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名人論史——近當代作家的史學觀點
字體    

金庸人物譜之霍青桐 青青翠羽 淡淡黃衫
金庸人物譜之霍青桐 青青翠羽 淡淡黃衫
天涯觀察     阅读简体中文版

撰文|衣璇璣

來源|閑閑書話


青青翠羽,淡淡黃衫!


翠羽黃衫是她的標志,也是,她的名字,她的聲望,她的威嚴。也是,她的全部。


翻《書劍恩仇錄》到第十五回:奇謀破敵將軍苦,兒戲降魔玉女嗔,陳家洛及香香公主等落入清軍包圍圈,霍青桐按兵不救。引發心硯及有“武諸葛”之稱的徐天宏等紅花會眾人誤會她。甚至連她的父親木卓倫,也懷疑她的用意,不聽她的號令怒氣沖沖帶老弱之兵赴清軍包圍圈救人……心硯疑她,她只是秀眉一豎喝止心硯的胡說八道而已,待老父親連番懷疑她的動機,并說出“你,你喜歡陳公子,他卻喜歡了你妹子,因此你要讓他們兩人都死。你……你好狠心”這樣毫無顧惜的話傷她的時候,她驚呆了,怔住了,手足冰冷,幾乎暈厥。翠羽黃衫的智慧豈是普通人可以并肩的,即使是紅花會的總舵主陳家洛,即使是有“武諸葛”之稱的徐天宏,他們與翠羽黃衫也不在一個節奏上,需要慢一拍才能思量出霍青桐排兵布陣的用意。是不是都是這樣,那些比我們強大、比我們智慧的人通常做了我們發泄和傷害的對象,內心以為,他們什么都能包容下,什么都該包容下!是這樣么?


當霍青桐是翠羽黃衫,她就被高高地擱在了云端,信服的時候,被人膜拜;懷疑的時候,被人傷害。她一個人,在那高處,煢煢孑立,形影相吊。


寫到這里,我忽然想起金老另一部書里的另一個人,喬峰,那也是個神一樣的人,但是,一切誤會仇恨宿命一樣集中在他一人身上,他唯有一死。

她和喬峰一樣,是有使命感的人。“故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連心疼的時間也沒法有,親人懷疑她的并發癥已經開始——輪到部下也不認同她了,拒絕她的號令,如此,這仗怎么打?所有人發泄完自己的脾氣跑了,扔這么一個又亂又大的攤子給她,她怎么辦?包括陳家洛在內的親朋好友族人都在等著她去拯救,她只有繃緊了小嘴強硬面對——

“她發令已畢,一人騎馬向西,下馬跪下,淚流滿面,低聲禱祝:‘萬能的真主,愿你圣道得勝,打敗入侵的敵人。現今我爹爹不相信我,哥哥不相信我,連我部下也不相信我,為了要使他們聽令,我只得殺人。真主,求你佑護,讓我們得勝,讓爹爹和妹妹平安歸來。如果他們要死,求你千萬放過,讓我來代替他們。求你讓陳公子和妹妹永遠相愛,永遠幸福。你把妹妹造得這樣美麗,一定對她特別眷愛,望你對她眷愛到底。’祝禱已畢,上馬拔劍,回馬叫道:‘黑旗第一、第二兩隊隨我來,其余各隊分赴防地。’”

我每讀到她“一人騎馬向西,下馬跪下,淚流滿面”,我也忍不住淚流滿面。


翠羽黃衫,于她,是榮耀,也是,辛苦。


她真的辛苦,心愛人愛上的竟然是自己的親妹妹,而親妹妹又一副天真無邪不諳世事的模樣。


美貌比才華更惹人注目。接受和喜歡一個美貌的人,遠遠比接受一個有才華的要輕松。所以,陳家洛完全將霍青桐的贈劍深情拋開,將周綺的質問拋開,將雪雕關明梅的警告拋開,見了香香公主那明艷絕倫的天仙樣子,短短幾天時間,便將自己的滿腔情思完完全全轉移到咯絲麗的身上去了。


你愛一個人,他一定知道;他若不知道,那就是不愛你。


寫完上面一句話,我忽然,就有些黯然。他若不知道,也就算了,我自己知道就是了,就當是我自己的一堆私房錢,窮的時候拿出來數一數,聽聽錢響也好。如果本來知道后來又變成不知道,那倒該怎么處置呢?


我一位女朋友,是四川瀘州的女子,說話特別可愛。她有個比喻:那個你喜歡的男子,就像地上的兩塊錢,你不揀,別人就揀去了。連兩塊錢都有人揀,那么掉一百元大鈔或則一錠金子,那揀得人豈不多了去了。我從小看“金庸”就喜歡霍青桐,時常氣郁于她和陳家洛的關系。但是瀘州女子的話讓我茅塞頓開,笑逐顏開。


還是從頭寫來吧,從陳霍二人初見開始——陳家洛“豐姿如玉,目朗似星,輕袍緩帶,手中搖著一柄折扇,神采飛揚,氣度閑雅”,霍青桐“體態婀娜,嬌如春花,麗若朝霞”,霍青桐展“三分劍術”奪本族圣物《可蘭經》,劍光霍霍,武功精妙,單打獨斗中被敵人偷襲,陳家洛三枚棋子暗中救下霍青桐,助霍青桐初奪《可蘭經》……想來二人均被對方的外貌、氣質、武功能力所折服,書中寫陳家洛近距離看霍青桐,“不意人間竟有如此好女子,一時不由得心跳加劇”;而霍青桐呢,這位足智多謀的姑娘,這位回族的實際指揮長,在向陳家洛道謝的時候卻低著聲音說話——此時,他一定是動心了的,她也是有意的。當他聽見木卓倫要遣派霍青桐和霍阿伊助他一臂之力救回文四爺的時候,他竟然大喜!他紅花會會眾七萬,高手好手不計其數,他就缺一個霍青桐和一個霍阿伊么?當然不是,他歡喜的是,如此就可以和心儀的姑娘朝夕相處了!


不得不說,金老的《書劍恩仇錄》看起來一點都不痛快。這是作者的第一部武俠小說,是不是就特意在情節的營造、人物的構思上費力?卻用力過度,有些崎嶇艱澀,總沒有好好地成就一個人,好好地成全一段情!


陳家洛真是空有一副好皮囊!跟個唐僧一樣,完全沒有殺伐決斷的氣度。且心胸實在不夠深邃開闊,對待感情閃爍游離,優柔猶豫。他只因見了女扮男裝的李沅芷跟霍青桐親熱地說笑,就心神大亂,章法全無,在真的幫霍青桐找回《可蘭經》后突然改變心意,拒絕讓霍青桐兄妹跟隨他相救文泰來。我不希冀他在那樣的心情下能辨別出李沅芷的女扮男裝,我只有一個跟鐵膽莊主的大小姐一樣的一個問題:這位姊姊人又好,武功又強,人家要幫咱們救文四爺,你干么不答應啊?


旁人不明白,一頭霧水,當事人是一清二楚的。尤其是咱們的青桐姐姐。陳霍二人分別時,霍青桐打破女子的矜持和嬌羞,磊磊落落說出“我性命承公子相救,族中圣物,又蒙公子奪回。不論公子如何待我,都決不怨你”這一番去除陳家洛顧慮的話,隨即又贈劍報恩。再后,看他仍然沒有吐露心聲的意思,霍青桐終于大膽把陳家洛對霍青桐態度前后不一致的因由說出來:“你不要我跟你去救文四爺,為了甚么,我心中明白。你昨日見了那少年對待我的模樣,便瞧我不起。這人是陸菲青陸老前輩的徒弟,是怎么樣的人,你可以去問陸老前輩,瞧我是不是不知自重的女子!”


霍青桐明鏡一樣的女子!只是,她高看了陳家洛。也只是因為霍青桐喜歡上他而已,不然,他實在夠不上匹配霍青桐的條件。陳家洛竟然連把這疑團解開的耐心和力量都沒有,遇到喀絲麗以后,還按照自己最初的懷疑推斷作為自己移情別戀的理由!


這世間上,有的人是不知道你的好,而有的人是承受不起你的好。遇上不知道的,倒還好,原本就不在一個層次上,順手就丟開了;遇上那知道卻受不起的,實在要生出許多的煩惱絲。


到雪山飛狐后,陳家洛及紅花會眾人還稍稍出現,霍青桐的名字只是提及而已。有人從霍青桐的名字總隨在陳家洛的名字后出現推測陳霍二人已經成婚,事情已經發展成那樣,結婚與否,已經意義全無。


翠羽黃衫霍青桐,那是多么鮮艷耀眼的一個女子呀!金老在人物塑造上很有一套,給人物一套獨特的衣服、配飾,這個人就已經躍然紙上。


讓我們再回憶一次她那明晃晃的樣子吧:


麗若春梅綻雪,神如秋蕙披霜,兩頰融融,霞映澄塘,雙目晶晶,月射寒江。


腰插匕首,長辨垂肩,一身鵝黃衫子,頭戴金絲繡的小帽,帽邊插了一根長長的翠綠羽毛,革履青馬,旖旎如畫。


2015-08-23 08:4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