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拯救患抑郁癥自殺的官員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撰文|jzqtj123

來源|天涯博客


3月31日下午,有微博網友爆料稱,中午12時許,一男子從高達108米的江蘇宜興市龍背山森林公園文峰塔跳下。當日18時許,宜興市公安局官方微博稱,跳塔男子經搶救無效死亡,死者系無錫市委副書記蔣洪亮,患有抑郁癥。(4月1日《新京報》)


2013年伊始,已有多位官員自殺身亡。1月8日,廣東廣州市公安局副局長祁曉林自縊身亡;1月11日,甘肅武威市涼州區法院副院長張萬雄跳樓身亡;1月13日早晨8點31分,河北邯鄲市,叢臺區工商局朝陽分局副局長張新生走進市委綜合大樓,4分鐘后墜樓死亡;2月17日,四川崇州市反貪局局長柯建國墜樓身亡。蹊蹺的是這幾位自殺身亡的高官都患有同一種病,抑郁癥!


如果再把鏡頭向前推,就公開新聞報道這兩年來已有24位官員因抑郁癥而自殺。


自2014年至今,又有多名官員自殺身亡,包括湖北孝感市委委員李海華、濰坊市常務副市長陳白峰、國家信訪局副局長徐業安等,而在官方的通報中,他們自殺的原因也都是“精神壓力過大、情緒不好、抑郁”等等。


患抑郁癥自殺的官員數量驟增,比例之大讓國人瞠目結舌。


民間對這種抑郁自殺做出了解讀。


一種解讀是:被自殺、被抑郁。


大多官員都處于某一利益鏈中,一人被追查必定會端出一窩,在這種情況下,上級官員或者某位有實力的“大哥”為了自保,必須滅口,使線索中斷,于是就出現“被自殺”、“被抑郁”。

一種解讀是:官員為了保住臟產不被查處,為了給家人一個保障,于是選擇了自殺,這樣,就將腐敗成本降到了最低,這就是犧牲我一人,可保子孫萬代福。


這兩種解讀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官員自殺,并不是真有抑郁癥,而是官方給他們戴上了抑郁癥的帽子,權且給民眾一個交代。看來,當今的老百姓真不好忽悠。


面對這種現象,有官媒驚呼:從政已經變成高危職業。這更是一種忽悠,為啥?你看看那些報考公務員的考生數量絲毫沒有減少,報考依然趨之若鶩。既然是高危職業,為何睜大眼睛往火坑里跳?當他們都是傻瓜蛋?


有官媒文章認為,民眾對官員抑郁自殺的解讀具有很明顯的陰謀論色彩。但是,一個官員自殺幾個小時后立馬就戴上了抑郁癥的帽子,既沒有給予民眾以合理解釋,亦沒有出示證據,如此輕率蓋棺,如此小兒科論定,也難怪陰謀論泛濫。


于是有網友調侃:中國現階段主要矛盾是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智商與官員們不斷墮落的道德之間的矛盾。


抑郁癥是常見疾病,是長期生活在高壓狀態而無法排解所致。當今中國政府機構臃腫,人浮于事,一個官員的工作量有20個人分担,異常清閑,在工作上何來高壓?如此草率地給自殺官員頻頻戴上“抑郁癥”帽子,是不是有愚弄群眾之嫌?


退一步講,如果政府的說辭是正確的,那么抑郁癥也是可以預防的!政府究竟采取了那些預防措施?黨和人民培養一個官員不容易,為什么不采取挽救措施?為什么不能治病救人?為何任由其自殺?一個母親把自己的兒子交給了偉大光榮正確的執政黨,最后卻抑郁自殺了,這如何向他們的親屬交代?如何向民眾交代?況且,抑郁癥有10%的遺傳性,抑郁自殺的消息公開之后,其子女的婚嫁也就出現了問題,誰會與一個抑郁癥患者的后代婚配?


在中國,以人為本的口號喊得震天價響,官員也是人,他們的生命權也應該得到保障。如何拯救抑郁自殺的官員已經成為當務之急。


久哥建議,中國的各級黨校除了教授官員如何控制百姓之外,還應該增設心理疾病預防課程,普及心理疾病常識;其次,政府應該花費巨資建立各級政府官員心理疾病預警和治療機構。其三,建立官員心理疾病定期檢查制度;其四,如果官員掌握的權力太大,權力太過于集中,那么心理壓力也就太大,應該考慮分權,減輕其壓力,如果拒不分權,應該采取強制措施,避免悲劇發生;其五,各級政府機構除了配備健身房之外,還應該配備減壓房,給官員提供發泄情緒的硬件;其六,官員一旦出現心理疾病,應及時調離崗位,及時送到相關機構治療,或者送到國內外風景區療養......不盡之處,還望網友予以補充。



天涯觀察 2015-08-23 08:47:31

[新一篇] 中國股市正上演金融市場最后的瘋狂(圖)

[舊一篇] 魏英杰:半拉子的殯葬市場化改革要不得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