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名家地理—探索傳統中國韻味
字體    

六朝金粉地,今宵酒醒何處?
六朝金粉地,今宵酒醒何處?
對酒當歌     阅读简体中文版

南京,“六朝金粉地,金陵帝王州”。有著6000多年文明史和2400多年建城史的南京,與北京、西安、洛陽并稱為“中國四大古都”。自公元229年東吳孫權遷都南京以來,歷史上先后有10個朝代在此建都,故有“十朝都會”之稱。

  古老的秦淮河玉帶般蜿蜒舒展,站立橋頭,眼前宛然是歷史在悠悠流過;點綴兩旁的玄武湖和莫愁湖靜如處子,似在幽然傾訴;鐘山、棲霞山迤邐悠長,“神龍”般延續著千年的守衛;金陵古城默然而立,城內的滄桑繁華刻寫著它的年輪。

————————————————————————————————————————

  執手相看淚眼,
  竟無語凝噎。
  念去去千里煙波,
  暮靄沉沉楚天闊。
  今宵酒醒何處?
  楊柳岸曉風殘月。
  此去經年,
  應是良辰好酒虛設。
  便有千種風情,
  更與何人說?
 

因工作關系,世紀之初的一年左右時間,曾經在南京駐扎。最初認識南京,是從那首叫《莫愁》歌和那個叫莫愁的湖開始的。那時候還小,對于南京,總有那么的一點不解。好好的一個湖,怎么就叫了這名字。武漢有東湖,杭州有西湖,濟南有大明湖,北京有昆明湖,名字都平平淡淡、樸樸實實的,獨獨這南京,奇奇怪怪的,不象個湖的名字。后來去南京的次數多了,才慢慢地了解。記得有人說過南京是傷感的城市,實在的,何止是傷感這么簡單。南京這城市,實在有太多的幽怨了,千年的湖底,沉淀著的應是厚厚的冤氣,就象魯迅先生在《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里所提到的“怪哉”這種蟲,冤氣所化。只是便用酒澆,也怕是消釋不了的。

  南京的不幸,如果要追究到誰的頭上的話,最初的罪魁禍首怕是非那個秦始皇莫屬了。據說當年就是這個秦始皇,在一統中國后巡游此地,看出了南京(當時稱金陵)暗藏的帝王之象,于是下令開鑿運河,以瀉王氣。從此,南京的厄運便開始了。后來又遇到那個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諸葛孔明先生,南京便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了。

  赤壁大戰前夕,諸葛先生途經南京(那時還稱秣陵),在清涼山上裝模作樣一番覓龍、查砂、觀水、點穴后,胡縐了一通什么“龍盤虎踞,真乃帝王之宅…”、“寧飲建業水,不食武昌魚”之類的吉言,硬是把孫權給騙遷都到南京來了。從此以后,包括孫權的東吳,東晉、宋、齊、梁、陳、五代南唐、明、太平天國,直至中華民國,凡是在此定都的王朝,就沒有一個長命的。朱皇帝算是明白得快,匆匆地便遷都北京了,算是逃過一劫。

  命雖是保住了,卻也沒擺脫多災多難的厄,整個明朝,壓根就是個稀奇古怪、莫名其妙的東西,中國五千年的文明和強盛,到此便江河日下,輝煌不再了。

  從冶城、越城、金陵、秣陵,再到石頭城、建業、建康、白下、上元、升州、江寧、集慶、應天、天京,最后到南京,名字一個一個地變,城頭的大王旗一面一面地換。王朝的興廢、帝王的更迭,是南京永嘆不盡的題材。六朝金粉之地,吳宮花草、晉代衣冠、明祖殿堂、天國烽火,多少辛酸多少淚,多少樓臺煙雨中。

偏偏還要出個李后主,更是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作為兵家必爭之地,兵火所及,廬陵為墟,尸骨遍野,也是南京歷史上的常態。公元549年侯景破南京,亂兵數日不封刀。自此而后,或改朝換代,或割據反叛,歷史上的南京人每一次都付出了血的代價。太平軍內哄,數萬人喪生,秦淮河為之堵塞,江上漂尸數月不絕;辛亥革命“辮帥”張勛出走,席卷南京,兩年后,他卷土重來,金陵又遭洗劫;1927年3月,北伐軍初到南京,秩序混亂,英美借口以炮艦猛轟,一時死傷狼籍,悲啼號涕之聲遍于市井。1937年,日軍侵華,制造了歷史上最令人發指、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三十萬南京同胞在屠刀下喪生。更令人氣憤咬牙切齒的是,到今天,這些毫無人性的小鬼子還死不承認曾經犯下的滔天罪行。

  十朝古都,多少憂愁多少恨,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無奈守著二千五百年的歷史,滿城的古跡,卻連個世界遺產也沒有,中國的四大古都,也就剩南京了,能不憋氣?難怪乎這次鐘山名勝風景區---明孝陵景區“申遺”成功,南京人著實松了一口氣,好好地慶祝了一番,連景點門票也免了,還放了南京歷史上連續燃放時間最長的一次焰火。

  就城市而言,南京應該說是國內最象都城的城市,無論從城市規劃、市政建設、道路交通、園林綠化、環境保護等等各個方面來說。南京的街道不算寬大,沒有北京長安街的氣派,布局也不是那么橫平豎直。走在南京的街上,路旁粗壯的梧桐樹排排的象張開雙臂的綠色巨人,把一條條街道圍成一條條綠蔭隧道,心情頓覺得輕松自在。

  車在林洞中流動,人在林蔭間穿行。明故宮前一片平平的草地上,經常可見風箏在上空飄蕩。我沒有查過相關權威資料,但就我所到過的城市中,南京的綠化率確乎是最高的。南京的自行車很多,一到上下班時間,每個路口的車龍往往都有十幾米甚至幾十米,卻一點也不亂,更不會有自行車占用機動車道的情況發生,這不能不歸功于南京道路設置的合理。

  南京其實更象是一個點綴了一些現代建筑的古城,幾百年的明城墻還在發揮著它原有的功能,十里秦淮的雕梁畫棟、流水小橋也依然如故,人流如織。市區內散布的不計其數的古跡是那么自然地融入現代的繁華中,一點都不刻意。不象北京,界限那么分明。也不象洛陽,至今還象是在唐朝。

作為“京蘇菜”的大本營,南京自然也是可以大飽口福嘍。“京蘇菜”以鮮、香、酥、爛、嫩為主,形硬而質軟,湯濃而香醇,肥而不膩,淡而不薄,南北口味的人都能適應,所以便極受歡迎。在老正興、馬祥興、綠柳居、曲園,都可以吃到很地道的南京美食。

當然,夫子廟的小吃也是不能錯過,不然就會是一個遺憾。六鳳居的豆腐腦、蔥油餅;沁園春的餛飩、面點;蓮湖的蘇式糕點還有蔣有記的鍋貼,說不定就是當年媚香樓里香君曾品,桃葉渡口敏軒所好呢。南京最著名的,自然還是鴨子。南京的制鴨據說已有1500年的歷史,除板鴨、鹽水鴨外,還有金陵烤鴨、燒鴨、金陵醬鴨、香酥鴨、八寶珍珠鴨、咸鴨肫等,都各具特色,想不垂涎欲滴都不行。

  有朋友曾問我,“到過的城市中,哪一個印象最深刻?”我毫不猶豫地回答:“南京”。每次到南京,只要有時間,我是都會去中山風景區的。從來都沒有一個明確的目的,也沒有一個明確的去處,就只是懷念那份寧靜,懷念那份解脫。

  出了中山門,一走上被高大的梧桐樹緊緊包圍的明陵路,便仿佛進入了一個世外桃源,都市的喧囂、悶熱的空氣,立刻就都煙消云散了。

  有時候,我會從中山陵的第一級臺階一口氣跑上去,坐在最上面一級臺階上,什么都不做,就是遠遠地望著紫金山的松濤云海發發呆;有時候,我會在路邊的落葉中隨便找塊地方,躺上幾個小時,什么都不聽,只是看看樹的枝枝丫丫和透過枝丫的點點藍天;有時候,我會爬到靈谷塔頂上,什么都不看,就為了大吼幾聲,或者撒一把碎紙片,任它們在山風中漂浮翻飛,一直飛出幾公里以外;有時候,我會躇躊在明孝陵的石象路,什么都不想,就是摸摸冰冷的獬豸、麒麟和武將、文臣;或者紫霞湖、音樂臺,甚至就是荒山小徑……

2012-02-02 20: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舊一篇] 南北朝詩歌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