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老殘游記》第八回 桃花山月下遇虎 柏樹峪雪中訪賢
《老殘游記》第八回 桃花山月下遇虎 柏樹峪雪中訪賢
劉鶚     阅读简体中文版

  話說老殘聽見店小二來告,說曹州府有差人來尋,心中甚為詫異:“難道玉賢竟拿我當強盜待嗎?”及至步回店里,見有一個差人,趕上前來請了一個安。手中提了一個包袱,提著放在旁邊椅子上,向懷內取出一封信來,雙手呈上,口中說道:“申大老爺請鐵老爺安!”老殘接過信來一看,原來是申東造回寓,店家將狐裘送上,東造甚為難過,繼思狐裘所以不肯受,必因與行色不符。因在估衣鋪內選了一身羊皮袍子馬褂,專差送來。并寫明如再不收,便是絕人太甚了。

  老殘看罷,笑了一笑,就向那差人說:“你是府里的差嗎?”差人回說:“是曹州府城武縣里的壯班。”老殘遂明白,方才店小二是漏吊下三字了。當時寫了一封謝信,賞了來差二兩銀子盤費,打發去后,又住了兩天。方知這柳家書,確系關鎖在大箱子內,不但外人見不著,就是他族中人,亦不能得見。悶悶不樂,提起筆來,在墻上題一絕道:

  滄葦遵王士禮居,藝蕓精舍四家書。

  一齊歸入東昌府,深鎖嫏嬛飽蠹魚!

  題罷,唏噓了幾聲,也就睡了。暫且放下。

  卻說那日東造到府署稟辭,與玉公見面,無非勉勵些“治亂世用重刑”的話頭。他姑且敷衍幾句,也就罷了。玉公端茶送出,東造回到店里,掌柜的恭恭敬敬將袍子一件、老殘信一封,雙手奉上。東造接來看過,心中悒悒不樂。適申子平在旁邊,問道:“大哥何事不樂?”東造便將看老殘身上著的仍是棉衣,故贈以狐裘,并彼此辯論的話述了一遍,道:“你看,他臨走到底將這袍子留下,未免太矯情了!”子平道:“這事大哥也有點失于檢點。我看他不肯,有兩層意思,一則嫌這裘價值略重,未便遂受;二則他受了,也實無用處。斷無穿狐皮袍子,配上棉馬褂的道理。大哥既想略盡情誼,宜叫人去覓一套羊皮袍子、馬褂,或布面子,或繭紬面子均可。差人送去,他一定肯收。我看此人并非矯飾作偽的人,不知大哥以為何如?”東造說:“很是,很是。你就叫人照樣辦去。”

  子平一面辦妥,差了個人送去,一面看著乃兄動身赴任。他就向縣里要了車,輕車簡從的向平陰進發。到了平陰,換了兩部小車,推著行李,在縣里要了一匹馬騎著。不過一早晨,已經到了桃花山腳下。再要進去,恐怕馬也不便。幸喜山口有個村莊,只有打地鋪的小店,沒法,暫且歇下。向村戶人家雇了一條小驢,將馬也打發回去了。打過尖,吃過飯,向山里進發。才出村莊,見面前一條沙河,有一里多寬,卻都是沙,惟有中間一線河身,土人架了一個板橋,不過丈數長的光景。橋下河里雖結滿了冰,還有水聲,從那冰下潺潺的流,聽著像似環佩搖曳的意思。知道是水流帶著小冰,與那大冰相撞擊的聲音了。過了沙河,即是東峪。原來這山從南面迤邐北來,中間龍脈起伏,一時雖看不到,只是這左右兩條大峪,就是兩批長嶺,岡巒重沓,到此相交。除中峰不計外,左邊一條大溪河,叫東峪;右邊一條大溪河,叫西峪。兩峪里的水,在前面相會,并成一溪,左環右轉,彎了三灣,才出溪口。出口后,就是剛才所過的那條沙河了。

  子平進了山口,抬頭看時,只見不遠前面就是一片高山,像架屏風似的,迎面豎起,土石相間,樹木叢雜。卻當大雪之后,石是青的,雪是白的,樹上枝條是黃的,又有許多松柏是綠的,一叢一叢,如畫上點的苔一樣。騎著驢,玩著山景,實在快樂得極,思想做兩句詩,描摹這個景象。正在凝神,只聽殼鐸一聲,覺得腿里一軟,身子一搖,竟滾下山澗去了。幸喜這路本在澗旁走的,雖滾下去,尚不甚深。況且澗里兩邊的雪本來甚厚,只為面上結了一層薄冰,做了個雪的包皮。子平一路滾著,那薄冰一路破著,好像從有彈鐄的褥子上滾下來似的。滾了幾步,就有一塊大石將他攔住,所以一點沒有碰傷。連忙扶著石頭,立起身來,那知把雪倒戳了兩個一尺多深的窟窿。看那驢子在上面,兩只前蹄已經立起,兩只后蹄還陷在路旁雪里,不得動彈。連忙喊跟隨的人,前后一看,并那推行李的車子,影響俱無。

  你道是甚么緣故呢?原來這山路,行走的人本來不多,故那路上積的雪,比旁邊稍為淺些,究竟還有五六寸深。驢子走來,一步步的不甚吃力。子平又貪看山上雪景,未曾照顧后面的車子,可知那小車輪子,是要壓倒地上往前推的,所以積雪的阻力顯得很大。一人推著,一人挽著,尚走得不快,本來去驢子已落后有半里多路了。

  申子平陷在雪中,不能舉步,只好忍著性子,等小車子到。約有半頓飯工夫,車子到了,大家歇下來想法子。下頭人固上不去,上頭的人也下不來。想了半天,說:“只好把捆行李的繩子解下兩根,接續起來,將一頭放了下去。”申子平自己系在腰里,那一頭,上邊四五個人齊力收繩,方才把他吊了上來。跟隨人替他把身上雪撲了又撲,然后把驢子牽來,重復騎上,慢慢的行。

  這路雖非羊腸小道,然忽而上高,忽而下低,石頭路徑,冰雪一涼,異常的滑。自飯后一點鐘起身,走到四點鐘,還沒有十里地。心里想道:“聽村莊上人說,到山集不過十五里地,然走了三個鐘頭,才走了一半。”冬天日頭本容易落,況又是個山里,兩邊都有嶺子遮著,愈黑得快。一面走著,一面的算,不知不覺,那天已黑下來了。勒住了驢韁,同推車子商議道:“看看天已黑下來了,大約還有六七里地呢,路又難走,車子又走不快,怎么好呢?”車夫道:“那也沒有法子,好在今兒是個十三日,月亮出得早,不管怎么,總要趕到集上去。大約這荒僻山徑,不會有強盜,雖走晚些,到也不怕他。”子平道:“強盜雖沒有,倘或有了,我也無多行李,很不怕他,拿就拿去,也不要緊。實在可怕的是豺狼虎豹,天晚了,倘若出來個把,我們就壞了。”車夫說:“這山里虎倒不多,有神虎管著,從不傷人,只是狼多些。聽見他來,我們都拿根棍子在手里,也就不怕他了。”

  說著,走到一條橫澗跟前,原是本山的一支小瀑布,流歸溪河的。瀑布冬天雖然干了,那沖的一條山溝,尚有兩丈多深,約有二丈多寬。當面隔住,一邊是陡山,一邊是深峪,更無別處好繞。

  子平看見如此景象,心里不禁作起慌來,立刻勒住驢頭,等那車子走到,說:“可了不得!我們走岔了路,走到死路上了!”那車夫把車子歇下,喘了兩口氣,說:“不能,不能!這條路影一順來的,并無第二條路,不會差的。等我前去看看,該怎么走。”朝前走了幾十步,回來說:“路倒是有,只是不好走,你老下驢罷。”

  子平下來,牽了驢,依著走到前面看時,原來轉過大石,靠里有人架了一條石橋。只是此橋僅有兩條石柱,每條不過一尺一二寸寬,兩柱又不緊相黏靠,當中還罅著幾寸寬一個空當兒,石上又有一層冰,滑溜滑溜的。子平道:“可嚇煞我了!這橋怎么過法?一滑腳就是死,我真沒有這個膽子走!”車夫大家看了說:“不要緊,我有法子。好在我們穿的都是蒲草毛窩,腳下很把滑的,不怕他。”一個人道:“等我先走一趟試試。”遂跳竄跳竄的走過去了,嘴里還喊著:“好走,好走!”立刻又走回來說:“車子卻沒法推,我們四個人抬一輛,作兩趟抬過去罷。”申子平道:“車子抬得過去,我卻走不過去。那驢子又怎樣呢?”車夫道:“不怕的,且等我們先把你老扶過去,別的你就不用管了。”子平道:“就是有人扶著,我也是不敢走。告訴你說罷,我兩條腿已經軟了,那里還能走路呢!”車夫說;“那們也有辦法,你老大總睡下來,我們兩個人抬頭,兩個人抬腳,把你老抬過去,何如?”子平說:“不妥,不妥!”又一個車夫說:“還是這樣罷,解根繩子,你老拴在腰里,我們伙計,一個在前頭,挽著一個繩頭,一個伙計在后頭,挽著一個繩頭,這個樣走,你老膽子一壯,腿就不軟了。”子平說:“只好這樣。”于是先把子平照樣扶掖過去,隨后又把兩輛車子抬了過去。倒是一個驢死不肯走,費了許多事,仍是把他眼睛蒙上,一個人牽,一個人打,才混了過去。等到忙定歸了,那滿地已經都是樹影子,月光已經很亮的了。

  大家好容易將危橋走過,歇了一歇,吃了袋煙,再望前進。走了不過三四十步,聽得遠遠嗚嗚的兩聲。車夫道:“虎叫!虎叫!”一頭走著,一頭留神聽著。又走了數十步,車夫將車子歇下,說:“老爺,你別騎驢了,下來罷。聽那虎叫,從西邊來,越叫越近了,恐怕是要到這路上來。我們避一避罷,倘到了跟前,就避不及了。”說著,子平下了驢。車夫說:“咱們舍掉這個驢子喂他罷。”路旁有個小松,他把驢子韁繩拴在小松樹上,車子就放在驢子旁邊,人卻倒回走了數十步,把子平藏在一處石壁縫里。車夫有躲在大石腳下,用些雪把身子遮了的。有兩個車夫,盤在山坡高樹枝上的,都把眼睛朝西面看著。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西邊嶺上月光之下,竄上一個對象來。到了嶺上,又是嗚的一聲。只見把身子往下一探,已經到了西澗邊了,又是嗚的一聲。這里的人又是冷,又是怕,止不住格格價亂抖,還用眼睛看著那虎。那虎既到西澗,卻立住了腳,眼睛映著月光,灼亮灼亮,并不朝著驢子看,卻對著這幾個人,又嗚的一聲,將身子一縮,對著這邊撲過來了。這時候山里本來無風,卻聽得樹梢上呼呼地響,樹上殘葉漱漱地落,人面上冷氣棱棱地割。這幾個人早已嚇得魂飛魄散了。

  大家等了許久,卻不見虎的動靜。還是那樹上的車夫膽大,下來喊眾人道:“出來罷!虎去遠了。”車夫等人次第出來,方才從石壁縫里把子平拉出,已經嚇得呆了。過了半天,方能開口說話,問道:“我們是死的是活的哪?”車夫道:“虎過去了。”子平道:“虎怎樣過去的?一個人沒有傷么?”那在樹上的車夫道:“我看他從澗西沿過來的時候,只是一穿,彷佛像鳥兒似的,已經到了這邊了。他落腳的地方,比我們這樹梢還高著七八丈呢。落下來之后,又是一縱,已經到了這東嶺上邊,嗚的一聲向東去了。”

  申子平聽了,方才放下心來,說:“我這兩只腳還是稀軟稀軟,立不起來,怎樣是好?”眾人道:“你老不是立在這里呢嗎?”子平低頭一看,才知道自己并不是坐著,也笑了,說道:“我這身子真不聽我調度了。”于是眾人攙著,勉強移步,走了約數十步,方才活動,可以自主。嘆了一口氣道:“命雖不送在虎口里,這夜里若再遇見剛才那樣的橋,斷不能過!肚里又饑,身上又冷、活凍也凍死了。”說著,走到小樹旁邊,看那驢子也是伏在地下,知是被那虎叫嚇的如此。跟人把驢子拉起,把子平扶上驢子,慢慢價走。

  轉過一個石嘴,忽見前面一片燈光,約有許多房子,大家喊道:“好了,好了!前面到了集鎮了!”只此一聲,人人精神震動。不但人行,腳下覺得輕了許多,即驢子亦不似從前畏難茍安的行動。

  那消片刻工夫,已到燈光之下。原來并不是個集鎮,只有幾家人家,住在這山坡之上。因山有高下,故看出如層樓迭榭一般。到此大家商議,斷不再走,硬行敲門求宿,更無他法。

  當時走近一家,外面系虎皮石砌的墻,一個墻門,里面房子看來不少,大約總有十幾間的光景。于是車夫上前扣門,扣了幾下,里面出來一個老者,須發蒼然,手中持了一枝燭臺,燃了一枝白蠟燭,口中問道:“你們來做甚么的?”

  申子平急上前,和顏悅色的把原委說了一遍,說道:“明知并非客店,無奈從人萬不能行,要請老翁行個方便。”那老翁點點頭,道:“你等一刻,我去問我們姑娘去。”說著,門也不關,便進里面去了。子平看了,心下十分詫異:“難道這家人家竟無家主嗎?何以去問姑娘,難道是個女孩兒當家嗎?”既而想道:“錯了,錯了。想必這家是個老太太做主,這個老者想必是他的侄兒。姑娘者,姑母之謂也。理路甚是,一定不會錯了。”

  霎時,只見那老者隨了一個中年漢子出來,手中仍拿燭臺,說聲“請客人里面坐”。原來這家,進了墻門就是一平五間房子,門在中間,門前臺階約十余級。中年漢子手持燭臺,照著申子平上來。子平吩咐車夫等:“在院子里略站一站,等我進去看了情形,再招呼你們。”

  子平上得臺階,那老者立于堂中,說道:“北邊有個坦坡,叫他們把車子推了,驢子牽了,由坦坡進這房子來罷。”原來這是個朝西的大門。眾人進得房來,是三間敞屋,兩頭各有一間,隔斷了的。這敞屋北頭是個炕,南頭空著,將車子同驢安置南頭,一眾五人,安置在炕上。然后老者問了子平名姓,道:“請客人里邊坐。”于是過了穿堂,就是臺階。上去有塊平地,都是栽的花木,映著月色,異常幽秀。且有一陣陣幽香,清沁肺腑。向北乃是三間朝南的精舍,一轉俱是回廊,用帶皮杉木做的闌柱。進得房來,上面掛了四盞紙燈,斑竹扎的,甚為靈巧。兩間敞著,一間隔斷,做個房間的樣子。桌椅幾案,布置極為妥協,房間掛了一幅褐色布門簾。

  老看到房門口,喊了一聲:“姑娘,那姓申的客人進來了。”卻看門簾掀起,里面出來一個十八九歲的女子。穿了一身布服,二藍褂子,青布裙兒,相貌端莊瑩靜,明媚閑雅。見客福了一福,子平慌忙長揖答禮。女子說:“請坐。”即命老者:“趕緊的做飯,客人餓了。”老者退去。

  那女子道:“先生貴姓?來此何事?”子平便將“奉家兄命特訪劉仁甫”的話說了一遍。那女子道:“劉先生當初就住這集東邊的,現在已搬到柏樹峪去了。”子平問:“柏樹峪在什么地方?”那女子道:“在集西,有三十多里的光景。那邊路比這邊更僻,愈加不好走了。家父前日退值回來,告訴我們說,今天有位遠客來此,路上受了點虛驚。吩咐我們遲點睡,預備些酒飯,以便款待。并說:‘簡慢了尊客,千萬不要見怪。’”子平聽了,驚訝之至:“荒山里面,又無衙署,有什么值日、退值?何以前天就會知道呢?這女子何以如此大方,豈古人所謂有林下風范的,就是這樣嗎?到要問個明白。”

  不知申子平能否察透這女子形跡,且聽下回分解。

 

2012-02-01 21:2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