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查大俠的獨門劍法   黃子平
查大俠的獨門劍法 黃子平
中華書局1912     阅读简体中文版



金庸以武俠小說名家,你說,其實他在“文學江湖”上,卻是十八般“文”藝,樣樣了得。他寫電影劇本,寫影評,劇評,畫評,樂評,舞評;他寫游記,寫圍棋史話,文史札記;他寫史論,考證之深與精令人驚嘆。當年影響甚大的,實際推動了香港歷史進程的,還有洞察時事的《明報》社評。


這些“文學概論”上細分的文體分類,在香港現代報刊史上,在我看來,不妨籠而統之,一概稱為“專欄文章”可也。“專欄文章”者何?依主編查先生的定義,就是“天上地下,無所不談”。譬如《三劍樓隨筆》中,今天,金庸談好萊塢電影 《相思曲》如何媚俗,糟蹋了小說家凱恩(James Cain)的原著;明日,百劍堂主(陳凡)大聊順德名菜;后天呢,梁羽生討論變態心理。一些瑣細的話題,被金庸拿來大做文章:陶淵明說“不為五斗米折腰”,這“五斗米”究竟所值幾何呢?杭州月下老人庵里的卦簽,又是典出何處?“無所不談”甚至包括了數學:金庸援古引今談圓周率(π),深入淺出,功夫很深,接著還考證出海寧陳家洛(《書劍恩仇錄》)的世叔陳世仁,康熙時翰林,是有所成的數學家,所著《少廣補遺》“發現了許多據說是前人從來沒有談過的公式。…… 一直研究到奇數偶數平方立方的級數和等問題”。“專欄文章”呈現了廣博的中外視野和深厚的文史知識,你會說,在花果飄零的南國邊陲,借由現代印刷媒體,正是這些斑駁的“散”文和“隨”筆,保存和傳承了新文化人的文化價值。




在“散”和“隨”的劍花撩亂中,你也能定睛認出查大俠的本門劍法。琴棋書畫,金庸寫得最多的是“棋”。談“各國的象棋”,談中日的圍棋,最精彩的是“歷史性的一局棋”。說的是二十二歲的吳清源與本因坊秀哉下了四個月的一盤棋:“吳清源先行,一下子就使一下怪招,落子在三三路。這是別人從來沒用過的,后來被稱為‘鬼怪手’。秀哉大吃一驚,考慮再三,決用成法應付。下不多子,吳清源又來一記怪招,這次更怪了,是下在棋盤之中的‘天元’,數下怪招使秀哉傷透了腦筋,當即‘叫停’,暫掛免戰牌。棋譜發表出去,圍棋界群相聳動。”金庸解釋了秀哉有權“叫停”而吳清源不能的規則后,寫道:“這一局棋,其實是吳清源一個人力戰本因坊派(當時稱為“坊派”)數十名高手。下到第一百四五十著時,局勢已經大定,吳清源在左下方占了極大的一片,眼見秀哉已無能為力,他們會議開得更頻繁了。第一百六十手是秀哉下,他忽然下了又兇悍又巧妙的一子,在吳清源的勢力范圍中侵進了一大塊。最后結算,是秀哉勝了一子(兩目),大家終于松了一口氣。雖然勝得很沒有面子,但本因坊的尊嚴終于勉強維持住了。”寫到這里,還不算是地道金庸武俠筆法,你須得讀他結尾處來了個“龍擺尾”:“許多年后,曾有人問吳清源:‘當時你已勝算在握,為什么終于負去?’(因為秀哉雖然出了巧妙的第一百六十手,但吳還是可以勝的。)吳笑笑說:‘還是輸的好。’”




金庸讀史,特別關注歷史人物的性格與身世,關注世道人心,到后來,則往往聚焦于民族沖突與民族融合這樣的大關節。本來是要講漢代“伏波將軍”馬援的威水事,筆鋒一轉,談起了被馬援鎮壓的兩位女性敵手:“二徵王”,說她們是“漢光武帝所執行的大國主義的犧牲者”,因感嘆道:“兩個年輕女子領導的起義達成了這樣的規模與聲勢,在一千九百多年以前固然是空前的事,直到今天,世界史上也還沒出現過類似的例子。只可惜歷史傳下來的記錄太少,不能令我們多知道一些這兩姊妹的狀貌、個性和言行。”熟讀《天龍八部》的讀者,曉得喬峰/蕭峰的身份認同如何在胡漢之間兜兜轉轉,當能明白金庸的“民族立場”在這里的倏然翻轉。




金庸的劇評兵分兩路,一路談京劇(《除三害》、《三岔口》、《十字坡》),一路談改編成電影的莎劇(《王子復仇記》、《奧賽羅》、《羅密歐與朱麗葉》),各各精彩。尤其引人注意的是談論電影《大白鯨無比敵》的文字,連續寫了兩篇。美國文學的經典名著,梅爾維的Moby Dick 改編為電影,成績平平。金庸說,電影拍出了“情節”,卻沒有拍出小說的“精神”。這“精神”就是船長亞海勃的靈魂,“是一個叛逆的靈魂,心靈的深度充滿著憎恨與反抗”,由憤恨帶來的瘋狂導致最后的悲劇結局。金庸心有戚戚焉的是書中表達出來的那種憤世嫉俗的強烈呼聲,接近瘋狂的憎恨感與復仇欲,以及信仰迷失之后模棱兩可的善惡觀念。金迷們津津樂道的正是:四年多以后,“無比敵”成功轉化為殘暴的“金毛獅王”謝遜(《倚天屠龍記》)。這自是中西文學比較的上好題目了。


圍繞“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的“創作談”,或序或跋,或索引史料,或剖析人物,或與讀者們交流,在我看來,都是金庸散文的精華部分,不容錯過。然而,一如金迷們不滿于查大俠太早掛印封筆,不寫武俠小說,對金庸的散文隨筆,你也會感嘆說寫得太少了。他對歷史、對人生、對文化的深切理解和博聞多識,與他形諸文字的篇幅有點不成比例。不過你也說,正因為少,才彌足珍貴,可堪典藏。



(統籌:啟正;編輯:劉宏)


2015-08-23 08:4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