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中國人為何強求夫妻白頭偕老? 頭條
中國人為何強求夫妻白頭偕老? 頭條
共識網     阅读简体中文版

摘要
中國人的婚前戀愛時間也是平均大約一年,以符合春種秋收的農業生產周期。然后,一旦結婚則都企盼白頭偕老,以適應農業社會的生命周期;往往即使雙方打得頭破血流,也不肯離婚再生。


共識君按:今日【頭條】,共識君給大家推薦一篇理性探討“一夫一妻制”的好文章。作者,潘綏銘,中國人民大學性社會學研究所所長,社會學系教授,被譽為“中國性學第一人” 。




人們慣用的“一夫一妻制度”這個術語,早在1980年代之初就被中央馬列著作編譯局改譯為“專偶制”。


作為一種制度,所謂的一夫一妻,從字面上就確立了異性戀的霸權,排斥了任何一種其他性別結成合法性關系的權利。他們(她們)從來就被認為是違反法定婚姻的“另類人”,甚至根本就被禁止結婚。


在現實生活中,無論女人、男人還是同性戀、跨性別等等,任何一個社會性別都可能沖決專偶制。男人也可以作“二爺”或者“鴨子”;女人也可以主動發起非婚性行為;而其他社會性別更不用說。


問題僅僅在于:為什么大眾輿論總是偏偏揪住小三兒、二奶、小姐這些身份的女人,而且樂此不疲呢?為什么它們往往把實際情況偷換為“兩個女人之間的爭斗”呢?為什么還有人貶斥那些并不希望爭取結婚權利的同性戀者呢?


為什么強求白頭偕老?


在中國,專偶制里還有一個本來與它毫無關系的因素,那就是對于白頭偕老的強求。


在發達國家中,越來越多的人早就想清楚這個問題了,表現為離婚和再婚的比例越來越高,一生中多次結婚的人越來越多,但是在每一次婚姻中雙方都可以做到專一。這就是所謂“連續婚姻制”,其實就是“一次式專偶制”:雖然一生是多偶的,但是隨時都是專偶的。


可是在直到如今的中國,白頭偕老卻是一種強制的道德評判標準,甚至往往被搞成了“終生唯一專偶制”。


如此糊涂的想法,其實來自農業社會,僅僅是因為農業生產的周期至少需要一年,經驗與財富的積累則更是需要一生一世。結果,中國人的婚前戀愛時間也是平均大約一年,以符合春種秋收的農業生產周期。


然后,一旦結婚則都企盼白頭偕老,以適應農業社會的生命周期;往往即使雙方打得頭破血流,也不肯離婚再生(注釋:天主教也禁止離婚,但是它在中國普通人里的影響究竟有多大,尚缺乏研究)。


這也無可厚非,但是這遮住了國人的雙眼,看不到“一次式專偶制”的最大好處:極大地減少了婚外戀。這是因為,一旦不再強求白頭偕老,那么如果愛上婚外之人,自然就是解除原有的婚姻,再與那人結婚;根本就缺少偷偷摸摸搞婚外戀的需求。


當然,這必須來自法律上與生活中的充分而且現實的離婚自由。中國實際上仍然缺乏這個,因此至少有一部分人之所以不離婚而是搞婚外戀,很可能并不是有意為之,而是無奈之舉。當事人不愿、不敢、無法為“毀約”而付出應有的代價,只好采取“兩害取其輕”的生存策略。


這其實也是專偶苛政的必然產物。


結果,筆者的調查數據表明,當今中國的婚外戀比例高于一些被認為是“性混亂”的發達國家。這,究竟是誰更“純潔”呢?為什么人家就能做出如此明智的選擇呢?


專偶,不應該是制度,不應該是前提


以上談的都是社會的問題。可是其背后有著強大的個人情感動力的支撐,因此需要搞明白下述的生活哲理。


第一點,專偶是一種生活狀況,就是專一地愛一個人而且生活在一起。


它是一種生活實體,是個人自主選擇的結果,而不應該是一種排他的、強制式的法律制度。


例如在中國的某些婚外戀中,在婚的那一方其實已經全身心地投入對情人的愛,在婚內只不過是在履行婚姻義務,甚至連夫妻性生活都沒有了。這難道還不算專一?僅僅因為這種專一的愛情越出了婚姻之軌,才會被專偶制破口大罵。


第二點,對于個人生活來說,專偶這種狀況說的其實是“愛情終歸會走向專一”這樣一種人類現象。


也就是說,一夫一妻的實現和保持,只是愛情的結果而不是愛情的前提。


如果雙方真的愛得死去活來,那么想不專一都很難。反之,越是把專一變成一種制度,越是首先就用這種制度來約束對方,往往就越是容易損害愛情。通俗地說就是:忠貞無大用,不愛必移情;只有愛得深,專一才成真。


錯的不是專偶,而是苛政


說到底,專偶苛政僅僅是為了保護那些有資格有能力獲得與維系一夫一妻婚姻的人,卻斷絕了其余所有人的生路,更消滅了一切非完全異性戀的性關系的存在理由。說白了,這其實就是政權對于所有“異己”的政治壓迫,只不過集中于“貞節”對“放蕩”的鎮壓。


尤其重要的是,在中國歷史上,對于一夫一妻制度的需求之所以會出現,主要是因為人們更加推崇一對一的愛情,而不是為了剿滅異端。可是,在后來直到如今的專偶苛政之下,愛情恰恰是最沒有地位的,被緊緊地套在婚姻的框框之內。


司空見慣的是:未婚者如果不以結婚為目的,那么他們的愛情就會被認為不是戀愛而是“亂愛”。在法律上,結婚登記并不需要愛情的存在,離婚訴訟又很難證明它的消失。尤其是沒有幾個人會承認婚外戀也是愛情。這些都表明,專偶制不僅沒有張揚愛情,反而把它的生存空間給人為地大大壓縮了。


例如,日漸浮出水面的“同妻”(同性戀男人的妻子)問題,其實就是因為在專偶制之下,夫妻雙方都是既不能或不愿尋求真愛,也不能或不愿拆散婚姻,這才會形成一個煩惱,然后才被作為一個問題。反之,相當多的“同妻”并不這樣處理生活,結果也就沒有煩惱,更不會成為問題。


有些人認為,二奶或者“二爺”或者非異性戀的一方,是侵犯了夫妻互有的“專有權”。可是這恰恰證明了專偶苛政的必然惡果:婚姻本來主要是“共同生活的義務”,卻被錯誤地擴大為“對于配偶的整個人身的占有權”。它的邏輯錯誤在于:如此說來,一方提出離婚,不也是破壞對方的“專有權”嗎?法律為什么還要允許離婚呢?


舉一反三,幾乎任何一種涉及到法定婚姻的性關系悲劇與性行為焦慮,莫不來自專偶制對于天下有情人的絕無例外的統治。


因此,筆者并不是要否定一夫一妻這種性關系本身,而是反對把它變成天下一統的、絕不通融的、法網恢恢的社會制度,更反對它成為兇殘的苛政。


筆者主張它必須網開一面。也就是說,這個社會可以提倡所有的人都應該做到異性專偶,但是同時也必須寬容那些實在做不到的人與根本就不愿這樣做的人;不僅包括這樣的女人或者男人,還必須包括任何非完全異性戀的人。社會可以勸導他們,卻不應該壓制他們,更不能懲罚他們,反而應該保護他們所擁有的獲得更好生活的天賦人權。


2015-08-23 08:4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