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經典解釋 《金瓶梅》人物論:好人應伯爵
經典解釋 《金瓶梅》人物論:好人應伯爵
天涯觀察     阅读简体中文版

撰文|徐景洲

來源|閑閑書話


《金瓶梅》的第三號人物應伯爵“是幫閑幫兇人物的代表,是一個極丑惡的人物”,(朱星:《<金瓶梅>的故事梗概和主要人物評介》)這樣的結論已成為人們的共識。但當我們以此作為評判的尺度來衡量應伯爵的所作所為時,便會發現這樣的尺度并不完全適合應伯爵。確切地說,在這個尺度中,只有幫閑的丑的那一面適合于應伯爵,而幫兇的惡的一面,與應伯爵并不相干,是強加于他的,是對他的極大誤解。


在一百回的《金瓶梅》中有近六十回寫到應伯爵,全面而深入地考察應伯爵的所有行止,雖然隨處可以見到他幫閑抹腳,招攬說事,賺吃騙喝,插科打諢,趨炎附勢,逢迎拍馬,出乖露丑,整天跟在西門慶的鞍前馬后,不是家奴,勝似家奴,將幫閑的本領發揮到了極致,無疑是一個丑極了的幫閑人物的代表,但我們何曾見他替西門慶幫過兇,作過惡,害過人?西門慶偷奸潘金蓮,毒殺武大,設法把武松充配到孟州;西門慶騙娶寡婦孟玉樓,將她的財物都詐取了出來;西門慶勾引李瓶兒,霸占花子虛的巨額錢財并將其活活氣死;西門慶收買流氓,毆打蔣竹山,誣告其賴賬,并拘進提刑所毒打;西門慶通奸宋惠蓮,設計陷害來旺兒;西門慶仗勢打死宋惠蓮的父親宋仁;西門慶因為李桂姐背著他接客,把李家砸得稀巴爛;西門慶做了提刑官后,苗員外的家人苗青串通強盜殺了家主,他得到苗青的一千兩銀子,就放了苗青,只把強盜殺掉了;還有那舉不勝舉的西門慶在自己家中的濫施淫威……令人發指的行兇作惡害人之事,西門慶做了一樁又一樁,而一個不爭的事實竟然是,作為高級幫閑的應伯爵,卻沒有染指其中的一件!至于應伯爵自己去作惡行兇害人的事,在小說中我們同樣也是找不出來的。既然應伯爵并沒有為西門慶幫過兇,自己也未害過人,我們又怎么可以對應伯爵作下“幫閑幫兇人物的代表,是一個極丑惡的人物”的定論呢?真實的應伯爵,只是一個幫閑人物的代表,只是一個丑極了的人物。


丑而不惡,幫閑而未幫兇,這才是真實的應伯爵。而應伯爵不為西門慶幫兇作惡害人的原因其實并不復雜,一則西門慶的所有作惡行兇害人的事情根本就用不著應伯爵的幫助;二則就本質上說,淪為城市無業游民的應伯爵也不屬于那種以幫兇為能事為樂事的地痞流氓一類人物。應伯爵心里非常明白,在西門慶的心目中,他充其量只是一個供人開心取樂的食客而已,西門慶需要的就是他的一張能說會道的嘴和知趣的心機,而他為西門慶幫閑的目的,也僅僅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欲而已,更大的好處,更多的實惠,他是想也不敢想的。因而以他的精于世故,他是犯不著為西門慶幫兇,白白地染上滿手的鮮血的。


但人們對應伯爵的誤解還不僅于此。應伯爵不僅不是一個幫兇作惡的人物,而且在許多時候,他還能夠利用自己的高級幫閑的特殊地位,利用他與西門慶的特殊關系,想法設法給那些生活在社會下層為生存而苦苦掙扎的人們提供一些幫助。西門慶在結拜兄弟前曾對吳月娘這樣評論應伯爵:“自我這應二哥這一個人,本心又好又知趣,著人使著他,沒有一個不依順的,做事又十分停當。”西門慶的評論可謂入木三分,只不過應伯爵不僅熱心為西門慶幫閑,也同樣熱心為那些求助于他的人幫忙。無論什么人有求于他,他都會竭盡全力給予幫助,特別是對那些處境困頓者,他更能夠不計報酬,不計得失,想方設法為人排憂解難。正是基于這一點,我們才說應伯爵既是一個為西門慶幫閑的丑人,又是一個樂于助人、心地寬厚善良的好人。他有著令人厭惡的一面,也有著令人感到可敬的一面。正因為有了好人這一層面,應伯爵的性格,才有了丑與善的兩重性的構成,才顯得豐富多姿,令人品評不盡。


我們來看一看應伯爵是怎樣做一個好人的。


應伯爵很重情重義,他與眾兄弟結盟,是為了相互有個照應,所以應伯爵與眾弟兄能夠平等相待,只要他們有了難處,他總是熱心相助,從不推辭。也正因為如此,眾弟兄有了難處,即使是需要西門慶幫助的,也都很樂意求助于應伯爵。在小說的第一回中,應伯爵因很長時間沒來西門慶家而受到西門慶的責備。應伯爵先是充當拉皮條的角色,向西門慶引薦了桂姐兒,以此博得西門慶的諒解和歡心,然后才說明這么長時間沒來的真正原因,是因為他們的“會中兄弟”卜志道死了,“在他家幫著亂了幾日,發送他出門”。卜志道本也是西門慶平時來往較多的一個所謂的“好兄弟”,可西門慶對他的態度與應伯爵相比可就大相徑庭,差之甚遠了。西門慶竟沒有親自去吊孝,僅僅是讓下人送了點“香楮奠禮去”,而他送禮的原因竟然是“我前日承他送我一把真金川扇兒,我正要拿甚答謝答謝”。他提到卜志道時語言是那么冷漠,那么無動于衷,那么無所謂,何曾有一丁點兒的兄弟情義。而應伯爵則非常重義氣,“人走茶不涼”,寧肯冷落西門慶,也要在卜志道家里幫助孤兒寡母處理后事。應伯爵這樣做,絕不是出自什么私利的目的,他完全是出于一片同情心,完全是在盡窮哥們的義氣。他為西門慶幫閑表現的是一副丑人的嘴臉,而他為窮弟兄幫忙,則實實在在地是一個好人的形象了。


應伯爵的另一個盟兄弟常峙節,窮得沒有房子住,老婆在家里鬧得他一愁莫展。他曾經在一次酒席上向西門慶提過借錢的事,可西門慶當時未予理睬。于是他只好去求助于應伯爵。他把應伯爵請到一個小菜館里,當他把向西門慶借錢的事說出來后,應伯爵只吃了幾杯酒,更沒有吃幾筷子菜,就以不吃“早酒”為由,放下碗筷,領著常峙節直奔西門慶家里去了。他既不想讓常峙節為此多破費,又把這事看得很重很急,像自己的事一般,如果沒有一副樂于濟人的火熱心腸,他會這樣不吃送上口的食嗎?如果他果真是一個“不仁不義”(這樣的評價在研究應伯爵的文章中屢見不鮮)毫無廉恥的小人,他還不乘人之危,敲上一筆說事的傭金嗎?但事實上,他卻是二話不說,什么價錢也不講,把事情辦得特別上心。到了西門慶家里,他用盡心機,先是說了一大番讓西門慶開心的話,然后察顏觀色,不失時機、恰到好處地提出常峙節借錢的事。即使這樣,西門慶也只是先給了十二兩的碎銀子,推說自己手里沒有銀子,買房子的錢以后再說。顯而易見,西門慶手頭再緊,幾十兩的閑銀子總還是能夠拿得出來的吧。他實在是不想借銀子給常峙節,因為他知道常峙節太窮了,借了錢不知哪輩子能還,更不用說借此生利了,而且結盟的兄弟,也是不好開口要賬的,借了跟送了實在是沒有多少區別。西門慶的這種心理,應伯爵最為清楚,他知道西門慶的錢難借,所以他自己都極少向西門慶開口借錢,但是為了朋友,他還是舍著老臉,硬著頭皮,幫助把錢借到了手。這說明,應伯爵對他的一幫子結義兄弟,并不像西門慶那樣以主仆關系待之,而是平等相待,講情講義,這一點正表現出了應伯爵為人真誠而又并不勢利的重情重義的一面。


對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弱者充滿了同情心,只要他們有了困難需要自己幫助,即使平時沒有多少來往,即使拿不出什么謝禮來,應伯爵也會毫不猶豫地竭盡全力給予幫助。桂姐因為接客丁相公,得罪了西門慶,西門慶不僅砸了妓院,而且發誓從那以后,“不與李桂姐上門走動,家中擺酒,也不叫李銘唱曲,就疏淡了。”真是城池失火,殃及池魚,以靠在妓院和有錢人家里賣唱為生的李銘也因此而受到了牽連,生計發生了危機。他在求應伯爵幫他向西門慶說情時說道:“就是桂姐那邊的事,各門各戶,小的實不知道。如今爹因怪那邊,連小的也怪了。這負屈銜冤,沒處伸討,……爹動意惱小的不打緊,同行中人越發欺負小的了。”


西門慶是清河縣的一霸,西門慶不喜歡的人,誰個又敢接近呢?而且這一次,西門慶惱的又特別厲害,再加上李銘此前曾因春梅說李銘酒后失態,西門慶此次對他的惱怒也就可想而知了,而要想轉變西門慶對他的態度,使他重新在清河縣的賣藝圈子里獲得一席之地,難度真是太大了。替李銘向西門慶去說情,實在是一件冒風險的吃力不討好的事,稍為明智一點的人,誰個又會為李銘這種在社會上最被人瞧不起的賣唱為業的小人物去出力呢?李銘想到了應伯爵,他可憐巴巴地拿著“燒鴨二只,老酒二瓶”這微不足道的薄禮,來求應伯爵替他向西門慶說情。李銘的不幸遭遇深深打動了應伯爵的同情心,他爽快地說:“我沒有個不替你說的。我從前已往不知替人完美了多少勾當,你央及我這些事兒,我不替你說?”而且他還表現得特別慷慨仗義:“你依著我,把這禮兒你還拿回去。你是那里錢兒,我受你的?”在李銘的再三央求下,他才收下了禮,卻又拿出三十文錢來,打發了送禮盒的人。這樣的舉動,對于經常與西門慶一起混吃溜喝,而且從來都是一毛不拔的應伯爵來說,在為別人幫忙時,還能有如此舉動,實在是古道熱腸,令人頓生敬意。應伯爵隨后帶著李銘來到西門慶家,經過了應伯爵的一頓巧說和巧加安排,最后,西門慶終于在沉呤了半晌之后,說:“既你二爹再三說,我不惱你了。”事后,應伯爵對李銘說:“如何?剛才不是我這般說著,他甚是惱你。他有錢的性兒,隨他說幾句罷了。”還教他:“明日交你桂姐趕熱腳兒來,兩當一,就與三娘娘做生日,就與他陪了禮兒來,一天事都了了。”應伯爵順帶著,連李桂姐的事也安排妥當了。事后,李銘也未對應伯爵有什么謝禮,而應伯爵依然對他是相當的關照,從未為此去勒索李銘,向他討什么好處。應伯爵的所作所為,純粹是出于對弱者的同情,純粹是因為他還有著一顆樂于扶人之困的善心。


幫窮朋友向西門慶借錢也是應伯爵經常做的好事。雖然應伯爵幫人借錢從中也得到了一些好處,但他卻極少乘人之難向人主動索取。向西門慶借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甚至可以說是一件既要臉面又要心計的難事,否則人家就不會間接地通過應伯爵來借了。但無論怎樣難借,只要人家開口求他,他總要千方百計地幫助把錢給借到手,而且還都能盡可能地替別人著想,或免掉利息,或延長借期,或增加借款,使別人能得到更多的實惠,無不顯示出應伯爵樂于助人的善良心地。吳典恩因為要做驛丞之事需上下打點,而家中一文錢也沒有,就再三央及應伯爵,求他向西門慶借七八十兩銀子,并許應伯爵十兩銀子相謝,說著竟然跪在地下。雖然他答應給十兩銀子相謝,但那必需是事情辦成之后,如若辦不成的話,是沒有的。而應伯爵不僅毫不推辭地包攬下來,而且還讓吳點恩將借款改成一百兩,并說“恒是看我面,不要你利錢,你且得手使了。到明日得官慢慢陸續還他也不遲。”看他,為別人想得多么周到。他本來是完全有理由借著多借到的錢和省掉了的利錢再向借錢人敲下一筆的,但他從沒有想這樣做,十兩銀子的好處是別人主動給他的,而多借到的錢和省掉的利錢卻要遠遠超過他所得到的說事的好處費了。


其實應伯爵家中的經濟情況也十分窘迫,但他沒有乘人之危,借機發財,這時的應伯爵真是善良真誠而又單純可敬。為了能順利地借到錢,應伯爵也算絞盡了腦汁,他巧嘴如簧,先是大夸西門慶的犀角帶如何之好,在將西門慶的心情調理得十分愜意時,這才說出替吳典恩借錢的事,以至于西門慶一高興,不僅借足了一百兩,而且還把利錢也“抹了”。商人李三和黃四要向西門慶借一千兩銀子的巨款做生意,更是一件很難辦的事。應伯爵費了更大的精力,一次不行,二次,二次不行,三次,小說寫這次借錢前后用了十多回的篇幅,應伯爵正面側面,直接間接,確實費盡了心機,才幫助李三黃四借到了錢。當然他從中也確實得到了一定的好處,但這也不必苛責,因為他的確為此付出了大量的勞動,而李三黃四他們也確實是自覺自愿想給他的,而他由此給李三黃四帶來的經濟上的好處,就更不是那幾個好處費所能抵上的了。像這類事情,如若應伯爵真是一個不仁不義的貪婪小人,他還不會大敲竹杠,天經地義而又輕而易舉地發上一筆大財。但他沒有這樣想,更沒有這樣做,他的心思確實都一門腔地撲在了為別人解難排憂上了。


在有些研究文章里,把應伯爵為韓道國說情的事當作應伯爵為了錢進行“幫兇”的唯一的典型事例。但在這件事情上,應伯爵同樣也是出于為別人排難解紛的好心為別人幫忙,在整個事件的始終,他都沒有存一點為誰幫兇去害誰的心思,也沒有存心借機去敲人家的竹杠,發一筆大財。韓道國的老婆,因為和小叔子通奸被鄰居好事的浮浪子弟們捉著送進了衙門。韓道國無可奈何,不愿因此而家敗人亡,就找著應伯爵,說是那些浮浪子弟如何無中生有,惹事生非,使他們家深受其害的,可憐巴巴地央求應伯爵給西門慶說情放了他的老婆和弟弟。這種事情,其實只是韓家的內政,本是無什么是非可言的,那些街上的浮浪子弟純粹是出于惡作劇的目的而有意滋事。應伯爵為韓道國說情,并不是要為誰幫兇,要說這里面有兇手的話,那就只能是那幾個無事生非的浮浪子弟,韓家只是受害者。應伯爵完全是出于同情心才幫韓道國的忙,是出于替人家消災免難的善良心地,他絕沒有心要借機去害那幾個浪蕩子弟,當然就更提不上在這件事情上要為西門慶幫兇了。他也不是為了要從中敲榨錢財,韓道國在當初找應伯爵幫忙的時候也根本沒有提到錢的事,而且事成之后,小說中也沒有寫韓道國給了應伯爵多少好處。應伯爵在向西門慶陳述事件的前因后果時,雖然無中生有地把韓道國老婆被抓說得很無辜,但將那幾個街頭的浪蕩子弟說成是“時常打磚掠瓦鬼混”的“不三不四的人”,卻也并無夸張。而應伯爵編造這些謊話的目的并不是為了要借機去整那幾個街頭的小混混,而只是為了讓西門慶相信他說的話,好趕快地放人。果然,西門慶聽了他的話,就吩咐地方,改了報單,次日帶到他的衙門里發落。結果放了韓道國的老婆同她的小叔子韓二,卻又把那班好管閑事的人捉去,給了一個非奸即盜的罪名打了個臭死,押到了監里。


而事情出現相反的結果,卻并不應伯爵所希望的,他所要做的只是放了韓家的人而已,而事情到了這樣一步田地,卻已不是應伯爵所能夠左右得了的了。接下來這群人的父兄慌了手腳,大伙湊了四十兩銀去找應伯爵,讓他說情,這卻讓應伯爵左右為難了。他做事的出發點,純粹是為了替人幫忙消災,而不是為了害人,對于他來說,只要有求于他,不論什么人,只要是需要幫忙而他又能夠幫得上的,他都會熱情相助的。如果說這件事也算得上西門慶做下的一件惡事(其實說這是一件昏官做下的糊涂事更為確切),應伯爵又是一個幫兇的話,他就不會幫這伙人去說情了,即使說情的話,也會昧著良心,黑著心,借機狠狠地敲榨他們一大筆銀子才是。但看到這些人的可憐相,他又動了同情心,但礙于韓道國這一面,又不好直接找西門慶,正如他對老婆說的:“我可知不好說的。”他靈機一動,拿了十五兩銀子,去賄賂西門慶的男寵書童,讓他在西門慶跟前說情。那書童嫌錢少,應伯爵只得又送五兩。后來書童買份禮物,送給李瓶兒,說了這件事,結果關押的那班子弟才被放了出來。從表面上看,應伯爵兩頭落情,但是一則他并不是主動去兩頭說情,以求得兩方面的好處的,而他所得到的實際上的好處與他所做的事相比,實在又是微不足道了;二則他的出發點也只是單純地為別人消災免難,而不是要借機兩邊生事,存心去發一筆虧心財,存心去做害人的虧心事。因此把這事作為他幫兇的典型事例是不恰當的,是沒有道理的。


應伯爵做的好事,還遠遠不止這些,但這已足以說明,在應伯爵的心靈深處,確實有一付古道熱腸,有一顆為善的心。應伯爵本人也是生活的弱者,也生活在社會的底層,也經常受著窮困潦倒的煎熬,他對弱者富有同情心可以說是由他的特定的社會地位所決定的。以他的精明,他深深知道,他的命運其實與李銘們,與常峙節們是沒有本質的區別的,如果說有區別的話,也只是因為能說會道、善于應酬而能多得到西門慶的一點好處而已。在應伯爵的身上,除了作為基本性格特征的丑的一面外,還有著善良的一面,在他委瑣低鄙的外表下,在他心靈的深處,人性的利他的美好的一面還未完全泯滅。但這好的一面卻因為其大丑的一面過于突出,也就難為人們所察覺了。但探討應伯爵的這些被人忽視的性格層面,對于更加完整深入地研究應伯爵這個幫閑的典型,對于我們認識那個非人道的社會是怎樣扭曲和毀滅人性中的美好的東西的,從而更進一步認識小說對社會以及人性的深刻的揭示,都是不無價值的。


2015-08-23 08:4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