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耶路撒冷,炙手可熱
耶路撒冷,炙手可熱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很多國人,包括左右中派毛派等,若是支持以色列的話,非得以貶低歧視鄙視阿拉伯的口吻,甚至行為,來表達,這種“非對既錯,非黑既白”的邏輯,完全是思想偷懶的表現!
在古代世界,阿拉伯作為文明中心,曾經燦爛過近1000年,甚至相當長時間是獨自燦爛!
而作為古老閃族語系的后裔,猶太人和阿拉伯本就是一家,如今如此造化,真是看的累!
因此,我對于巴以沖突,以及以色列和整個阿拉伯世界的沖突,從來不偏袒任何一方的統治者,對他們的平民的無論戰時傷亡還是和平時的寧靜的新聞,除了感覺累,還是累!他們不歇會,我得歇會!
當然,對于身邊這個我所處的 SINO-CP‘ State 感覺更累!

請大家不要以“貶低一方的手段來抬高另一方”,我實在不想說,這其實很“弱智”和“自私”,就如 sino-cp 貶低妖魔化歐美和民主自由,來抬高自己一樣!

有人說以色列怎么怎么優秀,善于經商等等,這無可否認,但從歷史上來說,阿拉伯人也善于經商,請不要戴有色眼鏡有所選擇,選擇性失明!最好多瀏覽點阿拉伯的歷史,當然研究也行!不要先入為主的鄙視阿拉伯的歷史,否則我TMD真想尿死你!

造成今日阿拉伯落后的,同我們一樣是:體制和教育!
跟宗教甚至都沒有多大的關系!
至于堅持種族優越論的人!請允許我給予你最高傲的鄙視吧!

當然對時事,就事論事的評論請規避帶有歧視性與偏見性的主觀臆斷詞匯!

  原文作者為了捧猶太人,也沒必要以貶低穆斯林為代價吧,這樣的嘴臉著實讓人感到惡心!雖然本人也看不慣阿拉伯財團貴族的獨裁,但獨裁本身,和宗教并沒有必然的因果關系,只有利用與被利用的關系,當然也包括仗勢自身經濟與聲望的威名,來將宗教異端化,狂熱化,并使廣大受眾趨之若鶩!共產世界里國家里,不都是這樣的嗎,造神運動,迫害,告密,無上的壟斷權力……,即使是基督教的歷史里,也不乏大量的野心家利用基督教來蠱惑民眾!

  至于文章的觀點,更是不敢茍同,這樣的觀點,就好比說“坐便器對裝B小資的意義勝過弱勢群體”一樣荒謬可笑!即使文章是基于歷史的考量來闡述作者的觀點,但很多不可忽視的因素,顯然更有說服力:猶太人和阿拉伯人的有很多相同的上古傳說,他們的語言同屬閃語系,彼此DNA譜系的相關性大于印歐語系諸族,都曾是這里的原住民!如果非要分個先后到話,猶太人也是出埃及后才大量遷居地中海東岸的,而那時的當地和附近廣大的區域包括現今的阿拉伯半島和西奈半島都廣泛存在著貝都因及相關部落,包括古埃及時代的柏柏人努比亞人等部族,況且猶太人自身也是不斷融合其他部族進而在信仰和意識形態領域里達成基本共識的群體聯盟。即使這樣,其內部的分歧和利益沖突也從未間斷,基督教的誕生,保羅傳教,異端景教等不都是如此嗎!漫長歷史中,這樣的沖突與爭斗過程中,怎會沒有脫離猶太部落的某個家族融合到阿拉伯人里,同理可證阿拉伯里的家族部落融合到猶太人那里,正如今天巴勒斯坦也有信仰基督教或猶太教的阿拉伯人一樣!

  至于“耶路撒冷關乎個人感情”的問題,也不是作者一個“宗教情結”就可以解釋的清楚的,更不是所謂的教義經典里有沒有提到這個地理名詞,就可以徹底否定的!猶太人在那里復國成功,絕不可忽視當地原住民本身的緘默,乃至大多數的不反對的支持!可是猶太人仗勢背后的美國,“狐真虎威”,逐漸地擴大了地理范圍,壓縮了當地原住民的生存空間,甚至無視“猶太人不在的這將近2000年里,耶路撒冷早已成阿拉伯人后世興起的在地中海東岸的宗教文化中心”這個歷史事實!這是徹頭徹尾的歧視和偏見:只肯定猶太人的歷史,而否認阿拉伯人的歷史!當阿拉伯人面對“自己祖祖輩輩生活和禮拜的土地,正逐漸被猶太人一步步蠶食”這樣一個畫面時,危機感陡然而升,那就是:復國后的猶太人,其野心已經越來越大,他們認為歐美基督教世界甚至整個人類世界都站在他們那邊,他們自以為真理在眷顧著他們,于是他們逐漸的放開了手腳,丟掉了與當地原住民“共存共榮的默認的普世規則”,他們逼著當地原住民同他們劃清界限,以求自身本源利益的維護!于是一場圍繞土地和利益的沖突,漫長的展開了!這不是宗教問題,從始至終,這都只是個赤裸裸的利益沖突!宗教,只是鼓舞和動員,并團結一心以增強凝聚力的工具而已!如同歐美妖魔化中國,中國妖魔化歐美,中國糞糞妖魔化日韓印越……一樣!為了利益,財團政客總是不擇手段,民眾只是棋子!是的,糞糞總說:這是在下一盤很大的棋!他們恐怕沒有意識到,他們既不是審慎的下棋人,也不是無憂的觀戰者,他們只是連自己的命運都不能掌握的冷血棋子而已!古今中外,任何獨裁意識形態下的民眾,莫不如此!

  那么說到今天的現狀,顯然是利益沖突的結果,而不是什么宗教的分歧,如果說人類有因宗教而起的戰爭的話,那也只存在于中世紀!即使這樣,也不過是打著宗教圣戰的旗號以維護自己的勢力范圍罷了,畢竟當時流行政教合一,宗教領袖和弘揚教旨的國王都往往掌握大量的社會資源,百姓對于宗教的狂熱迷戀,也正是可以被利用的!只不過,在古代社會,異端和異見者們,無論是否敵我,受到的迫害都遠大于今天而已。當我們回顧最近的歷史時才發現,猶太復國的地點選擇,在最初并沒有唯一的選項,甚至到了后期,東非仍然是一個不可或缺的選項,為什么會造成今天的現狀,想必作者本身也很清楚,作者當然也更應該清楚,復國初期,當地原住民的態度!從歷史上看,即使拋開阿拉伯統一民族形成后的時期,在AD650年左右之前,一直上溯到遙遠的上古,無論是游牧在阿拉伯半島中東部的部落,亦或在西奈半島游牧,還是農耕航海于地中海東岸和阿拉伯半島西岸,他們都從未大量遠離過自己的故鄉,即使波斯帝國亞述帝國還是馬其頓的入侵,都是他族大量的落戶此地!而猶太人,從某種意義上說,同茨岡人有很多共同點,都是在地理上大范圍漂移,世界各地很多地區都有他們的群落,可是茨岡人為什么不能復國,就猶太人可以?如果茨岡人要求復國,當初支持猶太在地中海東岸復國的美國政客包括很多百姓,又作何感想呢?茨岡人的苦難絕不亞于猶太人!

  可是放眼當下,阿拉伯人在自身政體的禁錮下,在所謂的財團的控制下,在個別所謂的宗教領袖用意識形態的綁架下,即使百姓是無意識的,卻還是被世界很多國家包括中國的糞們(甚至某些自詡追求民主自由的糞們)惡毒的譏諷!是對,我們自己的國人,都100多年了,不也是仍舊愚鈍不堪嗎,不也是信奉明哲保身的處事哲學嗎,不也是甘為奴才亦樂乎嗎,不也是懵懂地糊里糊涂就被野心家政客利用了嗎?被洗腦而不自知!即使城管五毛,他們也是殘喘在這盛世底下以求茍活的奴才而已!這樣的鄙夷和不屑,就像是在對待我們自己的同胞,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如果我們僅僅只是始終——帶著鄙夷不屑甚至挖苦受難的阿拉伯普通百姓的懦弱和落后一樣——鄙視甚至謾罵我們自己的同胞!而不是啟蒙開化他們,不是在溫和的交流中達成共識,我們何以得力量來重建真正意義上的共和!

隨著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正在進行的最后談判,耶路撒冷問題最終浮出水面。基本上,此處的爭論就是猶太人和穆斯林之間關于誰有更古老,更好的文件記錄,以及誰和圣城有著更深刻的聯系。

粗略的瀏覽事實就發現他們根本沒有辦法競爭。

耶路撒冷對猶太人有著獨特的重要意義。它在猶太法律中有著獨特的地位,并在猶太宗教中深入的存在著。猶太人向著耶路撒冷禱告,對著他們倒塌的圣殿哀悼,渴望重復一句話就是“明年在耶路撒冷”。這是猶太國家的唯一首都,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

相比之下,耶路撒冷對穆斯林來說明顯有著次要地位。《古蘭經》和禮拜儀式中一次也沒有提到耶路撒冷。先知穆罕默德從來都沒有去過城市,也和它沒有聯系。耶路撒冷從來都沒有作過任何政權的首都,從來都不是伊斯蘭教文化的中心。

此外,麥加是伊斯蘭教的“耶路撒冷”。穆斯林相信那里是亞伯拉罕獻以實瑪利的地方;那里是穆罕默德一生大部分生活的地方;那里是伊斯蘭教重大事件發生的地方。穆斯林一天向著那個方向禱告五次,這里是非穆斯林禁止進去的地方。

耶路撒冷對伊斯蘭教不太重要,為什么穆斯林今天如此堅持的認為這個城市對他們比對猶太人更重要呢?答案和政治有關。穆斯林們對耶路撒冷產生宗教興趣是因為耶路撒冷對他們有實際利益。當那些担心崩潰之時,對耶路撒冷的立場也會消失。這種事情在過去14個世紀中至少發生過五次。

先知。當7世紀20年代穆罕默德試圖讓猶太人皈依伊斯蘭教時,他采用了幾個猶太人的習俗(猶太式的禁食,一個像會堂式的地方敬拜,猶太型的食物限制),也包括向著耶路撒冷的禱告。但是當大多數的猶太人拒絕穆哈默德的建議時,《古蘭經》改變成了向著麥加禱告,耶路撒冷就失去了對穆斯林的重要性。

The Umayyad Dynasty.朝代。 幾十年以后當偓馬亞王朝尋求方式來提高他們領土的重要性時,耶路撒冷重新獲得了同樣的高度。一個方法就是在耶路撒冷建立了兩座紀念性宗教建筑物,691年的薩赫拉清真寺和715件的阿克薩清真寺。

然后偓馬亞做了一些欺騙性的詭計:《古蘭經》說安拉“晚上把穆罕默德從麥加的神圣的清真寺帶走了,帶到了敬拜的最遠的地方(阿克薩清真寺)。”當這個信息被揭示出來以后,(大約621年),“更遠的敬拜的地方”就成了轉折的階段,不是一個具體的地方。幾十年以后,偓馬亞在耶路撒冷建立了一個清真寺,并稱之為阿克薩清真寺。穆斯林自那以后就把這段經文理解為“最遠的敬拜場所”是指耶路撒冷。

但是當偓馬亞王朝在750年敗落以后,耶路撒冷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十字軍東侵。1099年十字軍東征的時候占領了耶路撒冷這一開始并沒有帶來穆斯林的反應。然后,一個穆斯林反十字軍東征的隊伍發展起來,整個的文獻都高舉耶路撒冷的重要性。結果,在這個時候耶路撒冷就被視為伊斯蘭教的第三大圣城。

然后,1187年耶路撒冷安全的回到穆斯林手中,這個城市又回到了通常的低微地位。人口下降,甚至防護城墻倒塌。

英國勝利。只有1917年當英國軍隊到達耶路撒冷時,穆斯林再度覺醒這個城市的重要性。巴勒斯坦的領袖讓耶路撒冷成為他們對抗錫安主義的斗爭的中心地帶。

當約旦人在1948年贏得這個古老的城市的時候,可想而知穆斯林再次失去了對耶路撒冷的興趣。它變成了省上的死水,被約旦人故意的降級,安曼成了他們的首都。

銀行貸款、注冊電話服務或者登記一個包裹都要去安曼。約旦的廣播發送星期五的講道,不是從阿克薩清真寺廣播,而是從安曼的一個小清真寺。耶路撒冷也從阿拉伯的外交地圖中消失:1964年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公約中并沒有提到它。沒有任何阿拉伯領袖(除了胡賽茵國王,他很少)訪問耶路撒冷。

以色列勝利。當以色列在1967年6月占領這個城市以后,穆斯林對耶路撒冷的興趣再次高漲。1968年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公約提到耶路撒冷的名字。革命的伊朗建立了一個耶路撒冷日,并把這個城市放在銀行的名單上。許多金錢都流到這個城市來建造它。

因此,歷史上穆斯林對耶路撒冷的興趣不只是宗教情感問題,也是受政治原因驅動。

 

 

 

 

2012-02-20 22:1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