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創業先鋒 眾人拾柴火焰高
字體    

喬布斯遺失的訪談(強烈推薦)
喬布斯遺失的訪談(強烈推薦)
CocoaChina     阅读简体中文版

接受訪談時,喬布斯正在經營自己創辦的NeXT公司(1995年)。18個月后蘋果收購了NeXT,又過了半年喬布斯重新掌管蘋果。當年的節目只用了一小段采訪,之后采訪母帶在從倫敦運往美國的途中丟失。多年來我們一直以為再也看不到完整的采訪,然而直到喬布斯逝世后不久,導演Paul Sen終于在車庫發現了這樣一份VHS拷貝。喬布斯生前很少接受電視采訪,如此精彩的訪談更是罕見。為了向這位奇人致敬,全片幾乎一刀未減。大部分內容是首次公布于眾。透過它,我們填上了“喬布斯密碼”的最后一個空格。


會制造噪音的團隊,才會磨出美麗的石頭


每次(新產品計劃)剛開始的時候,我們都有很多很棒的想法,團隊對他們的想法深信不疑。這一刻,我總會想起我小時候的一幕。


街上有個獨居的男人,他已經八十歲了,我接近他,想讓他雇我幫他除草。有一天他說,到我的車庫來,我有東西給你看。他拉出老舊的磨石機,架子上只有一個馬達、咖啡罐和連接兩者的皮帶。


接著我們到后院檢了一些石頭,一些很普通、很不起眼的石頭。我們把石頭丟進罐里,倒點溶劑,加點粗砂粉。之后他蓋上蓋子,開動電機對我說,“明天再來看看”。第二天回到車庫,我們打開罐子,看到了打磨得異常圓潤魅力的石頭!


本來只是尋常不過的石頭,卻經由互相摩擦,互相砥礪,發出些許噪音,變成美麗光滑的石頭。


在我心里,這個比喻最能代表一個竭盡全力工作的團隊。集合一群才華洋溢的伙伴,通過辯論、對抗、爭吵、合作、互相打磨,磨礪彼此的想法,最終才能創造出美麗的“石頭”。


公司的真正價值在于員工


我十二歲時致電惠普的比爾·休利特(Bill Hewlett,惠普創辦人)。當時電話簿上沒有隱藏號碼,所以我打開電話簿可以直接查他的名字。


他接電話時我說,“嗨,我叫史帝夫·喬布斯,你不認識我,我今年十二歲,我在制作頻率計數器,需要一些零件。”他就這樣跟我談了二十分鐘。我永遠都記得他不但給了我零件,還邀請我夏天去惠普打工。


當時我才12歲,這件事對我產生了不可思議的影響。惠普是我見過的第一家公司,他讓我懂得了什么是公司,如何善待員工。


當時人們還不曉得膽固醇。他們每天早上十點會推出滿滿一車的甜甜圈和咖啡,于是大家停下工作,喝杯咖啡品嘗甜甜圈。雖然是些小事,但顯然惠普明白公司真正價值在于其員工。


頂級人才的自尊心,不需要你呵護


我很早便在生活中觀察到一件事:人生中大多數事情,平庸與頂尖的差距通常只有二比一,好比紐約的出租車司機,頂尖司機與普通司機之間開車速度的差距大概是30%。


普通汽車和頂尖汽車的差異有多少?也許20%吧。頂級CD播放機和一般CD播放機的差別?我不知道,可能也是20%吧。這種差距很少超過兩倍。但是在軟件行業還有硬件行業,這種差距可能超過15倍甚至100倍。這種現象很罕見,能進入這個行業我感到很幸運。


我的成功得益于發現了許多才華橫溢、不甘平庸的人才。不是B級、C級人才,而是真正的A級人才。而且我發現只要召集到五個這樣的人,他們就會喜歡上彼此合作的感覺、前所未有的感覺。他們會不愿再與平庸者合作,只召集一樣優秀的人。所以你只要找到幾個精英,他們就會自動擴大團隊。


假如你找到真正頂尖的人才,他們會知道自己真的很棒。你不需要悉心呵護他們自尊心。大家的心思全都放在工作上,因為他們都知道工作表現才是最重要的。


我想,你能替他們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告訴他們哪里還不夠好,而且要說得非常清楚,解釋為什么,并清晰明了地提醒他們恢復工作狀態,同時不能讓對方懷疑你的權威性,要用無可置疑的方式告訴他們,你的工作不合格。


這很不容易,所以我總是采取最直截了當的方式。如果你給和我共事過的人做訪談,那些真正杰出的人,會覺得這個方法對他們有益,不過有些人卻很痛恨這種方法。但不管這樣的模式讓人快樂還是痛苦,所有人都一定會說,這是他們人生中最激烈也最珍貴的經歷。


別害怕犯錯


我是那種只想著成功不在乎是非的人。所以無論我原來的想法多么頑固,只要反駁的人拿出可信的事實,五分鐘內我就會改變觀點。我就是這樣,不怕犯錯。我經常承認錯誤,沒什么大不了的。我只在乎結果。


真正的魔法,是用五千個點子磨出一個產品


我離開后,對蘋果最具傷害力的一件事是史考利(蘋果前CEO)犯了一個很嚴重的毛病:認為只要有很棒的想法,事情就有了九成。他以為只要告訴其他人,這里有個好點子,他們就會回到辦公室,讓想法成真。


問題是,好想法要變成好產品,需要大量的加工。


當你不斷改善原來那個“很棒的想法”,概念還會不斷成長。 改變,結果通常跟你開始想的不一樣:因為你越深入細節,你學得越多。


你也會發現。你必須做出難以兩全的取舍,才能達到目標:有些功能就是不適合電子產品做,有些功能就是不適合用塑膠、玻璃材料做,或是工廠就是做不到。


設計一個產品,你腦海中可能要記住超過五千個問題,去把這些組合在一起,使勁讓這些想法在一個全新的模式下共同運作,達到你要的效果。每天你都會發現新東西。這同時代表新的問題和新的機會。讓最終的組合融會貫通,這才是真正的“流程”,也是真正的魔法所在。


做出好產品的關鍵因素,不在于很會管理流程


1984年我們從惠普聘請了一堆人(設計圖形界面電腦),我記得和其中一些人大吵一架。他們認為所謂的用戶界面,只是在熒幕底部加上軟體鍵盤,他們沒有字體大小比例的概念,也沒有滑鼠的概念。


他們對我大吼大叫,說鼠標要花五年來設計的,成本高達三百美元。最后我受夠了,就去外面找到大衛·凱利(David Kelly)設計,結果九十天內就有了成本十五美元的滑鼠,而且功能可靠。


當時我發現,蘋果在某方面缺少這種人才,能多方面掌握一個想法的人才。這需要有一個核心團隊,但由惠普的人馬組成的團隊顯然不行。


這和專業的黑暗面無關,這是因為人們失去了方向(惠普團隊無法進行多方面思考)。隨著公司規模越來越大,他們便想復制最初的成功。并且許多人認為當初成功的過程,一定有其奇妙之處,于是他們開始嘗試把當年的成功經驗變成制度。


不久人們便感到困惑,為什么制度本身變成了答案?這大概是為什么IBM會失敗的原因。IBM擁有最好的制度管理人員,但他們忘了設計流程的目的是為了尋找最棒的答案。


蘋果也有了這種狀況,我們之中很多人很會管理流程,卻不知如何尋找答案。頂尖的人會主動尋找最棒的答案,雖然他們是最難管理的人,但我依然樂于同他們一起工作。


我們不羞于竊取偉大的想法


你問我對產品的直覺從哪里來?


這最終得由你的品味來決定。你要熟悉人類在各領域的優秀成果,嘗試將之融入你在做的事情里。畢加索曾說過,“拙工抄,巧匠盜”,我從來不覺得借鑒別的好創意可恥。


我覺得麥金塔成功的原因,在于其創造者是音樂家、詩人和藝術家、動物學家甚至歷史學家,他們正好也是全球最棒的電腦科學家,所以我們才如此出色。


如果沒投身電腦科學,他們也能在其他領域創造奇跡。大家各自貢獻自己的專業知識,麥金塔因此吸收了各個領域的優秀成果,否則的話他很有可能是一款非常狹隘的產品。


我創業從來不是為了錢


公司擁有獨占性的市場地位,不可能再成功了之后,能讓公司更成功的人,是業務和行銷人員,所以最后變成他們經營公司,而產品人員被邊緣化,導致公司忘記做出好產品的重要性。


當初是對產品的敏銳和創意,讓他們獨霸市場,后來卻因經營人員而消失殆盡。他們對產品好壞沒有概念,不懂將好構想變成好產品的工藝,他們也沒有真的想幫客戶的心。


在業界打滾這么多年,我常問別人你為什么做某些事,得到的答案都是:事情就是這樣。沒有人知道他們為什么這樣做。


做生意沒有人會真的深思熟慮,這就是我的體會和認知。因此如果你愿意問問題,仔細思考,認真努力,你很快就能學會做生意,這不是多難的事情。


我身價超過一百萬美元時才二十三歲;二十四歲身價超過千萬美元;二十五歲就超過億萬美元。但錢沒那么重要,因為我創業從來就不是為了錢。當然,有錢是很棒的事請,因為它讓你有能力做很多事。


你可以投資短期無法回收的創意和想法,但最重要的是公司、是人、是我們制作的產品以及產品對人們帶來的好處,所以我不常把錢放在心上。我沒賣掉過一張蘋果的股票,因為我真的相信公司會有長期發展。


人類是工具的建造者


我小時候在《科學人》雜志讀到一篇文章,測量地球上各物種的運動效率,有熊、黑猩猩、浣熊、鳥類和魚類——它們每公里花多少大卡移動?人類也接受了測定。


結果是兀鷲勝出,它是最有效率的物種,而萬物之靈的人類表現得卻不怎么起眼,排名只到前三分之一左右。不過人很聰明,懂得制造自行車來加快速度,這讓兀鷲甘拜下風,從而稱霸整個排行榜。


這件事對我影響很大:我謹記人類是工具的建造者,我們所建造的工具可以大幅增強我們與生俱來的能力。早年在蘋果真的有這樣的廣告,說個人電腦是心靈的自行車。


我由衷相信,在人類所有的發明中,電腦的排名一定高高在上。它是我們發明過的最棒的工具。很幸運的是能躬逢其盛,在硅谷親眼目睹它的成形。


很顯然我是嬉皮士,與我共事的人也都是嬉皮士


如果不得不選擇,我的風格很顯然是嬉皮士,與我共事的人也都是嬉皮士。 什么叫作嬉皮?這是個含義豐富的古老字眼。


對我而言,嬉皮士運動啟發了我。有些東西是超越日常生活的瑣碎的,生活不僅僅是工作、家庭、財產、職業的,它更豐富,就像硬幣還有另一面。雖然我們并不把這掛在嘴上,但在生活的間隙,尤其是在不如意的時候,我們都能感受到某種波動。


許多人想找回生活的意義,有人去流浪,有人在印度神秘儀式里尋找答案,嬉皮士運動大概就是這樣,他們想尋找生活的真相,生活不應該是父母過的那樣。


雖然之后的事態發展有些極端,但他們的出發點是可貴的。正因為這種精神,有人寧愿當詩人也不愿做銀行家,我很欣賞這種精神并想把這種精神融入到產品里。


只要用戶使用產品,就能感受到這種精神,能夠真心喜歡我們的產品。我覺得優秀的同事都不是為了計算機而工作,是因為計算機是傳達某種情感的最佳媒介,他們渴望分享自己的情感。


訪談視頻


來源:羅永浩)

2015-08-23 08:4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