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字體    

【史思】做愛要被“點天燈”:太平天國婦女的真實生活
【史思】做愛要被“點天燈”:太平天國婦女的真實生活
共識網     阅读简体中文版

摘要
太平天國《禁律》規定:“凡夫妻私犯天條者,男女皆斬。”如果夫妻之外,男女愛悅而性交,至少斬首,甚至可以“點天燈”——自腳至頭捆扎起來活活燒死。


共識君按:今日【史思】欄目給大家推薦潘旭瀾先生一篇好文,關于太平天國的婦女境況問題。潘先生著有《太平雜說》一書,也一并推薦給諸位。



電視劇《太平天國》劇照

50年代前期,有的論文竟說:“太平天國婦女的解放是人類史上最先進的婦女解放運動。”


為了論證這一觀點,不惜采取非學術的辦法,給古人扣政治帽子,將清代記述太平軍對待婦女之暴虐者,稱為“站在滿清反動統治立場的地主階級分子”,或干脆稱為“反革命分子”。看來,不但是要以此抹煞他們記述的史料,也要使當代學人望而卻步。


幾十年過去了,當年印象還恍如昨日。而且,后來的“太平天國”論著,似乎很少有專文專章談論婦女問題。因作此文,簡約說說太平軍造反時婦女的境況。


我想,這是一個不應當被遺忘更不應當被浪漫化的世界。


太平軍造反之初,為斷絕參加者的后路,財產充公,房屋燒掉,全家參加,自然連同母妻姐妹女兒。于是,男人就都無后顧之憂,個個成了過河卒子;


女人也參加,既可增加兵員,擴大聲勢,又可作為人質;家人之間形成連環保,男人出問題找你家女人算賬,女人出問題找你家男人算賬;人們的前途,就只能是勝利或者戰死。當時就有人看出這一點,認為“計謀甚深”。


男女都參加造反軍,如無得力措施,不但有許多婆婆媽媽的事,兩性關系也是個難題。然而,洪秀全等首領早就想好了一套辦法。在宣傳的基礎上嚴格實行男女隔離。


他所作的《原道救世歌》說:“第一不正淫為首,人變為妖天最。”《天條詩》說得更詳細具體:“第七天條:不好奸邪淫亂……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雜。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為變怪,最大犯天條。”


所謂“淫”、“淫亂”、“奸淫”,是指一般的男女肉體關系,主要是針對夫妻間通常的做愛。所以,在《禁律》中就規定:“凡夫妻私犯天條者,男女皆斬。”如果夫妻之外,男女愛悅而性交,至少斬首,甚至可以“點天燈”——自腳至頭捆扎起來活活燒死。


當然,主要還是靠男女隔離的辦法,也就是“男有男行,女有女行”,將男女完全分開,釜底抽薪,最大限度減少“犯天條”的可能。不但夫婦之間不能有“奸淫”——性生活,即使是丈夫探看妻子,兒子探視母親,也“只宜在門首問答,相隔數武(步)之地,聲音務要響亮”。


如果說,在戰爭中,在軍隊里,男女分開、夫妻隔離是不得已的辦法,有其合理和必要的成分,那么占領南京以后,應該結束了吧?


實際上,洪秀全等人也曾私下許諾老部下,到定都以后就準許夫妻、家人團聚。可是,1853年3月定都南京了,不但軍中仍然男女分開,而且將整個南京變成大軍營,原來南京的男女居民,也統統實行軍事化,分別編入男營、女營。


未幾,女營改稱女館,仍按軍事化編制,集中居住,由洪秀全的親信蒙得恩統管。下面的官員每日三次,向蒙得恩匯報并聽取命令。


少數有技藝、美貌的女性,分配到錦繡營,去做袍服、被帳、王府的裝飾,自然屬于美差。沒有技藝的,不但要從事運糧、背煤、割麥、割稻、伐木、砍竹,還要被抽調去筑營壘、挖溝濠,參與建造天王府和東王府,又要守卡、巡更,甚至到城外去沖擊清軍。


簡單說來,由于城里女人比男人多,通常只由青壯男人干的沉重艱辛的勞作,大多由女人承担了。有時,不但要作后勤和警備,還要直接參與作戰。當然,這些全都是在男人領導下進行的。


廣西山區的農村婦女,本來多數是天足,并不是太平軍“革命”的結果。到南京后,當地原來裹小足的,一律限令放開。這當然是一種解放,有進步的一面。但強迫命令,則不可取。


尤其值得注意的,這種強迫命令的目的,是為了加重對女人的奴役,讓他們去從事男人才能承受的苦力。如果誰在超負荷的服役中膽敢發牢騷,那就被說是“變妖”了,監督的小頭目聽見或有人舉報,就會立即將其斬首,像踩死一只螞蟻那樣平常。



天國末期的女囚


太平軍攻占南京之前,有少數女性還出頭露面,在軍中較為活躍。但在洪秀全心目中,女性不過是從屬于男人的低級人種或工具。


連他的干妹妹洪宣嬌(一說原名楊宣嬌),拜上帝會公開造反前是很重要人物,到公開造反之后,便因倔強好勝,受到洪秀全等人的訓斥,甚至曾被假借“天父”名義加以責打。到南京以后,便只能作為西王娘關在府里,不能成為最高領導集團的正式成員而退出前臺。


天地會參加太平軍的女將蘇三娘,在攻占南京時帶一批親隨女兵在街上風光了一番,被當時及后來的人寫了又寫,但此時婦女在太平軍中已經落冷,她只能帶著老部下去打鎮江(一說揚州),給時人留下“八百女兵都赤腳”的談資,從此銷聲匿跡——或者戰死,或者退出軍政舞臺。


太平軍初起,曾有“男學馮云山,女學胡九妹”的口號。這個被樹為榜樣的胡九妹,年過五十,隨兒子造反,曾任女軍帥。到南京后,任東殿女丞相。要知道,這女丞相同男人當丞相根本不能相提并論,是沒啥實權的擺設。所以,再也沒有什么作為和音息。


歷來被各種人大做文章的傅善祥,應女子考試獲第一名,被楊秀清任命為東王府內簿書,專司代楊批答文書,同時又成為楊的情婦。除了一大堆爭風吃醋的故事外,憑著她與楊的特殊關系,掌握了不小實權,卷入高層的政治斗爭。洪、楊內訌之后,不知所終。


這其實并不是什么新鮮事。歷代都有得寵的嬪妃,勾結大臣,干預朝政。楊秀清是實際上掌權者,傅善祥可視為帝王寵妃,她的干政不過是歷史故事的重演,不能說是太平軍特有的“婦女解放”。比起北京皇宮里那位不久之后成為慈禧太后的葉赫那拉氏,傅善祥的短暫政治作用,實在算不了什么。


除了傅善祥,就不再知道有其他女性担任過什么重要職務,也不再有女子考試之事。這趟被反復渲染的女子考試,實際上只不過是楊秀清要找女秘書而已。


至于在嘉定、上海活動的女將周秀英,只因她所屬的小刀會名義上依附太平軍而已,實際上完全沒有關系。所謂“最先進的婦女解放運動”,可以做文章的大約就這么些。


定都南京之后,洪秀全一直不讓夫妻團聚。甚至冬官又正丞相陳宗揚,夫妻同宿,兩人一同被斬首。鎮國侯、秋官正丞相盧賢拔,與其妻團聚兩天,被人揭發,因洪、楊有意保他,才從寬發落,革爵治罪。


沒有官邸、沒有私房的官員和軍民,連“犯天條”的可能也沒有。被剝奪了做妻子、做母親、做女兒、做姐妹權利的婦女,人性被徹底囚禁,還有什么人權可言?


不得“奸淫”,并不是對所有的人。諸王就可以例外。尤其是洪秀全本人,盡可縱欲。


還沒有打進南京,他就有妻妾36人。到南京以后,蒙得恩注意為他選美,每逢他生日,就送上美女6人。不止從南京選,還從江蘇其它占領區先選拔年青美女到南京備作候選者。所以,外國人到過南京的,都覺得南京美女多。


到1864年,他兒子洪天貴福被俘后在供詞中說,洪秀全共有88個妻妾(一說有108個)。有些學者,極力說洪秀全生活如何嚴肅,如何“力戒奸淫”,每讀書至此,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其實,在洪秀全看來,眾多妻妾以供盡情縱欲,是他作天王應有的一項重要享受。那么多的妻妾,只能作他盡情發泄性欲的馴服工具。他對這些女人,比歷代帝王之于嬪妃,要嚴酷得不可比擬。他一生氣,可以不管小老婆懷孕,將她踢打得流產。


不但妻妾越來越多,宮女也很多,一種比較可信的說法是,總共一千余人。這些宮女,在他心目中,更是等而下之。有許多人,待了十年,竟沒有福氣看到他老人家一眼。


2015-08-23 08:4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