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強大的政府都允許“一小撮”的批評
強大的政府都允許“一小撮”的批評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一位澳洲老華僑對我說,你能不能寫一些主流的文字?這樣既能賺錢,又能出名,還沒有危險,免得大家為你担心。他希望我不要再寫那些批評的文字,更不希望我淪為大陸文字工作者中的“一小撮”。鑒于他是真正關心我,加上他對澳洲的社會比較了解,我對他說,你能夠說出十位經常批評澳洲政府的澳洲作者的名字嗎?他想了半天,才勉強說出了七個。

我打開電腦,打開了一份名單,上面有45個名字。我說,這是一位在澳洲政府工作的朋友給我提供的名單,他們之所以有這個名單,是因為常常要找這些人的文章來看。這45位是過去幾年對澳洲政府提出最嚴厲批評的“刺頭”,其中有5位還不是經常發表言論的。你能想象,在言論非常自由的澳洲,真正使用自由的言論對政府進行批評的也就這么“一小撮”嗎?

我又接著說,也許你認為美國的言論更自由吧,可如果你生活在那里,稍微留意一下就會發現,普通民眾為了柴米油鹽而忙碌,表達民主權利的方式除了投票就是上街游行,平時的媒體與言論平臺也很少能夠用得上,結果,使得平時常常拋頭露面、給當局挑刺的始終也就那么一些人。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全美國活躍于電視、媒體與互聯網,以挑政府毛病為己任的頂多不會超過500人,相對于兩個多億自由的美國民眾來說,他們也絕對屬于“一小撮”吧?

我停了一會,問這位澳洲老華僑:你對活躍于澳洲媒體與互聯網的“一小撮”怎么看?或者這樣說,如果澳洲沒有他們,會出現什么情況?他想了一會后,不得不承認,雖然他們是“一小撮”,但他們的批評卻對澳洲政府的正常運作與社會的健康發展起著非同尋常的作用。澳洲的民主制度雖然有了三權分立,澳洲人雖然也能每四年就選一次“黨和國家”領導人,但平時對政府與官員的監督,還真離不開媒體,離不開這些活躍于各種媒體上的“一小撮”批評者。他對我說,如果沒有這“一小撮”,再好的民主制度,也無法保證上任后的官員平時不犯錯誤、不說錯話,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每一個決定都百分之百的正確啊……

不錯,放眼世界,我們看到任何一個健康的社會,總活躍著那樣的“一小撮”,他們與忙忙碌碌的大眾不同,總是以挑剔的眼光注視著權力擁有者,他們被政府視為“刺頭”、“麻煩制造者”,然而,大多的“刺頭”與“麻煩制造者”卻很少是為了自身利益而批評,他們幾乎都多少代表了某一族群民眾的利益,有些更是用銳利的目光,在民眾與社會中搜索不滿與不公正,通過自己擁有的平臺與影響力而吶喊,讓外界、讓政府知曉。他們就是任何一個健康的文明社會必不可少的“一小撮”!

這也是在我初次來到西方國家后發現的最犀利的富民強國的法寶,也是我這輩子能夠從海外帶回中國、獻給這個國家的最大的貢獻。令人欣慰的是,隨著互聯網的出現,中國也出現了這樣的“一小撮”,他們和草根網民混在一起,或者本身就是從草根網民中脫穎而出的,他們自己也許已經過上了不錯的日子,但卻常常利用個人的影響力與媒體平臺發出批評的聲音。在當今中國,這類有一定公眾影響力、對公權力與社會不公時常保持警惕目光的網上批評者,應該不會超過500人吧?別說13億人,就是和4個億的網民相比,他們也絕對是“一小撮”。

這“一小撮”的存在,本身就證明中國社會的進步。當然,中國的“一小撮”與西方的“一小撮”也有不同之處,最大不同就在于,在中國,這“一小撮”常常處于危險之中,讓人担驚受怕。有些人(不僅僅是政府,更多是幫兇),常常用“一小撮”的罪名來打擊他們,甚至想消滅他們。而在西方的現代文明的發展過程中,憲法要保護的,常常是這些特立獨行的“一小撮”。這“一小撮”雖然也是政府官員的“眼中釘”,但憲法賦予他們的權利,一點也不比最高行政長官少。面對任何一個國家政權,這樣的“一小撮”幾乎都弱小得不堪一擊,可世界上,幾乎沒有幾個國家政權會去對付這樣的“一小撮”!

在澳洲與美國,大家都知道這樣“一小撮”的存在,并不是每個人都贊同他們的言論,甚至有很多民眾覺得他們對政府太狠,不夠寬容(加上他們也有很多犯錯誤的時候),可整個社會對這“一小撮”是非常寬容與支持的。這些年下來,我沒有聽到任何一位美國或者澳洲公民對媒體上批評政府的人說:應該讓他閉嘴!可恰恰在中國,卻出現了一些人,對批評政府的“一小撮”顯出了比政府更加不耐煩,更加大義凜然的樣子,他們忍無可忍,惡言相向,叫囂政府應該對這一小撮采取行動,支持政府讓這“一小撮”閉嘴……

我常常設想這樣一個場景:既然這“一小撮”也就幾百個人,甚至“骨干”份子也就一百多位(例如比較有名的作家與時評作者),其實,如果強大的政府真想讓他們閉嘴,實在是易如反掌啊:派萬分之一的軍隊拿起棍棒就可以搞定他們了,萬一不行,還可以就把他們抓起來嘛,看你閉不閉嘴?

閉嘴?我想,如果這樣“一小撮”閉嘴,換來的是我們國家與社會的真正和諧,以及人民就會感到更加幸福,何樂而不閉嘴呢?我楊恒均就會第一個帶頭閉上自己的嘴巴。可是,我心里很清楚,這樣“一小撮”不得不閉嘴的時候,站起來的就會是沉默的大多數。而這個地球上真正不容忍“一小撮”的國家政權,除了古巴與北朝鮮,其它的,都滅亡了!

楊恒均 2011411






2015-08-23 08:4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