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李敬澤:致理想讀者  一日一書
李敬澤:致理想讀者 一日一書
鳳凰讀書     阅读简体中文版


由羊城晚報社、廣州市荔灣區委宣傳部共同主辦的“2015花地文學榜”昨日在廣州揭曉,文學批評家李敬澤憑借《致理想讀者》獲得年度文學批評金獎。

《致理想讀者》精選了李敬澤近年來最新的重要批評文章和訪談,囊括了新世紀以來重要的文學話題。李敬澤在獲獎感言中說,“批評有其獨立的價值和意義,它在理智與情感之間、理性與感性之間探索和擴展我們對自己的認識、對人性的認識、對我們的世界的認識。我和作家有廣泛密切的聯系,恰好我又寫了一本書,叫做《致理想讀者》。于是,我就是那個站在作家和讀者中間的人。我很愿意站在這樣一個位置上。”

此外,王躍文、畢飛宇、沈葦、筱敏、笛安分別獲得2015花地文學榜年度長篇小說金獎、年度短篇小說金獎、年度詩歌金獎、年度散文金獎、年度青春文學金獎。(北京青年報)



致理想讀者

李敬澤/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4-2



獲獎感言全文:


首先,感謝評委諸君,感謝你們給予我這份榮耀。這些年我已經習慣于給別人頒獎,以至于接到《羊城晚報》的電話時,我的第一反應是他們的頒獎典禮上可能需要一個吉祥物。現在你們讓一個安于充當吉祥物的人站到了領獎臺上,對此我滿懷感激。


在這個時代,評論家或者批評家常常不得不在公眾面前作出自我闡釋和自我辯解:我是干什么的,批評何以成為一種志業和職業,這個世界為什么需要批評家。一般來說,人們認為批評家是作家和讀者之間的中介,雖非必不可少,有了當然更好。這種看法的確勾勒出了批評的某些基本功能,我想,這個獎授予我,也許就是對這些基本功能的強調,我和作家有廣泛密切的聯系,恰好我又寫了一本書,叫做《致理想讀者》,于是,我就是那個站在作家和讀者中間的人。我很愿意站在這樣一個位置上,但是,我也認為,批評的功能不限于此,批評有其獨立的價值和意義,它在理智與情感之間、理性與感性之間探索和擴展我們對自己的認識、對人性的認識、對我們的世界的認識,不管站在哪里,批評家們都對我們的文化和我們的生活負有隱約而深遠的責任。我想,這正是我們以批評為志業的根本原因。


所以,我要向本年度評論家獎的各位候選者表示深切的敬意。他們都是我的朋友,也是我平素羨慕、嫉妒、敬畏、敬重的同行。從他們之中被選定授予這個獎項,我感到誠惶誠恐。我讀過本年度候選的大部分評論著作,這些著作充分體現了批評在這個時代的力量與尊嚴,我為能夠躋身于這些朋友中間而感到驕傲。



《紅樓夢》:影響之有無(節選)


古典說部的大特點就是悲感。《三國演義》、《水滸》到最后,萬木飄零,英雄凋盡,古今多少事,盡付笑談中。《金瓶梅》到最后更是數尸體,世界無可救藥地崩壞塌陷。


這并非“悲劇”,而是悲感——我是說這并非西方式的悲劇,我們對人生與世界的關切是并非是一個人與社會的、超驗的命運的對抗,而是一個人面對自然節律,此生之有涯,宇宙之無盡,所生的虛妄無力之感。


《紅樓夢》里,“封建勢力”的代表賈政,與賈寶玉之間的沖突,若放在后世,比如寫《家》、《春》、《秋》乃至《雷雨》時,那一定會真的弄出西方式的悲劇來,但其實在這書中并無悲劇,打也打了,罵也罵了,恩義情誼仍在,到八十回末,賈政幾乎就是一個隱藏著慈愛的舊式中國父親——無他,曲盡人情而已。


對于《紅樓夢》來說,要害不在于此,不在于誰和誰的斗爭,而在于一種浩大的虛無之悲,它和其他說部有一個確切的分別:在《三國》、《水滸》、《金瓶梅》中,人物對這人世之悲并無自覺,他們是草木而不知自身將要凋零,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虛無感屬于作者和讀者,但在《紅樓夢》中,這份悲卻在人物的內在意識中牢牢地扎下根去——成為自我傾訴和傾聽,成為彌漫性的世界觀,成為一種生命意識。


這一份悲,在中國傳統中源遠流長: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樹猶如此,情何以堪!意識到眼前的一切是境花水月,如電如露如夢幻泡影,悲涼,悲之所以是涼,是因為秋天來了,冬天也要來了——那么春天還會遠嗎?但對中國人來說,這不過是浪漫主義的囈語,春天來時盛開的已不是此身此世。曹雪芹呼應著一個偉大的傳統,被無數詩人、無數心靈纖細的中國人反復體會的境界。


但曹雪芹的偉大創造是,他的無比悲涼就在無比熱鬧之中,他使悲涼成為貫徹小說的基本動力而不是曲終人散的一聲嘆息。他是如此地深于、明于人情和欲望,他癡纏于愛欲,但是,他為中國的敘事文學引入了感受生命的新向度:死,愛欲中的死。《金瓶》、《三國》、《水滸》,其中人誰是知死的呢?皆不知死,皆在興致勃勃地活著,直到時間的鐮刀收割,空留后人嘆息。


——不到中年,不知寶玉之好。這個少年所含蘊的巨大悲感,在中國文化史上的意義或許只有哈姆雷特之問在西方文化中的意義可堪比擬。他們都提出了所在文化中生命的根本問題,哈姆萊特所困的是個人的選擇,賈寶玉所困的是:這一切、這此時,這此生、此身究竟有何意義?


由此,我們可以理解《紅樓夢》為什么對現代以來的中國文學甚少實際的影響:賈寶玉作為一個小說主人公實際上是不能成立的,他不動,或者說他的不動就是他的動——哈姆萊特的力量也在于猶豫不動,但賈寶玉的不動更為徹底。


我一向認為,《紅樓夢》是一部現代主義的小說,賈寶玉的不動堪比加繆的《局外人》,但賈寶玉與局外人不同的是,他于一切有情,沒有哪一部小說對此在的世界如此貪戀但又如此徹底地舍棄,這是無限的實,亦是無限的虛。


正在此際,可以看出我們和《紅樓夢》之間的隔膜,我們可以無限的實,但我們卻不知何為無限的虛。


2015-08-23 08:4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