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五毛看《通向首爾的火車》”的評論
“五毛看《通向首爾的火車》”的評論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黑臉和紅臉只是談判的無恥手段,代表著強硬與溫和,威脅和妥協。并不是談判的目的
  
  某些人担心的大量難民涌入,完全毫無道理:

  首先,某些人和他的主子都信奉“不干涉他國內政,只在自己勢力范圍內瞎折騰”,那么我們當然不會去執行什么類似“摩西行動”之類的援救方案

  其次,成功逃離北韓,并到達中國的,畢竟有限,即使從理想化的角度看,也不會出現大規模的難民潮涌入中國,因為,即使中國民間愿意接受,北韓也不會放行,加之北韓傳媒壟斷,民眾根本不可能通過常規途徑大范圍知曉“鄰國民間人士熱衷于幫助脫北者”這樣的消息

  再次,目前是不可能用戰爭來解決南北問題,但是和平的解決同樣遙遙無期,與此同時,北韓的民眾卻生活在饑寒交迫中,反觀NGO的行為完全不會給北韓和雞國的統治造成威脅,NGO本身也不具備對抗統治的實力,他們最多在和權貴兜圈子的情況下才能展開人性表達。那么面對已經成功脫離北韓的個案難民,救一個是一個(“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國人不是總自詡佛教光大在中國嗎,其實大多數國人根本就沒有信仰,甚至連無神論者都不是,天天在腦坑里供奉著“共產共妻”,不然就寧愿去寺廟里洗錢以求心安),而不是象狗一樣馬上給主子通風報信,或是將其扭送“日民公安”

  某些人首先應該知道:政治可以控制軍隊,可以控制經濟,人們的日常生活,所有的人;但是門客/政客雖然可以控制政治,但他們不能永遠控制政治;政治思想/路線/意識形態可以禁錮人們,但人們同樣也可以主宰政治


  某些人同樣也應該知道:NGO不是為政府做事,也不是為NGO做事,而是為需要的人做事;NGO同樣也不是在為所謂的政客和所謂的國際關系及利益做事,當然某些人也盡可以說很多西方的NGO背后是受歐美政客策劃和指使的,這不重要,重要的是NGO具體做的事,只要受益人著實得到了實際的收益,NGO完全可以忽視萬惡的“雞國虛榮心”

  某些人更應該知道:NGO做的很多事,在我們這里不得不謹小慎微,看政府的臉色,甚至冒著生命危險

  可那些瞎了眼的某些人更應該看到:NGO不僅幫助北韓難民,他們更幫助這個藍色星球上的所有需要的人,包括我們國家自己的同胞,可是在這片神棄的土地上,我們自己的NGO幫助我們自己的難民同胞,都要飽受苦難,甚至面臨官方卑鄙的恐嚇與生命威脅,某些人僅是天生就有著奴才天賦的中國蟲罷了!
  某些人不可否認的應該承認:脫北者能否成功逃離沒有人性的北韓,是他們的造化,也是北韓自己防務問題,與中國任何人以及丑陋的官方無關;但他們一旦成功來到中國,如同某些“滿口政治利益”嘴臉的人去冷漠去鄙視——那些冒著生命危險,眼看就要成功的追求到自由的那些難民——去冷漠去鄙視人性的良知,而不愿伸出援手,明知被萬惡的警察軍隊奴狗們抓住,就面臨著萬劫不復的深淵,仍然冷漠地看著那些難民在痛苦的掙扎中呻吟?!

  眼睜睜的看著:被饑餓折磨的痛不欲生的北韓難民,撲倒在你的腳下……,你滿腦子卻在替萬惡的主子著想,替他的兄弟金二的邪惡帝國著想,還在閑這個不怕死的襤褸難民臟了你自己狗腿上的國家免檢假冒NIKE鞋?
  
  那么在你們這些人看來“可以無視難民追求人權自由的權利”,這就如同可以無視“我們自己那十數億享受的天朝快感的同胞的自由和人權”,那么你們這些人就是同那個說“中國人不適合民主”乃一丘之貉!你們根本沒有資格談論“自由人權民主憲政”,在你們看來“骯臟的政治利益和現實丑陋的國家利益”遠比“人性和良知”重要,你們就是一群信奉“明哲保身”的茍活于盛世蹂躪下的奴才!
  
  順便告訴某些人,“五毛”錢的薪水可以去主子屁眼里摳,也許還能摳出一條“龍”(寄生在百姓身上的蛔蟲)來!

 看到網上的一些評論,多數人的觀后感是為中國政府覺得羞愧。我也不配“愛國者”這么崇高的稱呼,不過在難民問題上,說我是五毛我也笑納了。畢竟我還是很能理解官方政策的。
  只看三五個具體的個人,中國放過他們去韓國,固然不是難事。但凡事怕就怕先例效應,此例一開,誰能說沒有更多的人逃到中國?成百上千萬人過來,誰又能吃得消?說句不好聽的,韓國人自己都不太想統一,覺得統一了會被北邊拖跨經濟。他們同胞之間,利益算計都壓過人道主義,中國又何必死要面子活受罪。現在說中國政府違反難民公約,那是因為這個問題上沒有其他國家做參照系,反正難民過不了三八線,也游不過日本海。如果他們能直接逃到韓日,這兩個國家的表現也不會比中國好。
  如果中國放脫北者過來,金氏政權麻煩就大了。到時候他們肯定會重兵放在邊境上圍堵。那我們也只好沿邊界部署重兵以備不測(全世界有幾人放心金二世),這個軍隊維持費用太高了。這樣一來,那么鴨綠江就成了冷戰時期的柏林。東德修柏林墻的時候,西方是非常高興的,覺得堵住了東德人逃往西柏林的路就能減少東西方直接沖突的危險,所以他們默認了柏林墻,柏林墻也才能存在二三十年。至于“今夜我是柏林人”啦、“逃往自由世界”那種可歌可泣的故事啦,都是宣傳而已,政治家很少算“人道主義”的賬的。
  所以,現在中國的處理辦法是,大多數人遣返,少數得到國外媒體關注的,順水推舟送往韓國。這個辦法已經有所變通了,更穩妥的解決辦法也很難想出來。
  再說了,中國每年給他們一些糧食和能源,一來這樣比較便宜,總比邊界戰備代價小;二來也多少能緩解北方的饑荒。至于說這些糧食是幫金二世維持極權統治,倒也可以這么說,不過韓國也提供援助了。中韓都在算賬,覺得朝鮮政權還是不要崩潰的好,一崩潰,幾千萬難民,兩個國家都消化不了。本片中的韓國一教授點到“危及東亞和平”這一點。
  除開中韓,各方也都在拿難民問題當牌打。片中也反映出,美國希望借題發揮,搞掉金正日的核武器。日本是拿中國攔截闖館時,武警進入領館區幾步,大做文章……中國只不過是運氣不好,難民只能逃到中國,拿到一副爛牌,不好打。
  最后,片中暴露了這些NGO還是不太會和中國政府打交道。把難民問題和奧運、Lama掛勾,這只能激中國政府更強硬。至于說,我們警察行為比較粗暴、不許人去外交部門口抗議……中國公民都沒那個權利,更不能指望難民能有這個權利了。
  我承認那些志愿者很偉大、是當代辛德勒,但你總不能要求各國政府都和志愿者一樣偉大。說實話,要價不能太高,解決問題要本著現實主義的精神。我懷疑,正是這些志愿者的偉大精神,反而使得他們不太會從現實主義的角度處理問題。
  所有政府都是狗娘養的,但在這個問題上,我支持我們的狗娘養的。
  小聲問一下:五毛去哪領?

2012-02-20 22:1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