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老殘游記》第十九回 齊東村重搖鐵串鈴 濟南府巧設金錢套
《老殘游記》第十九回 齊東村重搖鐵串鈴 濟南府巧設金錢套
劉鶚     阅读简体中文版

  卻說老殘當日受了白公之托,下午回寓,盤算如何辦法。店家來報:“縣里有個差人許亮求見。”老殘說:“叫他進來。”許亮進來,打了個千兒,上前回道:“請大老爺的示:還是許亮在這里伺候老爺的吩咐,還是先差許亮到那里去?縣里一千銀子已撥出來了,也得請示:還是送到此地來,還是存在莊上聽用?”老殘道:“銀子還用不著,存在莊上罷。但是這個案子真不好辦,服毒一定是不錯的,只不是尋常毒藥。骨節不硬、顏色不變,這兩節最關緊要。我恐怕是西洋甚么藥,怕是‘印度草’等類的東西。我明日先到省城里去,有個中西大藥房,我去調查一次。你卻先到齊東村去,暗地里一查,有同洋人來往的人沒有。能查出這個毒藥來歷,就有意思了。只是我到何處同你會面呢?”許亮道:“小的有個兄弟叫許明,現在帶來,就叫他伺候老爺。有什么事,他人頭兒也很熟,吩咐了,就好辦的了。”老殘點頭說:“甚好。”

  許亮朝外招手,走進一個三十多歲的人來,搶前打了一個千兒。許亮說:“這是小的兄弟許明。”就對許明道:“你不用走了,就在這里伺候鐵大老爺罷。”許亮又說:“求見姨太太。”老殘揭簾一看,環翠正靠著窗坐著,即叫二人見了,各人請了一安,環翠回了兩拂。許亮即帶了許明,回家搬行李去了。

  待到上燈時候,人瑞也回來了,說:“我前兩天本要走的,因這案子不放心,又被子謹死命的扣住。今日大案已了,我明日一早進省銷差去了。”老殘道:“我也要進省去呢!一則要往中西大藥房等處去調查毒藥,二則也要把這個累贅安插一個地方,我脫開身子,好辦事。”人瑞道:“我公館里房子甚寬綽,你不如暫且同我住。如嫌不好,再慢慢的找房,如何呢?”老殘道:“那就好得很了。”伺候環翠的老媽子不肯跟進省,許明說:“小的女人可以送姨太太進省,等到雇著老媽子再回來。”一一安排妥帖。環翠少不得將他兄弟叫來,付了幾兩銀子,姊弟對哭了一番。車子等類自有許明照料。

  次日一早,大家一齊動身。走到黃河邊上,老殘同人瑞均不敢坐車,下車來預備步行過河。那知河邊上早有一輛車子等著,看見他們來了,車中跳下一個女人,拉住環翠,放聲大哭。

  你道是誰?原來人瑞因今日起早動身,故不曾叫得翠花,所有開銷叫黃升送去。翠花又怕客店里有官府來送行,晚上亦不敢來,一夜沒睡。黎明即雇了掛車子在黃河邊伺候,也是十里長亭送別的意思。哭了一會,老殘同人瑞均安慰了他幾句,踏冰過河去了。

  過河到省,不過四十里地。一下鐘后,已到了黃人瑞東箭道的公館面前,下車進去。黃人瑞少不得盡他主人家的義務,不必贅述。

  老殘飯后一面差許明去替他購辦行李,一面自己卻到中西大藥房里,找著一個掌柜的,細細的考較了一番。原來這藥房里只是上海販來的各種瓶子里的熟藥,卻沒有生藥。再問他些化學名目,他連懂也不懂,知道斷不是此地去的了。

  心中納悶,順路去看看姚云松。恰好姚公在家,留著吃了晚飯。

  姚公說:“齊河縣的事,昨晚白子壽到,已見了宮保。將以上情形都說明白,并說托你去辦,宮保喜歡的了不得,卻不曉得你進省來。明天你見宮保不見?”老殘道:“我不去見,我還有事呢!”就問曹州的信:“你怎樣對宮保說的?”姚公道:“我把原信呈宮保看的。宮保看了,難受了好幾天,說今以后,再不明保他了。”老殘道:“何不撤他回省來?”云松笑道:“你究竟是方外人,豈有個才明保了的就撤省的道理呢?天下督撫誰不護短!這宮保已經是難得的了。”老殘點點頭。又談了許久,老殘始回。

  次日,又到天主堂去拜訪了那個神甫,名叫克扯斯。原來這個神甫既通西醫,又通化學。老殘得意已極,就把這個案子前后情形告訴了克扯斯,并問他是吃的什么藥。克扯斯想了半天想不出來,又查了一會書,還是沒有同這個情形相對的,說:“再替你訪問別人罷!我的學問盡于此矣。”

  老殘聽了,又大失所望。在省中已無可為,即收拾行裝,帶著許明,赴齊河縣去。因想到齊東村怎樣訪查呢?趕忙仍舊制了一個串鈴,買了一個舊藥箱,配好了許多藥材。卻叫許明不須同往,都到村相遇,作為不識的樣子。許明去了,卻在齊河縣雇了一個小車,講明包月,每天三錢銀子。又怕車夫漏泄機關,連這個車夫都瞞卻,便道:“我要行醫,這縣城里已經沒甚么生意了,左近有什么大村鎮么?”車夫說:“這東北上四十五里有大村鎮,叫齊東村,熱鬧著呢,每月三八大集,幾十里的人都去趕集。你老去那里找點生意罷。”老殘說:“很好。”第二天,便把行李放在小車上,自己半走半坐的,早到了齊東村。原來這村中一條東西大街,甚為熱鬧。往南往北,皆有小街。

  老殘走了一個來回,見大街兩頭都有客店。東邊有一家店,叫三合興,看去尚覺干凈,就去賃了一間西廂房住下。房內是一個大炕,叫車夫睡一頭,他自己睡一頭。次日睡到巳初,方才起來。吃了早飯,搖個串鈴上街去了,大街小巷亂走一氣。未刻時候,走到大街北一條小街上,有個很大的門樓子,心里想著:“這總是個大家。”就立住了腳,拿著串鈴盡搖。只見里面出來一個黑胡子老頭兒,問道:“你這先生會治傷科么?”老殘說:“懂得點子。”那老頭兒進去了,出來說:“請里面坐。”進了大門,就是二門,再進就是大廳。行到耳房里,見一老者坐在炕沿上,見了老殘,立起來,說:“先生,請坐。”

  老殘認得就是魏謙,卻故意問道:“你老貴姓?”魏謙道:“姓魏。先生,你貴姓?”老殘道:“姓金。”魏謙道:“我有個小女,四肢骨節疼痛,有甚么藥可以治得?”老殘道:“不看癥,怎樣發藥呢?”魏謙道:“說的是。”便叫人到后面知會。

  少停,里面說:“請。”魏謙就同了老殘到廳房后面東廂房里。這廂房是三間,兩明一暗。行到里間,只見一個三十余歲婦人,形容憔悴,倚著個炕幾子,盤腿坐在炕上,要勉強下炕,又有力不能支的樣子。老殘連喊道:“不要動,好把脈。”魏老兒卻讓老殘上首坐了,自己卻坐在凳子上陪著。

  老殘把兩手脈診過,說:“姑奶奶的病是停了瘀血,請看看兩手。”魏氏將手伸在炕幾上,老殘一看,節節青紫,不免肚里嘆了一口氣,說:“老先生,學生有句放肆的話不敢說。”魏老道:“但說不妨。”老殘道:“你別打嘴。這樣像是受了官刑的病,若不早治,要成殘廢的。”魏老嘆口氣道:“可不是呢!請先生照癥施治,如果好了,自當重謝。”老殘開了一個藥方子去了,說:“倘若見效,我住三合興店里,可以來叫我。”

  從此每天來往,三四天后,人也熟了,魏老留在前廳吃酒。老殘便問:“府上這種大戶人家,怎會受官刑的呢?”魏老道:“金先生,你們外路人不知道。我這女兒許配賈家大兒子,誰知去年我這女婿死了。他有個姑子賈大妮子,同西村吳二浪子眉來眼去,早有了意思。當年說親,是我這不懂事的女兒打破了的,誰知賈大妮子就恨我女兒入了骨髓。今年春天,賈大妮子在他姑媽家里,就同吳二浪子勾搭上了。不曉得用什么藥,把賈家全家藥死,卻反到縣里告了我的女兒謀害的。又遇見了千刀剮、萬刀剁的個姓剛的,一口咬定了,說是我家送的月餅里有砒霜。可憐我這女兒,不曉得死過幾回了。聽說凌遲案子已經定了,好天爺有眼,撫臺派了個親戚來私訪,就住在南關店里,訪出我家冤枉,報了撫臺。撫臺立刻下了公文,叫當堂松了我們父女的刑具。沒到十天,撫臺又派了個白大人來。真是青天大人!一個時辰就把我家的冤枉全洗刷凈了!聽說又派了什么人來這里訪查這案子呢!吳二浪子那個王八羔子,我們在牢里的時候,他同賈大妮子天天在一塊兒。聽說這案翻了,他就逃走了。”

  老殘道:“你們受這么大的屈,為什么不告他呢?”魏老兒說:“官司是好打的嗎?我告了他,他問憑據呢?‘拿奸拿雙’,拿不住雙,反咬一口,就受不得了。天爺有眼,總有一天報應的!”

  老殘問:“這毒藥究竟是什么?你老聽人說了沒有?”魏老道:“誰知道呢!因為我們家有個老媽子,他的男人叫王二,是個挑水的。那一天,賈家死人的日子,王二正在賈家挑水,看見吳二浪子到他家里去說閑話,賈家正煮面吃,王二看見吳二浪子用個小瓶往面鍋里一倒就跑了。王二心里有點疑惑,后來賈家廚房里讓他吃面,他就沒敢吃。不到兩個時辰,就吵嚷起來了。王二到底沒敢告訴一個人,只他老婆知道,告訴了我女兒。及至我把王二叫來,王二又一口咬定,說:‘不知道。’再問他老婆,他老婆也不敢說了。聽說老婆回去被王二結結實實的打了一頓。你老想,這事還敢告到官嗎?”老殘隨著嘆息了一番。當時出了魏家,找著了許亮,告知魏家所聞,叫他先把王二招呼了來。

  次日,許亮同王二來了。老殘給了他二十兩銀子安家費,告訴他跟著做見證:“一切吃用都是我們供給,事完,還給你一百銀子。”王二初還極力抵賴,看見桌上放著二十兩銀子,有點相信是真,便說道:“事完,你不給我一百銀子,我敢怎樣?”老殘說:“不妨。就把一百銀子交給你,存個妥當鋪子里,寫個筆據給我,說:‘吳某倒藥水確系我親見的,情愿作個干證。事畢,某字號存酬勞銀一百兩,即歸我支用。兩相情愿,決無虛假。’好不好呢?”

  王二尚有點猶疑,許亮便取出一百銀子交給他,說:“我不怕你跑掉,你先拿去,何如?倘不愿意,就扯倒罷休。”王二沉吟了一晌,到底舍不得銀子,就答應了。老殘取筆照樣寫好,令王二先取銀子,然后將筆據念給他聽,令他畫個十字,打個手模。你想,鄉下挑水的幾時見過兩只大元寶呢,自然歡歡喜喜的打了手印。

  許亮又告訴老殘:“探聽切實,吳二浪子現在省城。”老殘說:“然則我們進省罷。你先找個眼線,好物色他去。”許亮答應著“是”說:“老爺,我們省里見罷。”

  次日,老殘先到齊河縣,把大概情形告知子謹,隨即進省。賞了車夫幾兩銀子,打發回去。當晚告知姚云翁,請他轉稟宮保,并飭歷城縣派兩個差人來,以備協同許亮。

  次日晚間,許亮來稟:“已經查得。吳二浪子現同按察司街南胡衕里張家土娼,叫小銀子的打得火熱。白日里同些不三不四的人賭錢,夜間就住在小銀子家。”老殘問道:“這小銀子家還是一個人,還是有幾個人?共有幾間房子?你查明了沒有?”許亮回道:“這家共姊妹兩個,住了三間房子。西廂兩間是他爹媽住的。東廂兩間,一間做廚房,一間就是大門。”老殘聽了,點點頭,說:“此人切不可造次動手,案情太大,他斷不肯輕易承認。只王二一個證據,鎮不住他。”于是向許亮耳邊說了一番詳細辦法,無非是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許亮去后,姚云松來函云:“宮保酷愿一見,請明日午刻到文案為要。”老殘寫了回書,次日上院,先到文案姚公書房。姚公著家人通知宮保的家人,過了一刻,請入簽押房內相會。莊宮保已迎至門口,迎入屋內,老殘長揖坐定。

  老殘說:“前次有負宮保雅意,實因有點私事,不得不去。想宮保必能原諒。”宮保說:“前日捧讀大札,不料玉守殘酷如此,實是兄弟之罪,將來總當設法。但目下不敢出爾反爾,似非對君父之道。”老殘說:“救民即所以報君,似乎也無所謂不可。”宮保默然。又談了半點鐘功夫,端茶告退。

  卻說許亮奉了老殘的擘畫,就到這土娼家,認識了小金子,同嫖共賭。幾日工夫,同吳二擾得水乳交融。初起,許亮輸了四五百銀子給吳二浪子,都是現銀。吳二浪子直拿許亮當做個老土,誰知后來漸漸的被他撈回去了,倒贏了吳二浪子七八百銀子,付了一二百兩現銀,其余全是欠帳。

  一日,吳二浪子推牌九,輸給別人三百多銀子,又輸給許亮二百多兩。帶來的錢早已盡了,當場要錢。吳二浪子說上“再賭一場,一統算帳。”大家不答應,說:“你眼前輸的還拿不出,若再輸了,更拿不出。”吳二浪子發急道:“我家里有的是錢,從來沒有賴過人的帳。銀子成總了,我差人回家取去!”眾人只是搖頭。

  許亮出來說道:“吳二哥,我想這么辦法,你幾時能還?我借給你。但是我這銀子,三日內有個要緊用處,你可別誤了我的事。”吳二浪子急于要賭,連忙說:“萬不會誤的!”許亮就點了五百兩票子給他,扣去自己贏的二百多,還余二百多兩。

  吳二看仍不夠還帳,就央告許亮道:“大哥,大哥!你再借我五百,我翻過本來立刻還你。”許亮問:“若翻不過來呢?”吳二說:“明天也一準還你。”許亮說:“口說無憑,除非你立個明天期的期票。”吳二說:“行,行,行!”當時找了筆,寫了筆據,交給許亮。又點了五百兩銀子,還了三百多的前帳,還剩四百多銀子,有錢膽就壯,說:“我上去推一莊!”見面連贏了兩條,甚為得意。那知風頭好,人家都縮了注子。心里一恨,那牌就倒下霉來了,越推越輸,越輸越氣,不消半個更頭,四百多銀子又輸得精光。

  座中有個姓陶的,人都喊他陶三胖子。陶三說:“我上去推一莊。”這時吳二已沒了本錢,干看著別人打。陶三上去,第一條拿了個一點,賠了個通莊。第二條拿了個八點,天門是地之八,上下莊是九點,又賠了一個通莊。看看比吳二的莊還要倒霉。吳二實在急得直跳,又央告許亮:“好哥哥!好親哥哥!好親爺!你再借給我二百銀子罷!”許亮又借給他二百銀子。

  吳二就打了一百銀子的天上角,一百銀子的通。許亮說:“兄弟,少打點罷。”吳二說:“不要緊的!”翻過牌來,莊家卻是一個斃十。吳二得了二百銀子,非常歡喜,原注不動。第四條,莊家賠了天門、下莊,吃了上莊,吳二的二百銀子不輸不贏。換第二方,頭一條,莊家拿了個天杠,通吃,吳二還剩二百銀子。

  那知從此莊家大焮起來,不但吳二早已輸盡,就連許亮也輸光了。許亮大怒,拿出吳二的筆據來往桌上一擱,說:“天門孤丁!你敢推嗎?”陶三說:“推倒敢推,就是不要這種取不出錢來的廢紙。”許亮說:“難道吳二爺騙你,我許大爺也會騙你嗎?”兩人幾至用武。

  眾人勸說:“陶三爺,你贏的不少了,難道這點交情不顧嗎?我們大家作保,如你贏了去,他二位不還,我們眾人還!”陶三仍然不肯,說:“除非許大寫上保中。”許亮氣極,拿筆就寫一個保,并注明實系正用情借,并非閑帳。陶三方肯推出一條來,說:“許大,聽你挑一副去,我總是贏你!”許亮說:“你別吹了!你擲你的倒霉骰子罷!”一擲是個七出。許亮揭過牌來是個天之九,把牌望桌上一放,說:“陶三小子!你瞧瞧你父親的牌!”陶三看了看,也不出聲,拿兩張牌看了一張,那一張卻慢慢的抽,嘴里喊道:“地!地!地!”一抽出來,望桌上一放,說:“許家的孫子!瞧瞧你爺爺的牌!”原來是副人地相宜的地杠。把筆據抓去,嘴里還說道:“許大!你明天沒銀子,我們歷城縣衙門里見!”

  當時大家錢盡,天時又有一點多鐘,只好散了。許、吳二人回到小銀子家敲門進去,說:“趕緊拿飯來吃!餓壞了!”小金子房里有客坐著,就同到小銀子房里去坐。小金子捱到許亮臉上,說:“大爺,今兒贏了多少錢,給我幾兩花罷。”許亮說:“輸了一千多了!”小銀子說:“二爺贏了沒有?”吳二說:“更不用提了!”說著,端上飯來,是一碗魚、一碗羊肉、兩碗素菜、四個碟子、一個火鍋、兩壺酒。許亮說:“今天怎么這么冷?”小金子說:“今天刮了一天西北風,天陰得沉沉的,恐怕要下雪呢!”兩人悶酒一替一杯價灌,不知不覺都有了幾分醉。只聽門口有人叫門,又聽小金子的媽張大腳出去開了門,跟著進來說:“三爺,對不住,沒屋子啰,儜請明兒來罷。”又聽那人嚷道:“放你媽的狗屁!三爺管你有屋子沒屋子!甚么王八旦的客?有膽子的快來跟三爺碰碰,沒膽子的替我四個爪子一齊望外扒!”聽著就是陶三胖子的聲音。許亮一聽,氣從上出,就要跳出去,這里小金子、小銀子姊妹兩個拼命的抱住,未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2012-02-01 21:3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