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的質疑書,戳破了文壇的腐敗點嗎?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撰文|三水英子

來源|天涯博客


鳳凰網4月18日《作家方方質疑湖北省人社廳違規為魯獎詩人進行職稱評定》的報道,讓湖北人社廳的臉面蕩然無存。在方方新浪博客里面《我的之質疑書》更是列舉了魯獎T詩人的詳細清單,從背景、學歷、詩歌成就到評選的一系列材料,方方可謂都很詳實。


方方大姐姐以這種壯士斷腕的氣魄,敢于揭露文壇腐敗點的行為,首先我表示十二分的贊賞和支持。從質疑書中我們可以看到,魯獎T詩人在評職稱和詩歌評獎過程中的金錢交易行為,可以說湖北作協這樣交易行為,給湖北文壇抹黑了濃重的一筆,不過這一筆也給整個文壇的腐敗戳開了腐敗的黑點。


我記得金庸說過一句很經典的話:今天中國,有人很有權利,有人很有財富,有人很有知識,有人很有名氣。可他們普遍都沒有一樣東西--良知。因此,當官的魚肉百姓,有錢的為富不仁,有知識的助紂為虐 ,有名氣的麻木不仁。活生生的使這個社會墮落成非人的人間。縱使你擁有再多,你依然只能是衣食無憂的窮人。


文學家就是一個名利場上的爭奪,名利雙收是所有搞文字者的追求,但放眼中國,搞文字者(包括一切著名+非著名)真正有良知的又有幾個?方方算嗎?莫言算嗎?畢飛宇算嗎?賈平凹算嗎?這個名單可以列很長,因為中國的作家就已經夠多了,現在所謂的公知、大v更是多的不計其數,不過都是精致的利己主義者。我還真不敢說哪個大作家是完全意義上的良知者。或者從離我們最近的時間軸看,只有民國時期的那些大師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良知。


雖然方方大姐這次正義之舉,贏得了不少人的力挺。但是有一個問題是,既然掌握對方手機發短信的威脅證據,為何不敢公布于眾?僅僅是因為過于齷齪還是涉及到本人的一些名譽損害,這也是一個問題。當然方方大姐對于方韓大戰,持的觀點很高明:我選擇相信韓寒的文章是自己寫的。這個觀點實際上當時把自己卷入了輿論的漩渦,因為方方大姐自己當年第一屆新概念大賽評委之一,她只能選擇這樣的觀點,否則反證明自己也是個不合格的評委。因為方韓大戰,實際上,等于把文壇造假造神這個大泡捅破了,這點還是要歸功于惡心的肘子,在這點上他是功不可沒。雖然韓寒的影響力還在,但是現在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至少知道他不是所謂的文壇天才。


從挺韓事件的方方,再到今日批駁湖北人社廳、再到揭發魯獎T詩人,實際上我們看到的是一個不一樣的方方。從前是一個大家,名利等身,但是仍然在文壇名利窩里馳騁疆場的大姐大。挺韓事件反而更反映方方大姐大名利榮辱重于正義公平,因為如果是一位有正義的文學大家,面對那么多漏洞百出的證據,持有的觀點應該是“尊重事實,待官方查證公布結果”的方向才算合理。而持那樣打擦邊球的似乎很高明的觀點,看似沒有問題,實際就是這樣高明的觀點,相反出賣了自己的品格。更側面說明萌芽當年暗箱操作的這一內幕。


從方方大姐的質疑書中可以看出,很多金錢交易內幕自己本身親身經歷,而現在是因為自身利益受到損害才反戈一擊,說明我們的文學大家方方也還是身在名利場最得利益的一個群體,如果真正是為了文學發展,不僅不投棄權票,還應該要投反對票才對。方方在我的質疑書中是這么描述:T詩人凡事用錢鋪路(他是生意人,這也是習慣。),在作協幾乎無人不知。如果借了錢,而未滿足其需求,他就會立即翻臉,并以借錢一事為把柄,迫使對方就范。在我就任主席之后,據我所親歷的,僅僅是作協原直管領導H,他就先后以送錢或借錢的方式,行賄210萬元。第一次送10萬元。用他自己的話說,這筆錢,我是沒有打算要他還的(這是他親口說的,當時有我和另外至少三四位作家在場)。之后又以借錢的名義,給這位領導H二百萬元(我親眼見過借條。)


可以說,不是方方發出了對文壇刮骨療毒的呼喊,而是一個沽名釣譽詩人威脅的短信逼迫方方做出了一個正義的轉身,這是文壇的大幸,也是中國文化的大幸。所以方方說:這樣的人事,我相信在文化界也不止一件。而這種現象不控制,最后導致整個中國文化品質的劣質化,文化精英的劣質化。這種呼喊,算是一種由衷的吶喊,因為再不發出不這樣的吶喊,自己終將是受害人。



天涯觀察 2015-08-23 08:49:00

[新一篇] 舒乙追憶父親老舍:最是戀家人 鳳凰網讀書會

[舊一篇] 春風十里,不如你——馮唐詩選 鳳凰詩刊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