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創業先鋒 眾人拾柴火焰高
字體    

力爭以本篇終結北京上海創業環境之爭
力爭以本篇終結北京上海創業環境之爭
歪理邪說     阅读简体中文版

這個話題已經被太多人寫過了,不過我還想寫一次。本公眾帳號的文章主旨一直是“試圖提供一個不同的視角”,我翻了翻別人寫的,沒看到跟我看法一樣的。所以還可以寫。我的經歷也適合寫這個話題。我在北京生活了8年,在上海生活了近4年,在兩地都工作過,創業過,參加和組織過各種交流活動,也跟大量公司有過頻繁交流,各方面情況都看的不少,應該能提供比較全面的看法。


我們先從比較早的時候開始。


一 資源:門戶和啟蒙


前互聯網時期是cFido,所以順利成章,中國最早的互聯網應用,是論壇。不過真正獲得了商業上成功的第一代互聯網公司,是門戶。更確切的說,是新浪和搜狐。當時中國和美國狀況也差不多,美國是Yahoo!和AOL。那時候大家都不知道如何商業化互聯網,最直接的辦法就是模仿傳統媒體,在當時較低的帶寬和網絡環境下,最適合模仿的是報紙。所以,這些網站都是通過新聞來獲得流量。


要在中國做新聞和媒體,公司必須在北京。就算到今天,這也是鐵律。里面原因有很多,一部分原因是臺面上的,比如最高級別的新聞機構,新華社,人民日報,經濟日報之類,都在北京,所以北京的媒體資源和人才,都會遠超過其他地方。另外一方面是臺面下的,和媒體管制方式有關。北新辦、國新辦和幾家最高級別新聞機構,人員一直都是互相調動的(有興趣可以去八一下他們的高層人員變動,非常有意思)。這造成了一個必然的結果,即,無論是對政策理解,還是實際執行的寬松程度,北京都遠遠好于其他地方。第一代門戶網站也就是在這種空間下成長起來。


另外中國兩個商用互聯網節點分別位于北京和上海,中國教育網的節點也是從北京大學開始擴展的,這些都給予了北京獨一無二的資源。我能得以很早接觸互聯網,也和這些資源分不開,90年代中,天津從北京獲得了第一個C級商用節點,天津大學和南開大學以9.6K帶寬接入北京大學教育網,幾乎算是中國除了北京之外最早得以享受互聯網的城市,可見,在那個年代,離北京近,就是離互聯網近。


再考慮到互聯網出現之前,中關村早就成了硬件和電子產業聚集地,北京成為中國最早的互聯網創業中心,是理所應當的。


二 基礎:搜狐+清華


我曾經在朋友圈發過一段評論,大意是說,北京成為互聯網創業中心,搜狐功不可沒。如果沒有搜狐,北京互聯網斷然不會是今天這樣。


搜狐是第一家真正靠風險投資創建的中國互聯網公司,張朝陽從美國融到了錢回到北京創建搜狐,這個行為本身就有巨大的模范意義。隨后搜狐收購ChinaRen也應該算是中國互聯網行業第一次真正的并購案。搜狐的融資、上市、收購這些事件,都為中國互聯網行業提供了難得的資本方面的經驗。這些,都發生在北京。


搜狐有互聯網黃埔軍校之稱,曾經有人寫過文章,整理了和搜狐有關的創業者們,這些人有的創建了著名的互聯網公司,有的成為其他公司高管,總之都是中國互聯網行業的中堅力量。我不再重復這個觀點,但是可以換另外一個角度看這件事,即,除了高管和創業者,搜狐還為整個行業提供了多少技術人才。


搜狐(以及ChinaRen)早年從清華招募了很多實習生從事兼職技術工作,清華大學計算機系本來就是中國計算機方面實力最強的高校之一,如果你當年玩過水木清華,并且知道9# BBS,可能會同意我把這個之一去掉。在技術和極客文化方面,清華的學生更是佼佼者,這些都是互聯網的基礎文化特征,和搜狐商業化結合,這就成了當年技術實力最強的團隊。這些人后來都成了業內數一數二的高手,如果列一下出自搜狐的技術高手,陣容恐怕不遜于離開搜狐的創業者名單。


搜狐的創業者和技術高手們,組團創建了好幾家公司,包括千橡(人人)、優酷、空中網…這些公司也都保存了搜狐的技術文化。到今天,每個成規模的公司的技術團隊里面,都有幾個和搜狐系有關的技術高手,這種傳承到今天也沒斷。我本人也受益于此,無論是朋友,還是在千橡工作時候的同事,都有搜狐的技術高手出沒,他們對我的技術選擇影響都非常大。


綜合商業、資本和技術,搜狐是當之無愧的互聯網黃埔軍校,這些人才離開搜狐之后基本都繼續生活在北京,也沒離開這個行業。他們帶出來的新人又繼續成了下一代公司的頂梁柱。這是中國互聯網行業的隱秘主線。中國再也沒有第二家互聯網公司,對這個行業產生過這么深遠的影響。


三 商業:務實和務虛


說完了搜狐這家當年北京互聯網公司的龍頭,再來看看上海,在上海互聯網公司里面,盛大是絕無爭議的龍頭。盛大和苦苦掙扎多年才盈利的北京互聯網公司們不一樣,這家公司1999年創建(只比搜狐晚一年),沒多久就開始盈利,后來賺錢速度越來越快。另外一家上海互聯網公司攜程也是較早就開始盈利。


這非常符合兩個城市的特征,上海務實,北京務虛。上海創業公司總是更在乎盈利,而北京互聯網公司更在乎布局。這自然導出另外一個結論,北京互聯網行業聚會多,交流熱烈,上海就少的多。在乎布局而不賺錢的人們,會更愿意交流,尋找更多機會和合作。而像當年的盛大那樣,賺錢速度堪比印鈔的公司,顯然是悶聲大發財更合適。


除了交流,賺錢太快還導致業務模式過于單一。早年的門戶網站們幾乎擁有所有產品,新聞和CMS、郵箱、論壇、廣告系統…總之就是你有我也要有,不賺錢也要有,需要的人員也要更多,每一塊業務都需要技術和產品團隊。與此同時,上海的互聯網公司都忙著在擴大自己的主營業務,賺錢更多更快,盛大一心只做游戲,攜程一心只做機票酒店,很多年都沒有別的業務。離開這些公司出來創業的人,也都離不開這些領域。無論是人才還是業務模式,上海都單調的多。


這些因素都為上海互聯網行業后來的發展留下了潛在的陰影。在互聯網這個行業,賺錢快的公司最終打不過不賺錢發展用戶的。因為互聯網的基礎屬性就是網絡,連接更多用戶就能帶來更大的網絡效應,不賺錢純免費的公司更容易積累用戶規模。到今天這個模式仍然成立,只不過今天變成了燒錢快,補貼多的公司戰勝燒錢慢補貼少的,這是互聯網經濟和傳統生意模式最大的區別。


這些自然形成的特點一直影響到了現在,讓上海互聯網行業一直顯得沒有北京那么活躍和多樣化。


四 區域:合作和吞噬


雖然上海本身不夠多樣化,但整個江浙滬地區相當出色。杭州出了阿里這樣的巨頭,南京也出了途牛(雖然老于也是從北京回到南京的),小而酷的公司就更多了。不一一列舉。和傳統經濟一樣,江浙滬之間互聯網人才流動和企業發展都是相互拉動的。現在杭州的創業氛圍比上海好一些,相信將來也會對上海有影響。 珠三角區域也類似,廣州有微信、唯品會和YY,深圳有騰訊,就算是小城珠海也有魅族和金山(小米算作互聯網公司,所以魅族也要算)。


北京就糟糕了,北京周圍幾乎沒有其他城市生存的空間,所有想做互聯網的人,都只有去北京這一個選項。這也和傳統經濟一樣,北京吸取周圍所有城市的資源。同為最早有商業互聯網的城市,天津尤其是重災區,全軍覆沒。10年前天津還有一些互聯網公司,現在一家也沒有了,只有北京各大公司的刪貼分部。


同為大型城市和直轄市,天津教育資源是除了北京和上海之外最好的地方,但各方面都幾乎被北京吞沒。等于北京集兩個直轄市的優質資源對比上海一個城市,短期勝過上海也不算奇怪。長期看來,一定是區域經濟更好的地方機會更多,發展前景更好,硅谷也是諸多城市組成的城市帶,現在甚至繼續往南延伸到洛杉磯。如果是舊金山市這一個城市掠奪了全部資源,恐怕也就不會有硅谷了。給予足夠多的時間之后,江浙滬或者珠三角這樣的區域經濟,最終體量、資源和選擇性都必然會超過北京這單獨一個城市。


五 未來


2010年初,我從北京搬到上海,當時我和Tinyfool在做搜索云服務方面的創業,北京愿意出錢購買我們服務的公司少之又少,上海公司為我們貢獻了最大利潤。最終讓我想去上海生活一段時間,體驗一下這個城市。


現在幾乎能明確知道的未來大方向,O2O和云計算,都是上海具有優勢的領域。O2O最終拼的是線下服務,傳統行業中,上海的商業服務水平本來就遠高于北京。云計算最終是面對企業的服務,上海企業更具有商業合作精神,更愿意花錢購買服務。云計算,游戲,個人生活,旅游,這些業務的本質都是服務,在這些領域,上海都更有優勢。更直觀的感受就是去北京和上海體驗一下出租車服務,體驗一下公共交通,再用一下Uber,高下立判。(過幾天我會有一篇文章專門寫在各城市乘坐Uber的經歷)


2009年,盛大決定成立創新院,后來因為各種原因創新院解散,這是盛大送給上海互聯網行業,乃至華東互聯網行業的大禮(這段歷史回復“盛大”可以閱讀)。2009年盛大創新院開出了比業界標準高不少的工資,把全國各路英雄聚到了上海,這是上海第一次聚集了這么多技術和方向多樣化又帶有極強創業精神的人。創新院解散之后,這些人中不少留在了上海,一些去了杭州,另外一些又回了北京,無論是創業還是在其他企業担當高管,都是頂梁柱的人物,這和搜狐曾經對北京的影響類似。


在上海生活的幾年中,我在上海完成了一家公司的融資和創建。期間跟上海一個縣政府打過一些交道,這也是一段有意思的經歷,我們約了去當地參觀,到了地鐵口,發現主管招商的副縣長本人帶著雨傘開著車來迎接我們。我們只是一家初創公司,在北京絕無可能享受這種待遇。上海從市民到官員的專業精神和服務意識,都是極其優秀的。


實際上,如果客觀評價,北京在擁有政策、資金、長期積累的人才以及巨大人口基數優勢下,互聯網公司的成果反而與之不匹配。上一代BAT這三巨頭里面,只有百度出生在北京,并且是這三家中最弱的一個,馮大輝評論“百度基本是一家醫療廣告公司”,我覺得非常準確。放在公平競爭的環境下,阿里單挑Amazon+eBay未必會輸,騰訊單挑Facebook幾乎肯定會贏,百度單挑Google,結果如何大家心知肚明,一定會輸的非常慘烈。而新一代的巨頭,必定是微信,北京公司群星閃爍,結果被一家廣州公司抄了后路。(我把微信看作一家騰訊全資且獨立運營的廣州互聯網公司)。幸虧北京還有小米,小米是一家非常中關村的企業,如果沒有小米,下一代北京互聯網企業,恐怕就沒有能拿的出手的龍頭了。如果按照互聯網企業市值/人口數量來比的話,互聯網創業最成功的城市,應該是廣州/深圳/杭州中的一個。


從1998年到今天,互聯網在中國發展僅僅17年,未來的路還很長。在今天就認定北京在互聯網創業上完勝上海,這是很草率的評論,通過歷史并不一定能簡單推斷出未來。


上周和一些創新院老同事以及朋友們聚會的時候,我說了本文部分觀點,問大家是不是能一次終結北京vs上海的討論。大家紛紛表示雖然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想終結這個話題是不可能的,只會引起更多討論。我想想這樣倒是也不錯,于是就把這塊磚拋了出去。


那次聚會上,范凱聊了不少組織上海互聯網行業活動的想法,之后我們干脆把聚會籌備群名字改成了TOPITCLUB熱心用戶組,開始認真討論應該如何做,對這件事有興趣的可以定他的公眾帳號 robbinthoughts。


另外,我的另外一位朋友李駿,也是創新院的前同事,現在在互聯網教育公司“滬江“(這也是一家低調賺錢的上海互聯網公司),也準備組織一些比較高端的技術活動,有興趣的江浙滬互聯網行業人士,可以加他的微信soulhacker。

2015-08-23 08:4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