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體驗人情冷暖,學會永不放棄
字體    

通用版的愛情都是什么樣兒的?
通用版的愛情都是什么樣兒的?
葵花寶典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一)

老家門前有戶“東北人家”,餐館里的鍋包肉做得很好,肉塊酥黃,外酥里嫩。
二姨家的表姐很愛吃鍋包肉,尤其喜歡酸甜可口的滋汁,肉吃完了,常常還拿它泡飯。所以沒過門前,她經常來這家餐館吃飯,順便叫上我們全家。
大學有次寒假回來,表姐約了我們還有她公婆一家,一起去餐館吃飯,想特意嘗下這道菜。
因為桌子很小,菜又點得多,所以大家吃到途中,不得不把吃了差不多的菜混在一起。
鍋包肉一共沒有幾塊,一人一口很快吃完。但除了吃肉,表姐還想等飯上來,留著滋汁一起泡飯吃,所以她一直不想,讓鍋包肉汁和其他菜混著放。
可幾番勸阻過后,姐夫仍是無動于衷,二話不說把鍋包肉和地三鮮折在一塊,而后叫服務員把多余的碟子撤走。
表姐嘴里叼著筷子,尷尬地向四處笑笑,繼續埋頭吃菜。
結賬的時候,二姨偷偷跟表姐下樓,輕聲告訴她說:“人家志軍可能也不是有意的。”
表姐笑了笑:“媽,我知道。”
這時,我們也稀稀拉拉走了下來。姐夫跟沒事一樣,過去問她咋啦。
表姐沒搭理他,直接沖老板說:“你們家的鍋包肉,沒以前好吃了。”
姐夫湊身過去,瞅了瞅她,也跟著摻合了一句:“我們不開發票,你送罐可樂吧。”
他這句話,不應景,應情。

(二)

星期三下午三點,新中關里的星巴克荒蕪一片。
房東的路由器早上壞掉,我點了杯咖啡,躲在這里蹭WIFI。
就在星巴克門外,敞開的玻璃門邊上,有一對情侶爭執不休。男生斜跨背包戴著眼鏡,頭發油油的,一副屌絲模樣;女生則打扮妖艷,豹紋涼鞋,GUCCI提包,身材臉蛋也很標致。
因為店里的人少,四處很安靜,兩人離我不過五米遠,所以什么話我都能聽清。
一開始兩人說什么我沒注意,男生一句“說白了還不是嫌我窮么”,吊起了我的興趣。
女生抱著肩膀,等男生說完抬頭跟他說:“你窮不窮跟我沒關系,關鍵你摳啊。”
男生滿臉不服氣,但瞅瞅四周,又降低音量說:“我哪兒摳了,哪兒摳了,你說。”
女生嘟著嘴說:“還不摳呢?進去點杯星巴克都不讓。”
男生提了提眼鏡,用手指向柜臺服務員的方向說:“是星巴克的事兒么,衣服褲子,哪樣你不挑貴的要?”
女生急了,音量也提高:“我要了,怎么了?可我要的,哪樣你給我買了?最后不都是我自個兒掏錢?”
男生剛想繼續反駁,手機響了。電話那頭說什么我聽不清,反正男生這邊一陣“嗯嗯啊啊”,女生則不斷用平底鞋搓著地板磚,沉默不做聲。
看來不過又是一個屌絲男窮追白富美的故事,我暗自笑笑,繼續忙我的事情。
等再一抬頭,女生已經走開,男生也不見蹤影。看了看表,發現已經四點半,快到附近員工下班的點了,我收拾電腦準備離開。
正起身往外走,我恍惚又瞄到了之前那男生的身影,他坐在不遠處,45度角側身對著我。“你不是喝不起咖啡么”,八卦至極的我,裝作忘記什么事情的樣子,又攤開電腦,躲在后面一看究竟。
不一會兒,另一個女生走了進來,坐在他對面,笑著對他說:“你不是下午有事么?”
男生喝了口咖啡說:“沒事啊!一下午就陪我表妹逛逛街,也沒什么事。”
女生邪惡地笑了笑:“你之前可沒說過你有表妹啊,不會……”
“瞎想什么呢?我二姨家的。”男生說完,想上前掐下對方的臉蛋,女生向后躲開:“別鬧,這么多人看著呢。”
接下來,對面兩人的對話無非膩來你去,沒什么新意。我則在這邊一頭霧水,回憶之前他跟另一姑娘的對話。
莫非那漂亮姑娘真是她表妹?不能啊,不符合基因啊。真是表哥管表妹,不讓她亂花錢?難道我真猜錯了?正費勁想著呢,突然從我背后竄出一姑娘,沖進來以后,照著男生就是一記耳光。
耳光響亮,引得路人圍觀無數。可此時姑娘已經轉身離開,留下座位上兩個人,一個呆坐著,一個捂著臉。
目睹全過程的我,知道扇耳光的正是GUCCI女生,現在終于弄懂,她不是表妹,也不是女友。
她只是屌絲男眾多欺瞞對象之一,她算什么,可能連她自己也不知道。
唯一可以令結局安慰些的,可能就是她那句“窮不窮沒關系,關鍵你摳啊”。我曾用它,教育了無數枚無知姑娘。
還有她的那記耳光,打得大快人心。

(三)

醫院的手術室走廊,妻子握著丈夫的手,蹲在急救推車邊大哭,嘴里反復喊著“你不可以這樣自私的”一類的話。
丈夫臉色蒼白,渾身上下插滿管子,平靜地躺在那里,似乎聽不懂妻子在說什么。
護士們紛紛上前,想拽走她,卻被她一次次瘋狂地掙脫。
相互拉扯之間,一位老醫生撥開人群,用最平常的語調沖著她說:“已經這樣了,還是想想要緊的吧。”
一句近乎冷漠的規勸,順著爭吵與哭聲的間隙,傳到妻子耳中。妻子收到提示,似乎明白了什么,平靜地站起身,走出門外。
一通電話過后,她托人把兒子從學校里接過來,等兒子走到他身邊,平靜地告訴他,你爸就躺在里面。
兒子剛上初中,什么事情都明白,聽媽媽一說,大哭著跑向手術室。
門口的醫護人員攔住了他,說患者正準備接受手術,不能進去。
妻子緊跟著兒子走上前,用手隨便抹抹眼淚,小聲跟他們說了些什么。其中一位護士走進去稟報,十幾秒鐘,走出來示意妻子和兒子進去。
兩三分鐘過后,妻子抱著兒子走出來。兒子仍舊拼命大哭,小手不停捶打媽媽的后背,想掙脫她重新進去。妻子頭也不回,直接抱他走下樓梯,奔向醫院門外。
十多分鐘過后,兩名護士從手術室走出來,確定門關緊后離開。
其中一位對另一位說:“這人真是的,快死了才跟老婆孩子交待。”
另一位搖搖頭說:“想不到啊想不到,按理說兒子都這么大了,不應該這樣啊。”
一位說:“哼,這就叫正房敵不過小妖精。”
另一位不屑一顧,說:“切,最后他那財產不還是給自個兒老婆孩子了么?”
“真別說那么早。”
“好吧,老天保佑。”
說完這些兩個人邁步下樓,對話聲越來越小,直至聽不清。
樓下的大廳內,妻子仍舊抱著兒子,吵吵鬧鬧,不知道在跟誰通話,或者是跟家人,或者是跟他老相好。
看妻子狼狽的模樣,誰也搞不懂為什么丈夫臨死前,還要說出傷她的話。
也許丈夫說出真相,等他死后,妻子可以不那么留戀了罷。
只是一旦丈夫被醫生救活,她又該面臨,怎樣的一種傷心難過。

(四)

若想愛得明白,很多時候我們必須拋開幻想,最好也能舍棄對戲份的追求。
比如人們更愿意相信屌絲男苦追白富美的傳說,希望白富美為屌絲留燈,事實上,還沒等白富美自個想好,屌絲男早已按下ALT+TAB鍵,迅速切換另一個目標。
人們更希望看到女主人惡斗賤小三的鏡頭,可現實往往戰爭尚未打響,要么小三提前轉正,要么男人游刃有余,既供著小三又護著家庭。
等等等等。
你是風兒,我是沙,我們可以纏綿,也可以散落天涯。
低頭看看地面,潑出去的紅酒,以及灑落一地的玫瑰,都回不去了。
這才是通用版的愛情。



2015-08-23 08:4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