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楊恒均:誰在抵制反腐?誰在支持改革?
楊恒均:誰在抵制反腐?誰在支持改革?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美國學者劃分中國支持和反對改革的群體


文/楊恒均



一著名美國中國問題專家日前在悉尼指出,中國對習近平這屆政府反腐、改革持支持態度的有三類人:廣大民眾、中產階級與中下級軍官;持相反立場的他也歸納出三種人:黨政干部與利益集團(包括大富大貴)、高級軍官、知識分子。


這種分法顯然過于簡單了,不科學,甚至有失偏頗。與其說是實地考察調研的結果,不如說是根據這屆政府上臺后的動作來反推的。例如習總上來后主要是反腐倡廉,要把公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是拿體制內的黨政官員和高級軍官開刀,這位學者就自然而然地把幾千萬官員分到對改革持“反對”立場的一邊。這點就與事實不相符。


上個月我就寫過一篇《公務員不支持習總反腐嗎?》的博文,檢討了我以前持有的類似看法,指出習總的反腐其實是得到廣大基層公務員與廉潔官員支持的,因為反腐讓他們看到了新的方向與新的生活方式。與此同時,這位學者把中產階級歸類為支持反腐和改革,從理論上講,這個可能沒錯,因為習總是第一位強調要扶持、培植和壯大中產階級的中共總書記。


但現實中呢,至少到目前為止,有相當部分中國中產是依附在某些利益團體身上的,對反腐并不感冒,甚至有些担憂。還有一部分中產被折騰來折騰去,也早就對改革失去了信心。我做移民的朋友告訴我這兩年中產移民海外的數字在穩步增加。


當然,美國學者的分類也不都是沒有道理的,至少值得中國執政者認真思考。按說,任何一個國家的執政黨能夠得到“廣大民眾“(低層為主)和“中產階級”的支持,恐怕都會笑得合不拢嘴——那可是能確保他們得到百分之五十以上選票,能上臺執政的啊。


可是在中國,情況很不同。中國是一黨執政,執政黨聲稱自己代表了全民的利益。在這種情形下,如果改革只能讓中產階級與底層民眾支持,又無另外一個“黨”來“代表”、照顧其他的群體,例如知識分子和商人、財團,那恐怕也遲早會出麻煩,至少社會無法贏得持續的和諧,不排除會出現嚴重的緊張對峙狀況。政府重蹈幾年前依靠“維`穩”來度日的做法也有可能。


誠然,改革進入到深水區,早就不是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當時從國庫糧倉到民眾的口袋,幾乎都是囊中羞澀。當時只要任何一項改革措施出來,受益人不但清清楚楚一大片,受損者基本不明顯。鄧小平成為改革開放總設計師,得到民眾愛戴,除了他順應時勢之外,還在于他每一項改革措施一出手,就能贏得一片歡呼。


看過《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一劇的都知道,鄧小平一出山,就是恢復高考制度,看似無足輕重,實則至關重要:一轉眼這位被老毛三次打倒、名聲并不怎么好的矮個頭領導人就得到了千千萬萬青年學子的擁戴;接著他和耀邦著手平反冤家錯案,幾個案子一出,艾瑪,被老毛折磨得死去活來的知識分子立馬死心塌地地跟定了他;隨后知識青年返城,讓一幫差一點淪為社會“小流氓”的無業青年們開始感謝鄧爺爺開恩;還有包產到戶——好家伙,更是把最廣大的農民從畫地為牢的土地上解放出來……看看這些改革,哪一項出臺不是贏得一大片歡呼?這樣的改革能沒有高度“共識”?這樣的改革能不成功?


當今的改革進入深水區,該啃硬骨頭了。三十多年的改革成果被不少利益集團把持,如果要進一步改革,必須打破利益集團的壟斷,這使得任何一項改革措施出來,受益者還沒有得到到任何好處,利益受損者馬上感覺到了痛苦。這樣的改革處處是阻力,何來“共識”?


改革艱難,難取得共識只是一個方面,改革過程中也不是沒有問題。打老虎雖然勇猛,一些制度也開始著手建立,可同各界的期盼還是有相當距離的。從體制內到體制外,大家都在盼望從“不敢”到“不能”貪腐的跨越——從嚴酷整治貪官污吏到制度限制貪污腐敗的發生并沒有發生,甚至沒有明顯令人振奮的跡象。


同八十年代任何一項改革相比,反貪的受益者目前并沒有明顯得到“好處”,一些民眾眼中滿眼是“貪腐”,并無希望。而體制內精英呢?他們感受最深的就是制度性腐敗,但現在只打腐敗的他們,并沒有打造成他們腐敗的制度,自然有不服氣的現象。我多次說過,中國改革取得的成果離不開政府隊伍,如何在用制度反腐的同時又能保證大多公務人員的利益,保持他們的積極性,實在是非常重要也非常必要的。


再說被美國學者歸類為反對改革的知識分子。雖然我并不贊同這位美國專家的說法,但有些情況確實應該引起當局重視。例如,就我所接觸的,幾乎沒有一位知識分子不支持當局邁向“法治”的改革,有些還歡欣鼓舞,可我們一些部門和地方執法政府,就在當局提倡法治的時候,不但沒有像當初小平時期一樣大力平反冤家錯案,甚至正好相反,還去制造了一些新的有違法治的案件。把一些原本可以通過正常司法程序解決的涉及知識分子的案子,硬是弄成了新的烏龍案件。這讓當局失去了多少掌聲與支持,不可小覷啊。


再拿我最起勁支持的“24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來說吧,這些天我都被海外學界和媒體界貼上了“海外宣傳部”的頭銜,其實我可能應該被貼上“自干五”的標簽更恰當,因為我真是自愿的。“走遍中國”過程中,到處看到當局出大力氣宣傳、推廣包括“自由、法治、民主”在內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幾乎每個城市的公共汽車屁股上都在閃爍著“自由、法治”等價值觀的霓虹燈,這種情形幾十年不見,我能不激動,能不主動去宣傳?對執政者來說,這不但是凝聚知識界與有識之士、也是凝聚中華民族的法寶……


可是,恰恰有一些部們和官員,一提到自由、法治和民主就立馬貼上西方“普世價值”的標簽,要死要活、不依不饒,試圖把這個“自由、法治、民主”同那個“自由、法治、民主”不但分開,而且絕對對立起來,要置對方的“民主、自由和法治”于死地。你以為你是造字的倉頡,想怎么寫就怎么寫?把白的說成黑的,把黑的說成白的,大家都是傻瓜?這些人的搞法,不但讓當局的良苦用心付諸東流,且讓不少有識之士心有余悸,讓原本信心滿懷的改革支持者平添一些疑慮。


這屆政府的反腐與改革總體上來講,是得到廣大民眾與中層階級支持的,但在一黨執政的政治現實下,這還遠遠不夠,必須在明確目標、凝聚共識,相互理解與包容的情況下,聯合社會各階層,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同心同德,做出貢獻——但愿這不是我4月1日的夢想,而是我們大家的中國夢。


“羊群”群主老羊頭 楊恒均 2015年4月1日 愚人節


2015-08-23 08:4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舊一篇] 怒放的生命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