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詒和:杜月笙的兩個故事

人文精神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杜月笙是中國近代史上一個傳奇性的人物。他本來一無所有,混進十里洋場后,成為上海最大的黑幫幫主,數一數二的風云人物。

今天與大家分享作家章詒和的一篇短文《杜月笙的兩個故事》。

文/章詒和


杜月笙,都說他是上海大亨,流氓。我想講兩個事情。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東北淪陷,章士釗辭去東北大學的教職南下去了上海,沒有人聘他做教授。他的本行,他留學英國,學習非常出色的,主修正值和法律,兼修邏輯,“邏輯”這兩個字是章士釗的翻譯。


他掛牌,沒有生意,非常冷落,但是章先生很會享受,才多欲多,章士釗就是欲多,這個時候杜月笙施予援手,聘他為私人律師,給他每個月一千塊,霎時律師事務所極紅火,迅速擴張,他每月收入過萬,手下幫辦,有二十多個。


大家對他投靠杜月笙有所非議,章士釗自己也說:“我現在就是吃流氓飯的。”這個細節里面的“義”,耐人尋味。




我還想講杜月笙和孟小冬。


很多人都希望我寫梅蘭芳,現在還不是時候,我絕對會寫。1949年,杜月笙攜全家從上海到了香港,他很清楚,他不能到臺灣,到臺灣他會倒霉,他也不能留在大陸,知道共產黨早晚會找他清算。香港,也不是他久留之地,于是杜月笙決定全家移民法國。


一天在客廳里,杜月笙說,我們要去法國,法國氣候好,宜于養病。當時算了算一共要辦27張護照,這個時候孟小冬在旁邊說一句:“我跟您去,您說我是您的使喚丫頭還是您的女朋友呢?”出言極輕,卻有雷霆之勢。


你們沒聽懂,杜老板聽懂了:“辦護照的事情暫停,趕快把我跟阿冬的婚事辦了。”杜家人全傻了,他倆很快結婚,于是孟小冬成為杜月笙的五姨太。




又轉年了,到了1951年,法國沒去成,為什么?


杜月笙的病加重了,不是8月1日就是8月2日,我記不清楚了,杜月笙還是清楚自己的病快不行了,他第一件事情叫來大女兒杜美如,從香港匯豐銀行拿回一包東西,杜月笙打開,里面全是借條,跟他借的最少的是5000美元。


朋友們,40年代,5000美元。跟他借的最多的是500根最重的那種金條,叫“大黃魚”。借款人全是國民黨軍政要員。杜月笙一張一張地看,一張一張撕掉,女兒非常不解,問為什么?


他說:“不愿意你們去要錢,我不想讓你們在我死后去打官司。”這叫杜月笙。


到了8月7日,杜月笙開始安排后事,叫他的秘書開三份遺囑,其中一份是關于財產的,有現鈔,有債卷,有不動產,遺囑立完以后,他讓人取了一個包,里面是10萬美元,然后按照杜家“先外后內”的原則當場分錢。


分到孟小冬,1萬。孟小冬脫口而出:“這點錢,怎么夠花?”杜家人當時就有耳語:“你還不是老頭子慌忙給你辦婚事,你要是丫頭,2000你都別想。”然后散了,各自拿錢回去。


這個時候杜月笙把一個徒弟叫進來,從枕頭底下拿了一個口袋,里面有7000美元現鈔,點了4000,他跟那個徒弟說,你給媽咪。


媽咪就是指孟小冬。


他說:“最苦的是媽咪。”十天以后,杜月笙死了。那個時候他應該64歲。




我覺得杜月笙非常值得拍成電影,值得我們去思考。


現在的人都很實用,趨炎附勢,人心險惡,看到街頭的人快死了,也不幫一把。


杜月笙是混蛋,杜月笙是流氓大亨,杜月笙不是人,但是在他的故事當中,有沒有我們可以思考的東西?傳統道德里究竟有沒有我們可以繼承的東西,請諸位和我一起深思。





觀察中國 章詒和 2015-08-23 08:48:30

[新一篇] 首發 朱幼棣:后望書8——大調水:用什么維系國家與民族的血脈

[舊一篇] 臺灣未能成為亞投行創始成員 背后有深意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