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我為啥提倡”寬容“?
我為啥提倡”寬容“?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對話80后》系列之五

我是麥克兒·杰克遜的粉絲,喜歡他充滿激情的歌聲與舞蹈。但即便如此,我也受到美國一些觀點極端傳媒的影響(例如Fox News, 福克斯新聞),在事實不清楚的情況下,在博文里說麥克試圖把皮膚染白。春節期間,麥克兒的尸檢結果出來,原來這位巨星真的患有一種罕見的“白癜風”,我錯了。從看到這個新聞的那一刻起,我一直覺得挺難受的,想說“對不起”,都不知道對誰說……

* * * * *

很多年輕人問我寫博客時是否害怕,是否担心有人會傷害我,又問我寫博客最担心的是什么。我說,我最担心的是在我充滿激情的博文里,缺乏了寬容,對他人造成傷害。

* * * * *

有讀者很不以為然,你老楊頭只是一個寫博客的啊,博客本身就是被邊緣化的,而你借用博客這個平臺不就是要向利益集團和腐朽的體制開炮?如果以強弱來分,你更像那位不自量力戰風車的堂吉訶德,人家分分鐘可以傷害你甚至滅掉你,用得著你來担心傷害了他人?

是的,我這種寫博客的可能是中國最沒有資源也最缺乏權力的人,但只要公開發表博文,而且也擁有了讀者,我們的博客就是“無權者的權力”。即便是無權者的權力,也是權力啊。權力就會傷人。

我在博客里所作的一切,可以歸結為一點:就是要把絕對的權力關進籠子里,而把“權利”歸還給普通民眾。如果我連自己手中這點微不足道的權力都不能很好的駕馭,甚至用它傷害了無辜,我還有道德勇氣去譴責那些擁有絕對權力的人殘害他人嗎?

* * * * *

我并不否認時評與雜文本身就是以冷嘲熱諷與批評為主的文體。這其實也是魯迅與胡適的區別。魯迅是雜文與小說的大家,他選擇的文體注定他是一名戰士,一名把雜文當成“匕首”的戰士。而胡適是一名學者與思想家,他不能也不應該偏激。魯迅絕不寬恕,胡適有包容心,雖然這是由教育與修養所決定,但也多少受到兩人職業的影響。后來的人,不管是出于有意還是無意,嚴重弄混了一點:他們把魯迅當成思想家頂禮膜拜,而把胡適當成了“最有思想”的作家推崇備至。

魯迅和胡適都不可少。魯迅的性格和雜文也許缺少了寬容,但宣稱“我一個也不放過”的魯迅本人卻正是“寬容”的產物。魯迅的文章雖然像匕首一樣犀利,但肯定不像真匕首一樣能夠“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更沒有軍閥和蔣介石的子彈“犀利”,如果那時的當權者也像魯迅一樣“一個也不放過”的話,請問,經常“出離憤怒”的魯迅即便逃脫了割喉管、被槍斃的命運,估計也難不遭受五六年,甚至十一年的牢獄之災。更不用說,在沒有互聯網的時代,魯迅先生竟然享受到如此寬松的言論自由。所以我說,魯迅本身就是寬容的產物,而不是“一個也不放過”的楷模。

* * * * *

由于出生背景和成長的環境,我本不是一個寬容的人。甚至當我畢業后想當兵、當警察,也是出于想找機會報復小時候欺負過我的人。然而,半生的風雨與追求,讓我越來越認識到,一個人能夠擁有的最美好、最受用無窮的品質,就是寬容。

尤其當我涉足到中國政治,包括和政治有關的研究與寫作之后,我深深的感覺到,我們缺乏的正是政治包容與寬容——而缺乏這些,要想走出幾千年的惡性循環,可能比登天——登上月球,要難很多……

在和香港的青年人交流的幾個小時中,他們對我的經歷感興趣,想了解我的政治觀點,以及對青年人的看法。我們有交流,有爭論,我是知無不談。離開后,我才猛然想起,我竟然忘記把自己人生中最寶貴的經驗告訴他們了。于是,我給他們群發的第一封信中談的是:不管你持什么觀點,不管你今后做什么,學會包容將讓你一生都受用無窮。

我也想對所有的年輕讀者說,假如只能擁有一種品質,請選擇“寬容”。

* * * * *

有人可能以為“寬容”是對他人所作的一個恩惠,其實,當你學會了寬容,當寬容變成了你無法分割的品質的時候,最大的受益者不是被你寬容過的人,而是你自己。

因為,所有對他人的寬容,歸根結底是你對自己的一種寬容。我們常常看到一些對他人毫無容忍與包容之心,一些極端的人,一些要死要活的人,如果你觀察一下,會發現他們其實一直在折磨自己,他們本身就是不寬容的受害者。

* * * * *

在北京時,有一位很“刁鉆”的年輕人想用一個問題難住我,他問,對于那些對我們毫無寬容之心的人,我們該怎么辦?

我的答案依然是:寬容!因為這個世界是多元的,不完美的,你永遠不能用一個標準來要求。即便我現在告誡年輕人,你一定要寬容、寬容再寬容啊。可現在和未來,還有很大一批人不會接受寬容,也不會對他人寬容。世界好像依然如故?

其實不然,當我們寬容了那些不懂得寬容的人時,我們自己才算真正懂得了什么是寬容。

* * * * *

寬容本身即是價值觀的一部分,沒有必要依附于其他的價值之上。她不是強者特有的“品格”,更不是當你主張“民主、自由、人權”的理想之時,當你自認為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的時候,你就不再需要的東西。而且,寬容確實是一種很有力的武器,但當你把她純粹當成工具,當成“武器”去達到某種目的時候,你已經失去了寬容。

我坦白,我活到四十歲,直到這兩年才認識到寬容的重要性。如果說當初我“容忍”寬容成為我一部分的時候,本身就帶著把她當成改善人際關系的“工具”的話,那么現在,漸漸地,我真正感受到她的強大和美麗,并真心擁抱她。寬容已經成為我的一部分,而且是我最珍惜的那部分品質。

寬容不但是生活態度,為人處世的方式,以及人生的價值觀,而且,也是解開中國政治死結的鑰匙。從這一點來說,寬容甚至比我寫了幾年的“民主、自由、法治”這些概念更加重要。成熟的民主就是與妥協、包容與寬容無法分開的。

* * * * *

寬容的品質改變人生。自從把寬容當成我最珍惜的品質來追求與呵護之后,我的人生也變得平和、豐富多彩與充滿希望。有了寬容,再看博客后面的批評者,閱讀那些攻擊甚至侮辱的帖子,我唯一的担心竟然是,這些年輕人會不會花太多時間閱讀我的博客,而放棄了多讀點書,提高自己的機會?

有了包容與寬容,并不是說我們的立場會軟弱,我們會毫無原則的妥協與退讓,正好相反,我那些向邪惡勢力開炮的博文,正好都是因為我懂得了寬容之后。有了包容之心,我的博文依然犀利,只是不會再傷害無辜;有了寬容之心,也許你依然有敵人,但你卻不再有害怕;有了寬容之心,也許你依然有仇恨,但那卻是基于愛……

有了寬容之心,我一如既往地推崇那些愿意為了理想而不惜一切、轟轟烈烈去拼搏、去犧牲生命的戰士們;有了寬容之心,我這個戰士,卻更愿意為了理想而謙卑地活著,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

楊恒均 2010-3-29




2015-08-23 08:4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