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教育及人才培養
字體    

那些我們逼孩子說過的謊話,傷害有多大?
那些我們逼孩子說過的謊話,傷害有多大?
成長公社     阅读简体中文版


隱瞞年齡


逃票省錢或是隱瞞年齡換得的小利,是無法等同孩子道德和公共責任感的缺失的!


在號稱荷蘭迪斯尼的Efteling游樂園門口,我看到一對中國夫婦帶著兒子來玩,只聽那個媽媽對兒子囑咐:“要進去了哦,等會兒在門口如果有人問你幾歲了,你就說3歲。”


“可我是5歲啊!”


“5歲就要買門票了,3歲還是免費的。”


“可要是他們看出來我是5歲怎么辦?”孩子有些害怕。


“不會的!”媽媽安慰兒子:“我們中國人比荷蘭人長得小。進門他們不見得會問你年齡,我囑咐你是以防萬一。免票省下的錢,媽媽進去給你買冰淇淋吃,好不好?”


孩子聽懂了,高興的點點頭。進門時,孩子自己在腦門上比著個三的手勢往前走,的確沒人問他年齡。他們一家進去后哈哈大笑,很開心:“耶,過關了!”


過了一會兒,在坐海盜船的地方排隊,我又看到了這一家三口。只聽孩子媽又開始囑咐了:“你想坐這個的話,那等會兒有人問,你得告訴他們你六歲了。因為這個船規定是六歲的小孩才能坐的。記住了,六歲哦!”孩子怯怯的點頭。


排到他們時,管理員問孩子:“你幾歲了?”孩子媽搶著用英語回答:“六歲。”管理員盯著孩子,和藹但不容置疑地再問:“請問你幾歲了?”孩子緊張的看了看媽媽,媽媽小聲慫恿他:“六歲,Six。”孩子漲紅了臉,張了張嘴,突然崩潰大哭起來:“我到底多少歲啊?我是三歲,六歲,還是五歲啊?我不知道了。”


孩子一哭,管理員嚇壞了,她聽不懂中文,以為是自己把孩子弄哭了,她說著對不起并讓孩子父母帶孩子去休息室緩和一下,讓他們下一輪再坐。孩子媽陪著笑,邊拉著兒子走出隊伍邊數落:“不許哭!都是因為你想坐這個,我們才讓你說六歲的。爸爸排了那么久的隊,你看,還要等下一輪。不要哭了,你一哭不是露餡兒了嗎?幸好那個阿姨聽不懂中文…”


他們走向休息室,孩子的哭聲越來越遠。我忘不了那個陽光明媚的午后,在充滿了歡笑聲的游樂場,一個孩子小小的背影,肩膀一抽一抽的。


在長輩面前,必須要說違心話嗎?


這次回國,在媽媽住的公寓樓外,看到樓上鄰居的兒子兒媳和小孫子在單元門外商量什么,躊躇不前。


五六歲大的小男孩嘀咕著:“我能只看奶奶,不吃飯嗎?我不喜歡吃奶奶做的菜。”


爸爸馬上就急了:“奶奶就盼著我們來,辛辛苦苦做了一大桌菜,你怎么能不吃呢?你不但要吃,你還要說‘真好吃’!”


正說著,奶奶在樓上喊話了:"喲,來了。怎么不上來啊?我專門做了魚呢!"


孫子一聽,更苦惱了,嘟囔:“奶奶做的魚最難吃了。”


爸爸不耐煩了:“怎么這么不懂事兒呢,挑什么食?趕快上去!”


孩子要哭了,孩子媽心疼:“好了,先上樓看奶奶,媽媽等會兒帶你去吃麥當勞。”


爸爸還有點不放心:“你先練習一下稱贊奶奶做的菜好吃,來,說‘真好吃’!”


“真好吃!可是,我說真好吃,奶奶會給我夾好多魚,怎么辦?”


“你別管那么多,吃就是了。再來,‘真好吃’!”


孩子懨懨的重復:“真好吃。”


“高興點,大聲點,再說。”孩子爸抱起孩子往樓上走了。隨著咚咚的上樓聲,我還可以隱約聽到孩子不斷在父親的督促下重復著那句“真好吃”。


和父母的相互信任,一個家庭的凝聚力,需要用彼此的真實來建立!


其實這兩件事都涉及到了一個因為某種緣由,父母教孩子說謊的問題。


第一個事件,不用我多分析,大家對其中的利弊應該一目了然:逃票省錢或是隱瞞年齡換得的小利,是無法等同孩子道德和公共責任感的缺失的,更別說對孩子情感世界造成的困惑和不安全感了。這個問題相對容易改正和避免,只要父母不要貪小便宜,遵守公共規則也引導孩子如此就可以了。


可第二件事,就要復雜而且難處理得多了,尤其是在我們中國的家庭里。因為說違心話的原因是為了尊崇一個中國文化里最不能動搖的美德:孝心!


對一個兒孫是自己晚年生活全部的奶奶來說,為迎接兒孫,馬不停蹄忙活出的一桌飯菜,你忍心潑冷水嗎?甚至為了討老人歡心,我們還要教孩子違心的說“真好吃”。不用說,誤以為孫子最愛吃自己燒的魚的奶奶會樂此不彼的繼續做魚;而孫子每次去見奶奶,都伴著一種不情不愿的壓力吧?雖然自己也想念奶奶,可相聚總是無法輕松愉快。


還記得一個故事,老太太臨終前對丈夫說:“老伴兒,其實我最愛吃的是蛋黃,但看你也喜歡,我就吃了一輩子蛋清!”老先生哭了:“我其實不愛蛋黃,但每次看你搶著吃蛋清,我就吃了一輩子蛋黃。”這是個為了贊揚老兩口為了彼此而自我犧牲了一輩子的那種心靈雞湯故事。


我總是體會不到其中的溫情,連最親的人都無法相互坦誠和理解,不管不顧的就任性“犧牲”了一輩子,結果是場誤會,這該感動嗎?該成為“愛”的標準被宣揚嗎?這種情感成本的耗費是不是太大了?想想這個孩子,也許就這樣頂著一個個自我制造的“誤會”,壓抑著長大了。而那些由于違心,積累得越來越多的委屈,別扭,最后發酵成在情感上對親人的疏離。


為此我和我媽媽討論過,如果她是那個奶奶,她是愿意被哄在謊言里還是她有心理承受力聽實話。蔻媽說:“我能接受也希望聽到實話。如果我知道我孫子要承受那么多不快來吃我做的菜,我肯定不開心。而且,做菜是可以改進的啊。可說實話時的方式和語氣很重要。”


的確,如果說:“您做的菜最難吃。”這種情感針對性太強的話既沒有建設意義又傷人。


換個做法呢?如果那個爸爸聽見孩子抱怨菜難吃時,多聽聽孩子的理由,問問他:“哪個菜你不喜歡啊?”“為什么不喜歡啊?是太咸,是太辣,還是沒味道?”“有沒有喜歡吃的菜啊?”等等。得到這些信息后,可以跟孩子分享自己的感受,比如“爸爸媽媽都沒有覺得辣啊。”或者“嗯,我也覺得魚咸了。”


如果是前一種情況,就要告訴孩子,那是口味不同,家里其他人都覺得沒問題,你可以少吃點,但是不能只依自己的口味換味道。如果是后一種情況,就和孩子一起商量,如何調整措辭告訴奶奶。孩子可以說:“奶奶,其實這個紅燒肉挺好吃,可是這魚太咸了……”這樣,父母始終和孩子有共識,既沒有讓孩子對父母失去信任,又能讓他學到尊重別人,以及溝通交流和最終解決問題的能力。


我們中國家庭看似和睦,聯系緊密,其實親人間很少能真正理解彼此,都自以為是的做著“為你好”的事情,走著“報喜不報憂”的過場。那些看似為對方著想的言行,最后都成了彼此的負累,疏遠著隔膜著我們的親情。


其實不用把事情復雜化,很多事多問幾個為什么就能了解和疏通,沒必要強硬的用命令和“不”去攔死繼續交流的可能性。拿掉情緒,把問題具體化,把矛盾點拆分,可以化解很多沖突。有那個心理承受力去別扭著說一輩子違心話,為什么沒有勇氣和耐心多想想用什么方式和親人溝通,相互支持,共同面對問題?一個家的凝聚力就是這樣建立的。


別再教孩子說謊了,這只能苦了孩子,累了老人,兩難著我們自己,何必呢?

2015-08-23 08:4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