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教育及人才培養
字體    

小學教育可以比你想像的還重要(深度好文)
小學教育可以比你想像的還重要(深度好文)
成長公社     阅读简体中文版


小王子這本書一直試圖告訴我們一件事:人一長大,就再也沒有能力了解孩子的世界。連帶地,我們也警覺不到孩子是用另一種方式在看世界的。尤其在小學階段,我們急著想看到孩子在功課上的成績表現,希望藉此確定他未來在社會上有優勢的競爭力,并從而或者解除我們的焦慮,或者強化我們的虛榮心。


因此,一方面小學階段許多攸關孩子一生幸福的成長空間被擠壓了,另一方面我們又經常用錯誤的評量標準在決定哪個孩子(或孩子哪方面的能力)較值得栽培。結果,攸關未來的能力被荒廢了,沒必要的繁瑣細節又過渡地被強調了;值得被栽培的小孩被父母傷害了,得寵的小孩卻又被誤導了。如果我們不能從較寬廣的視野來重新給小學階段的學習與成長定位,我們所有的努力只是在戕害小孩;如果我們不能跳出成人世界習慣的成見,我們永遠找不到小學教育的方法。


1、從終生學習看小學教育


很多人不再那么看重小學教育了,好像初中聯考一廢除,國小就變成一個多余而無所適從的單位與成長階段,因此,一方面才藝班和英文班吸引了更多家長的注意力,另一方面,小學教育階段的成長目標卻變成了一片空白。


一位同事告訴我:反正國中起她們就要面對地獄般的生活,現在只要讓她們快樂就好!但是,小學還同時是培養孩子人格雛形的階段。荒廢了小學階段孩子人格雛形的培養,長大后或許就來不及了。因此,我們必須把眼光拉遠,從更長遠的教育觀點著眼,回過頭來看小學階段的成長與教育目標。


從一位大學教師的觀點來看,我對今天國內最優秀的研究生感到既憂心又失望。孫運璇大學一畢業就當了黑龍江發電廠的廠長,現在的博士生甚至都要拿到學位了,情感與人格的成熟度卻還像青春期的小孩,不夠成熟,不夠有担當。而大學部的學生好像絕大部分都掉到一種二元法的分類里:要不然就是認真讀課本,要不然就是打電玩、玩論壇、追女朋友,一付無所是事的樣子。


許多人都發現:現在的學生,除了別人要他做的事之外,從來都想不出自己要做什么;除了應付功課的能力之外,好像其他的情感能力和人格內涵都嚴重地欠缺開發。許多小孩都變成了「草莓族」:看起來鮮紅可愛,隨便捏一下就爛得汁液遍地;而所謂的「高材生」,知識技能遠比我們當年發達,十幾歲就會自己組裝電腦,可是對人生的理解與想像,卻空洞得可怕。


有時候我看了不忍心,想引導他們一些人生觀念。一些最「認真進取」的學生竟然會說:「老師,我選你的課是因為課表上寫著『控制系統』。如果你想談別的話題,可不可以另外找時間。我覺得你這樣上課不講正課,有點對不起想學的學生,也對不起納稅人的錢。」


后來,我干脆到通識教育中心開「科技與人文」的課,只講給想學的人聽。沒想到,許多我在高中時早已清楚的觀念和課外書,對他們而言卻非常玄奧。更糟的是,即使我每學期都當掉將近三分之一的人,還是有人在這種選修課里睡覺。我只能承認:人的價值觀在高中就已略具雛型,到了大學,他們只會根據既有的價值傾向去選擇哪些話要聽,哪些話不聽。到了大學,才要一個人開始去思考人生的問題,實在太晚了。一個高中畢業時還沒有一點點熱情的人,我沒有能力教!一個對人生沒有任何憧憬的人,你能寄望他在大學里面培養出什么樣的理想?


可是,假如一個小孩到了國中畢業時還不曾喜歡過任何東西,他到高中時又怎么可能培養出最起碼的熱情,和對于人生的憧憬?由此倒推,我不得不認定:我們必須在小孩子小學畢業以前培養出他對人、動物和大自然的情感,以及對自己最起碼的信心;以這些情感和自信為基礎,他才有機會在國中階段藉著簡單的文學作品(詩歌、散文)去進一步深化他對這個世界的情感,并且去豐富他對人生的想像;也只有當他內在情感較豐實,對世界與人生的想像較活潑以后,他才有機會在高中階段藉著傳記、小說、歷史故事與粗淺的哲理文章的引導,發展出對人生初步的憧憬,并且學會藉著前人的心路歷程去思索自己的未來。


在過去的教育傳統下,小學教育過度注重知識性的細節,而且不太容許小孩有犯錯的機會。我覺得這是一種浪費。就知識的教育而言,小學階段的任務根本不應該太吃重,只要足以應付中學的課程需要就可以:寫寫國字,會一些簡單的計算,其它科目學會多少似乎都沒有多大的關系。我總覺得,國小階段不需要注意過多的細節,算數只要觀念對,不小心計算錯的毛病上國中后再更正就可以。國文偶而寫錯別字,雖然麻煩一點,但是也沒必要要求到一字不誤的程度。


我兒子第一次月考作弊:抄同學的答案。回家我問他原因,他說老師要他們認真寫,會的要寫出來,不會的也要用心想一想。他不想讓老師覺得他不認真,考卷沒寫完,所以不會的就問同學。我們才知道: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考試」。大人被社會規范一再「制約」,面對各種規矩,總覺得天經地義的只有一種理解的可能性;但是對小孩子來說,所有的規范他都不懂,所以他仍保有一切我們無法想像的理解方式。


所謂的「犯錯」,有時候只不過是他對事情有跟大人不同的理解而已,既不必然意味著低能,更不必然意味著「頑強」。所以容許他一些犯錯的空間,只要不致于變成「驕縱」,他反而可以更放心地在和大人互動的過程中學得更寬廣的知識;如果完全不給他犯錯的空間,反而會讓他或者過度緊張而無所適從,甚至焦慮過度而退化,或者干脆變得被動而死板。


國小教材的學習目標是在絕大部分學生(弱智除外)都可以學會的,而稍微聰明一點的學生,當然是輕輕松松就可以學會。表面上看起來,國小教育很沒挑戰性。但是,國小教育的目標根本不應該設定在「知識學習成效」(懂多少字,計算會幾題等),而應該設定在「獲得知識的過程與方法,以及對知識的態度」。譬如,如何培養孩子主動的讀書意愿(所謂「快樂地學習」,還不如說「主動的學習」),和克服困難去自己找資料、發現答案的能力,就遠比「知識的記誦與熟練」更有價值。


很多人只在意國小的教材簡化了,功課輕松了。但是,減輕學生功課負担的目的,應該是為了讓他們有更多嘗試錯誤的機會和時間,讓他們有機會在大人硬梆梆的規矩和期望之外,探索一些未來可能會讓他們感興趣的東西,也讓他們逐漸找到面對書本和知識的健康態度。這些對知識的態度(為自己而讀書,為了使生命更豐富、更有內在的光采而讀書,為了「自得其樂」而讀書),以及獲得知識的方式(即使沒有人引導也敢自己去摸索),嚴重地影響著學童未來的發展。真的是一旦錯在起跑點上,未來一生的努力將只是在擴大這個錯誤。


如果我們忽視了這些教育目標,只在乎學習成效(更悲慘的是簡化為「考試成績」),或者抱持「反正他以后遲早要被聯考折磨,所以國小只要快樂就好」的態度,那我不如果不是在荒廢他們的成長階段,就是在扭曲他們。


不過,知識的學習并不是國小教育唯一的目的。至少一樣重要,甚至于更重要的,是要培養他們對人和對自己的態度。


如果家長和老師沒有誠意,再好的課本也發揮不了什么作用;如果家長和老師真有愛心,對孩童的未來真的是功德無量。其實,老師有沒有愛心,有沒有偏見,有沒有歧視,才是國小老師是否適任最重要的指標。我回憶國小階段,記得的只是老師對學生的態度,他們教得好不好,卻一點印象也沒有。


如果我們在乎小學階段的「人格教育」,我們必須體會到這個教育目標的艱難,如果沒有家長的充分支持與配合,根本無法達成。譬如說,如果有家長堅持要小孩在學校就開始鍛煉「把別人踩在腳底下」的斗爭能力,那么不但老師無法管教這種學生,其它同班同學也將成為別人練習的箭靶。


2、教他活得更有「味」


談完知識的學習和人格的教育,對我來講,還只是小學教育的三分之二。最后一個主題,但不是最不重要的,就是情感教育:欣賞大自然,愛惜小動物,以及藉著音樂、繪畫、舞蹈來發舒情感或情緒的能力。


人活著,如果沒有了熱情,生命還有什么味道?人活著,如果沒有了熱情,那和木乃伊有什么差別?人活著,如果沒有了熱情和理想,而只有野心,那又和野獸有什么差別?可怕的是:我們的教育體系培養出來的,卻多半是沒有熱情和理想,頂多只有野心的「空洞的人」。


人沒有了熱情和理想,不只是可憎,也是種自殘。就像第一講所提到的,人活著靠的是意義感,但意義感來自人的熱情與理想。沒有熱情和理想的人,只能用野心去包裝他的空虛和恐懼。


當然,我們不可能去和國小學童談人生的大道理。但是,大學生如果可以被激發出一點理想來,首先他必須先在中學時代就培養出足夠的熱情。但是,中學生可以有熱情,其實是國小階段就該萌芽了。如果國小學生從來都沒有見過大自然,沒有在大自然中體會到獨處的喜悅,他們不會甘于寂寞,而會去創造自己的快樂:電玩、電視、逛街、漫畫,再無聊的刺激都好。可是,孩童天生是有能力從大自然、小動物中培養出較細膩、安靜、自得其樂的快樂的。


如果我們帶他們去看海邊的沙蟹,他們可以瘋了似地玩一整天都不想回家;甚至于沒有任何生物,只要有一堆沙和海水,他們就可以玩到天黑都不想回家。這樣子地長大的孩子,以后你要教他「快樂不一定要用錢買」,他很容易就可以懂;不曾有過這種童年經驗的都會小孩,要教他「不費錢的快樂」是不可能的──明明他一生的快樂都是用錢買的!孩子是充滿好奇心的,只要有適當的引導和機會,他們么都可能會喜歡,甚至還可能很投入。


帶他們到山上去玩溪流,到新竹縣郊區看客家建筑,說不定他們長大后的業余嗜好就是登山、攝影、地方文史或建筑,甚至于這些興趣說不定就發展成他們一心一意要從事的職業。興趣愈廣的人,他未來的一生愈亮麗、開敞、寬闊。書沒讀好,中學時候還來得及補救;小學畢業時沾染上無聊的嗜好,或者對任何事物都沒有興趣,要期望他以后有熱情就很困難了。


對于各種藝術的興趣或才藝的培養,能在小學階段就開始最好。兒童的音感,六歲以前必須開始訓練,否則愈大愈難培養。很多人讓孩子上才藝班,卻不知道為的是什么。等到小孩子藝術方面的興趣真的超過對功課的興趣時,卻又慌亂起來,怕小孩功課不如人。


對我來講,藝術不是一種「內在美容」的手法,也不是社會地位的象征。藝術所以重要,首先是因為它是人類可以用來表達情緒的有利工具。每次看到南美黑人連在教堂唱圣歌都會身體隨著韻律擺動,我就既羨慕又感慨:從什么時候開始,我們竟然變成沒有能力抒發內在情感的族群?


啟發人類情感的最有利環境,一是大自然,一是藝術與文學。大自然沒有言語,但是細心去體會的人,卻可以在大自然的各個角落里,感受到能令人整個心靈都舒展開來的那種喜悅和飽足:在春天溫潤的空氣里,秋天清澈透明的光線里,相思林和木麻黃的姿態里,從林間撒落下來的陽光里,西風咆哮而過樹林,溪邊迎向暮靄的秋芒,夏日午后隨著涼風而來的荷香等等。我們如果能夠培養下一代欣賞大自然的能力,他們一生可以得到的滿足,將遠勝于單純的金錢收入。


但是,藝術的直觀,不單純是與生俱來的天分,而是先天稟賦加上后天的學習。繪畫有繪畫的語匯,音樂有音樂的語匯,雖然他們是人類共通的語言,但是它們卻自成一格,和文字語言的表達方式完全不一樣。如果我們對線條內在的情緒不敏感,對色彩和肌理背后的情緒不敏感,我們還是很難感受到繪畫背后的涵意。如果我們對旋律線里節奏的松緊情緒不敏感,對于不同聲部間的對位關系不敏感,我們照樣很難體會音樂較深的一面。當然,要培養出一個人對藝術的敏感力是需要時間的,也沒有說非從國小開始不可。但是,愈早開始,總是多給小孩一個機會。


說了這么多中小學生可以有的成長空間,也許你有機會可以體會到我為什么對「資優教育」那么痛心疾首:這根本是對資賦優異生的殘酷刑罚!一個小孩如果比同班同學聰明,學習速度快,這不正好給他一個良好的機會,可以輕松地對付完體制教育的基本要求后,有很多心力去探索人類更寬廣的各種精神活動領域,去培養他自己更寬廣的視野和胸襟嗎?但是,就只因為他的學習速度比別人快,所以他就朦朦懂懂地被家長和老師誘拐去念資優班,從而把他的心靈更緊密地封死在特定的狹隘角落里,用更艱難的課程去捆綁他,讓他更加沒有機會用自己的方式看到更寬廣的世界。


資優教育的理論是說:學習速度快的小孩逼他和同齡小孩學是一種懲罚。真的嗎?我小學三年級起就莫名其妙地自己發展出一套解各種聯立代數方程式的圖解法,可以輕易地講清楚各種應用題的解題觀念和過程,所以五年級起就開始替數學老師上課。


因為從很小就學會自修,所以初中階段起就幾乎上課都心不在焉,回家邊看電視邊念書就可以把考試給考好。但是,我從來上課都不無聊:雨天看著窗外的雨滴發呆,春天享受窗外送進來的暖意,秋天時在英文課本下偷藏一本唐詩,這樣上課好愜意。學校功課通常都在學校就做完,一放學就到田野、溪邊、海邊去玩,去體會文學作品里的「詩意」。在那個沒有「資優教育」的時代里,很多聰明的小孩都發展出比旁人更寬廣的視野與興趣。我一直以為:資優的最寶貴處正在于此。


但是,目前的資優教育根本沒有扎實的教育哲學理念當基礎,只會把人當作吸收知識的工具,甚至當作知識競賽的工具,盲目的只想突破美國小孩羅杰創下的紀錄(好像是十二歲大學畢業)。結果,實驗中學資優班吸收了許多從小接受「資優補習教育」的「資優生」。他們從小在父母「投機取巧」的教育模式下,寫過一大堆智商與性向分析測驗卷,解過一大堆物理和數學的參考書題目,進了實驗高中資優班,也只是提前念一些從大學課本簡化了的教科書,從小到大不曾被培養過更有創意的思考。


只是比別人更早念完幾本書就叫做「資優」?這是「特殊教育」?還是體制內的補習教育?這樣畢業的學生,在物理和數學領域里面真的會比別人更有創意嗎?這樣地把小孩子給封閉在極其狹隘的知識領域里,完全不顧及他完整的人格成長,甚至還讓他犧牲了同儕關系,以致一路走來人格與情感的發育極其幼稚而不成熟。這能說是對受教者好嗎?還是在剝削受教者的成長空間以便滿足其他人的虛榮心和見不得人的野心?這樣的教育連正當性都沒有,還值得鼓勵嗎?


這真的是一個價值錯亂到連無恥都不自覺的教育現象!我親自教過資優班出身的學生,極其聰明,卻無法忍受沒有掌聲的歲月。資優教育不但辜負了他,甚至戕害了他,讓我不得不義憤填膺!


3、從孩子的觀點看教育


小學生所以難教,不能單純地只是以為他們「不懂事」。有時候,小孩子之所以沒有辦法「守規矩」,是因為大人已經在被社會制約的過程中喪失掉太多人的可能性,而小孩子卻還保有這些可貴的可能性。譬如,我們一般大人只要拿起畫筆,就只會想到要畫一張「很漂亮」或者「很逼真」的畫,而很少人會想要去畫自己內在最真實或「不吐不快」的感受,因此畫出來的東西經常毫無感情,死死板板的。但是,小孩子卻因為還沒有被制約過,對「畫畫」是什么意思,沒有定見,因此往往會率性地畫出對象給他印象最強烈的部分,而忽略其它不曾引起他任何感覺的細節。


因此,當他喜歡媽媽看他的眼神時,他可能畫出大大的眼睛,而忽略了鼻子和耳朵。就藝術創作的理念來講,繪畫本來就不是在「寫實」地畫一個你沒感覺的對象物,而是在畫你對它的「感覺」,因此忽略掉沒有感覺的細節,才符合繪畫上的「真誠」。由於小孩子這種天真里有大人早已遺忘的可貴情感和本能,因此德國抽象主義畫家保羅.克利就特別重視從兒童繪畫去汲取他的靈感。


大人常常用過度社會化的眼光去看小孩子的世界,因此忽略了小孩子可貴的地方。小孩子在學習上的表現,有時候反應的不是他天分的高低,而是他接受社會制約,放棄非社會性本能的快慢而已。


一般來講,學習表現好的小孩天分通常都不錯,可是這里頭也有一部分是因為自己沒有獨特的堅持與創意;學習表現緩的小孩天分往往較不出色,但其中也有一部分是特別有創意,思考比大人靈活,因此很難習慣于一種事事都有成規的僵硬體制(愛因斯坦顯然就是這種例子)。


因此,當我們在引導小孩子進入成人社會的過程中,必需注意到兩件事:其一是不要在引導小孩進入成人社會的過程中,輕率地截除了他們成規之外的創意;其二是不要粗率地去判定小孩的愚、智、優、劣,或者替他們決定他們未來有沒有足夠的天分往某個方向發展。


我兒子國中的輔導老師自信滿滿地用智力測驗、性向測驗、國小以來的筆試成績告訴我:「你兒子在數學這一科的天賦很差,以后注定是表現平庸的人。」可是,她完全忽略了我兒子從小沒有家教,沒有補習,沒有參考書,完全自修,欠缺計算的熟練度這些特質。國三時,我要兒子逐章自己整理國中數學講給我聽,我再問問題直到他能講解清晰,理路嚴謹為止。這樣訓練半年以后,他在高中聯考的數學成績已經相當不錯,大學聯考時則以數學取勝。


小孩子是未經社會制約的有機生命,他用我們無法徹底了解的方式在感受這個世界,用他自己摸索出來的方式在接受外界的刺激和回應外界,他有他自己因人而異的成長節奏和次序,絕對不是我們可以準確預期和嚴格地加以規范的。因此,教育不能用福特汽車的量產模式來進行,也沒有辦法用工業生產的品管程序來檢證教育成效或者一個孩子的學習成效與學習能力。


面對孩子,我們只能不懷主觀地給他所有可能的教育機會,而不要去判定誰有希望或誰沒有希望。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在什么時機,在什么場合,你會因為那一句話,或那一種神情,對那一個人,造成那一種影響!教育不是撰寫電腦程式,也不是在訓練狗。狗都有它的意志和不可改的習性,何況是人。我們不應該期望小孩巨細靡遺地接受我們所有的要求,也不應該期待他們隨時都能符合我們的節奏。只要不致於太影響到整個班級的進度和秩序,每個小孩都應該多少容許他一些出入和犯錯的機會。


不幸的是,許多父母都把事業上那一套「投資成本效益分析」的僵固心態帶到家庭教育,也用來逼迫學校老師走回升學主義的老路。


我經常聽到自以為是菁英的人用這樣的方式談他自己的孩子:我們家老二比老大聰明,老大學什么都慢,以后只要勉強大學可以畢業就好了;倒是老二,我們很有信心,以后念什么都行。


聽到這種論調,我總為他們的孩子悲哀。老大總是會感覺到父母對弟弟的期望的,但是叫一個孩子在這種宣判下活著,情何以堪?其實在我眼中,那個老二只不過比較精靈和會討好人,會專心用成績來換取父母的疼愛,卻看不出有更多的才華或深思的模樣。


倒是那個老大,有責任感,很會關懷同學,獨立性很強,而且一點也不笨,我甚至還覺得老大比較深思,比較有機會發展出屬于他自己所關懷的學問呢。如果這兩個小孩要我挑一個當未來的研究生,我要那個獨立性強而肯為自己讀書的老大;至于那個為了掌聲而讀書的老二,我實在不知道他的聰明哪些會開始轉為投機,而掌聲停止的時候他又靠什么活下去?


我們所有衡量小孩的方式與標準,全是社會既定的那一套學習與成就標準,它所考慮到的只是對既定規范的「學習能力」,頂多只能反映「升學競爭能力」而已,根本不見得能反映出孩子的創造性、獨立性、主動思考等能力。至于與經濟生活無關的人文與社會思考能力,根本就不曾認真發展出一套合適的評量標準,只是被粗糙地歸納在「語文學習能力」這個項目里頭。


用既有的學習評量標準,不要說沒有能力評估出孩子未來在藝術、人文與社會科學的創造力,甚至連孩子未來在政治、經濟、管理、人際溝通等重要的現實謀生能力,都沒有辦法加以評估。所以,愛因斯坦在學校里被當作「智能不足」。面對這樣的教育評量體系,我們憑什么從小孩子的成績去判斷她們未來的成就?更憑什么去決定誰值得栽培?


家長對小孩子的勢利眼可以嚴重傷害孩子的成長意愿,老師對既有教育評量制度的盲點如果欠缺自覺,也可以嚴重壓抑孩子的成長空間。每個小孩在學習過程中,各有各的困難,時而超前同班同學的進度,時而落后。當他落后時,老師對他的耐心與接納,是他克服挫折感的重要力量來源。有時候,老師的關心與接納甚至比反覆教誦還要緊。如果老師對他較長時間的落后沒有足夠的耐心,而有意無意地流露出失望的神色,甚至放棄,將有可能導致他更嚴重的挫折,甚至對自己的沒信心與失望。


另一方面,如果一個小孩因為學習成效低,而遭到家長與老師的冷落,對比于家長與老師對成績好的學生的鐘愛,可能會讓小孩自暴自棄,或者更激烈地以反社會行為來絕望地悍衛他僅存的一點點自尊。因此,稱職的家長與老師,不一定要有豐富的英、數、理知識,但卻要對小孩有充分的愛心。


愛心不是縱容,而是接納每一個小孩,關心他,愿意去了解孩子個別的脾性和特質。該管教還是要管教,但即使是處罚的時候,都還有辦法讓小孩感到這是單一事件,不是對他個人的否定,也不妨礙家長與老師對他這個人的接納。要做到這一點,才真正是小學老師最專業的地方。


大人多半都早已忘記自己小時候的模樣,也不愿意再重新從小孩的觀點去看世界,只急迫地要求小孩遷就自己的生活秩序,而不管在這過程中可能會犧牲掉小孩子那些可貴的本能和天真的稟賦,甚至會不會造成他們的冤屈,乃至于個性的扭曲。


一個好的家長或小學老師,必需要愿意(甚至樂于)重新從小孩子的觀點看世界。他必需要能夠體會到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其重要性甚至于超過大學教授,然后他才可能終身不倦地,一再重覆回到小孩子的觀點,去仔細觀察那個早已被大人遺忘的世界,以及在那個迥然不同于成人世界的奇妙法則:兒童的天真感情,對人的態度的敏銳感受,正在被扭曲中的性情等等。


如果大學老師可以只是經師而不是人師,家長或小學教師無論如何必需是人師。大學教師可以只是一種職業,不帶任何人與人的感情,但家長或小學老師的善良、熱情、誠懇、活潑、開朗與接納卻是他絕不可或缺的德性。因為,小學生不是從知識去進行學習,而是從人的態度去學習。家長、小學老師和同學對他的態度,深刻地影響著學童長大后對這個世界以及他自己的態度。


國中小學生即使學得的知識有小錯,以后總有機會自己去修正。知識再淵博的老師,他也不見得能懂小孩的學習過程與特性。反而是教師的人格特質,才真正深遠地影響著他的教學品質。


我常鼓勵我太太一個簡潔而明確的教學目標:上課時看著學生的眼神,如果他們的眼睛亮起來,你就是成功的老師;如果每一雙眼睛都像死魚,黯然無光,那不是你有問題就是教材有問題。要教到學生眼睛可以亮起來,對老師是極費力的工作,和極大的挑戰。它靠的是人格特質,老師的熱情,對學生多樣化心理的了解與想像,教師自己生命里的感動,把知識恢復為可以感動人心的場景等能力。這樣子教書,老師會得到很大的鼓舞:因為她真的進入了學生的心坎。


總之,給他一個人性化的成長空間,盡可能寬闊的空間,讓他做一個自自然然的小學生……

2015-08-23 08:4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