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韓寒作品及相關評論選
字體    

隨時培養自己的不滿
隨時培養自己的不滿
世相     阅读简体中文版


這是世相(thefair)的第 441 篇文章



當我們滿懷軟弱的體諒時,我們相信自己面對的任何困惑和艱難都是巨大的。我們會忍不住自我安慰,告訴自己這些痛苦不是我們的錯,因為這個糟糕的世界襯得上那么大的痛苦。我們試著去找尋別人的感同身受,試著去從整個世界的大層面上為每個人的渺小無助找理由。

勒內·夏爾說,“感謝那位不替你的遺憾操心的人吧。你是他的同類”。

我并不是帶著否定的態度在批評這種軟弱,在這里“軟弱”更像是一個中性詞,我更像是冷靜地看待一種正常的合理的心理狀態。因為每個人都可能如此,并且軟弱者會報團取暖。這時候,所有的膽怯、自欺欺人都是有理的。我們有一點點進步,會為彼此大聲歡呼,哪怕只是沒有倒退,或者倒退得不多,我們也會把它稱作是了不起的功績,是對自己人生的征服。我們甚至會為沒有在股市里虧太多錢而聚在一起吃燒烤。

這時候,我們像一位內向者接受采訪時說的那樣:“喜歡隨時坐再隨時可以撤退的位置上。”這句話是個隱語,即是指一次聚會,也是指人生狀態。

有時候我們在承認失敗的前提下適度激勵自己。這種激勵,可不是那種高壓式的逼迫(激勵經常像是逼迫,因為帶來行動的壓力),更像是給傷口粘上創可貼,或者涂上不帶酒精的紅藥水,它們治愈,但不帶來疼痛。

和上一種軟弱的體諒不同,這種激勵是要求人們堅強的。它不給我們借口,但也不會辛辣地指出我們目前人生的失敗。事實上它回避了“失敗”這件事的痛楚,只是說,還是得往前走。

大多數給別人的鼓勵都是這樣的。它力度適中,比較容易接受。本質上它還是安慰,還是帶著體諒,生怕直接在傷口上涂酒精這件事帶來的痛苦,以及為造成這種痛苦而產生的內疚。

我們迫切地需要這種激勵。它不鋒利,激起的力量會很快消散,但它在說出的那一刻的確讓我們感到充實。例子就是里爾克所說的那句溫暖得如同詩歌的話:

好好地忍耐,不要沮喪,你想,如果春天要來,大地就使它一點點地完成,我們所能做的最少量的工作,不會使神的生成比起大地之于春天更為艱難。


更加冷酷的激勵,像保羅·格雷厄姆說的那樣:“隨時培養自己的不滿。”


這種要求太艱難了,人生既然已經不如意,為什么還要不斷去面對這種不如意呢?人的天性是躲避傷害的,而堅強地面對自己的缺點,不時提醒自己,并且要求自己像最強壯的人一樣刮骨療毒,是不是太不體諒了?

也許是吧。這個問題是開放的,供自己選擇。經歷了多年的軟弱的人生之后,也許會有些人繼續用創可貼包扎傷口,也許會有些人覺得厭煩了那種軟弱的體諒和維持現狀的溫暖。

然后逼著自己用酒精洗自己的傷口。




世相

倡導有物質基礎的精神生活

文章兼顧見識與審美

也許長,但必定值得耐心閱讀

覆蓋千萬文藝生活家的自媒體組織“文藝連萌”發起者


微信:thefair 微博:@世相




2015-08-23 08:4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