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大國“醫鬧”,承受改革之刀的民眾
大國“醫鬧”,承受改革之刀的民眾
天涯觀察     阅读简体中文版

撰文|賈也

來源|天涯雜談


導語: 背黑鍋的周曉輝們,無出路尿毒癥患者們

3月31日,四川省人民醫院普外科周曉輝主任醫師,因醫療糾紛而自縊身亡。另據網友爆料,周曉輝遭遇醫鬧長達8個月,自殺前已在網上賣車賣房準備賠償病人。堂堂一個省醫院的主任醫生面對“醫鬧”,竟落得如同破產的個體戶般走投無路,而醫院給出的回應卻是如此冷漠,稱自殺原因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也是在同一天,離成都不遠的重慶市,有數百名尿毒癥患者及其家屬上街抗議自3月25日開始落地實施的醫改新政,打出了“請求安樂死”的口號。終因面臨群眾的打臉,號稱惠民的重慶醫改只存活了一周時間。究其原因,自然是將改革成本全部轉嫁到老百姓身上,而且還變本加厲地借醫改狠賺老百姓的錢。


被污辱的醫生,被損害的患者,看似都不容易,卻又在苦苦相逼,制造了無窮無盡的醫患矛盾。究其原因,大家都懂的,以藥養醫的體制是根源,維權渠道的阻塞是主因。本篇就事論事,深入剖析問題實質。


一、為體制背黑鍋的醫生

在當下之中國,醫生難當,當個好醫生更難,四川省人民醫院肝膽外科主任醫師周曉輝就印證了這句話。


周曉輝醫生的自殺源于一起不堪其擾的醫療糾紛。據周曉輝的同事稱,患者因肝內膽管多發性結石,淤膽性肝硬化,入院前已經多次做手術,這個病幾乎治不好。當初患者想進院時無人接收,便苦苦哀求,周曉輝出于醫者仁心,才接下了這個病人。


誰知就此釀下無窮無盡的麻煩,當周曉輝醫生知道好人難當的時候,為時已晚,患者家屬就開始無休無止地醫鬧,對值班醫生拳腳相加,對年輕護士更是痛罵不已,逼得他精神壓力太大,再加上自己老婆患了卵巢癌需要化療,萬般無奈之下,他在網上準備賣掉車房來解決這個問題。在茫茫的壓力和萬般的無奈之下,這個善良的人最終選擇一死,以死銘志。他的善良體現在遺言之中:把“今生的愛”留給老婆,把一聲“對不起”留給同事!


周曉輝有極佳的口碑,甚至連“醫鬧”患者的家屬都稱是好人。他是個好丈夫,在老婆生病的六七個年頭里,他都不離不棄,每天為老婆熬藥三四個小時,為她傾其所有治病;他是個好長者,除了選擇以死銘志那一晚第一次關掉手機,從來不會關機手機,總是對科室年輕醫生說,晚上處理不了的打電話給我;他是個好醫生,且不管醫術水平,總能視病人如親人,他曾叮囑下級醫生為病人謹慎開藥,不要加重病人負責,“我當過病人家屬,我知道他們的難處”,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足見醫者仁心。


那么,到底是什么逼死了這么一個好人,非要以死銘志呢?難道他真的錯了嗎?錯在最開始就不該給這樣的人做介入手術?錯在后來不該一味地忍讓,錯在最后不該走上自盡的絕路?


讓人感到質疑的是,面對患者無休無止的醫鬧,為什么把所有責任都推給周曉輝一人,難道這個省人民醫院從來不想以集體名義加以解決?堂堂一個省醫院,有那么多資源服務于大量VIP,就沒有一點資源對付一個無賴?這糾紛本該一個集體出面解決,為何要讓周曉輝一人獨自面對,逼得他像一個個體戶一樣,賣房賣車去自行賠付!


這不是個笑話,而是確已發生的逼死人的現實。


更令人感到心寒的,省醫院宣傳部對此事件的回應,冷冷地回應說無法確認自殺與醫療糾紛有關,相關部門正在核實這一情況,看來就一副撇清關系的嘴臉,怪不得在網上有不少醫生吐槽,醫生對醫院而言,只是一個工具罷了。


四川醫生周曉輝自殺事件,不禁讓我想到越來越尖銳的醫患關系,真是逼死人的節奏。


醫生與患者之間的關系是如何確立起來的?不就是為了治療疾病嗎?想必不會有人沒事找抽,沒病去找醫生打針吃藥的!正常的醫患關系應該是戰友,應該是同盟軍,雙方密切配合,醫生視患如親,而患者謹遵醫囑,因為只有這樣,患者才可以得到良好的醫治。但是,現在醫患關系鬧得很無厘頭,相互懷疑不說,動不動就拳腳相加,甚至拔刀相向。


如此緊張的醫患關系,只能說明現行醫療體制出現嚴重的問題。分析其原因,首先,國家對醫療的財政投入少之又少,其次,在這樣少之又少的投入背景下,大部分又被VIP們——退休干部和高級干部——所占用了,而剩下的醫療資源非常有限,就靠老百姓們通過各種關系去爭取了:如果爭取到了,也要按照你身份地位,進行三六九等分類,接受哪一類治療;如果沒有爭取到,那只有得了躺在家里等死的份,比如那些沒有醫療保障的窮困農民。


這其實是一種叢林規則,而在這個規則之下,人們要想活下去,活得好的話,出路只有兩種:一種是狐假虎假,請托各種關系;一種就是要斗狠,將自己變成狼。很不幸的是,我們現行的醫療體制正在努力地促成這樣一個叢林社會,讓人們動用各種關系去爭取醫療資源,時間一長,人們就養成了一種看病的定勢:一旦有了病,不管大病小病,條件反射地想到請托,找各種社會關系來給自己換取方便和有效的治療。


關鍵是,這些請托還相當奏效,某個領導的一個電話,哪怕是放個屁,院方總能奉若御旨,至少你可以免除排隊和減少預約的天數等等。如果要動個手術,我們還會想著送紅包,總覺得送紅包給醫院領導,領導會安排出好醫生;送紅包給主刀醫生,醫生會比平時多一份心,畢竟人命加上了錢碼。


患者要找關系來看病,要塞紅包來做手術,看病難和看病貴就在所難免了。在這樣醫療體制和社會風氣之下,患者疾病若沒有得到很好的救治,如果托了關系塞了紅包,那么就會覺得“上當受騙”了;如果沒找關系沒塞紅包,那么就會覺得“醫不盡力”。再加上畸形的“以藥養醫”體制,完全將醫生逼進了“不仁不義”之地,這是導致醫患關系惡化的制度根源。


在這種制度之下,多數患者基本會形成了一種思維定式,認為醫生受利益驅動,存在“過度治療”的行為,正因為如此,一旦發生醫療差錯或者意外,甚至很小一點語言沖突,就把所有的仇恨都發泄在醫生身上,對醫生拔刀相向,釀成殺醫、傷醫事件。


患者也只能將槍口對準一線的醫護人員,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他們在第一線,承担人們對醫療體制的不滿,用筆者的話來說,就是醫生不是躺著中槍,而是不自覺地在擋槍!仔細想想,也只能是如此結果,患者及其家屬找院方領導談天,估計連領導的門都摸不到。更何況,院方領導根本沒有這份閑心來管你這攤爛事,基本態度非常明確:冤有頭債有主,誰給你治,就找誰去!


患者找不到醫院領導,找不到維權機構,更不會想到醫療體制的問題,他只能找到醫生發泄對社會的不滿。這樣一來,醫生為體制背黑鍋了,承担了患者們所有的仇恨。


社會悲劇就這么誕生了:許多醫生就被人格污辱,比如被游街,被逼下跪,被披麻戴孝,更有甚者,就是直接用刀砍,直至捅死。當然也有醫生不堪重負,選擇以死銘志的。


客觀而言,醫療界確實存在黑幕,灰色收入、過度醫療現象層出不窮,但更多的,歸根結底還是“以藥養醫”的這種逼良為娼的制度造成的,更何況大多數一線醫護人員還是兢兢業業、任勞任怨的,有資格收紅包的醫生并不多,再說了,有節操的醫生也不在少數,比如周曉輝就是很好的例子。


醫生的處境,其實與維護市容市貌的城管相似:由于制度的設計,他們成為小販斗爭的對象,成為民憤宣泄的對象,原因就是民眾直接面對的是城管,民眾根本不會想到城管只是執行某個領導的命令,不會想到罪魁禍首是漠視民眾生存權的城市管理體制……最終,各種苦苦相逼的制度,導致弱者揮刀砍向弱者,患者砍向醫生,小販砍向城管,而那些權力者們卻毫發無損,甚至沾沾自喜。


制度的陰冷在于此,真正的強者——即所謂的領導們——在弱者相殘的情況下,總會用一副體貼民意面貌、以調解者的身份出現,以顯示他們的寬宏大量,以顯示他們的英明神武,院方領導們、政府官員們就這樣出現在人們面前,殊不知罪魁禍首就是他們,甚至連他們都被體制所拘役,因為他們也只是執行體制的人,也被捆綁了進來。



二、承受改革之刀的民眾

醫療體制存在嚴重弊端,是個社會共識的問題,因此,醫改呼聲一直以來都是社會最強音。然而,許多地方的醫療改革,總以喜劇開場,而以悲劇收場,淪為一場啼笑皆非的鬧劇。


就在周曉輝先生選擇以死銘志的同一天下午,因無力承担醫改后翻倍的治療費用,重慶市數百名尿毒癥患者及其家屬上街抗議,將市政府附近多處交通阻斷數小時,后遭大量警察暴力驅散,多人被毆打抓捕。


重慶醫改結果令人大跌眼鏡,其中主要內容有“大型設備檢查,檢驗類項目價格均降低25%,診查、護理、治療、手術類項目價格分別提高30%、30%、13%、13%。”其實,降低大型設備的檢查費用根本不是惠民政策,試問,老百姓通常進醫院用大型設備的概率是多少?反而老百姓最需要的常規診療、檢查、護理等費用瘋狂上漲,某些單體檢查項目還要拆分為多個項目進行收費,上漲幅度遠遠不止30%,而是翻了好幾倍。


總的算來,這個醫改讓老百姓進醫院的總體成本飆升,據新京報的報道稱,重慶一位準媽媽張女士介紹以前普通產科掛號費由9元上漲到21元,常規彩超檢查由190元左右上漲330元,影響最為嚴重的自然是那批尿毒癥患者,據稱以前做透析一個月1000多,現在要4000多,無奈之下,只能上街舉牌子,去破壞社會的和諧氣氛了,打出“請求安樂死”的口號,調侃此次唐醫改的精髓就是“小病自行診斷,大病自行了斷”。


想想當初重慶這場醫改吹得多少冠冕堂皇啊,目的也是何等的振奮人心,說是想讓老百姓看得起病的。誰知沒推行一個星期,就Pia Pia Pia打臉的節奏, Duang Duang Duang之后,政府只能宣布取消醫改,一句話,算是沒改過!


為什么會有這樣的結果呢?我認為主要政府管醫療那塊的官員,根本不懂醫療,“肉食者鄙”的典型官僚,只是扛著“醫改為民”的大旗,一天到晚就是聽聽匯報而已,至于聽誰的呢?無非就是醫院的領導,醫企的老總,聽聽這個有道理,聽聽那個有道理,在盤算一下自己三分三的利益,都是一堆政府撿便宜、醫院增收入、藥企發大財三方受益的好前景,這樣就算聽取各方意見了,然后坐在辦公室拍拍腦袋決定政策了,于是命令官家的喉舌做個新聞調查,制造一些“稱市民多理解”的輿論,就昭告天下,立即執行了。


重慶醫改和其它各種社會改革一樣,其實都陷入了改革陷阱,改來改去,改什么呢?就是向弱勢群體開刀,讓他們作出犧牲,而對利益集團則保護有加,甚至從中獲得更大的利益:國企改革如此,讓工人下崗,從不想讓領導下崗;教育改革如此,讓學費上漲,從不想在教育上多投入點;工資改革也如此,先保證公務員加薪,體制外的成員有沒有飯吃都不管不顧……社會的資源總是向既得利益者這一邊傾斜,充滿著強烈的特供思維,屁股決定腦袋,這些改革者已經無法打破利益固化的藩籬了。


觀察重慶醫改,改的就是患者的文章,攤來攤去的賬,就攤到患者身上,把改革成本全部轉嫁給患者,而且還變本加厲借本次醫改狠賺患者的錢。這個醫改方案根本不敢動真正的利益集團,不拿灰色利益鏈開刀,不去控制公立醫院的創收沖動,不去跟進社會醫療保險機構,只想著犧牲患者利益為代價的。最終損害就是那些患者們——部分患者因為價格調整而大幅增長自付比例,而相關的醫保并未同提高報銷比例,政府放任這一部分患者的利益被侵害。


醫改經過這么一瞎折騰,患者的醫療保障沒有改進,醫生的待遇和人身安全沒有改善,更讓人啼笑皆非的是,讓人們相信上了街,制造一個社會事件,就能迫使地方當局妥協,就會放棄改革,把一攬子改革計劃一股腦兒丟進廢紙簍里去。不僅失去了政府的公信力,更失去的醫療改革的社會支持。


如果說庸醫誤人的話,那么庸吏誤國誤民,醫改需要對癥下藥,想想清楚這幾個問題:

1、患者為什么精神緊張?就是沒有得到充分的醫療保障,担心看不起病;

2、患者為什么心理失衡?就是因為存在著醫療特權,有各種干部房、VIP房,讓他們羨慕嫉妒恨;

3、患者為什么充滿戾氣?就是因為醫療糾紛走正常算什么根本走不通,從一開始就認為自己是被損害的那一類人。


在一個權力至上、關系盛行、法治不彰的叢林式社會里,弱勢的民眾很容易患上集體性的“被迫害妄想癥”,對社會組織和政府機構極度不信任的思維定勢:有醫患糾紛時,走醫患調解渠道,衛生行政部門的調解被認為是“老子幫兒子”——這是要受損害的;走醫療鑒定渠道,社會機構出具的鑒定被認為是“兄弟幫兄弟”——這也是要受損害的,因此統統排斥,而且死不認賬。至于走司法訴訟的渠道,那就必須提供證據了,而大多數站得住腳的證據一般都由醫院掌握著,甚至連最簡單的病歷也都是醫生、護士開具的,何況走司法途徑過程漫長,費時、費錢、費精力,更何況也無法排除司法腐敗,算來算去,也是要受損害的,所以民眾即使要走司法程序,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的。


正因為是這樣的一種社會現實,正常通道人們根本走不通,制定醫改的時候,這些人的聲音根本不會跑到決策者的耳朵里去的。如果認命的話,也只有自己吃虧,就像重慶尿毒癥患者,他們不鬧,不鬧就相當于等死。


那么怎么辦?作為被損害的人,只有變成斗狠的狼,蠻不講理,因為蠻不講理,顧名思義就是蠻橫的人根本不用講理的,不管是正理還是歪理,只要占著理就可以得理不饒人。


中國社會確實是很少講道理的,誰會鬧誰就會得到“優待”,“大鬧大解決,小鬧小解決,不鬧不解決”。怎么解決呢?在中國的解決之道就是與人民幣掛鉤,所以“大鬧大賠,小鬧小賠,不鬧不賠”。當醫患糾紛出現“鬧”與“賠”成正比模式時,醫患關系更加變味,于是專門出現一個行業,就是職業醫鬧,他們有一套完整的組織流程,如在醫院焚燒紙錢、搭設靈堂、圍堵院長辦公室等等。


找到病根,就可以對癥下藥了,進行有效的醫療改革:

1、確保民眾人人享有基本的醫療保障,不能搞身份歧視,一部分人有保障而另一部分就沒有,這是人為制造“一國兩制”的惡政;

2、確保民眾能夠公平地享用醫療資源,不能把有限的醫療資源變成VIP們的特供,這世界從來就是“不患寡而患不均”;

3、提供解決醫療糾紛的合法途徑,不能一醫患矛盾就只靠鬧,憑拳頭來解決事端。

患者看病,能保障了,能平等了,能維權了,減輕了“被迫害妄想癥”,自然也就祛除了不少社會戾氣。


結語

說來說去,醫患關系本質上就是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對醫療需要和落后、腐朽、僵化的醫療體制之間的矛盾,這種矛盾不從頂層設計想辦法解決的話,那么醫生還是繼續成為替罪羊,將面向更多的刀與槍,而患者呢爭取有限醫療資源繼續斗狠使詐,推向。


2015-08-23 08:4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