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字體    

柴靜:心軟能救世界
柴靜:心軟能救世界
柴靜     阅读简体中文版

1

春晚上,看見主持人介紹到胡文傳時,我從沙發上坐起來,看他站起來的姿勢,看他臉上幾乎空白的表情。

幾個月前采訪他時,他說過每次領獎,站在臺上,心里頭特別受折磨----“我愧對我兒子,我站都站不起來”。

春晚上這次露面,時間倉促,介紹相對簡單,只說他為救人失去了自己兒子,很多人不明白原委,有些不解甚至非議。不解很正常,媒體在介紹這些人物時,可以更好地做些工作,一個人站在萬眾面前,只有數秒的時間。不清楚原委,就不易明白這人站起時的艱難,臉上的意味,同情敬惜之心就不容易有。

所以我把之前的采訪貼出,有興趣的人可以對他多一些了解。

2

2002年6月8日,胡文傳和兒子一起抓完螃蟹回家,兒子頭上沾滿了泥,他讓兒子去村里的大水塘洗洗,沒過多久,正在做飯的胡文傳聽到呼救聲。他向一百米以外的水塘跑去,水面上有五個孩子在掙扎,能看到兒子的頭,一聲“爸爸”沒喊完,就沉下去了。

這幾個孩子中,兒子凱明距離岸邊最遠,胡文傳連鞋子都沒脫就跳下水,向兒子游去的時候,被其它幾個落水的孩子抓住。“下水這個孩子有扯我肩膀的,有拉我拉緊的,還有一個孩子沉底了,我從水底下扯了一把把他撈上來。”

我問:“你當時不能夠帶著這些孩子,再去接近你兒子嗎?”

“不能接近了。”

他身上掛著四個孩子的重量,其中最大的已經十六歲,他想要去救自己兒子,只有一種可能----就是把這些手從自己身上掰開。

他轉身帶著他們往岸上游,得先把人放下來,才有氣力往前游“我不是不想救我兒子,但孩子太多了。”

他對兒子的方向大喊了一聲:“堅持一會,我能找到你”

水面上已經什么也看不見。

把四個孩子送上岸后,胡文傳又再跳下水去,和趕來的村民一起尋找兒子,晚上10點多,凱明的遺體才被打撈上來。孩子抱住了一塊石頭,沉到了塘底,兩只小手里死死地攥著兩團塘泥。

他永不能忘這個細節。“當時他再往岸上再爬一下就爬上來了,他身上還發熱,我以為還能挽救,鼻子捏著吹,就從鼻子冒血,孩子不行了。”

胡文傳和妻子一個星期沒有出家門,親戚朋友,被救家庭的人守在門口,他誰也不讓進門,親手為兒子做了一個簡易的棺材,把娃娃讀過的書,得過的獎狀一并放在里面,葬在了池塘另一邊的小樹林里,與自己的家隔著池塘相望,下葬時,他把家里僅有的兩床被子都蓋在兒子的身上。“他死去什么都沒有,我作為一個父親,覺得心里愧疚。”

他和妻子夜里蓋著舊棉絮,沒法睡著的晚上,痛苦的時候,他在黑暗里用手死勁地抓著鋪下的干草,把草都抓起來了。

他賣了家里的一百五十斤稻子,給兒子刻了一塊小墓碑,上面刻著“墳前流下千滴淚,悼念愛子寄九泉”

“你是想讓他知道,你愛他?”

“是。”

3

五年后,他有了女兒,卻是先天性心臟病患者,除夕,他把她摟在棉襖里,說:“你要堅持”。

她向他微笑。

茫茫大雪,他走十幾里路,去廢品收購站買了只舊搖籃,給孩子睡。大年初五,還是失去了才四十七天的孩子。

他把孩子的眼角膜捐獻了,是安徽的第一例,捐獻的時候,連接收的機構都找不到,他心里只有一個想法“把她的命留下來”

“你覺得不捐獻就永遠失去了她?”

“是”

從女兒的事中,他知道中國每年有約150萬患者等待接受器官移植,只有1.3萬人能有幸實施手術。全國十個試點城市中,南京被曝至今無一例自愿捐獻,去年一年,全國只有不足100人完成了器官捐獻,為了讓更多的人受益,胡文傳想自己創辦一個慈善組織,給眼角膜等器官的捐受雙方提供一個公益的平臺。他自己只是一個農民工,住在三十多平米的房子里,連張寫字的桌子都沒有。

他工資七百塊時,有時候拿出來兩百塊給更窮的做不起手術的人“我不忍心,還是不忍心。”

“但是這么多年你受的很多苦,就是因為你不忍心。”我說。

“是孩子給我們帶著走了這條路。”

胡文傳只有一張兒子的照片,是孩子上小學時自己去照相館拍的,十幾年來,無從訴說時,他就用筆在鏡框邊上寫一些字。

我接過來念上面的字:“你寫……‘生存者不是幸運者’……”

“當時我要有選擇的話,把他救過來,自己去死都可以。”

“其實活著的人內心承受的……”

“對。”

我再往下看“你寫,‘孩子,你永遠生存在我的心間,安息吧?’……可是你這個安息吧,后面寫的是問號?”

“這句話是問我自己,他安息得了嗎?”

“你覺得你今天在做的所有的事情跟他有關嗎?

“有,把這個愧疚的,愧疚兒子的,用這樣的方式來報答社會。做點力所能及的小事吧。”

4

采訪的時候,胡文傳說到,他常常被請去做報告,每次談到過去都痛哭一場。

“那你愿意一次次說這些嗎?”我問時心里多少有個自己的預設。

他的話讓我意外又難受,他說“我愿意,只有在這個時候我能哭一場,也是個釋放”

人心的事,沒有經受過的人,往往想不到,所以還是留些敬畏,如得其情,哀矜為宜。如果褒貶相激,都只依據簡陋的事實輕易評判他人,流于武斷,有了戾氣,話象車輪子一樣從人心上輾過去了。時間長了,把心都硬化了,碰上什么事都進不去,象在水泥地上一樣流過去了。

上次楊武案時,有各種評論,也有拿這個事當各種武器來交戰的,史航說了一句,“別因為覺得自己手里攥著牛逼的道理,就拿別人的禍福榮辱來打比方。世間不缺你這個比方。咱們行走世間,靠的就是心軟,心軟能拯救世界。要是我們也練得心硬,能拿別人下棋,拿別人打比方,那,就太可惜了。”

(胡文傳的郵箱: 191517340@qq.com 愿意與他一起做事的人可以聯系他)
 

2012-01-31 19:0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