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老殘游記》第十八回 白太守談笑釋奇冤 鐵先生風霜訪大案
《老殘游記》第十八回 白太守談笑釋奇冤 鐵先生風霜訪大案
劉鶚     阅读简体中文版

  話說王子謹慌忙接到河邊,其時白太尊已經由冰上走過來了。子謹遞上手版,趕到面前請了個安,道聲“大人辛苦”。白公回了個安,說道:“何必還要接出來?兄弟自然要到貴衙門請安去的。”子謹連稱“不敢”。

  河邊搭著茶棚,掛著彩綢。當時讓到茶棚小坐,白公問道:“鐵君走了沒有?”子謹回道:“尚未。因等大人來到,恐有話說。卑職適才在鐵公處來。”白公點點頭道:“甚善。我此刻不便去拜,恐惹剛君疑心。”吃了一口茶,縣里預備的轎子執事早已齊備,白公便坐了轎子,到縣署去。少不得升旗放炮、奏樂開門等事。進得署去,讓在西花廳住。

  剛弼早穿好了衣帽,等白公進來,就上手本請見。見面上后,白公就將魏賈一案,如何問法,詳細問了一遍。剛弼一一訴說,頗有得意之色,說到“宮保來函,不知聽信何人的亂話。此案情形,據卑職看來已成鐵案,決無疑義。但此魏老頗有錢文,送卑職一千銀子,卑職未收,所以買出人來到宮保處攪亂黑白。聽說有個甚么賣藥的郎中,得了他許多銀子,送信給宮保的。這個郎中因得了銀子,當時就買了個妓女,還在城外住著。聽說這個案子如果當真翻過來,還要謝他幾千銀子呢,所以這郎中不走,專等謝儀。似乎此人也該提了來訊一堂,訊出此人贓證,又多添一層憑據了。”白公說:“老哥所見甚是。但是兄弟今晚須將全案看過一遍,明日先把案內人證提來,再作道理。或者竟照老哥的斷法,也未可知,此刻不敢先有成見。像老哥聰明正直,凡事先有成竹在胸,自然投無不利。兄弟資質甚魯,只好就事論事,細意推求,不敢說無過,但能寡過,已經是萬幸了。”說罷,又說了些省中的風景閑話。

  吃過晚飯,白公回到自己房中,將全案細細看過兩遍。傳出一張單子去,明日提人。第二天已牌時分,門口報稱:“人已提得齊備。請大人示下,是今天下午后坐堂,還是明天早起?”白公道:“人證已齊,就此刻坐大堂。堂上設三個坐位就是了。”剛、王二君連忙上去請了個安,說:“請大人自便,卑職等不敢陪審,恐有不妥之處,理應回避。”白公道:“說那里的話。兄弟魯鈍,精神照應不到,正望兩兄提撕。”二人也不敢過謙。

  停刻,堂事已齊,稿簽門上來請升堂。三人皆衣冠而出,坐了大堂。白公舉了紅筆,第一名先傳原告賈干。差人將賈干帶到,當堂跪下。白公問道:“你叫賈干?”底下答著:“是。”白公問:“今年十幾歲了?”答稱:“十六歲了。”問:“是死者賈志的親生,還是承繼?”答稱:“本是嫡堂的侄兒,過房承繼的。”問:“是幾時承繼的?”答稱:“因亡父被害身死,次日入殮,無人成服,由族中公議入繼成服的。”

  白公又問:“縣官相驗的時候,你已經過來了沒有?”答:“已經過來了。”問:“入殮的時候,你親視含殮了沒有?”答稱:“親視含殮的。”問:“死人臨入殮時,臉上是什么顏色?”答稱:“白支支的,同死人一樣。”問:“有青紫斑沒有?”答:“沒有看見。”問:“骨節僵硬不僵硬?”答稱:“并不僵硬。”問:“既不僵硬,曾摸胸口有無熱氣?”答:“有人摸的,說沒有熱氣了。”問:“月餅里有砒霜,是幾時知道的?”答:“是入殮第二天知道的。”問:“是誰看出來的?”答:“是姐姐看出來的。”問:“你姐姐何以知道里頭有砒霜?”答:“本不知道里頭有砒霜,因疑心月餅里有毛病,所以揭開來細看。見有粉紅點點毛,就托出問人。有人說是砒霜,就找藥店人來細瞧,也說是砒霜,所以知道是中了砒毒了。”

  白公說:“知道了。下去!”又用朱筆一點,說:“傳四美齋來。”差人帶上。白公問道:“你叫什么?你是四美齋的什么人?”答稱:“小人叫王輔庭,在四美齋掌柜。”問:“魏家定做月餅,共做了多少斤?”答:“做了二十斤。”問:“餡子是魏家送來的嗎?”答稱:“是。”問:“做二十斤,就將將的不多不少嗎?”說:“定的是二十斤,做成了八十三個。”問:“他定做的月餅,是一種餡子?是兩種餡子?”答:“一種,都是冰糖芝麻核桃仁的。”問:“你們店里賣的是幾種餡子?”答:“好幾種呢。”問:“有冰糖芝麻核桃仁的沒有?”答:“也有。”問:“你們店里的餡子比他家的餡子那個好點?”答:“是他家的好點。”問:“好處在什么地方?”答:“小人也不知道,聽做月餅的司務說,他家的材料好,味道比我們的又香又甜。”白公說:“然則你店里司務先嘗過的,不覺得有毒嗎?”回稱:“不覺得。”

  白公說:“知道了。下去!”又將朱筆一點,說:“帶魏謙。”魏謙走上來,連連磕頭說:“大人哪!冤枉喲!”白公說:“我不問你冤枉不冤枉!你聽我問你的話!我不問你的話,不許你說!”兩旁衙役便大聲“嗄”的一聲。

  看官,你道這是什么緣故?凡官府坐堂,這些衙役就要大呼小叫的,名叫“喊堂威”,把那犯人嚇昏了,就可以胡亂認供了。不知道是那一朝代傳下來的規矩,卻是十八省都是一個傳授。今日魏謙是被告正兇,所以要喊個堂威,嚇唬嚇唬他。

  閑話休題,卻說白公問魏謙道:“你定做了多少個月餅?”答稱:“二十斤。”問:“你送了賈家多少斤?”答:“八斤。”問:“還送了別人家沒有?”答:“送了小兒子的丈人家四斤。”問:“其余的八斤呢?”答:“自己家里人吃了。”問:“吃過月餅的人有在這里的沒有?”答:“家里人人都分的,現在同了來的人,沒有一個不是吃月餅的。”白公向差人說:“查一查,有幾個人跟魏謙來的,都傳上堂來。”

  一時跪上一個有年紀的、兩個中年漢子,都跪下。差人回稟道:“這是魏家的一個管事、兩個長工。”白公問道:“你們都吃月餅么?”同聲答道:“都吃的。”問:“每人吃了幾個,都說出來。”管事的說:“分了四個,吃了兩個,還剩兩個。”長工說:“每人分了兩個,當天都吃完了。”白公問管事的道:“還剩的兩個月餅,是幾時又吃的?”答稱:“還沒有吃就出了這件案子,說是月餅有毒,所以就沒敢再吃,留著做個見證。”白公說:“好,帶來了沒有?”答:“帶來,在底下呢。”白公說:“很好。”叫差人同他取來。又說:“魏謙同長工全下去罷。”又問書吏:“前日有砒的半個月餅呈案了沒有?”書吏回:“呈案在庫。”白公說:“提出來。”

  霎時差人帶著管事的,并那兩個月餅,都呈上堂來,存庫的半個月餅也提到。白公傳四美齋王輔庭,一面將這兩種月餅詳細對校了,送剛、王二公看,說:“這兩起月餅,皮色確是一樣,二公以為何如?”二公皆連忙欠身答應著:“是。”其時四美齋王輔庭己帶上堂,白公將月餅擘開一個交下,叫他驗看,問:“是魏家叫你定做的不是?”王輔庭仔細看了看,回說:“一點不錯,就是我家定做的。”白公說:“王輔庭叫他具結回去罷。”

  白公在堂上把那半個破碎月餅,仔細看了,對剛弼道:“圣慕兄,請仔細看看。這月餅餡子是冰糖芝麻核桃仁做的,都是含油性的物件。若是砒霜做在餡子里的,自然同別物黏合一氣。你看這砒顯系后加入的,與別物絕不黏合。況四美齋供明,只有一種餡子。今日將此兩種餡子細看,除加砒外,確系表里皆同。既是一樣餡子,別人吃了不死,則賈家之死不由月餅可知。若是有湯水之物,還可將毒藥后加入內。月餅之為物,面皮干硬,斷無加入之理。二公以為何如?”俱欠身道:“是。”

  白公又道:“月餅中既無毒藥,則魏家父女即為無罪之人,可以令其具結了案。”王子謹即應了一聲:“是。”剛弼心中甚為難過,卻也說不出什么來,只好隨著也答應了一聲“是”。

  白公即吩咐帶上魏謙來,說:“本府已審明月餅中實無毒藥,你們父女無罪,可以具結了案,回家去罷。”魏謙磕了幾個頭去了。

  白公又叫帶賈干上來。賈干本是個無用的人,不過他姊姊支使他出面,今日看魏家父女已結案釋放,心里就有點七上八下。聽說傳他去,不但已前人教導他說的話都說不上,就是教他的人,也不知此刻從那里教起了。

  賈干上得堂來,白公道:“賈干,你既是承繼了你亡父為子,就該細心研究,這十三個人怎樣死的。自己沒有法子,也該請教別人。為甚的把月餅里加進砒霜去,陷害好人呢?必有壞人挑唆你。從實招來,是誰教你誣告的?你不知道律例上有反坐的一條嗎?”賈干慌忙磕頭,嚇的只格格價抖,帶哭說道:“我不知道!都是我姐姐叫我做的!餅里的砒霜,也是我姐姐看出來告訴我的,其余概不知道。”白公說:“依你這么說起來,非傳你姐姐到堂,這砒霜的案子是究不出來的了?”賈干只是磕頭。

  白公大笑道:“你幸兒遇見的是我,倘若是個精明強干的委員,這月餅案子才了,砒霜案子又該鬧得天翻地覆了。我卻不喜歡輕易提人家婦女上堂,你回去告訴你姐姐,說本府說的,這砒霜一定是后加進去的。是誰加進去的,我暫時尚不忙著追究呢!因為你家這十三條命,是個大大的疑案,必須查個水落石出。因此,加砒一事倒只好暫行緩究了,你的意下何如?”賈斡連連磕頭道:“聽憑大人天斷。”

  白公道:“既是如此,叫他具結,聽憑替他查案。”臨下去時,又喝道:“你再胡鬧,我就要追究你們加砒誣控的案子了!”賈干連說:“不敢,不敢!”下堂去了。

  這里白公對王子謹道:“貴縣差人有精細點的嗎?”子謹答應:“有個許亮還好。”白公說:“傳上來。”只見下面走上一個差人,四十多歲,尚未留須。走到公案前跪下,道;“差人許亮叩頭。”白公道:“差你往齊東村明查暗訪,這十三條命案是否服毒,有甚么別樣案情?限一個月報命,不許你用一點官差的力量。你若借此招搖撞騙,可要置你于死的!”許亮叩頭道:“不敢。”

  當時王子謹即標了牌票,交給許亮。白公又道:“所有以前一切人證,無庸取保,全行釋放。”隨手翻案,檢出魏謙筆據兩紙,說:“再傳魏謙上來。”

  白公道:“魏謙,你管事的送來的銀票,你要不要?”魏謙道:“職員沉冤,蒙大人昭雪,所有銀子聽憑大人發落。”白公道:“這五千五百憑據還你。這一千銀票,本府卻要借用,卻不是我用,暫且存庫,仍為查賈家這案,不得不先用資斧。俟案子查明,本府回明了撫臺,仍舊還你。”魏謙連說:“情愿,情愿。”當將筆據收好,下堂去了。

  白公將這一千銀票交給書吏,到該錢莊將銀子取來,憑本府公文支付。回頭笑向剛弼道:“圣慕兄,不免笑兄弟當堂受賄罷?”剛弼連稱:“不敢。”于是擊鼓退堂。

  卻說這起大案,齊河縣人人俱知。昨日白太尊到,今日傳人。那賈、魏兩家都預備至少住十天半個月,那知道未及一個時辰,已經結案,沿路口碑嘖嘖稱贊。

  卻說白公退至花廳,跨進門坎,只聽當中放的一架大自鳴鐘,正鐺鐺的敲了十二下,彷佛像迎接他似的。王子謹跟了進來,說:“請大人寬衣用飯罷。”白公道:“不忙。”看著剛弼也跟隨進來,便道:“二位且請坐一坐,兄弟還有話說。”二人坐下。白公向剛弼道:“這案兄弟斷得有理沒理?”剛弼道:“大人明斷,自是不會錯的。只是卑職總不明白,這魏家既無短處,為什么肯花錢呢?卑職一生就沒有送過人一個錢。”

  白公呵呵大笑道:“老哥沒有送過人的錢,何以上臺也會契重你?可見天下人不全是見錢眼開的喲。清廉人原是最令人佩服的,只有一個脾氣不好,他總覺得天下人都是小人,只他一個人是君子。這個念頭最害事的,把天下大事不知害了多少!老兄也犯這個毛病,莫怪兄弟直言。至于魏家花錢,是他鄉下人沒見識處,不足為怪也。”又向子謹道:“此刻正案已完,可以差個人拿我們兩個名片,請鐵公進來坐坐罷。”又笑向剛弼道:“此人圣慕兄不知道嗎?就是你才說的那個賣藥郎中。姓鐵,名英,號補殘,是個肝膽男子,學問極其淵博,性情又極其平易,從不肯輕慢人的。老哥連他都當做小人,所以我說未免過分了。”

  剛弼道:“莫非就是省中傳的老殘、老殘,就是他嗎?”白公道:“可不是呢!”剛弼道:“聽人傳說,宮保要他搬進衙門去住,替他捐官,保舉他。他不要,半夜里逃走了的,就是他嗎?”白公道:“豈敢。閣下還要提他來訊一堂呢!”剛弼紅脹了臉道:“那真是卑職的鹵莽了。此人久聞其名,只是沒有見過。”子謹又起身道:“大人請更衣罷。”白公道:“大家換了衣服,好開懷暢飲。”

  王、剛二公退回本屋,換了衣服,仍到花廳。恰好老殘也到,先替子謹作了一個揖,然后替白公、剛弼各人作了一揖,讓到炕上上首坐下,白公作陪。老殘道:“如此大案,半個時辰了結,子壽先生,何其神速!”白公道:“豈敢!前半截的容易差使,我已做過了。后半截的難題目,可要著落在補殘先生身上了。”老殘道:“這話從那里說起!我又不是大人老爺,我又不是小的衙役,關我甚事呢?”白公道:“然則宮保的信是誰寫的?”老殘道:“我寫的,應該見死不救嗎?”白公道:“是了!未死的應該救,已死的不應該昭雪嗎?你想,這種奇案,豈是尋常差人能辦的事?不得已才請教你這個福爾摩斯呢!”老殘笑道:“我沒有這么大的能耐!你要我去也不難,請王大老爺先補了我的快班頭兒,再標一張牌票,我就去。”

  說著,飯已擺好。王子謹道:“請用飯罷。”白公道:“黃人瑞不也在這里么?為甚不請過來?”子謹道:“已請去了。”話言未了,人瑞已到,作了一遍揖。子謹提了酒壺,正在為難。白公道:“自然補公首坐。”老殘道:“我斷不能占。”讓了一回,仍是老殘坐了首座,白公二座。吃了一回酒,行了一回令,白公又把雖然差了許亮去,是個面子,務請老殘辛苦一趟的話,再三敦囑。子謹、人瑞又從旁慫恿,老殘只好答應。

  白公又說:“現有魏家的一千銀子,你先取去應用。如其不足,子謹兄可代為籌劃。不必惜費,總要破案為第一要義。”老殘道:“銀子可以不必,我省城里四百銀子已經取來,正要還子謹兄呢!不如先墊著用。如果案子查得出呢,再向老張討還。如查不出,我自遠走高飛,不在此地獻丑了。”白公道:“那也使得,只是要用便來取,切不可顧小節誤大事為要。”老殘答應:“是了。”霎時飯罷,白公立即過河,回省銷差。次日,黃人瑞、剛弼也俱回省去了。

  未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2012-02-01 21:3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