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康永:臟話到底臟在哪兒 鳳凰副刊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這個吵架的邏輯其實很幼稚:你肏了我媽,你就或多或少地做了我爸。那為了打敗你,我只好奮力挖墳、不顧尸臭地去肏你的祖宗,這樣我才能或多或少地也做你的祖宗,凌駕于你爸之上。胃口好的話,有些人愿意肏到對方祖宗十八代。以每代間隔三十年來算的話,挖墳要挖到明朝的墳去,才能完成這件事。只為了跟一個討厭鬼斗嘴,竟然發了這么大的愿,愿意一路奸尸,奸到明朝的干尸身上,也真算是發了宏愿了。


這樣斗嘴有贏家嗎?如果我是評審,一定判你輸,除非你現場表演給我看,還要我看得下去才行。


中國人這種一心要當別人的爸爸、當別人祖宗的心,我很少在別的文化里看到。美國同學偶爾在生活中開玩笑,會在你訴苦撒嬌的時候,吃豆腐地說:“好了好了,乖,過來爹地抱抱。”但我真的還沒看過用英文或日文吵架,吵到臉紅脖子粗的時候,會來上一句“我肏你奶奶”的。如果真的用英文或日文來上這么一句,我想對方會暫時靜止三秒,想象一下你描述的那件事的情景,然后吐出來吧。(但對方的祖奶奶,如果托你的福仍然健在的話,應該會很承你的情,受寵若驚吧。)


日本的色情文化發展蓬勃,但日文的臟話里,并不動用跟“性”有關的動詞或名詞,日文既不用那個最有力的動詞當口頭禪,也不用相關器官、液體的名詞來罵人。原因我還沒找出來。也許日本文化覺得性行為和性器官都給人帶來很多快樂,如果在吵架的時候,莫名其妙地用在對方身上,只能徒然“嘉惠”對方而已吧。如果洋派一點的日本人,現在會直接用英文里那個“F”開頭的、四個字母的動詞了。確實英文的臟話里,性行為和性器官都大量出現,但是使用這些字眼的出發點,卻和中文不同。


英文臟話用到“F”字時,是直接攻擊你本人、征服你本人,不是為了要變成你爸爸或你祖宗。英文吵架,如果為了羞辱你,會叫你“親我的屁股”或者“滾回去搞你自己吧”。這兩件事,放進日文恐怕也會失去殺傷力,再度淪為兩件令人開心的事。雖然英文臟話,很遺憾的,和中文臟話一樣,也沒有放過我們大家的母親,但當英文罵說“你這個搞你母親的人”時,可能是上承希臘悲劇里“與自己母親上床”的亂倫詛咒,是在說“你是個被詛咒的混蛋”的意思。


比較起來,英文這種直接攻擊對手的臟話,我比較容易接受。而中文這樣連累對手的母親和祖宗,只是為了變成對方的長輩,我覺得很“原始部落”,很無視“每個人都是獨立自主的個人”的原則。


回想人類聚居的形態,還在原始部落的時期,部落之間為了爭奪食物和地盤,必須不斷擴張自身的戰斗力,自己部落的人越多,爭斗時就越有勝算。在這種心態下,搶著當別人的爸爸,搶著滿街認兒子,才有意義。換作是任何一個現代社會,你走在路上,有陌生小孩過來拉你袖子叫爸爸,你只會覺得事情有詐,你是遇上了騙子,避之惟恐不及。但以罵臟話來說,活在現在社會的我們,卻還是很熱衷“肏你媽”、“肏你祖宗”,就算不是吵架,口頭禪也還是熱愛說“老子我就是這樣”、“你爸我就是不爽”這類的話,說了覺得很有氣魄。這是我說它們“原始”的原因。


至于這個路線的臟話,蔑視個人價值,那是更不用說的了。對方的媽,本身絕對是個擁有獨立人格的個體,你如果真有興趣和她上床,就好好施出你的手段去吸引她,向她求歡,怎么可以不但不顧她本人的意愿,還一味地把她“簡化”為別人的媽,把她“簡化”為自己變成對方爸爸的“工具”,最終把她“簡化”為吵架吵贏對方的字眼。


臟話當然只是臟話,每個民族的臟話都很“古老”、“幼稚”。日本人老是罵對方“笨蛋”,美國人常常罵對方“大便”,都很淺,很幼稚。但起碼這些臟話,都是光明正大地沖著吵架對手的本人而發的。


相對來說,中文這一路臟話拐彎抹角,不好好攻擊對手,卻只想著拐這彎去牽拖對手的長輩,追求一個已經沒有現代意義的古老標本:極力擴張本家的血脈。為了服務這個古老的目標,一切個人無言地被簡化為“兵蟻”、“工蟻”,只要繁衍后代,擴張血脈,就算實現生命的意義了。這種臟話,不是臟在字面上,是臟在背后躲了千百年的那個態度。


我幸好不是別人的媽,我如果是別人的媽,被中國這一路臟話“簡化”了這么幾千幾百年,“老子我肯定要不爽”的,肯定要每次想到,就罵一次“我肏你祖宗十八代”。


摘自《獨唱團》



鳳凰讀書 2015-08-23 08:47:23

[新一篇] 哲學是什么,它有什么用?

[舊一篇] 對生活的勇氣 叔本華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