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我不要美麗,你們去美麗吧
我不要美麗,你們去美麗吧
楚塵文化     阅读简体中文版


我們街上的女孩與男孩一樣,從小到大都有一種自然的群體概念,她們往往是三個一幫五個一伙的,幫派之間彼此不相往來,在街上狹路相遇時女孩們各自對著同伴耳朵嘁嘁喳喳,有時干脆朝對方吐一口唾沫。這也是香椿樹街的一種風俗,我說過香椿樹街是有許多奇怪的莫名其妙的風俗的。


小媛和珠珠兩個人的群體很早就形成了。小媛家住化工廠的隔壁,而珠珠家則在桑園里的底端,她們住得很遠,隔著一條長長的香椿樹街和河上的石橋,但小媛和珠珠長期以來一直形影不離。每天早晨珠珠都要去小媛家,她們兩人總是一起走在上學或放學路上的。小媛長得又細又高,眉目溫婉清秀,珠珠矮一點胖一點,但珠珠有一雙美麗的黑葡萄般的眼睛。小媛喜歡穿洗舊的男式軍裝和丁字形皮鞋,珠珠的軍裝要新一點小一點,但也是一件軍裝,她們挎著帆布書包肩并肩走過長長的香椿樹街,途中要經過街上唯一的藥鋪。經過藥鋪的時候兩個女孩就會加快腳步,因為呂瘋子每天站在藥鋪門前朝街上瞭望。呂瘋子手里提著一串中藥包,看見小媛和珠珠走過時他會跟她們說話,他經常說的一句話就是你們像天使一樣美麗。


你們像天使一樣美麗。呂瘋子說。



女孩子之間的事男孩們是弄不清楚的,就像國際形勢一樣風云變幻難以把握。后來聽說了小媛和珠珠分道揚鑣的消息,暗戀著小媛或者珠珠的男孩都感到吃驚。事情的起因是有一天下午突然降臨的暴雨。嘩嘩的雨聲使教室里的中學生人心惶惶。放學時間已經過了,男孩們大多用書包頂在頭上朝雨中沖去,女孩們則焦慮地站在走廊上議論紛紛,一邊等著家里人送來雨具。那天小媛和珠珠仍然是緊挨在一起的,珠珠大聲而快活地指責歷史教師在課堂上摳鼻屎,小媛的表情卻顯得憂心忡忡,小媛望著雨點在操場上濺起的水霧,心里想著這場雨怎么還不停下來呢,她晾在外面的衣裳和被子也許已經被雨淋透了。


他真惡心。珠珠拉著小媛的一條胳膊搖晃著,珠珠格格的笑聲聽來是清脆而不加節制的。你看見他把鼻屎往地上彈嗎?你不覺得他很惡心嗎?


這雨下得該死,怎么還不停呢!小媛很不耐煩地推開了珠珠的手,小媛說,真急死人了,我媽上中班,晾外面的毛衣和被子都要濕透了。


苗青就是這時候突然招呼小媛的。苗青撐著一頂細花布雨傘從她們面前走過,她們沒有說話,她們從來不和苗青說話,但苗青在雨里裊裊地走了幾步,突然回過頭望著小媛和珠珠。苗青的目光有點高傲有點詭秘地停留在小媛臉上。小媛你來吧,苗青說,我們一起走好了。小媛愣了一下,她看看珠珠。珠珠毫不掩飾她的鄙夷,珠珠朝走廊吐了一口唾沫。你先走吧,我再等一會兒。小媛輕聲嘀咕了一句。苗青轉動了一下手中的傘柄,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她說,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小媛又看著珠珠,珠珠就尖聲罵起來,你嘴里放干凈點,誰是狗!你才是狗呢,看見人就亂搖尾巴。珠珠握著小媛的手,她感到那雙手正在慢慢滑脫,她看見小媛的臉上有一種窘迫不安的神情,這使珠珠感到驚訝。我要走,小媛朝苗青的背影張望著說,我得回家去收衣裳了。緊接著小媛沖出了走廊,珠珠聽見小媛的叫聲在雨地里刺耳地響起來,苗青,等等我,一起走。


留下珠珠一個人木然地站在走廊上,珠珠看見她們合撐一把傘在雨地里漸漸消失,眼淚就止不住流下來。珠珠少女時代的感情受到了一次最沉重的打擊,后來她抹干臉上的淚水,撿起書包抽打著走廊上的水泥廊柱,珠珠的嘴里一疊聲地重復著:叛徒,叛徒,叛徒。



第二天早晨雨過天晴,小媛在家里焦急地等候珠珠,珠珠卻沒有來。小媛回憶起昨天的事,預感到她們之間可能發生的事,她想她今天只能一個人上學了。走進紅旗中學的校門,小媛恰恰看見珠珠和李茜在一起踢毽子。珠珠踢毽子的技藝是很高強的,珠珠在等候雞毛毽下落的時候,用眼角的余光飛快地瞄了小媛一眼。


叛徒。珠珠說。


小媛的臉立刻變得蒼白如雪,她遲疑了幾秒鐘,最后低著頭繞過珠珠身邊,小媛的手伸進書包摸索著,最后摸到一條鮮艷的粉紅色緞帶,那是幾天前珠珠送給她做蝴蝶結的。小媛從書包里抽出那條粉紅色緞帶,揉成一團扔在地上,然后她頭也不回地朝教室走去。


從這天起小媛和珠珠兩個人的群體就分裂了。珠珠已經是李茜她們一幫的人了,而小媛在保持了一段時間的獨來獨往以后,也就投靠了苗青為首的漂亮女孩的陣營。


小媛現在經常和苗青一起結伴上學。她們走過香椿樹街東側的藥鋪時,呂瘋子依然手提一串藥包站在門口。他的頭發不知被誰剃光了,腦袋和嘴唇呈現出同一的青灰色,當小媛拉著苗青從他身邊匆匆跑過,呂瘋子反應一如既往,他的呆滯的眼睛突然掠過一道驚喜的光芒。


你們像天使一樣美麗。呂瘋子說。


小媛很想知道呂瘋子現在看見珠珠是不是也一樣說這句話。但小媛是不會去向珠珠打聽的,小媛和珠珠現在互不理睬,偶爾在學校或者街上擦肩而過,她們從對方的臉上讀到了相似的仇恨的內容。有一次小媛在水果攤前挑選梨子時,聽見背后響起熟悉的呸的一聲,小媛敏感地回過頭,她看見珠珠和李茜勾肩搭背地站在后面,珠珠還用腳尖踩地上的那攤唾沫。小媛再也不想忍讓,她毅然從水果筐里揀出一只爛梨狠狠地朝珠珠的身上砸去。她聽見珠珠尖叫了一聲。那個瞬間對于反目為仇的兩個女孩都是難忘的,她們在對方臉上互相發現了驚愕而痛苦的神情。



我說過小媛是個漂亮女孩,小媛投靠了以苗青為首的漂亮女孩的陣營。苗青她們酷愛照相,小媛受其影響也很自然地愛上了照相。起初她們就在香椿樹街唯一的工農照相館照,后來苗青不滿于工農照相館簡陋的設備和粗糙的著色技藝,她認為那里的攝影師總是把她的臉照得很胖很難看。苗青建議去市中心的凱歌照相館,她說她母親披婚紗的照片就是在那兒拍的,那是家老牌的久負盛名的照相館,可以隨心所欲地美化你的容貌。女孩子們對苗青的權威深信不疑,欣然采納了她的意見。


五月的一個下午,四個女孩結伴來到凱歌照相館,她們的書包里塞滿了色彩繽紛的四季服裝,有式樣新穎的毛衣和花裙子,有冬天穿的貂皮大衣,甚至還有一套用以舞臺表演的維吾爾族服裝。女孩們將嘴唇涂得鮮紅欲滴,提著裙裾在照相館的樓上樓下跑來跑去。只有小媛靜坐在一旁,她堅持不肯化妝。苗青把她的胭脂盒硬塞給小媛,她說,搽一點吧,搽一點你就顯得漂亮了。小媛仍然搖著頭,她說,我不搽,我媽不許我搽胭脂涂口紅,她知道了會罵死我的。


小媛穿著那件洗得發白的舊軍裝照了一張,是側面的二寸照,然后她換上那套借來的維吾爾族服裝,又照了一張正面的二寸照。小媛坐在強烈的鎂光燈下,表情和體態都顯得局促不安。攝影師讓她笑,她卻怎么也笑不起來。苗青在一邊看得焦急,她靈機一動,突然模仿數學教師的蘇北口音說了一句笑話,小媛才露出一個自然的微笑,攝影師趁機抓拍了小媛的這個微笑。小媛最后如釋重負地卸下那套舞臺服裝,她對苗青說,肯定照得丑死了,我以后再也不來照相了。


大約過了半個月,小媛的著色放大照片在凱歌照相館的櫥窗里陳列出來,許多人看見了小媛的這張美麗而可愛的照片。苗青來告訴小媛這個消息,小媛還是不相信,苗青的臉上露出莫名的慍色,她說,你別假惺惺的了,嘴上說不知道,暗地里誰知道你搞什么鬼?


小媛偷偷地跑到凱歌照相館去了。那是個有風的暮春夜晚,空氣中彌漫著紫槐花濃郁的芬芳,街道上人們行色匆匆。小媛獨自逗留在照相館的櫥窗前,久久注視著那個照片上的女孩,女孩頭戴絲織小花帽,身穿維吾爾少女的七色裙裝,眼神明凈略含憂郁,微笑羞澀而稍縱即逝。那是我自己。小媛的眼睛漸漸噙滿了喜悅的淚水,小媛第一次意識到自己是美麗的純潔的。當有人走近櫥窗并對著里面的照片指指點點時,她飛快地逃離到街道的另一側,她害怕別人認出她來。紫槐樹在小媛的身旁輕輕搖曳,風吹落了一串淡紫色的花朵。小媛望著吹落的紫槐花在空中劃過的線痕,突然很奇怪地想起藥鋪門口的呂瘋子,想起他一如既往重復的那句話:你們像天使一樣美麗。小媛打了一個寒噤,欣喜和甜蜜的心情很快被一種恍惚所替代。小媛在暮色熏風中回家,她覺得很害怕,卻說不出到底害怕什么。



紅旗中學的女孩子們幾乎都知道了小媛的名字,知道小媛的照片陳列在凱歌照相館的櫥窗里。后來男生們也見到了小媛的那張照片,膽大的男生就敢跟在小媛的身后大喊大叫:何小媛,新疆人;新疆人,何小媛。一些低年級的男生則不諳世事,他們對小媛的相片如此橫加指責——何小媛,她冒充新疆維吾爾族,她是個搔首弄姿的小妖精。


我告訴你那是在七十年代初期,那時候在我們香椿樹街上缺乏新聞,小媛的照片因此成為一件天經地義的新聞被廣為傳播。人們都對化工廠隔壁的女孩側目而視,小媛后來的厄運就是在聲名鵲起下慢慢開始的。


何小媛有狐臭。一個女孩對另一個女孩說,你別看她長得漂亮,其實她有狐臭。


那段時間在女孩的群體中充斥著這樣的對話,女孩們對這個驚人的發現同樣很感興趣,尤其是珠珠李茜那個陣營里的女孩,她們毫不掩飾幸災樂禍的表情。她們走過小媛身邊時都特意掏出手絹捂住自己的嘴和鼻子,或者用手絹在空中扇來扇去地表示厭惡。小媛起初對此毫無察覺,她以為那是新近流行的向對方唾棄的動作,于是她也如法炮制地予以還擊,她聽見對方扭過臉罵,臭死了,污染空氣。小媛下意識地說,你才臭呢,你才污染空氣呢。小媛罵完了突然發現有人盯著她的腋下看,她就摸了摸腋下,腋下什么也沒有,舊軍裝沒被劃破也沒沾上什么臟物。小媛覺得事情有點蹊蹺,她問同桌的苗青,這是怎么啦?她們為什么盯著我腋下看?苗青用鉛筆刀刮著指甲上的紅色染料,她瞟了小媛一眼說,你自己不知道?她們說你有狐臭。


小媛驚恐地望著苗青,小媛的臉很快變得蒼白如紙。她的整個身體在椅子上戰栗不止,而且怕冷似的縮成一團。這樣沉默了很久,小媛從極度的悲痛中恢復過來,她的嗓子已經嘶啞了,她的聲音突然爆發,把苗青嚇了一跳。


誰造的謠?告訴我是誰造的謠?小媛問苗青。

我不清楚,大概是珠珠先說的吧。苗青說。


小媛的眼睛里掠過一道冰涼的光芒,她站起來看了看坐在前排的珠珠。珠珠正和李茜她們在課桌上玩抓骨牌的游戲。我饒不了她。小媛咬牙切齒地發誓,然后她拉住苗青的手說,苗青,你知道我沒有狐臭,你為什么不給我作證?苗青沒說什么,她仍然想把指甲上的紅色染料全部刮光。小媛奪下了苗青手里的鉛筆刀,小媛突然舉起了雙臂,她說,苗青,我讓你聞聞我到底有沒有狐臭,苗青,你一定要給我作證。苗青抬起臉望著小媛的腋下,苗青皺了皺眉頭,小媛聽見她漫不經心地回答,現在聞不出來,現在穿著毛線衣,怎么聞得出來?


小媛的雙臂僵硬地停留在空中,淚水從她的眼睛里奪眶而出。后來她從課桌下拉出她的帆布書包,捂著臉跑出了教室。正是上第五節課的時間,電鈴聲在學校的走廊上尖厲而清脆地炸響。男孩女孩都在朝教室跑,而小媛卻拽著書包往學校的大門飛奔。小媛沒有發現書包里的東西正在沿途掉落,書本、鉛筆盒、衛生紙,還有一張照片已經被風吹動,像一個小精靈隨風追逐小媛的背影。那是凱歌照相館陳列照片的樣片,雖然沒有著色,雖然尺寸小了許多,但它確確實實是那張美麗而驕人的陳列照片。


午后的香椿樹街在暮春時分的慵懶和寂靜之中,街上人跡寥寥,陽光直射在滿地的瓜皮果殼和垃圾堆上,有成群蒼蠅在街道上空盤旋。小媛拽著書包跌跌撞撞地跑著,經過藥鋪的時候,她再次看見了骯臟的形銷骨立的呂瘋子。呂瘋子朝小媛晃動著手里的草藥,他說,你像天使一樣美麗,不過你要多吃一點藥,不要怕吃藥。小媛躲開了呂瘋子,小媛邊走邊啜泣著,她說,我不要美麗,你們去美麗吧,你們為什么要造謠誹謗傷害我呢?



小媛對珠珠的報復來得迅速而猛烈。


第二天珠珠上學經過石橋,她看見石橋上站著兩個高大魁梧的男孩,其中一個是小媛的哥哥。珠珠以為他們在觀賞河上的風景,她嚼著泡泡糖走上橋頂,兩個男孩冷不防揪住了她的辮子,珠珠剛想呼叫鼻唇之間已經挨了一拳,她聽見小媛的哥哥說,你再敢欺侮小媛,我就把你扔到河里去。珠珠跌坐在橋上,嘴里的泡泡糖帶著血沫掉在她的腿上,她看見一顆牙齒黏在泡泡糖上。我的牙齒,珠珠尖厲地哭叫起來。但兩個男孩已經一溜煙地跑下了石橋。有人走過石橋時看見珠珠滿嘴血沫地坐著,一邊哭泣一邊詛咒著什么人。他們就去拉珠珠的手,珠珠你讓誰打啦?珠珠一邊哭泣一邊說,還能是誰?是何小媛,她跟流氓阿飛勾勾搭搭,是她讓他們打掉了我的牙齒。


珠珠是個倔犟的女孩,珠珠用手絹包好那顆牙齒去上學。在小媛家臨街的窗戶前她站住了,她撿起一塊磚砸碎了小媛家的窗玻璃,然后沖著窗內高聲罵道,狐臭,狐臭,何小媛你有狐臭,你們一家都有狐臭。珠珠看見屋里有一張蒼白的臉一閃而過。她知道那是小媛,她知道小媛現在是不敢出來還擊的。


珠珠走進紅旗中學后徑直來到了校長辦公室,她打開那塊包著牙齒的手絹交給校長看。何小媛跟流氓阿飛勾勾搭搭,珠珠哭哭啼啼地報告校長,何小媛讓兩個流氓打掉了我的牙齒。



校長和班主任把小媛叫到了辦公室,他們讓小媛看桌上的那顆牙齒,小媛充耳未聞,她扭過臉去看墻上的兩幅宣傳畫,表情顯得漠然而恬靜。


是你讓人打了蕭珠珠?

她活該。

為什么要打她?

她造我的謠。

造什么謠?她造你的謠所以你就可以打她啦?


小媛低頭不再作任何申辯。她聽見校長和班主任輪流訓斥著她,校長要她寫一份檢查認識錯誤。小媛的皮鞋在水泥地面上吱吱地磨擦著,最后她站起來說,我不寫檢查,但是我現在可以告訴你們,珠珠她媽以前是個妓女,珠珠她爹以前當過土匪,珠珠和好幾個男生在碼頭約會,你們為什么讓我寫檢查,為什么不讓她寫檢查?


小媛一口氣說完她想好的話,然后就擅自跑出了辦公室。她聽見校長和班主任在后面憤怒地喊她的名字。她知道她已經惹禍了,但她無法控制這種灼熱的報復的情緒,小媛一路奔跑著,她聽見自己的心臟急劇地蹦跳著,有什么硬物卡在她的喉嚨里,使她感到窒息。小媛在操場上站住了。她對著草坪一口一口地吐著,結果什么也沒有吐出來,吐出來的只是一口一口的唾沫。


小媛的厄運就這樣來臨了。


紅旗中學里貼出了一張處分報告,被處分的就是曾經聞名于香椿樹街的漂亮的女孩何小媛。布告貼出的第二天,校長打電話給凱歌照相館,要求撤掉小媛的那張照片。他在電話里告訴對方,那張照片影響了學校的秩序,給校方添了不少麻煩,他請求對方以后不要隨意在櫥窗里陳列他學生的照片。照相館的人茫然不知應對,但他們還是作出了積極的配合,很快把小媛的那張照片撤掉了。


小媛從此后變得沉默寡言,她不再和任何女孩子接近,當然包括苗青她們。小媛獨來獨往地度過了最后的學校生涯。那時候已經臨近畢業,女孩們和男孩一樣,一半人將去農村或者農場插隊勞動,另外的一半人則按政策留城,他們的各個小團體現在分崩離析,形成兩個涇渭分明的陣營,去插隊的每天擠在走廊上議論著陌生而遙遠的未來生活,留城的那群女孩以珠珠為中心,仍然陶醉于課桌上的骨牌游戲。小媛一個人站在不為人注意的角落里嗑瓜子或者沉思默想,小媛不想和任何女孩說話,而別的女孩也不想和小媛說話了。


九月的一個早晨,許多披紅掛綠的卡車駛進香椿樹街,帶走了那些上山下鄉的女孩子。化工廠隔壁的漂亮女孩小媛也在其中。我看見她站在最后一輛卡車上,胸前的紅花反襯出她的蒼白和憂郁。小媛沒像有的女孩那樣哭哭啼啼,也沒有像有的女孩那樣一路高喊豪邁的口號,小媛倚靠在卡車欄桿上,平靜地掃視著歡送的人群,她看見珠珠追著卡車跑著,珠珠手里揮著一條紅紗巾。她知道珠珠是來送李茜的。那條紅紗巾是小媛送給珠珠的,現在小媛很想把它討回來,但是鑼鼓和喧鬧聲遮蔽了整個天空,即便小媛真的向珠珠索還紅紗巾,珠珠也不會聽見,即使珠珠聽見了也會裝作沒聽見。小媛是個十六歲的女孩,因此小媛最了解別的十六歲的女孩。


卡車緩緩地駛過藥鋪的門前,小媛發現呂瘋子不在那里,她很奇怪這么熱鬧的日子,呂瘋子怎么反而不見了。小媛站在車上百思不得其解,她就問同車的一個男生,怎么好久不見呂瘋子了?你知道他去哪兒了嗎?那個男生很費勁地聽清了小媛的問題,他用手掌充話筒,在周圍的嘈雜聲中報告了又一個驚人的消息,呂瘋子死了,呂瘋子天天亂吃藥吃死啦。


小媛插隊的農場在很遙遠的北方。小媛再回香椿樹街已經是五年以后的事了,她的以潔白如雪著稱的臉在五年以后變得黝黑而粗糙,走起路來像男人一樣搖晃著肩膀,當小媛肩扛行李走過香椿樹街時,誰也沒有認出來她就是化工廠隔壁的漂亮女孩。


只有珠珠一眼就認出了小媛。她們是在石橋上不期而遇的,當時兩個女人都很尷尬。珠珠下橋,小媛上橋,她們起初沒有說話,走了幾步珠珠回過頭發現小媛也在橋頭站住了。兩個女人就這樣相隔半座石橋互相凝視觀察,后來是珠珠先打破了難堪的沉默。


我在凱歌照相館開票,什么時候你來照相吧。珠珠說。


我不喜歡照相,你還是多照幾張吧。小媛淡淡地笑著摸了摸她的腋下,小媛說,我有狐臭,而你像天使一樣美麗。你知道嗎?你現在又白又豐滿,你像天使一樣美麗。


原文標題為《像天使一樣美麗》

選自《少年血》 蘇童 著,楚塵文化 出品

攝影@筱山紀信

2015-08-23 08:4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