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美國大選,了無新意的游戲?

歷史思潮  >>>  世界經濟政治及文化 現化商業

2016年的選舉如果最終是在克林頓和布什兩大政治家族之間展開的話,不但在形式上讓人很難堪,最終選出來的人也很難指望有什么出人意表的領導力。


3月23日,美國得克薩斯州共和黨參議員特德·克魯茲正式宣布參加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成為正式宣布參選的第一人。這一天距離2016年11月8日大選投票日還有596天,而距離明年2月份的第一場初選還有將近一年的時間。現年44歲的克魯茲在保守派和茶黨中頗受歡迎,并以長期以來激烈批評奧巴馬政府而為人所知。

  

盡管克魯茲已經先聲奪人,但從目前的情況看,他最終勝選的可能性不大。因為他的支持率只是個位數,而兩黨真正眾望所歸的人物——民主黨的希拉里·克林頓和共和黨的杰布·布什——都還沒有入場,其他蠢蠢欲動的人物,比如副總統拜登、共和黨的赫卡比、桑托勒姆、保羅等人,也都是舊面孔。

  

也因此,《華盛頓郵報》在1月17日發文認為,這將是一場了無新意的游戲,“這些候選人中,有人是州長兼總統候選人之子,有人是國會議員兼總統候選人之子,有人是總統之妻,有人則來自兄長是總統、父親是總統、祖父是參議員的家庭。推翻君主制近250年后,我們的總統大選依然帶著濃濃的貴族老爺味兒。”連杰布·布什的母親芭芭拉·布什也看不下去了,“如果我們除了兩三個家族以外找不到人參加競選,這就太不像話了。我不相信這個偉大的國家沒有培養出其他優秀的人才。”

  

幾百年來,美國能長盛不衰的一個根本原因是其超強的糾錯能力,每有重大危機,總會有偉大的領導人應運而生,不但能帶領人民克服危機,更能為國家下一階段的發展注入新的能量和活力。美國開國之初,在那么小的一個社會里,居然能產生華盛頓、杰斐遜、漢密爾頓、麥迪遜、亞當斯和富蘭克林等一批有世界水準的領導人。羅斯福在大蕭條中就任,一星期就穩定了局面,歷史學家的評價是羅斯福在八天里使“資本主義起死回生”。

  

而近年來,美國領導人的素質卻是大不如前。小布什任內,在國際上橫沖直撞,損耗了美國的國力,卻能夠連任兩屆;2008年奧巴馬橫空出世,本來被寄予厚望,事實上卻被證明是空歡喜一場。

  

2012年的總統大選,更被《經濟學人》雜志認定是在撿兩只爛蘋果,讓人左右為難。2016年的選舉如果最終是在克林頓和布什兩大政治家族之間展開的話,不但在形式上讓人很難堪,最終選出來的人也很難指望有什么出人意表的領導力。

  

□趙靈敏(專欄作家)


新京報評論 2015-08-23 08:47:08

[新一篇] 中日韓爭櫻花背后的“三國演義”

[舊一篇] 究竟是誰將官員生生逼成了“演員”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