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恒均:畢福劍的事有那么嚴重嗎?

歷史思潮  >>>  名人論史——近當代作家的史學觀點

撰文|楊恒均

來源|天涯博客


昨天不少網友到我這里留言,希望我對畢福劍飯桌上罵“biang”的說兩句,其中幾位更是有激將和逼我出手的意思,例如一位留言道:楊恒均先生,畢福劍被央視通報批評,停播四天節目,估計工作都可能不保,危險啊,可你竟然不管不問,你整天在干嘛嗎?該出手時不出手!


這話真的激怒了我,很想回復他:真想知道我在干嘛嗎?我十幾年前從體制內自動退出,每天都干著這事,每時都應該比畢姥爺更“危險”,你竟然沒有看到?——當然我沒有這樣回復,像無數次忍不住想回復最終還是咽下去了一樣。


不過,畢姥爺的事倒不妨說幾句。畢姥爺酒桌上助興,真情流露,實在令老楊頭佩服,也有點喜歡上這哥們了。其次,酒桌上的即興被偷拍下來公布在網絡上,不可取,任何以此為證據來懲罚畢姥爺的做法都實際上助長了告密之風,對目前互信本來極低的中國社會弊大于利。最后也應該提一下,飯桌雖是隱私之地,但飯桌上外國人不少,對于體制內人員來說,實在不能算是“個人聚會”。央視可能會抓住這點對付畢姥爺,強調體制內的工作人員不宜對過往以及現任領導人評頭論足的規定,這個規定很多西方國家都有,或明文或無形,但對體制外民眾并不適用。


現在回頭看看畢姥爺“危險”在哪里,為啥需要我出手吶喊吧。畢姥爺雖然早就是大名人,但除了和趙本山合演的那個小品外,其它在央視的節目沒有給我留下什么印象。這次酒桌談笑被放上網,讓我第一次多看了一眼這位體制內央視的大名人。說他處境危險想聲援的主要指央視可能會停播他的節目、冷藏他甚至“開除”他。于是這些人就開始“聲援”,殊不知,你越聲援,說明他那段調侃影響越大(嚴重),他被處理的可能性就越大。


其次,畢姥爺可能觸犯了體制內工作人員的紀律,但并不犯法,所以,最嚴重的處理也就是停播節目、冷藏或者“開除”,認為這對他很不公正的人,首先認定央視工作對畢姥爺是莫大的榮譽和機會,沒有央視就沒有畢姥爺的今天。這說法當然也有道理,不是有一個央視播音員說過“放一條狗到央視也能出名”嗎。問題是,如果因為說了真心話而被處理與開除,真比一直呆在央視對他更不公正,更危險嗎?這些欣賞畢姥爺講真話并想幫助他的網友,第一時間卻希望他能繼續留在央視屏幕上,有這么精神分裂的?


畢姥爺年紀也不小了,錢和名應該也都不缺了,我倒覺得,如果央視和當局不能正視這個問題,硬要因為一次飯局上的調侃而處理他,受損的是央視與當局而不是畢姥爺。對于畢姥爺,說個不好聽的話,很可能反倒是成全了他。就憑他現在在央視的那幾個節目,主持到他慢慢變老,又真有多大的社會意義?換了別人,那樣壟斷的電視臺,照樣會有收視率和觀眾。央視退休的大腕多了去,過幾年還有誰能記得他們?


從這個意義上說,畢姥爺是否被處理,并不是他的“危機”與“危險”,而是央視和當局應該面對的。畢姥爺面臨的既不是“危機”也沒有什么“危險”。對于畢姥爺,你在體制內這么久,很可能加起來也沒有這次真情流露讓你贏得更多的社會甚至歷史意義:中國需要真話,需要真情,你在央視一輩子兢兢業業,按部就班地娛樂大眾更愉悅領導,有什么G8意思?不如在功成名就之后,給青年人,給社會,也給這個國家樹立一個樣本:就是要講真話——不管真話是對是錯,有人喜歡有人反感,但,你講出來就是對的。如果真有“biang”的讓你父親和家人受苦了,你說出來有什么不對?難道做兒子的還要為害慘自己父親的人歌功頌德?這還是人嗎?!


至于那些跑過來激將我的網友,你們也要跳出央視的迷思,跳出體制加給你們思想上的枷鎖。昨天共識網上有一篇文章有點意思,標題叫“赫魯曉夫,楊教主,畢姥爺”。文章提到,一些“普世派”和所謂追求民主的人士,看到憋了一輩子的畢姥爺爆出一句粗口,幾乎要頂禮膜拜了,而十幾年前自愿退出體制,寫了一千萬字的“楊教主”卻成了眾矢之的……


我在想,如果我一直留在體制內,多說幾年假話,多欺瞞幾次百姓、多賺幾天骯臟錢,名聲可能沒有畢姥爺大,但權力應該不比他小,到那時我突然吃飯時流露出一兩句真心話,而不是現在東躲西藏地寫了近千萬字,會不會能得到你們更多的尊重呢?


我的結論是:畢姥爺飯桌調侃沒有那么嚴重,如果央視如臨大敵地對付畢福劍,很可能讓央視甚至社會陷入一場真正的危機;而如果他們真要那么做,對畢姥爺也沒有那么嚴重,很可能讓我們和社會得到一位說真話的有影響力的名人。



天涯觀察 2015-08-23 08:48:03

[新一篇] 金庸人物譜之霍青桐 青青翠羽 淡淡黃衫

[舊一篇] 【尚書房】程映虹:日本法西斯主義是怎樣煉成的?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