國也一樣,美國的生產能力很強,你讓他們吃大鍋飯,他們馬上就完蛋,可見公平是不能絕對公平的,絕對公平要出大事兒。我們試驗過,特別是讓農民吃大鍋飯他們就不想干了,他們就怠工了,糧食就產不出來,全國人民都挨餓。后來改成家庭承包包產到戶,馬上不就解決問題了?好幾十年吃不飽,一下子就吃飽了,現在都吃得營養過剩了,肥胖病,這就是改革了吃大鍋飯,吃大鍋飯是不行的,必須要有差距。我們要承認,差距是合理的,但是太大的差距是不合理的,要縮小差距。但是縮小到什么算好呢?這個事兒很難說,反正是得有差距,不能沒有差距。
革命永遠是對的,馬克思、恩格斯、查韋斯、卡斯特羅都有大量的追隨者,但他們指的是全社會更窮,沒有辦法使大家變富。大家可能不知道,印度有10億人口,有2億“毛派”,走毛澤東路線,這2億毛派已經幾十年了,他們就是窮,所以總是有人支持,有人相信毛澤東,但他們就是窮,幾十年解決不了。他們不只是一個政黨,他們也有武裝的,印度政府派兵去打都打不過。印度的“毛派”是全世界最大的,有2億人,別的國家只有幾千萬人口,印度有2億人,這是不得了的數字啊,他們老是窮,所以老是追求公平,老是擺脫不了。
剛才我講過,收入分配要有差距,我們真正的問題是什么?是特權問題。我們的要就業率,只注重收入的分配,不注重權力的分配,很少人關注權力的分配。我們在1919年“五四運動”時提出了民主和科學,1966年聯合國提出了人權,人權比民主和科學的口號更重要,沒有民權的民主和科學是口碑的。我們把民主看作少數服從多數,如果沒有人權,少數服從多數是非常可怕的。,你的生命、財產都沒有保障了。有人說你是個反動派,就把你給抓了,給打了,財產給沒收了,沒有人權。所以說反特權比人權的口號又近了一步。所以我覺得中國的問題是人權的問題,不是收入差距,但問題的根不在于收入分配上,在權力的分配上,在特權上。收入差距可以看得見,特權是看不見的,其實特權是問題的根本。什么叫特權?法律管不住他,他不守法你沒辦法,各地都有人可以不遵守交通規則,我相信全國各地都有,上海也有,北京是最典型的,我就住在釣魚臺旁邊,每天都有特權者來來去去,他一來就交通管制,別人都不能走,就他能走,你憑什么就可以違反交通規則?國家壟斷行業金融業、石油,連煤礦都想壟斷,財經、通訊,3.3萬億美元的外匯,大家知道,我們在外國有3.3萬億的外匯儲備,你們在座的諸位能用這個錢嗎?那是中國人的錢,但是你們沒法用它。特權的人可以用,我們老百姓不能用,很可悲啊。幾千年就是個特權社會,皇帝的特權最多,一品官也有特權,一直到九品芝麻官都有特權,老百姓就沒有人權了。解放后沒有解決特權的問題,反而加劇了特權。領導人是不受法律制約的,你不要說中央政治局委員,就是一個省長、一個市長都不受法律制裁。我們說“雙規”是什么意思?這個領導同志有了問題,讓他在規定的時間、地點交代問題。也就是說這個人有了問題,法律不能治他,等到“雙規”說這個人有了問題,移交法院審判,這個時候法院起作用了,在此之前法院是不起作用的。所以你只要當上共產黨的領導干部,你就進了保險箱了,檢察院不能起訴你,要“雙規”之后才能起訴你,你只要不被“雙規”,在保險箱里呆著就沒事。所以解決人權不平等才是當務之急。
前面我講過,糧食也好、能源也好,水也好,都沒有危機,只要有市場,關鍵在于市場。所謂的市場就是價格是自由的、是浮動的,供不應求會漲價,漲價以后供比增加了,需求減少了,就不會供不應求了。可能能源價格很貴,1桶石油100多美元,但這是因為缺才貴,如果東西很缺又不貴,被人隨便用,那就很糟糕了。所以一個市場的好處就是能夠把稀缺性通過價格告訴全社會,現在什么東西缺,價格很高,大家省著點兒用,這正好就是一個市場的功能。所以所謂的糧食危機、石油危機就是價格貴了,價格貴是應該的嘛,他們東西缺了,當然應該貴了。真正的危機是金融危機,它破壞了市場,一旦市場停止工作,危機就真的要發生了。
那么我們說中國明年的情況是怎樣的?我覺得最大的風險還是在于房地產,房地產的風險非常非常大。全國各個大中城市空房都非常多,我看上海的空房也不少。空房多就是危險,這些房子并不是真正地被需要,空在那兒了,不住人了,它們是用來投機的。大家知道,投機賺錢是真正財富的創造,但是變成泡沫就不一樣了,泡沫不是財富創造,它具有極大的破壞性的風險。
最后我談談中國的未來,我們需要的是什么?經濟上進一步私有化,中國改革成功首先不是公有制,而是私有化。我們從百分之百的公有制,現在有一半多的私有制,要使中國經濟繼續發展還要進一步地私有化。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靠著公有制能夠成功的,成功的國家都是私有制,中國不可能例外,中國還是要靠私有制來成功。當然,私有制不等于就沒有公有的企業,公有企業是可以有一些,但是很少。像美國就干脆沒有,美國沒有公有企業的,他們最大的公有企業就是郵政局,美國郵政局是公有的,但是美國的郵政局是很糟糕的,美國的老百姓非常反感,想了很多辦法,到現在還沒有解決問題,還是公有的。其它的美國國防、武器生產都是私有的,我們認為也是不可想象的,美國關犯人的監獄都是私有化的,美國有50個州,有33個州的監獄都是私有化的,監獄包給一個人去干,伙食、衛生、安全政府都不管的,政府給你錢,給它外包了。美國是最典型的,法國和新加坡有很多的國有企業,但肯定是以私有企業為主,不是以公有制為主。要改善政府對企業的服務,從管理型變成服務型,要取消各種價格的控制,取消限購,不能有限購,人民幣要國際化,要符合WTO的要求,進一步開放,在政治上要還政于民,讓人民的權利得到保障,嚴格尊重人權,取消特權,保護對外開放,流入世界大潮。這就是我今天的發言,謝謝大家!

(本文是作者在“中國有色金屬峰會暨上海有色網2011年會”上的講話整理稿。)

2012-01-29 19:5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