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老殘游記》第六回 萬家流血頂染猩紅 一席談心辯生狐白
《老殘游記》第六回 萬家流血頂染猩紅 一席談心辯生狐白
劉鶚     阅读简体中文版

  話說店伙說到將掌柜的妹夫扯去站了站籠,布匹交金四完案。老殘便道:“這事我已明白,自然是捕快做的圈套,你們掌柜的自然應該替他收尸去的。但是他一個老實人,為什么人要這么害他呢,你掌柜的就沒有打聽打聽嗎?”

  店伙道:“這事,一被拿我們就知道了,都是為他嘴快惹下來的亂子。我也是聽人家說的。府里南門大街西邊小胡衕里,有一家子只有父子兩個。他爸爸四十來歲,他女兒十七八歲,長的有十分人材,還沒有婆家。他爸爸做些小生意,住了三間草房,一個土墻院子。這閨女有一天在門口站著,碰見了府里馬隊上什長花胳膊王三,因此王三看他長的體面,不知怎么,胡二巴越的就把他弄上手了。過了些時,活該有事,被他爸爸回來一頭碰見,氣了個半死,把他閨女著實打了一頓,就把大門鎖上,不許女兒出去。不到半個月,那花胳膊王三就編了法子,把他爸爸也算了個強盜,用站籠站死。后來不但他閨女算了王三的媳婦,就連那點小房子也算了王三的產業。

  “俺掌柜的妹夫,曾在他家賣過兩回布,認得他家,知道這件事情。有一天,在飯店里多吃了兩盅酒,就發起瘋來。同這北街上的張二禿子,一面吃酒,一面說話,說怎么樣緣故,這些人怎么樣沒個天理。那張二禿子也是個不知利害的人,聽得高興,盡往下問,說:‘他還是義和團里的小師兄呢,那二郎、關爺多少正神常附在他身上,難道就不管管他嗎?’他妹夫說:‘可不是呢!聽說前些時,他請孫大圣,孫大圣沒有到,還是豬八戒老爺下來的。倘若不是因為他昧良心,為什么孫大圣不下來,倒叫豬八戒下來呢?我恐怕他這樣壞良心,總有一天碰著大圣不高興的時候,舉起金箍棒來給他一棒,那他就受不住了。’二人談得高興,不知早被他們團里朋友報給王三,把他們兩人面貌記得爛熟。沒有數個月的工夫,把他妹夫就毀了。張二禿子知道勢頭不好,仗著他沒有家眷,‘天明四十五’,逃往河南歸德府去找朋友去了。

  “酒也完了,你老睡罷。明天倘若進城,千萬說話小心!俺們這里人人都耽著三分驚險,大意一點兒,站籠就會飛到脖兒梗上來的。”于是站起來,桌上摸了個半截線香,把燈撥了撥,說:“我去拿油壺來添添這燈。”老殘說:“不用了,各自睡罷。”兩人分手。

  到了次日早晨,老殘收檢行李,叫車夫來搬上車子。店伙送出,再三叮嚀:“進了城去,切勿多話。要緊,要緊!”老殘笑著答道:“多謝關照。”一面車夫將車子推動,向南大路進發。不過午牌時候,早已到了曹州府城。進了北門,就在府前大街尋了一家客店,找了個廂房住下。跑堂的來問了飯菜,就照樣辦來吃過了,便到府衙門前來觀望觀望。看那大門上懸著通紅的彩綢,兩旁果真有十二個站籠,卻都是空的,一個人也沒有。心里詫異道:“難道一路傳聞都是謊話嗎?”踅了一會兒,仍自回到店里。只見上房里有許多戴大帽子的人出入,院子里放了一肩藍呢大轎。許多轎夫穿了棉襖褲,也戴著大帽子,在那里吃餅。又有幾個人穿著號衣,上寫著“城武縣民壯”字樣,心里知道這上房住的必是城武縣了。過了許久,見上房里家人喊了一聲“伺候”,那轎夫便將轎子搭到階下。前頭打紅傘的拿了紅傘,馬棚里牽出了兩匹馬,登時上房里紅呢簾子打起,出來了一個人。水晶頂,補褂朝珠,年紀約在五十歲上下,從臺階上下來,進了轎子,呼的一聲,抬起出門去了。

  老殘見了這人,心里想到:“何以十分面善?我也未到曹屬來過,此人是在那里見過的呢?……”想了些時,想不出來,也就罷了。因天時尚早,復到街上訪問本府政績,竟是一口同聲說好,不過都帶有慘淡顏色,不覺暗暗點頭,深服古人“苛政猛于虎”一語真是不錯。

  回到店中,在門口略為小坐。卻好那城武縣已經回來,進了店門,從玻璃窗里朝外一看,與老殘正屬四目相對。一恍的時候,轎子已到上房階下,那城武縣從轎子里出來,家人放下轎簾,跟上臺階。遠遠看見他向家人說了兩句話,只見那家人即向門口跑來,那城武縣仍站在臺階上等著。家人跑到門口,向老殘道:“這位是鐵老爺么?”老殘道:“正是。你何以知道?你貴上姓甚么?”家人道:“小的主人姓申,新從省里出來,撫臺委署城武縣的,說請鐵老爺上房里去坐呢。”老殘恍然想起,這人就是文案上委員申東造。因雖會過兩三次,未曾多余接談,故記不得了。

  老殘當時上去,見了東造,彼此作了個揖。東造讓到里間屋內坐下,嘴里連稱:“放肆,我換衣服。”當時將官服脫去,換了便服,分賓主坐下,問道:“補翁是幾時來的?到這里多少天了?可是就住在這店里嗎?”老殘道:“今日到的,出省不過六七天,就到此地了。東翁是幾時出省?到過任再來的嗎?”東造道:“兄弟也是今天到,大前天出省,這夫馬人役是接到省城去的。我出省的前一天,還聽姚云翁說,宮保看補翁去了,心里著實難過,說自己一生契重名士,以為無不可招致主人,今日竟遇著一個鐵君,真是浮云富貴。反心內照,愈覺得齷齪不堪了!”

  老殘道:“宮保愛才若渴,兄弟實在欽佩的。至于出來的原故,并不是肥遯鳴高的意思。一則深知自己才疏學淺,不稱揄揚;二則因這玉太尊聲望過大,到底看看是個何等人物。至‘高尚’二字,兄弟不但不敢當,且亦不屑為。天地生才有數,若下愚蠢陋的人,高尚點也好借此藏拙;若真有點濟世之才,竟自遯世,豈不辜負天地生才之心嗎?”東造道:“屢聞至論,本極佩服,今日之說,則更五體投地。可見長沮、桀溺等人為孔子所不取的了。只是目下在補翁看來,我們這玉太尊究竟是何等樣人?”老殘道:“不過是下流的酷吏,又比郅都、寧成等人次一等了。”東造連連點頭,又問道:“弟等耳目有所隔閡,先生布衣游歷,必可得其實在情形。我想太尊殘忍如此,必多冤枉,何以竟無上控的案件呢?”老殘便將一路所聞細說一遍。

  說得一半的時候,家人來請吃飯。東造遂留老殘同吃,老殘亦不辭讓。吃過之后,又接著說去。說完了,便道:“我只有一事疑惑,今日在府門前瞻望,見十二個站籠都空著,恐怕鄉人之言,必有靠不住處。”東造道:“這卻不然。我適在菏澤縣署中,聽說太尊是因為晚日得了院上行知,除已補授實缺外,在大案里又特保了他個以道員在任候補,并俟歸道員班后,賞加二品銜的保舉。所以停刑三日,讓大家賀喜。你不見衙門口掛著紅彩綢嗎?聽說停刑的頭一日即是昨日,站籠上還有幾個半死不活的人,都收了監了。”彼此嘆息了一回。老殘道:“旱路勞頓,天時不早了,安息罷。”東造道:“明日晚間,還請枉駕談談。弟有極難處置之事,要得領教,還望不棄才好。”說罷,各自歸寢。

  到了次日,老殘起來,見那天色陰的很重,西北風雖不甚大,覺得棉袍子在身上有飄飄欲仙之致。洗過臉,買了幾根油條當了點心,沒精打采的到街上徘徊些時。正想上城墻上去眺望遠景,見那空中一片一片的飄下許多雪花來。頃刻之間,那雪便紛紛亂下,回旋穿插,越下越緊。趕急走回店中,叫店家籠了一盆火來。那窗戶上的紙,只有一張大些的,懸空了半截,經了雪的潮氣,迎著風霍鐸霍鐸價響。旁邊零碎小紙,雖沒有聲音,卻不住的亂搖。房里便覺得陰風森森,異常慘淡。

  老殘坐著無事,書又在箱子里不便取,只是悶悶的坐,不禁有所感觸。遂從枕頭匣內取出筆硯來,在墻上題詩一首,專詠玉賢之事。詩曰:

  得失淪肌髓,因之急事功。冤埋城闕暗,血染頂珠紅。

  處處鵂鹠雨,山山虎豹風。殺民如殺賊,太守是元戎!

  下題“江南徐州鐵英題”七個字。寫完之后,便吃午飯。飯后,那雪越發下得大了。站在房門口朝外一看,只見大小樹枝,彷佛都用簇新的棉花裹著似的,樹上有幾個老鴉,縮著頸項避寒,不住的抖擻翎毛,怕雪堆在身上。又見許多麻雀兒,躲在屋檐底下,也把頭縮著怕冷,其饑寒之狀殊覺可憫。因想:“這些鳥雀,無非靠著草木上結的實,并些小蟲蟻兒充饑度命。現在各樣蟲蟻自然是都入蟄,見不著的了。就是那草木之實,經這雪一蓋,那里還有呢?倘若明天晴了,雪略為化一化,西北風一吹,雪又變做了冰,仍然是找不著,豈不要餓到明春嗎?”想到這里,覺得替這些鳥雀愁苦的受不得。轉念又想:“這些鳥雀雖然凍餓,卻沒有人放槍傷害他,又沒有什么網羅來捉他,不過暫時饑寒,撐到明年開春,便快活不盡了。若像這曹州府的百姓呢,近幾年的年歲,也就很不好。又有這么一個酷虐的父母官,動不動就捉了去當強盜待,用站籠站殺,嚇的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于饑寒之外,又多一層懼怕,豈不比這鳥雀還要苦嗎!”想到這里,不覺落下淚來。又見那老鴉有一陣呱呱的叫了幾聲,彷佛他不是號寒啼饑,卻是為有言論自由的樂趣,來驕這曹州府百姓似的。想到此處,不覺怒發沖冠,恨不得立刻將玉賢殺掉,方出心頭之恨。

  正在胡思亂想,見門外來了一乘藍呢轎,并執事人等,知是申東造拜客回店了。因想:“我為甚么不將這所見所聞的,寫封信告訴莊宮保呢?”于是從枕箱里取出信紙信封來,提筆便寫。那知剛才題壁,在硯臺上的墨早已凍成堅冰了,于是呵一點寫一點。寫了不過兩張紙,天已很不早了。硯臺上呵開來,筆又凍了,筆呵開來,硯臺上又凍了,呵一回,不過寫四五個字,所以耽擱工夫。

  正在兩頭忙著,天色又暗起來,更看不見。因為陰天,所以比平常更黑得早,于是喊店家拿盞燈來。喊了許久,店家方拿了一盞燈,縮手縮腳的進來,嘴里還喊道:“好冷呀!”把燈放下,手指縫里夾了個紙煤子,吹了好幾吹才吹著。那燈里是新倒上的凍油,堆的像大螺絲殼似的,點著了還是不亮。店家道:“等一會,油化開就亮了。”撥了撥燈,把手還縮到袖子里去,站著看那燈滅不滅。起初燈光不過有大黃豆大,漸漸的得了油,就有小蠶豆大了。忽然抬頭看見墻上題的字,驚惶道:“這是你老寫的嗎?寫的是啥?可別惹出亂子呀!這可不是玩兒的!”趕緊又回過頭,朝外看看,沒有人,又說道:“弄的不好,要壞命的!我們還要受連累呢!”老殘笑道:“底下寫著我的名字呢,不要緊的。”

  說著,外面進來了一個人,戴著紅纓帽子,叫了一聲“鐵老爺”,那店家就趔趔趄趄的去了。那進來的人道:“敝上請鐵老爺去吃飯呢。”原來就是申東造的家人。老殘道:“請你們老爺自用罷,我這里已經叫他們去做飯,一會兒就來了,說我謝謝罷。”那人道:“敝上說,店里飯不中吃。我們那里有人送的兩只山雞,已經都片出來了,又片了些羊肉片子,說請鐵老爺務必上去吃火鍋子呢。敝上說,如鐵老爺一定不肯去,敝上就叫把飯開到這屋里來吃。我看,還是請老爺上去罷。那屋子里有大火盆,有這屋里火盆四五個大,暖和得多呢。家人們又得伺候,請你老成全家人罷!”

  老殘無法,只好上去。申東造見了,說:“補翁,在那屋里做什么,恁大雪天,我們來喝兩杯酒罷!今兒有人送來極新鮮的山雞,燙了吃,很好的,我就借花獻佛了。”說著,便入了座。家人端上山雞片,果然有紅有白,煞是好看。燙著吃,味更香美。東造道:“先生吃得出有點異味嗎?”老殘道:“果然有點清香,是什么道理?”東造道:“這雞出在肥城縣桃花山里頭的。這山里松樹極多,這山雞專好吃松花松實,所以有點清香,俗名叫做‘松花雞’。雖在此地,亦很不容易得的。”老殘贊嘆了兩句,廚房里飯菜也就端上桌子。

  兩人吃過了飯。東造約到里間房里吃茶、向火。忽然看見老殘穿著一件棉袍子,說道:“這種冷天,怎么還穿棉袍子呢?”老殘道:“毫不覺冷。我們從小兒不穿皮袍子的人,這棉袍子的力量恐怕比你們的狐皮還要暖和些呢。”東造道:“那究竟不妥。”喊:“來個人!你們把我扁皮箱里,還有一件白狐一裹圓的袍子取出來,送到鐵老爺屋子里去。”

  老殘道:“千萬不必,我決非客氣!你想,天下有個穿狐皮袍子搖串鈴的嗎?”東造道:“你那串鈴本可以不搖,何必矯俗到這個田地呢!承蒙不棄,拿我兄弟還當個人,我有兩句放肆的話要說,不管你先生惱我不惱我。昨兒聽先生鄙薄那肥遯鳴高的人,說道:‘天地生才有限,不宜妄自菲薄。’這話,我兄弟五體投地的佩服。然而先生所做的事情,卻與至論有點違背。宮保一定要先生出來做官,先生卻半夜里跑了,一定要出來搖串鈴。試問,與那鑿壞而遁,洗耳不聽的,有何分別呢?兄弟話未免鹵莽,有點冒犯,請先生想一想,是不是呢?”

  老殘道:“搖串鈴誠然無濟于世道,難道做官就有濟于世道嗎?請問,先生此刻已經是城武縣一百里萬民的父母了,其可以有濟于民處何在呢?先生必有成竹在胸,何妨賜教一二呢?我知先生在前已做過兩三任官的,請教已過的善政,可有出類拔萃的事跡呢?”東造道:“不是這么說。像我們這些庸材,只好混混罷了。閣下如此宏材大略,不出來做點事情,實在可惜。無才者抵死要做官,有才者抵死不做官,此正是天地間第一憾事!”

  老殘道:“不然。我說無才的要做官很不要緊,正壞在有才的要做官,你想,這個玉太尊不是個有才的嗎?只為過于要做官,且急于做大官,所以傷天害理的做到這樣。而且政聲又如此其好,怕不數年之間就要方面兼圻的嗎。官愈大,害愈甚。守一府則一府傷,撫一省則一省殘,宰天下則天下死!由此看來,請教還是有才的做官害大,還是無才的做官害大呢?倘若他也像我,搖個串鈴子混混,正經病人家不要他治;些小病痛也死不了人。即使他一年醫死一個,歷一萬年,還抵不上他一任曹州府害的人數呢!”

  未知申東造又有何說,且聽下回分解。
 

2012-02-01 21:2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