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講座與培訓 學習生活經驗
字體    

為何美國拒絕在也門撤僑?
為何美國拒絕在也門撤僑?
觀察者網 周邦民     阅读简体中文版

本文轉自瞭望智庫,周邦民系瞭望智庫研究員


對于被圍困在也門的美國人來說,這幾天經歷了從憤怒到失望再到絕望的極大情緒波動。突變發生在3月26日。當天,沙特領導的阿拉伯國家聯軍戰機空襲也門首都——薩納,其目標是該國的胡塞武裝組織。


2月,受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裝發動襲擊,占領也門首都,推翻沙特支持的該國總統。激怒了北方鄰國沙特。沙特與伊朗的又一場地區大國博弈開始了。


也門既是美國在阿拉伯半島打擊“基地”組織的無人機基地和主要伙伴,也是沙特的遜尼派伙伴國。在沙特看來,胡塞武裝組織的行為是伊朗試圖在沙特南部邊境建立代理人政府的舉動。


自2012年北非阿拉伯地區發生政治動蕩以來,伊朗支持的伊斯蘭什葉派力量的發展突飛猛進,其據點從當初的黎巴嫩、敘利亞擴展到伊拉克、利比亞、尼日利亞,如果在也門得逞,相當于繞著沙特轉了一圈,將這個遜尼派的大本營套上了什葉派的“緊身罩”。這讓沙特不寒而栗,緊急召集10個阿拉伯國家軍隊,空襲加炮擊,毫不手軟。


為了將對手圈進籠子里來一個“關門打狗”,沙特在也門上空設立禁飛區,關閉機場和海港,將也門海陸空里三層外三層裹粽子一般圍了個水泄不通。


對于也門人來說,苦難才開始;對于在也門的外國人來說,則是苦難幸福兩重天。空襲三天后,在也門的571名中國人等來了自家的兩艘軍艦,迅速于3月30日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與此同時,在該國僑民較多的印度、巴基斯坦、甚至索馬里也或派船,或派飛機,接走翹首以盼的本國僑民。當大家沉浸在祖國萬歲的歡樂海洋里時,看得眼紅的美國僑民有點憋不住了:咋沒人來接我們啊?


與這些國家的僑民相比,美國僑民的處境更兇險。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胡塞武裝進城后第一件事就是發告示,要求舉報“疑似美國或沙特間諜”。兵荒馬亂的,面臨一幫張牙舞爪的武裝分子,卡扎菲當年的下場被這些美國人腦補了多少遍。可無奈的是,四處封路、封機場、封港口,躲沒處躲,藏沒處藏的,還拿著一本燙手的美國護照,這些人心情只能用五個字形容:羨慕恐懼恨。


一個名叫阿坎薩利的美國舊金山人,告訴美聯社和半島電視臺說,自己全家的基本生活都是在“數炸彈”。這名與美國國際開發署(負責外交援助)合作,教當地民眾種耐受型咖啡的男子抱怨說,舊金山總共75萬人,而薩納人口是舊金山的兩倍,在這樣一個城市的居民區“下雨一樣丟炸彈”,想想都覺得肉跳。防著天上的,還要防著地上的流彈和匪徒。屋里不敢開燈,人不能靠近窗戶,晚上全家都要躲在地下室,手握全家福、枕著步槍睡覺。


逃往亞丁港的另一名20歲的美國紐約姑娘薩姆爾·納賽爾同樣遭受著精神折磨。她本來是到也門與未婚夫完婚的,婚禮就定在下星期,沒想到與母親和幾名妹妹剛到也門沒幾天就困住了。目前,亞丁港也已經癱瘓,支持逃跑的現總統的政府軍與支持前總統(與胡塞武裝結盟)的政府軍在街頭激戰。每天晚上,薩姆爾要與16歲的大妹妹拿著手槍輪崗放哨,以防有流匪搶劫。其他小妹妹則聽到坦克的炮聲就嚇得躲到墻角哆嗦。


兩人都表示,這樣被困的美國人很多,他們做夢都想逃出這個鬼地方。連日里,這些美國人以及他們在美國的親友,都請求美國國務院學習其他撤僑國家那樣,幫助自己的僑民,但都被一句“愛莫能助”給打發了。阿坎薩利更氣憤,因為他的請求根本沒人搭理。


“當這里的炮彈如傾盆大雨般落下時,中國人早被自己國家派來的軍艦接走了,”美國紐約公共廣播電臺3月30日的播音中,被困也門的美國人說。中國能,印度能,參加阿拉伯聯軍的巴基斯坦能,甚至索馬里這樣美國眼中的失敗國家都告訴僑民,如果需要撤離可以找本國在也門的使領館獲得幫助。“為什么美國不能?”


半島電視臺、美國《國際商業時報》、駐聯合國媒體ICP都就此詢問了美國國務院,得到的答案是,今年2月已經發布了旅行警告,要求在也門的美國人離開。警告也告知,美國政府只有在沒有其他安全的商業途徑的條件下,才會考慮由政府撤僑。因此,目前沒有撤僑計劃。


有“安全的商業選擇”,接什么接?(資料圖)


消息傳回,受困的美國人怒了:這根本就是官僚冷漠嘛。要求通知并不是第一次。有據可查的要求撤離警告已經發布了無數次了:除了今年2月,2011年5月,2013年8月,2014年3月都發布過。這種大而化之的警告不斷,讓人備受驚嚇卻不知道怎么辦。


況且,該走的都走了,沒走的不是因政府項目必須留下的,如阿坎薩利,就是特殊情況必須到也門的,如薩姆爾。他們的共同身份在“美國人”前再加一個形容詞“也門裔”。這群被困者里,大量是也門裔美國人,也難怪胡塞武裝要求舉報“疑似美國間諜”了。


更令受困美國人不滿的是,美國在關鍵時刻卻沒聲音了,比如沙特3月26日發動的軍事行動。這些受困美國人抱怨,自己是通過“被炸彈驚醒”的方式得到沙特空襲消息的。美國是沙特軍事行動的后勤協調方,怎么可能不知道下一步發生什么?


即使不通知,使領館提供一下幫助總可以吧?沒看到中國駐也門使領館到現在還在辦公,連索馬里這樣不入美國法眼的國家的使領館都還在協助撤僑,而美國在也門的使領館早在2月份就停止辦公,連官員帶家屬撤走了,3月中留在也門的特種兵也“交車棄槍”搭“飛的”走了。


據說,美國希望委托土耳其或阿爾及利亞協助保護在也門的美國利益,但受困的美國僑民咋辦?當然是自己找“安全的商業選擇”。


可令人傻眼的是,既沒有機場,又沒大路,實在想不到美國國務院所指的“安全的商業選擇”是什么。擺在這些人面前的只有兩條路:要么開車往東,穿過沙漠逃到也門的鄰國——安曼,但前提是先花17小時,穿過胡塞及各派部落武裝控制的危險小道;要么先逃往西部港口,像中國人那樣到達吉布提,但前提是你要能找到船,然后要能繞過封鎖、海盜、風浪等各種風險偷渡過去。

美國主流媒體緊盯中國撤僑隱含的“戰略意義”。


《紐約時報》說,把人從也門首都運到港口,再接到吉布提,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需要巨大的外交協調能力。這顯示中國在全球保護公民的能力增加。該報語帶譏諷地表示,這一“表演”在中國引起沸騰,中國網民幾乎眾口一詞,有人寫道:祖國的強大,不在于護照免簽國有多少個,而在于能在危險時把你接回家。


《華盛頓郵報》則辛辣指出,也門危機揭示了中國正從撒哈拉以南非洲向中東地區延伸的全球地緣政治實力。


日本《外交學者》雜志以及美國詹姆斯的基金會也逮住機會分析一下中國在也門的利益及外交手腕。


“夠了!”美國網民表示,“中國務實外交,在危險時刻第一個派軍艦保護本國僑民的生命安全,這還不是個關心民眾的好國家?”


“中國愛護她的民眾,美國卻為了石油巨頭的利益,把年輕人派去送死”,有美國網民說。“現在又置也門裔美國人不顧”。


美國網民嘰嘰喳喳地大呼搞不懂,美國政府到底怕什么?怕力量不夠?直接當笑話。怕花錢?美國第一夫人米歇爾在柬埔寨待兩天就包了85個單間14天,花掉美國納稅人24萬美元的消息這兩天傳得連中國的網站上都是熱點,幫幾個僑民能花幾個錢?


“我們的機制出了問題”,有美國網民調侃。“美國官員永遠不理解民眾需要什么,他們高高在上,我們只是愚蠢的美國選民。我們愚蠢地選出歷史上最糟糕的總統,執行最失敗的中東政策。難道政府里都是精心選任的無能的外交傻子,幫助總統慢慢毀了美國嗎?”


玩笑歸玩笑,但美國政府的中東政策確實“成果豐富”、“劇情反轉刺激”。“奧巴馬總統曾吹噓說,也門是‘成功的反恐傳奇’,稱‘基地’組織焦頭爛額疲于奔命”,美國《赫芬頓郵報》諷刺道。現在看來,總統錯了,也門不是反恐傳奇,奔命的是美國自己。


軍事強行干預、操縱政權更替的做法,是為美國人創造一個更安全還是更不安全的世界?中東的局勢正在自證其說。


對于普通美國人來說,此時的感受最深刻。正如阿坎薩利一樣,他本來定在下周到西雅圖參加美國特色咖啡會的推介會,宣傳也門咖啡。但現在只能一邊聽爆炸聲,考慮如何偷渡。對于是否能成功逃離,他無奈表示,“希望吧,希望能活著看到明天”。

2015-08-23 08:4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