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字體    

中醫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中醫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天涯觀察     阅读简体中文版

撰文|力瑾

來源|天涯博客


現代中國人對中醫的態度,大半是受魯迅幾句話的影響,那幾句話是魯迅在《吶喊》“自序”中說的:“我也顧不得這些事,終于到N去進了K學堂了,在這學堂里,我才知道世上還有所謂格致,算學,地理,歷史,繪圖和體操。生理學并不教,但我們卻看到些木版的《全體新論》和《化學衛生論》之類了。我還記得先前的醫生的議論和方藥,和現在所知道的比較起來,便漸漸的悟得中醫不過是一種有意的或無意的騙子,同時又很起了對于被騙的病人和他的家族的同情;而且從譯出的歷史上,又知道了日本維新是大半發端于西方醫學的事實。”


受現代教育的中國人,于是乎都知道了這樣一個中醫的結論,“中醫不過是一種有意的或無意的騙子”。人們對一事物的認識,往往會犯先入為主的錯誤,對中醫的認識就是這樣,魯迅的影響力實在是太大了,以至于“中醫不過是一種有意的或無意的騙子”幾乎成為中國人普遍的信仰。我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的,如今的中國,已經很少有人懂中醫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這實在是作為一個中國人的大不幸、大悲哀啊。中醫這么好這么有用這么先進的真正的生命醫學,竟然淪落到“騙子”的地步,真是中華文化的大不幸、大悲哀啊。


中醫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為什么魯迅會如此斬釘截鐵地聲稱“中醫不過是一種有意的或無意的騙子”呢?為什么魯迅這樣的有文化的人,對中醫會如此地誤解、不理解呢?要充分理解這一點,我們還得從魯迅那時的人對中華文化(中國傳統文化)的態度說起。


1918年7月5日,魯迅給辦《新青年》雜志的錢玄同寫信。錢玄同是他在東京時期的同學,也催促他創作《狂人日記》《阿Q正傳》的約稿人,筆名叫“金心異”,他們一起為《新青年》撰稿。魯迅在信中說:“中國國粹,雖然等于放屁,而一群壞種(指劉師培等),要刊(《國粹學報》)叢編,(以與《新青年》競爭讀者),卻也好不足怪。該壞種等,不過還想吃人。”魯迅這樣談論國粹,今天我們讀來可能覺得很詫異,但是,那時候“進步青年”的思想就是這樣一種狀態。魯迅說,我“閱歷已多,無論如何復古,如何國粹,都已不怕。但該壞種等只創刊屁志,系專對《新青年》而發,則略以為異,初不料《新青年》之于他們,竟如此其難過也。然即將刊之,則聽其刊之,且看其刊之,看其如何國法,如何粹法,如何發昏,如何放屁,如何做夢,如何探龍(指劉師培研究《文心雕龍》),亦一大快事也。《國粹叢編》萬歲!老小昏蟲萬歲!”…… 以吳稚暉為代表的旅法留學生《新世紀》派,于1908年前后首先提出中國文字是“野蠻”的、“落后”的,要用“萬國新語(世界語)”取代漢語。他們說漢語已經不能適應時代進步的需要,“其意義為野蠻無意識之混合,絕無存立之價值”,“漢土之文,不在摧燒之列,即為送入博物館之料”。“中國文字為野蠻,歐洲文字較良”,“棄我中國之野蠻文字,改習萬國新語之較良文字,直如脫敗絮而服輕裘,故無所用其更計較。”章太炎先生在日本期間曾經與之論戰,但是,影響不大。五四前后,取消漢字之風,被新文化運動的“領袖們”又撿起來了,其影響隨著白話文的推行,而日益高漲。


章太炎的弟子“疑古玄同”高喊:“欲廢孔學,不可不先廢漢文;欲驅除一般人之幼稚的、野蠻的、頑固的思想,尤不可不先廢漢文。”


魯迅說:“方塊漢字真是愚民政策的利器”,“漢字也是中國勞苦大眾身上的一個結核,病菌都潛伏在里面,倘不首先除去它,結果只有自己死。”


瞿秋白說:“漢字真正是世界上最齷齪、最混蛋的中世紀茅坑。”


傅斯年說:“中國文字的起源是極野蠻,形狀是極奇異,認識是極不便,應用是極不經濟,真是又笨、又粗、牛鬼蛇神的文字,真是天下第一不方便的器具。”


在這樣的背景里,中醫學能夠被人們正確認識嗎?顯然不能。(曹東義:《魯迅緣何對中醫存有偏見?》)


魯迅等人對中醫的誤解、不理解,皆是緣于對中華文化(中國傳統文化)的誤解、不理解。將中華文化視為“等于放屁”,甚至將中國文字視為“大眾身上的一個結核”“是世界上最齷齪、最混蛋的中世紀茅坑”“是又笨、又粗、牛鬼蛇神的文字”的人,怎么可能正確認識中醫是怎么一回事呢?!事實也確實是如此,魯迅等人,是根本不知道中醫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的。


要正確理解中醫,首先得正確理解中華文化(中國傳統文化),只有先弄明白了中華文化(中國傳統文化)是一種修身文化,內證文化,道德文化,只有那些懂得中華文化精髓的人,才能真正正確理解中醫。否則,一切都是奢談。對中華文化(中國傳統文化)的認識,我已經在前一篇博文中說過了,在此就不多叨舌了。有興趣的人,不妨去看一看我的前一篇博文《中國傳統文化是一種怎樣的文化?》。


當然啦,魯迅等人對中醫的誤解、不理解,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從事中醫的人員本身素質的良莠不齊,也就是說,魯迅之所以如此偏激如此片面地武斷地聲稱“中醫不過是一種有意的或無意的騙子”,其本身是真誠的,不是魯迅在有意欺騙后人,而是他受了庸醫的禍害!魯迅的聲稱“中醫不過是一種有意的或無意的騙子”,不是空穴來風,不是年輕人無愁強說愁(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詩強說愁。)的結果,而是他血淚的悲慘遭遇,他父親的早夭(終年只有37歲),就是給庸醫看病的可怕后果。俗話說“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一位庸醫,壞的可是千千萬萬的患者生命啊。更何況,在魯迅當時,中華文化早已經走在衰弱的路上了,那時的中醫本身已經處于風雨飄搖之中而搖搖欲墜了,庸醫怎么可能是一個兩個呢?讓魯迅碰上一個,那概率實在是太高了。時至今日,與西醫比起來,中醫還是處于衰弱狀態,還是毫無起色,還是庸醫多如牛毛的時代。這一點也不奇怪啊,整個中華文化都衰弱這么久了,怎能奢望一下子振興起來,復興起來呢?這振興和復興,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也不是一年兩年的事,而是長期的事情啊。要振興和復興中華文化,起碼得有個幾代人的不懈努力,才有可能小成。


說到現在,我還沒有說到題目“中醫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其實很簡單,只要理解了中華文化(中國傳統文化),就自然明白“中醫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那么“中醫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在前面的博文中,已經指出過:我們這個人體,是肉體、能體、靈體三位一體的。如果將我們人體比喻為一臺電腦的話,那么,肉體就是硬件,能體就是軟件,而靈體無疑就是使軟硬件運作起來的那個主人。(參見拙作《人體僅僅是可見的肉身嗎?》)西醫,是實證科學,外證科學,其起作用針對的是人的肉體,西藥直接作用于人的肉體,所以見效快迅速,藥服下去只要是對癥下藥的,能起到立馬見效的結果。這是西醫的優點所在,但亦是它的局限所在,那就是:西醫針對的是人的肉體,直接對人的肉體下手,所以容易造成“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機械性與盲目性。而且,因是直接對人的肉體下手,所以對人體的傷害副作用亦是比較大的。第三,西醫講究的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缺乏人的整體性觀念,所以看病難于看斷根,老是容易反反復復地發作。


中醫呢,就不是這樣了。中醫雖然也是實證科學,但那是內證科學,其起作用針對的不是人的肉體,而是人的能體和靈體。中醫不對人的肉體直接作用,而是一種間接作用,因此中醫的見效就比較慢,但卻是容易看斷根,容易將人的身體調養好。中醫講究的是治未病,而不是西醫的治已病。中醫直接作用于人的能體(那些我們肉眼看不到的陰陽、氣血、經絡、臟腑乃至天人相應等,就是能體的內容),而更高明的醫圣則能夠做到直接作用于人的靈體,因此中醫是不可思議的,就和誦經的功德不可思議一樣。在這方面,民國時的善人王鳳儀講病就是一個最佳的例子,他不給病人號脈,也不給病人吃什么藥,只是和病人講幾句話,病人就奇跡般的痊愈了。對此許多人都不理解,其實王鳳儀講病,其針對的是直接作用于人的能體和靈體了。在這里,我們不妨來看一則王鳳儀講病的實例:


有一天,又領倆位善友到下坎子村老廉家,宣講善書。老廉家是我兄弟媳婦的娘家。大家起哄,硬說我會講病。離下坎子三里路的高家杖子村老趙家來人請我去講病,當時我說不會,可是人家都不信,作揖磕頭地非請我去不可,逼得我滿頭是汗,看情形不去還真不中。我把心一橫就去了。到了病人家中一看,原來是一個老太太,領著一個又愚又笨的孫子,和一個極其聰明的孫媳婦,三口人過日子。這個媳婦,二十多歲,因為厭惡他男人無能,得了大肚子病(氣鼓),已經半年了,怎么也治不好,只有等死了。她奶奶喂她吃喝,她還嫌不中用,急頭擺腦的。我一看就知道她的病是從氣上得的。


我問她:"你是愿意活,還是愿意死呢?"她說:"人都求生不得,哪有愿意死的呢?不過我的病太重了,恐怕活不了啦。"我說:"你若是信我的話,準能有命,若是不信,過不去三四天,就要死了。你看肚子鼓得有半人高了,你到底是愿意怎的呢?"她說:"我真信,你老怎說,我就怎做。" 我說:"你要翻出良心來,病就會見好。"她問:"得怎樣翻呢?"我說:"你是年輕人,臥床不起,已經半年多了,你奶奶偌大的年紀,天天不眠不休地給你煎湯熬藥,接屎送尿。你不但不知感恩,反而急頭擺腦地生氣,哪能不生災長病呢?我看你大概自從過門那天起,就嫌家窮,又討厭男人愚笨,天天不樂,心里煩悶,這種怨恨還說不出口,日久天長,才作的這病。你違背了天理,喪盡了良心。你若是真想好病,我告訴你一個方法,你只要照法實行,就能好病。第一、你奶奶再服侍你的時候,你要從心里感恩,還要說我有罪了,累了奶奶的心,真虧孝道啊。每次服侍你,都要這么說。第二、有空時,你要向你奶奶追問,你爺爺怎樣過家,你奶奶多大歲數過的門,什么時候生的你公公?多大歲數娶的你婆婆?公婆是什么時候死的?當時你男人多大?你奶奶是怎樣把你男人扶養大的?你男人娶你時,你奶奶怎樣設法辦的喜事?有空就問,你這樣問常了,才會知道你奶奶一生的千辛萬苦。不用想你自己的病,問來問去,能把你的私心問沒了,良心就翻出來了。只要能誠心誠意,照著我的話去做,就能好病。不用想別的法子,也不用請先生吃藥。"病人說:"我已經是死定的人了,幸得你老指給我這條明路,我若再不照著做,就誓不為人了!"我走后,她真照我的話實行了。三天后已能起炕,七天后就能下地行走,十天后已經能自己走回娘家去了。《王鳳儀言行錄》


王鳳儀講病,其針對的是直接作用于人的能體和靈體,所以是如此的不可思議。我們在電視中看到,瘋瘋癲癲的濟公,給人治病,讓病人吃的是搓身上的泥巴。這更加的不可思議了,簡直有點兒戲的成分了。但這不是不可能的,濟公是得道的高僧啊,直接作用于人的能體和靈體,在他來說還不是手到擒來的易事?!正因為中醫直接作用于人的能體和靈體,具有不可思議性,這是她的優點所在,但亦是其先天缺陷所在,這同時也給了那些庸醫及不懷好意者以弄虛作假的機會,反正大家什么都是看不見的嘛。社會上的一些迷信者,就是這樣敗壞中華文化的:不停地打嗝、打哈欠就成了濟公附體了,所謂的仙方就是茶葉。這給人看病可真是簡單,錢掙得也容易。四天里,記者在浙江桐鄉市發現輕松掙錢的各路神仙還有不少,除了前面幾位外,還有什么關公啊、張天師啊等等,記者了解到,這些能人神仙有的已經干了七八年了,有的剛剛開始,當地人告訴我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的人一夜之間就變成了巫婆神漢,就開始給人看病消災,如此荒唐的事情,當地相關管理部門難道真的毫不知情嗎?(《鄉間神醫號稱女濟公 打嗝打呵欠給人治病》2006年04月24日 央視《生活》)


中華文化能不能振興和復興,中醫能不能得到國人的普遍信任,還是取決于自身的硬不硬。如果行醫的都是那樣的庸醫、巫婆神漢,那么振興和復興中華文化,振興和復興中醫,只能是一句空話,只能永遠是空中樓閣。


振興和復興中華文化,振興和復興中醫,需要有一大批有志的修身之士,內證之士,道德之士,而這樣的人,從何而來呢?靠我們今日的分數教育(應試教育)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因此,振興和復興中華文化,振興和復興中醫,還僅僅是剛剛起步,還有一大段路等著我們去跋涉。今日之國人,任重而道遠啊,望我輩齊努力,力爭在有生之年,讓中華文化真正有起色,讓中醫真正有起色!


2015-08-23 08:4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