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搞IT的妹紙這么少?真相太殘酷!

人文精神  >>>  創業先鋒 眾人拾柴火焰高


科技行業里女性員工偏少的現象普遍存在,至于背后的深層原因,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理解。一部分人相信,女性天生就不喜歡計算機科學,因此行業里根本就沒有多少女性在尋求工作機會;還有一部分人則認為,科技企業長期由男性高管領導,因此在招聘新員工時更青睞“同類”,而對“異類的”女性應聘者充滿偏見。事實是否如此?《連線》雜志根據最新的一些調查給出了一個不太相同的結論——科技企業不肯在工作時間上妥協才是導致女性員工較少的更主要原因,因為大多數女性,尤其是已為人母的職業女性們,通常更看重家庭,并愿意為家庭犧牲事業。


“對于女性來說通常只有兩個糟糕的選擇:找一份全職的工作,全身心為其付出;或者不為事業拼搏,逐漸失去在事業上的主動。”前《赫芬頓郵報》編輯凱瑟琳•扎爾斯基表示。


女性,尤其是已為人母的女性,通常需要更加靈活的工作時間以照顧家庭。這也是扎爾斯基與米萊娜·貝里一同建立了PowerToFly網站的原因——PowerToFly于去年8月正式上線,創立初衷是為幫助女性在科技領域里找到靈活工作時間的職位。截至目前,該網站已經得到了大量來自多個不同領域背景的職業女性支持,并成功幫助她們在將近700家,包括Buzzfeed和Hearst在內的知名科技企業里,找到了允許在家工作的靈活職位。


上周,PowerToFly還推出了首個移動應用PowerToFly Connect。該應用將作為一個提供與遠程工作職位相關的社交媒體平臺存在。“我們已經成功推出了我們的工作匹配平臺。”貝里表示,“而現在,我們要為在圍繞職業女性的困擾建立一個綜合的社交媒體平臺。”


工作靈活性對職業女性的影響超過想象


事實上,工作靈活性在影響科技企業男女員工比例上扮演的重要意義要遠超我們的想象。有大量的研究調查顯示,盡管我們在過去幾十年里對職場做了這樣那樣的改變,但女性仍舊要比男性更感受到壓力,尤其是在擁有小孩之后。譬如皮尤研究中心2013年的一份調查報告就指出,大約51%的職業女性認為,成為母親后要想更進一步發展事業將變得十分困難,而作為對比,僅有16%的“已為人父”擁有類似感受。該調查最后還表示,42%的母親為照顧家庭大幅減少了工作時間,相比之下,只有28%的父親有相同的經驗。


與此同時,另一份來自威斯康星大學有關女性為何離開科技領域的調查報告顯示,大約三分之一的女性因為家庭放棄了事業,而其中主要的深層原因是“公司的工作時間不夠靈活,以至于無法同時兼顧生活和工作兩個方面。”


“絕大多數女性終將會成為母親,將會要面對我們過去面對過的選擇。”扎爾斯基表示,“1999年,職業女性人數達到了最高峰,因為那時候沒有第三條選擇。我們認為我們的平臺正在為女性創造這個選擇。”


PowerToFly難以獲得科技企業青睞


然而,并非所有的公司都愿意讓員工遠程工作的,即使這會為內部的員工多樣性帶來益處。一個最知名的代表就是雅虎CEO瑪麗莎·梅耶爾在接手掌管雅虎后不久,高調宣布更改公司政策,要求所有在家工作的員工必須出現在公司。梅耶爾的決定引發了很多爭議,但其辯解道:“人們通常聚集在一起時才會更加具備協作性和創造性。”


事實上,科技企業對梅耶爾的這種觀點十分認同,扎爾斯基本身也清楚這一點——這也是PowerToFly迄今遲遲未能吸引到科技巨頭的根本原因。“他們想要在內部解決這些問題(男女員工比例的問題)。”扎爾斯基指出,“他們非常重視成立委員會來強調此類問題,但另一方面卻也非常堅持要求每一個員工都必須出現在公司里。”


不夠,一些與PowerToFly展開合作的企業已經嘗到了甜頭——PowerToFly代表其他公司發布的招聘廣告平均每個職位會收到14份的應聘簡歷。雖然PowerToFly不公開具體已經幫助多少職業女性找到理想的工作,但扎爾斯基以BuzzFeed和Hearst為例,強調前者已成功完成了20個崗位招聘,而后者則完成了16個崗位招聘。此外,PowerToFly自己也通過旗下平臺在全球范圍內招聘了35個遠程工作的職業女性。


對于扎爾斯基和貝里來說,PowerToFly并不只是一個幫助職業女性在科技領域里找到靈活工作職位的平臺。“你們常聽到(科技界的)男人們在談教育,教育,還是教育。”扎爾斯基表示,“這話已經說了十年了。為什么不直接在現有的職業女性上直接投資呢?”



CocoaChina 2015-08-23 08:48:00

[新一篇] 特寫 姚壯憲:仙劍奇俠傳煉成記

[舊一篇] 幾乎整個互聯網行業都缺CTO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