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新興科技、社會發展等人文科學探討
字體    

方剛:中國的反性勢力太強大了
方剛:中國的反性勢力太強大了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來源:共識網  作者:方剛,曹樂溪/采

我們不要再培養一代一代青少年以死抗爭了。彭曉輝老師說過,面對強奸,當你沒有辦法抗拒的時候,你就遞上安全套吧。他的這個觀點被罵得一塌糊涂,有人給他起了個外號叫做“遞套教授”。其實這有什么?難道面對威脅要鼓勵人們以死相拼嗎?不遞上套,你要遞上刀嗎?

【按】作為國內反暴力運動領導者之一的方剛教授,近日由于在山東開展教師性教育培訓,而遭到了反對者的暴力威脅。反對者認為方剛的《中學性教育教案庫》一書在中學推廣會“毒害、摧毀下一代”,號召山東中學生家長們共同進行抵制,并向性教育者潑糞。在只講防性侵的貞操教育都尚未被納入義務教育階段的中國,方剛主張的對受教育者賦權增能而非規訓的性教育理念,也許有些超前。但他依然堅定地反對僅將防性侵作為性教育的唯一內容,因為在他看來,這種看似保護青少年、實則在灌輸性恥感的教育理念會對孩子造成更大的傷害。是否該和青少年談性?什么才是好的性教育?究竟是爭取性權利,還是鼓吹性自由?也許在解決這些問題之前,尋求一個理性討論的平臺更為迫切。

受訪嘉賓:方剛,北京林業大學性與性別研究所所長,性與性別研究專家,著名性學家,性教育專家。中國白絲帶(反對性別暴力運動)志愿者網絡總召集人,聯合國“聯合起來制止侵害婦女的暴力行為運動”男性領導人網絡的唯一中國成員。

采訪者:共識網曹樂溪

防性侵教育要告訴孩子,貞操在生命面前沒有那么重要

共識網:最近您在微博上寫文章,反對兩會上韓紅提出的把“防性侵”教育納入義務教育的提案,不知道目前這件事情是否有后續進展?

方剛:在微博上給韓紅發了私信,但是目前尚未得到回應。

共識網:以培養學生羞恥感為目的的貞操教育,是否在目前的學校性教育中很普遍?

方剛:普遍沒有(性教育)。目前我國只有極少數的學校開設了性教育的課,能夠偶爾對學生進行性知識講座已經很不錯了。在開設性教育課程的學校里,我自己接觸的多數是守貞教育的模式,從來不講性的安全、性的正面知識,只講性很糟糕、很可怕,單純只講如何預防性騷擾。在我的性教育框架里,預防性騷擾是重要內容,但不應該成為唯一的內容,我們曾經做過調查,在只進行預防性騷擾教育的初中,讓學生回答“想到性,你想到的是什么”這樣的問題,他們對性的認識都是“反感、懼怕、惡心、厭惡、很郁悶”一類的負面信息。這樣的青少年長大之后,他們在處理親密關系時會遇到很多問題。

防止性侵犯、性騷擾的教育,要告訴孩子生命是最重要的,我們不要再培養一代一代青少年以死抗爭了。彭曉輝老師說過,面對強奸,當你沒有辦法抗拒的時候,你就遞上安全套吧。他的這個觀點被罵得一塌糊涂,有人給他起了個外號叫做“遞套教授”。其實這有什么?難道面對威脅要鼓勵人們以死相拼嗎?不遞上套,你要遞上刀嗎?所謂的貞操在生命面前并沒有那么重要,把貞操權、性權看作是身體權的一部分就好了。

共識網:除了防止性侵犯,還有哪些內容應該被納入到性教育中?

方剛:性教育的好與壞,不在于講不講,而在于講什么和怎么講。在從事性教育工作之前,我自己做學術研究、理論研究,對做性教育的學者很不以為然,覺得這是再簡單不過的事。然而自己做性教育培訓做了七八年,越發感到誠惶誠恐,在課堂上與孩子交往互動時,一個表情、一句話、一個回應都有可能影響他們對性、與生命的態度。

好的性教育,它包含的一個重要內容是性別教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有一個國際性教育指導綱要,當中提到“如果離開性別,我們完全沒有能力理解什么是性”,有些家長會對女孩子灌輸這樣的觀念,如果你被騷擾、被強暴,就意味著你的一輩子已經被毀掉了,往往是這種錯誤的性別教育觀念,才是導致女孩子終生背負心理創傷的元兇。遭受性侵犯后,我們對受害者正確的引導應該是:第一,你沒有錯,受害者是不該受到譴責的。第二,你還是你,你什么都沒有失去,對性器官的傷害和對身體其他器官的傷害是一樣的,不要總對受害者強調性侵犯對人生影響多么大,只有立足于這樣的價值觀,我們才能真正幫助到受暴者。當然,在這個基礎上,如果需要的話再做一些心理輔導,這是我們在性教育中倡導的價值觀。如果我們整天對受害者灌輸純潔=處女的價值觀,只會對他們造成更深的傷害。

共識網:也就是說,性對于青少年的傷害,往往是心理層面大于身體層面的?

方剛:沒錯。比如自慰。很多小孩其實在娘胎里時就已經開始自慰了,現在最具科學性、最被全世界普遍公認的研究認為,自慰沒有任何害處,自慰對我們最大的傷害,是我們對自慰有害的担心。有心理醫生跟我說,有大學生因為自慰過度問題來找我,失眠、焦慮、抑郁。其實這些問題都是被教材中錯誤的性知識教育出來的,自慰不會過度,道理很簡單,次數過度就做不了了,能做就說明不過度。

絕大多數的青少年因為自慰受傷害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對自慰有害的担心,通常男生比較多;一個是錯誤的自慰方式,通常女生比較多。我認識有一位婦產科的醫生,她在值夜班期間就接待過好幾個青春期的女孩子用錯誤的方式自慰,將煮熟的雞蛋放到陰道里,結果拿不出來了,越夠越往里跑。所以性教育首先應該告訴青少年如何不傷害自己的身體,是否自慰是個人選擇,但方式需要正確。

絕對的男女平等依然遙不可及,男性有義務做出改變

共識網:在就業、參政、教育等各個領域,性別不平等的現象隨處可見。從知名學者發表“直男癌”言論,到春晚被指責歧視女性,在男權至上的社會,女性獲得與男性平等的權利是否是天方夜譚?

方剛:關于性別教育,我覺得還有非常漫長的路要走,絕對的男女平等仍然是遙不可及的,這是一個文化改造的過程。消除性別歧視,男性的作用很重要,以往主要是女性在爭取自己的權利,占人口一半的男性不為所動甚至反對她們,這怎么可以?所以只有當男性意識到他們有責任、有義務做出改變時,性別平等才會逐漸實現,這是一個類似螞蟻啃骨頭的過程,需要我們持續而不懈的努力。

反性勢力很強大,性教育不是性教唆

共識網:您最近因為在山東進行教師性教育的培訓,遭到了反性人士的暴力威脅,有人認為您打著教育的旗號“毒害”下一代,對此您怎么看?

方剛:中國的反性勢力很強大。我經常聽到的批判聲是做性教育會毒害青少年,這些人大概完全沒有看過我的書,也沒有聽過我的課,想當然地認為太早把性生理的知識告訴孩子,孩子自己就會跟別的小朋友去嘗試。他們未免也太不相信我們專業人士了,我們做的是性教育,不是性教唆。人類專業的性教育經驗積累了六七十年,如果一講完課,大家都去發生性關系了,這叫性教育嗎?

共識網:在什么年齡段與孩子談論性話題最合適?

方剛:關于性教育的開始時間,有的人說是進入青春期,有的人說是懂得男女性別差異后,有的人說是成年后,而我們性教育工作者的主張是越早越好。性教育并非簡單的生理知識,它包括性別平等的教育,包括身體自我保護的教育等等,等到青少年遭遇和性有關的問題,比如自慰、月經、同性戀、性騷擾等時,在進行性教育其實就晚了。

共識網: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如果孩子問父母自己是從哪里來的,究竟怎么回答?

方剛:過去很多父母說是從垃圾桶撿來的,現在說法已經變了,有個小段子:孩子問媽媽我是從哪兒來的,媽媽說WIFI下載的,孩子說咱家沒有WIFI啊,他媽媽說,我借隔壁王叔叔家的WIFI下載的,孩子爸爸尋思:好像哪兒有點不對啊… (笑)

在性教育中,我們主張坦然談性、大方談性。為什么其他身體器官可以直接講,卻不能講陰莖和陰道的作用?兩三歲的孩子問我從哪兒來的,你告訴他是媽媽肚子里生出來的就可以了,他們通常不會問太多,你也沒有必要拔苗助長。如果是剖腹產,再給他看一看剖腹產的刀疤,講講媽媽懷孕十個月很辛苦,過程中爸爸愛護媽媽,所以你也要懂得愛,懂得家庭中男性參與的重要性。

有人担心過早告訴孩子性知識,孩子嘗試自己做怎么辦?我們在性教育過程中一定要強調幾個基礎,比如關于性愛的年齡界限,成年人彼此相愛、自愿,這樣發生性關系才能更好的負責任。父母都會告訴孩子電門不能用手摸,摸了會被電,并且相信孩子不會去摸,為什么我們不相信,告訴孩子過早發生性行為可能有傷害,孩子會去聽從呢?

我們主張在孩子剛出生之后,父母和孩子一起洗澡。浴室是進行性教育最好的場所,一起洗澡的過程中他就會很自然地問你異性間身體的差別。這樣長大的孩子,對身體沒有好奇,很少會出現掀女生裙子一類的“耍小流氓”的行為。

無論縱欲還是禁欲,首先要學會對自己和他人負責

共識網:但是這種教育理念在談性色變的中國社會是否有些超前?

方剛:人類社會最早有學校的性教育,始于上世紀50年代的瑞典。今天基本全世界絕大多數國家都有不同的性教育,在過去的六七十年間,圍繞著性教育至少產生了三大理論流派:

第一種理念是發源于美國的純潔教育,又被稱作守貞教育,它的性教育目標是要讓青少年不發生性關系,要保持純真,保持貞操。圍繞著這一目標,在教育中基本上不太會介紹性的知識,盡可能回避性,只講如果你有了性關系,就有可能得性病、艾滋病,就可能懷孕、墮胎、流產,對人傷害非常大。這種教育理念反對所有的婚前性行為,也會譴責同性戀,譴責墮胎等行為,是一種守貞教育,只強調性的負面價值。

第二種理念叫做安全性教育。顧名思義,它的目標是要保護青少年的安全,所以在講性教育的時候會講性知識,也會告訴青少年最好不要發生性關系,因為它可能給你帶來傷害。如果非要發生性關系,需要在兩個人彼此相愛、彼此尊重、采取安全措施的基礎上。

這兩種性教育理念在美國社會歷史上持續了幾十年的斗爭,在里根執政時期,曾經花了數十億美金在全美推廣守貞教育,但是美國各州獨立立法,有的州拒絕守貞教育,要講安全教育,所以這種爭議長期存在著。

兩種教育模式比較和斗爭了十多年,結果對提倡守貞教育的州和提倡安全教育的州做定量調查發現,反倒是前者青少年早孕、墮胎比率更高,這是為什么?我們如果了解一點青少年的心理就會明白,其實是單純的守貞教育和性的恐嚇教育剝奪了青少年的選擇權,激發了他們的逆反心理。

第三種是歐洲性教育模式,它的目標是我要保證性生活活躍的青少年,能夠對自己的態度負責任,并且擁有負責任的技能。它強調性健康和責任感的個別道德行為。關于禁欲和縱欲,它的態度是尊重青少年自己的選擇。什么意思?假設有兩個孩子,一個孩子主張禁欲,一個孩子選擇性生活活躍,在歐洲的性教育理念下,我們要做的是讓這兩個孩子都學習對自己和他人負責,而不去干涉你會做出哪種選擇。你選擇守貞或者禁欲,沒有問題,但是你要知道這背后意味著什么;你選擇活躍的性生活,也要對自己和他人負責,不可以做出傷害自己和他人的行為。總而言之,歐洲性教育的道德觀包括責任感、愛、尊重與公平,所有教育都圍繞著要讓青少年學習如何對自己和他人負責。

這個理念我在七八年前剛接觸的時候,覺得有點嚇人,這么開放的教育是否會帶來放縱的后果?但是我們對比了歐洲國家和美國青少年性行為的數據統計,結果發現,生孩子的婦女,15-19歲生育統計里,法國是9‰,德國14‰,荷蘭4‰,美國則是51‰;感染艾滋病的人數比例,法國是4.8‰,德國1.7‰,荷蘭2.2‰,而美國是21.7‰;首次開始性交的年齡,法國為16.6歲,德國17.4歲,荷蘭17.7歲,美國10.3歲。

我去年夏天去荷蘭考察性教育工作,一位荷蘭性教育專家跟我們分享荷蘭的調查數字,青少年一般十三四歲就開始談戀愛,但從戀愛到接吻平均需要一年的時間,從接吻到愛撫也需要一年,再到實質的性交又需要一年,我聽傻了。我不知道如果調查中國中學生的戀愛周期會是怎樣,戀愛三年才有性關系,在現代社會我們能做到嗎?這大概就是荷蘭性教育的成功所在,沒有約束你的選擇權,但強調責任,而學會對自己和他人負責需要很長時間,這就是這三年的意義。

在我國的歷屆領導人當中,周恩來是最支持性教育的

共識網:我看了您主編的《中學性教育教案庫》,李銀河老師在序言里面寫道,好的性教育是基于性權和性別平等的。性教育是對受教育者“賦權”的過程,而不是對其進行規訓。能介紹一下您提出的賦權型性教育的基本主張么?

方剛:在中國我們提出的賦權型性教育,這其實同歐洲性教育的理念是一致的。賦權(Empowerment),它的原意是增能,給你能力。以前有學者歪曲我的理論,認為賦權就是隨你便,把權利給你,你愛干嘛干嘛去。賦權其實是在增能的基礎上,讓青少年自己思考并做出對自己負責的選擇,而不再是成年人替青少年決定了,但是這個決定是需要經過深思熟慮做出的。

有一些家長和教師總覺得孩子什么也不懂,所以作為成年人,我要保護你、替你決定,就像方成的漫畫一樣,只有一直裹在襁褓里的嬰兒才會永遠不摔跤,而代價則是他永遠都長不大。我們現行的性教育只是告訴青少年要防止性騷擾,然而理念上懂了,就真的會去做么?遇到實際的騷擾情況,你有這個勇氣和能力說“不”嗎?在說“不”這個簡單舉動的背后,是一個人自信與自我保護能力的成長。

共識網:在中國推廣性教育是否阻力很大?不少人担心,過早的性教育會鼓勵青少年在尚未懂得什么是性與愛之前便初嘗禁果。

方剛:我們的性教育有法可依的。國務院《艾滋病防治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口計生法》等都提到了在學校要開展性教育,《中小學健康教育指導綱要(2008)》也提出從小學各年級到高中都應該有性教育內容的要求,至少有十幾個文件都談到了要在中小學做性教育,但是就是不做,只有極少地區的極少學校會有專門的性教育課,這是為什么?因為中國人對性這個話題很敏感,對子女教育也很敏感。

在我們國家的歷屆領導人當中,周恩來是最支持性教育的,他一生當中有六七次重要講話談到了性教育。周恩來在南開中學讀書的時候,偶然聽到了一個外國人講性教育,受益匪淺,要不然遺精也不懂,手淫也不懂,女孩子月經也不懂。

1975年,周恩來在病危的時候還一再囑咐,一定要把青少年性教育搞好。據我本人考證,周恩來病危時就惦記兩件事,一件事是小平同志出來主持工作,一件事是把性教育搞好(笑)。可是即使作為一國總理,擁有很多話語權,到現在我國的性教育依然舉步維艱,可見性教育工作的開展有多么困難。

消除性的污名化、包容性的多元現象很重要

共識網:您這幾年一直對教師進行性教育培訓,學校是一個相對更加社會化的公開場合,教師面對幾十個學生談論性,難免會感到有些尷尬,是否在家由父母對孩子進行性教育更加合適一些?

方剛:性教育有四種渠道,家庭性教育當然應該是最好的,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在性教育上也是如此。但是在中國,絕大多數父母自身就缺乏好的性教育,更難將好的性價值觀傳遞給下一代。其次是來自社會層面的性教育,比如電視、電影、網站等,但是媒體信息多元,難免魚龍混雜。三是同伴性教育,同齡伙伴之間的性教育是影響最有力的,但是需要受過專門性教育的同伴來做,這在中國的國情下也很難做到,所以學校性教育是目前國內最值得推廣的方式。

我再分享一個親身接觸過的案例。一個女生小學四年級,放學路上被兩個同班的男生攔住了,說把褲子脫了讓我們看看,不看不讓走。女孩子不愿意,但迫于威脅只好把褲子脫了,那兩個男生看完之后就走了。

女孩子哭著回家,和爸爸媽媽講了這件事情。轉天父母就到學校去找校長,說你們班里有兩個小流氓,性侵了我的女兒,必須嚴格處理,首先提出開除這兩個男生,至少要給處分,但因為學校有規定不能處分小學生,所以提出要求男生家長賠償十萬塊錢,男生家長不同意,于是事情就僵在這兒了,女生家長讓孩子不再去學校上學。

如果你是學校的老師,會怎么處理這樣的突發狀況呢?當時我們給學校的建議是,首先,我們要找學生家長來談,表示能夠理解他們憤怒的心情,但這并不是保護孩子最好的方法,因為在這一糾紛中反復對女兒強化了被侵犯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以至于都不能上學了,這種傷害可能會伴隨一生。對那兩個男生,需要批評教育,向女孩道歉。我們相信他們并非是所謂的小流氓,青少年在成長中,會對異性身體充滿了好奇,之所以做出錯誤的行為,應該承担責任的是家長和老師,因為我們沒有盡早地進行性教育,沒有從小讓他們懂得尊重他人的身體權,孩子不會天生就懂得這些。同時,學校要面向全體學生開展一些關于身體權、性別差異等性的保護教育,這幾方面都做到,才是一個比較完整的應對策略。

共識網:成為一名合格的性教育教師,需要經過怎樣的培訓?

方剛:荷蘭的性教育培訓經驗是這樣的:成為性教育老師,專業背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考察價值觀。如果你對性有根深蒂固的污名,或者對性的多元現象很反感甚至憎惡,那么你就不太適合成為性教育老師。經過這一層的篩選后,所有老師要接受長達兩年左右的階段性培訓,發現問題、討論問題,然后通過督導進行自我成長。這個過程目前在我們中國很難實現,我們目前所做的主要是3-4天的教師培訓,然后就是通過《中學性教育教案庫》自我摸索實踐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提供督導。

好的性教育會培養青少年的質疑精神與創造力

共識網:我看了您主編的《中學性教育教案庫》,內容非常詳盡而且超前,但是不知道實際可操作性如何?是否已經有教師使用了當中的教案并給出反饋?

方剛: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支持下我的兩個項目成果是兩本書:一是《中學性教育教案庫》,涵蓋了在性教育中會遇到的幾乎所有問題。比如我們講月經,不只講月經的生理機能,經期應該注意什么,我們更關注的是整個文化對月經現象的態度,以及其建構在女性內心深處的污名化。在西方心理學中有一個概念叫做經期綜合征,比如痛經、消沉、自我否定等等,這些根本不是純生理因素帶來的,而是對月經的污名化導致的心理作用。


還有校園中的愛情,簡單的禁止可以嗎?我讀書的時候,我們的老師就明令禁止早戀,三十年后依然如此,結果學生戀愛有增無減,少女懷孕墮胎的數量更多了,難道我們是腦殘嗎?我每年都做針對中學生的性教育夏令營,只有三四天時間,只有半天的時間來討論戀愛,愛要怎么說出口?被不喜歡的人追求如何處理?失戀后怎么辦?我會讓孩子們去探討戀愛的后果,即使十一歲的孩子也可以把我原來設想的所有可能性都說出來。我所做的就是幫助他們開放他們的思想,讓他們認識到各種可能性,如果做出選擇,該如何對自己和他人負責。在我們的夏令營當中,多數青少年還是選擇了不表白愛情,少數表白的人,也會知道如何處理去愛情和學業的關系。這是他們可以做到的,我們應該相信他們。

另一本是《電影性教育讀本》,我把80部主流電影改編成了性教育教材,從幼兒園一直到大學適合看的電影都有。以幼兒園部分的《白雪公主》為例,我覺得《白雪公主》是世界上最惡俗的童話,最毀壞青少年人生理想、以及傷害婦女的電影故事。當然我們不能怪安徒生。他有歷史和個人的局限。


《白雪公主》這部影片剛開始時,王后問鏡子誰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魔鏡說是白雪公主,后媽很生氣,派人去殺她。這給了觀眾兩個啟示:第一,后媽不是好東西;第二,女人要爭做最美的女人,別人比我美,我就嫉恨她。獵人去殺白雪公主,但一看白雪公主那么美就不忍心了,說你快跑吧,這里告訴我們,做美女很重要,別人殺你的時候都不忍心下手。白雪公主跑到森林深處一個房子里,看屋里太亂,就開始動手收拾屋子,這告訴我們什么?好女人要善于做家務,不僅做自己家,別人家也給打掃了。七個小矮人回來了,一看屋子收拾干凈了,還有一個大美女躺在床上,白雪公主醒后央求他們留下自己,七個男人,六個都同意了,有一個不同意,白雪公主說我天天給你們做蘑菇燉土豆,那人就同意了。于是,女人要會做家務,還得會做飯,抓住了男人的胃就能抓住男人的心。

后面的情節就更加惡俗,白馬王子看到蘋果中毒的白雪公子,用吻喚醒了她。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什么?女人一定要足夠美,死了都有男人愛你,而且只要有男人對你是真愛,你就能活過來。這就是我們傳統而刻板的性別教育。

當孩子學會批判名著,這個意義非同一般,好的性教育不僅能夠重塑我們的三觀,還可以培養青少年的思考精神、質疑精神、創造性、創造力,不懂得質疑、不懂得思考的人一定沒有創造力。

如果社會歧視同性戀的觀念存在,同性婚姻合法化了也沒用

共識網:您認為《中學性教育教案庫》這本書至少未來20年都不會過時,為何有這樣的自信?還是說您對目前中國性教育推進的速度并不樂觀?

方剛:倒并不是對中國性教育的發展速度不樂觀,為了出版這本書,我們下了極大的功夫,盡可能為大家搜集目前最先進的性教育理念與知識,而且反復修改最后成書,我相信這本教案庫足以讓我們站在性教育的最前沿了。

共識網:《電影性教育讀本》里,同性戀題材的影片數量不少,您也參演了微電影《回家》,飾演“同志”的父母有何感受?您一直提倡尊重同性戀的權利,但是目前國內并未實現同性戀婚姻的合法化(而且看起來遙遙無期),那么由同性戀所引發的一系列問題,比如艾滋病、形婚、同妻等是否也無法得到解決?

方剛:感覺拍戲挺辛苦的,折騰一天就剪成了幾秒鐘的鏡頭,以后這活兒不能干(笑)。主要是觀念問題,這些問題能夠得到解決的關鍵,其實還不在于同性戀婚姻是否能夠合法化,而在于社會對同性戀等性少數群體是否能夠包容、接納。如果社會歧視同性戀,那么即使婚姻合法化,依舊會有你上述所說的各種問題存在。

另外,同性戀和艾滋病沒有必然聯系,一定要強調這一點,很多人誤以為同性戀導致艾滋病,艾滋病的解決最終是要通過艾滋病疫苗來解決,而不是通過消除同性戀。

共識網:盡管掃黃打非辦一再嚴打,依然擋不住大眾對于色情影片的興趣。在對性諱莫如深的中國,A片可能是未成年人最觸手可及的性教材,以前可能偷看父母的,現在網上資源滿天飛,您怎么看待這一現象?

方剛:有的父母嚴禁孩子看A片,害怕男生看了之后去騷擾女同學,就恐嚇孩子說你敢看A片,打斷你的腿。我個人主張,與其回避問題,不如把色情品是什么告訴他們。色情品是成年人調情助興的娛樂品,我們不能通過色情品來認識男人和女人,來認識親密關系。AV中的男人和女人不是現實生活中的男人和女人,這是一個價值觀和態度的問題。

2015-08-23 08:4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