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老殘游記》第四回 宮保求賢愛才若渴 太尊治盜疾惡如仇
《老殘游記》第四回 宮保求賢愛才若渴 太尊治盜疾惡如仇
劉鶚     阅读简体中文版

  話說老殘從撫署出來,即將轎子辭去,步行在街上游玩了一會兒,又在古玩店里盤桓些時。傍晚回到店里,店里掌柜的連忙跑進屋來說聲“恭喜”,老殘茫然不知道是何事。

  掌柜的道:“我適才聽說院上高大老爺親自來請你老,說是撫臺要想見你老,因此一路進衙門的。你老真好造化!上房一個李老爺、一個張老爺,都拿著京城里的信去見撫臺,三次五次的見不著。偶然見著回把,這就要鬧脾氣、罵人,動不動就要拿片子送人到縣里去打。像你老這樣撫臺央出文案老爺來請進去談談,這面子有多大!那怕不是立刻就有差使的嗎?怎么樣不給你老道喜呢!”老殘道:“沒有的事,你聽他們胡說呢。高大老爺是我替他家醫治好了病,我說,撫臺衙門里有個珍珠泉,可能引我們去見識見識,所以昨日高大老爺偶然得空,來約我看泉水的。那里有撫臺來請我的話!”掌柜的道:“我知道的,你老別騙我。先前高大老爺在這里說話的時候,我聽他管家說,撫臺進去吃飯,走從高大老爺房門口過,還嚷說:‘你趕緊吃過飯就去約那個鐵公來哪!去遲,恐怕他出門,今兒就見不著了。”老殘笑道:“你別信他們胡謅,沒有的事。”掌柜的道:“你老放心,我不問你借錢。”

  只聽外邊大嚷:“掌柜的在那兒呢?”掌柜的慌忙跑出去。只見一個人,戴了亮藍頂子,拖著花翎,穿了一雙抓地虎靴子,紫呢夾袍,天青哈喇馬褂,一手提著燈籠,一手拿了個雙紅名帖,嘴里喊:“掌柜的呢?”掌柜的說:“在這兒,在這兒!你老啥事?”那人道:“你這兒有位鐵爺嗎?”掌柜的道:“不錯,不錯,在這東廂房里住著呢,我引你去。”

  兩人走進來,掌柜指著老殘道:“這就是鐵爺。”那人趕了一步,進前請了一個安,舉起手中帖子,口中說道:“宮保說,請鐵老爺的安!今晚因學臺請吃飯,沒有能留鐵老爺在衙門里吃飯,所以叫廚房里趕緊辦了一桌酒席,叫立刻送過來。宮保說,不中吃,請鐵老爺格外包涵些。”那人回頭道:“把酒席抬上來。”那后邊的兩個人抬著一個三屜的長方抬盒,揭了蓋子,頭屜是碟子小碗,第二屜是燕窩魚翅等類大碗,第三屜是一個燒小豬、一只鴨子,還有兩碟點心。打開看過,那人就叫:“掌柜的呢?”這時,掌柜同茶房等人站在旁邊,久已看呆了,聽叫,忙應道:“啥事?”那人道:“你招呼著送到廚房里去。”老殘忙道:“宮保這樣費心,是不敢當的。”一面讓那人房里去坐坐吃茶,那人再三不肯。老殘固讓,那人才進房,在下首一個杌子上坐下。讓他上炕,死也不肯。

  老殘拿茶壺,替他倒了碗茶。那人連忙立起,請了個安道謝,因說道:“聽宮保吩咐,趕緊打掃南書房院子,請鐵老爺明后天進去住呢。將來有甚么差遣,只管到武巡捕房呼喚一聲,就過去伺候。”老殘道:“豈敢,豈敢!”那人便站起來,又請了個安,說:“告辭,要回衙消差,請賞個名片。”老殘一面叫茶房來,給了挑盒子的四百錢;一面寫了個領謝帖子,送那人出去。那人再三固讓,老殘仍送出大門,看那人上馬去了。

  老殘從門口回來,掌柜的笑迷迷的迎著說道:“你老還要騙我!這不是撫臺大人送了酒席來了嗎?剛才來的,我聽說是武巡捕赫大老爺,他是個參將呢。這二年里,住在俺店里的客,撫臺也常有送酒席來的,都不過是尋常酒席,差個戈什來就算了。像這樣尊重,俺這里是頭一回呢!”老殘道:“那也不必管他,尋常也好,異常也好,只是這桌菜怎樣銷法呢?”掌柜的道:“或者分送幾個至好朋友,或者今晚趕寫一個帖子,請幾位體面客,明兒帶到大明湖上去吃。撫臺送的,比金子買的還榮耀得多呢。”老殘笑道:“既是比金子買的還要榮耀,可有人要買?我就賣他兩把金子來,抵還你的房飯錢罷。”掌柜的道:“別忙,你老房飯錢,我很不怕,自有人來替你開發。你老不信,試試我的話,看靈不靈!”老殘道:“管他怎么呢,只是今晚這桌菜,依我看,倒是轉送了你去請客罷。我很不愿意吃他,怪煩的慌。”

  二人講了些時,仍是老殘請客,就將這本店的住客都請到上房明間里去。這上房住的,一個姓李,一個姓張,本是極倨傲的。今日見撫臺如此契重,正在想法聯絡聯絡,以為托情謀保舉地步。卻遇老殘借他的外間請本店的人,自然是他二人上坐,喜歡的無可如何。所以這一席間,將個老殘恭維得渾身難受。十分沒法,也只好敷衍幾句。好容易一席酒完,各自散去。

  那知這張李二公,又親自到廂房里來道謝,一替一句,又奉承了半日。姓李的道:“老兄可以捐個同知,今年隨捐一個過班,明年春間大案,又是一個過班,秋天引見,就可得濟東泰武臨道。先署后補,是意中事。”姓張的道:“李兄是天津的首富,如老兄可以照應他得兩個保舉,這捐宮之費,李兄可以拿出奉借。等老兄得了優差,再還不遲。”老殘道:“承兩位過愛,兄弟總算有造化的了。只是目下尚無出山之志,將來如要出山,再為奉懇。”兩人又力勸了一回,各自回房安寢。

  老殘心里想道:“本想再為盤桓兩天,看這光景,恐無謂的糾纏,要越逼越緊了。‘三十六計,走為上計’。”當夜遂寫了一封書,托高紹殷代謝莊宮保的厚誼。天未明即將店帳算清楚,雇了一輛二把手的小車,就出城去了。

  出濟南府西門,北行十八里,有個鎮市,名叫雒口。當初黃河未并大清河的時候,凡城里的七十二泉泉水,皆從此地入河,本是個極繁盛的所在。自從黃河并了,雖仍有貨船來往,究竟不過十分之一二,差得遠了。老殘到了雒口,雇了一只小船,講明逆流送到曹州府屬董家口下船,先付了兩吊錢,船家買點柴米。卻好本日是東南風,掛起帆來,呼呼的去了。走到太陽將要落山,已到了齊河縣城,拋錨住下。第二日住在平陰,第三日住在壽張,第四日便到了董家口,仍在船上住了一夜。天明開發船錢,將行李搬在董家口一個店里住下。

  這董家口本是曹州府到大名府的一條大道,故很有幾家車店。這家店就叫個董二房老店,掌柜的姓董,有六十多歲,人都叫他老董。只有一個伙計,名叫王三。老殘住在店內,本該雇車就往曹州府去,因想沿路打聽那玉賢的政績,故緩緩起行,以便察訪。

  這日有辰牌時候,店里住客,連那起身極遲的也都走了。店伙打掃房屋,掌柜的帳已寫完,在門口閑坐。老殘也在門口長凳上坐下,向老董說道:“聽說你們這府里的大人,辦盜案好的很,究竟是個甚么情形?”那老董嘆口氣道:“玉大人官卻是個清官,辦案也實在盡力,只是手太辣些。初起還辦著幾個強盜,后來強盜摸著他的脾氣,這玉大人倒反做了強盜的兵器了。”

  老殘道:“這話怎么講呢?”老董道:“在我們此地西南角上,有個村莊,叫于家屯。這于家屯也有二百多戶人家。那莊上有個財主,叫于朝棟,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女兒。二子都娶了媳婦,養了兩個孫子,女兒也出了閣。這家人家過的日子很為安逸,不料禍事臨門,去年秋間,被強盜搶了一次。其實也不過搶去些衣服首飾,所值不過幾百吊錢。這家就報了案,經這玉大人極力的嚴拿,居然也拿住了兩個為從的強盜伙計,追出來的贓物不過幾件布衣服。那強盜頭腦早已不知跑到那里去了。

  “誰知因這一拿,強盜結了冤仇。到了今年春天,那強盜竟在府城里面搶了一家子。玉大人雷厲風行的,幾天也沒有拿著一個人。過了幾天,又搶了一家子。搶過之后,大明大白的放火。你想,玉大人可能依呢?自然調起馬隊,追下來了。

  “那強盜搶過之后,打著火把出城,手里拿著洋槍,誰敢上前攔阻?出了東門,望北走了十幾里地,火把就滅了。玉大人調了馬隊,走到街上,地保、更夫就將這情形詳細稟報。當時放馬追出了城,遠遠還看見強盜的火把。追了二三十里,看見前面又有火光,帶著兩三聲槍響。玉大人聽了,怎能不氣呢?仗著膽子本來大,他手下又有二三十匹馬,都帶著洋槍,還怕什么呢?一直的追去,不是火光,便是槍聲。到了天快明時,眼看離追上不遠了,那時也到了這于家屯了。過了于家屯再往前追,槍也沒有,火也沒有。

  “玉大人心里一想,說道:‘不必往前追,這強盜一定在這村莊上了。’當時勒回了馬頭,到了莊上,在大街當中有個關帝廟下了馬。吩咐手下的馬隊,派了八個人,東南西北,一面兩匹馬把住,不許一個人出去。將地保、鄉約等人叫起,這時天已大明了。這玉大人自己帶著馬隊上的人,步行從南頭到北頭,挨家去搜。搜了半天,一些形跡沒有。又從東望西搜去,剛剛搜到這于朝棟家,搜出三枝土槍,又有幾把刀,十幾根竿子。

  “玉大人大怒,說強盜一定在他家了。坐在廳上,叫地保來問:‘這是甚么人家?’地保回道:‘這家姓于。老頭子叫于朝棟,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叫于學詩,二兒子叫于學禮,都是捐的監生。’玉大人立刻叫把這于家父子三個帶上來。你想,一個鄉下人,見了府里大人來了,又是盛怒之下,那有不怕的道理呢?上得廳房里,父子三個跪下,已經是颯颯的抖,那里還能說話?

  “玉大人說道:‘你好大膽!你把強盜藏到那里去了?’那老頭子早已嚇的說不出話來。還是他二兒子,在府城里讀過兩年書,見過點世面,膽子稍為壯些,跪著伸直了腰,朝上回道:‘監生家里向來是良民,從沒有同強盜往來的,如何敢藏著強盜?’玉大人道:‘既沒有勾當強盜,這軍器從那里來的?’于學禮道:‘因去年被盜之后,莊上不斷常有強盜來,所以買了幾根竿子,叫田戶、長工輪班來幾個保家。因強盜都有洋槍,鄉下洋槍沒有買處,也不敢買。所以從他們打鳥兒的回了兩三枝土槍,夜里放兩聲,驚嚇驚嚇強盜的意思。’

  “玉大人喝道:‘胡說!那有良民敢置軍火的道理!你家一定是強盜!’回頭叫了一聲:‘來!’那手下人便齊聲像打雷一樣答應了一聲:‘嗏!’玉大人說:‘你們把前后門都派人守了,替我切實的搜!’這些馬兵遂到他家,從上房里搜起,衣箱櫥柜全行抖擻一個盡,稍為輕便值錢一點的首飾,就掖在腰里去了。搜了半天,倒也沒有搜出甚么犯法的東西。那知搜到后來,在西北角上,有兩間堆破爛農器的一間屋子里,搜出了一個包袱。里頭有七八件衣裳,有三四件還是舊綢子的。馬兵拿到廳上,回說:‘在堆東西的里房搜出這個包袱,不像是自己的衣服,請大人驗看。’

  “那玉大人看了,眉毛一皺,眼睛一凝,說道:‘這幾件衣服,我記得彷佛是前天城里失盜那一家子的。姑且帶回衙門去,照失單查對。’就指著衣服向于家父子道:‘你說這衣服那里來的?’于家父子面面相窺,都回不出。還是于學禮說:‘這衣服實在不曉得那里來的。’玉大人就立起身來,吩咐:‘留下十二個馬兵,同地保將于家父子帶回城去聽審!’說著就出去。跟從的人拉過馬來,騎上了馬,帶著余下的人先進城去。

  “這里于家父子同他家里人抱頭痛哭。這十二個馬兵說:‘我們跑了一夜,肚子里很餓,你們趕緊給我們弄點吃的,趕緊走罷!大人的脾氣誰不知道,越遲去越不得了。’地保也慌張的回去交代一聲,收拾行李,叫于家預備了幾輛車子,大家坐了進去。趕到二更多天,才進了城。

  “這里于學禮的媳婦,是城里吳舉人的姑娘,想著他丈夫同他公公、大伯子都被捉去的,斷不能松散。當時同他大嫂子商議,說:‘他們爺兒三個都被拘了去,城里不能沒個人照料。我想,家里的事,大嫂子,你老照管著。這里我也趕忙追進城去,找俺爸爸想法子去。你看好不好?’他大嫂子說:‘很好,很好。我正想著城里不能沒人照應。這些管莊子的都是鄉下老兒,就差幾個去,到得城里也跟傻子一樣,沒有用處的。’說著,吳氏就收拾收拾,選了一掛雙套飛車,趕進城去。到了他父親面前,嚎陶大哭。這時候不過一更多天,比他們父子三個,還早十幾里地呢。

  “吳氏一頭哭著,一頭把飛災大禍告訴了他父親。他父親吳舉人一聽,渾身發抖,抖著說道:‘犯著這位喪門星,事情可就大大的不妥了,我先去走一趟看罷!’連忙穿了衣服,到府衙門求見。號房上去回過,說:‘大人說的,現在要辦盜案,無論甚么人,一應不見。’吳舉人同里頭刑名師爺素來相好,連忙進去見了師爺,把這種種冤枉說了一遍。師爺說:‘這案在別人手里,斷然無事。但這位東家向來不照律例辦事的。如能交到兄弟書房里來,包你無事。恐怕不交下來,那就沒法了。’

  “吳舉人接連作了幾個揖,重托了出去。趕到東門口,等他親家、女婿進來。不過一鍾茶的時候,那馬兵押著車子已到。吳舉人搶到面前,見他三人面無人色。于朝棟看了看,只說了一句‘親家救我’,那眼淚就同潮水一樣的直流下來。

  “吳舉人方要開口,旁邊的馬兵嚷道:‘大人久已坐在堂上等著呢!已經四五撥子馬來催過了,趕快走罷!’車子也并不敢停留。吳舉人便跟著車子走著,說道:‘親家寬心!湯里火里,我但有法子,必去就是了。’說著,已到衙門口。只見衙里許多公人出來催道:‘趕緊帶上堂去罷!’當時來了幾個差人,用鐵鏈子將于家父子鎖好,帶上去。方跪下,玉大人拿了失單交下來,說:‘你們還有得說的嗎?”于家父子方說得一聲‘冤枉’,只聽堂上驚堂一拍,大嚷道:‘人贓現獲,還喊冤枉!把他站起來!去!’左右差人連拖帶拽,拉下去了。”

  未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2012-02-01 21:2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