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字體    

權力狀態下的性資源分配
權力狀態下的性資源分配
陳行之     阅读简体中文版

1.先說事實

據權威人士透露,在被查處的貪官污吏中,95%以上都有“情婦”;被揭露有腐敗行為的領導干部中,案情60%以上都與頗為時髦的“包二奶”現象有關。如此看來,在形形色色的權力罪惡中,“包二奶”又成為了一道亮麗風景。感謝有心人的收集和整理,讓我們比較集中地看到了如下事實——
深圳市沙井信用社主任鄧××在不到3年時間里挪用、侵吞公款2.3億,包養了5個二奶,還與其中的一個二奶生有私生女,僅花在這個二奶身上的錢就高達300萬元。據說這位鄧大人在與一個“心肝兒”二奶來往的800天,平均每天花費23000元,總計達1840萬元。
湖南省郴州市副市長雷××養了7個二奶,為他別鐘愛的黃×購買了兩輛高級轎車,這位叫黃×的二奶沒有辜負雷市長的期望,沒多久就生下了雷市長的兒子,雷市長情為二奶所系,權為二奶所用,利為二奶所謀,馬上拿出1500萬元,為這位龍駒設立了“成長基金”。
湖北省天門市委書記張××被人民親切地稱為“五毒書記”,哪五毒呢?吹牛、賣官、嫖娼、賭博、貪污,一樣不落。敬愛的張書記牛也吹了,官也賣了,娼也嫖了,博也賭了,錢也貪了,作為消遣,玩兒幾個女人又有何妨?結果,張書記先后親自與108個女人有染,創下了貪官玩弄女人的記錄——我最近聽說一位官員革命理想大于天,在日記里發誓畢生一定要玩弄×××個女人,不知道打破張書記的記錄沒有?
杭州市副市長許××,綽號“許三多”,瘋狂地貪污受賄,涉案金額達到2億多元,這么多錢干什么用呢?驕奢淫逸,紙醉金迷去了,包養二奶去了——許市長單在杭州市就有多套高檔住宅,與其有性關系的女人高達百位。
江蘇省建設廳長徐××肯定也發過這樣的誓,否則快六十歲的人怎么能包養一百多個二奶呢?真正是與二奶搏斗其樂無窮,借用林彪的話說:“槍一響,上戰場,老子連命也不要了,還怕上二奶(戰場)嗎?”徐廳長不僅利用職務之便為二奶置辦房產,僅為其中特別喜歡的二十多個二奶就花費了近200萬美元。
南京市車管所所長查××附庸風雅,很喜愛《紅樓夢》的狎昵情節,這位“貫在風月中走”的倜儻公子,不多不少包養了13個二奶。為什么獨獨是13個呢?聽一聽他在熟人中的炫耀就知道了:“《紅樓夢》不是有金陵十二釵嗎?我有十三個,比他們還多一個!”
福建省周莆縣委書記林××是有名的“三光書記”:官位賣光、財政花光、女人搞光,凡是他看上的女人,沒有一個人能夠逃脫。林書記同時與22名情婦保持著幾乎公開的性關系,有一天,人家“今兒個真高興”,把這22個女人全部招到一家酒店,別出心裁地擺了個“群芳宴”。席間,林書記當場宣布:“今后,我們每隔一年舉行一次這樣的群芳宴,我要親自給你們當中表現最好的人發年度佳麗獎。”
安徽省宣城市委副書記楊×曾以“學者型官員”享譽安徽官場。“學者型官員”吃飽了喝足了照樣思念女人,這位楊副書記當然不能免俗,結果人家一下子就包養了7個情婦。楊副書記為了防止情婦們爭風吃醋,竟然用MBA的管理方式管理這7位情婦,讓“首席情婦”鄒×統領其余6個情婦,雖然一段時間相安無事,后來卻因為那位“首席二奶”失寵反水,把楊副書記送上了審判臺。
重慶市委宣傳部長張××在五星級希爾頓飯店長期包房,經常帶著年輕貌美女人到這里過夜,在中央黨校學習期間還包養了一名女大學生。張部長是何等樣人物?包養情婦的標準是很高的:一要大學生,二要漂亮,三要未婚。張部長出事不是因為包養女人,而是因為賭博——他先后動用二億多元公款前往澳門豪賭,結果輸掉了一億多元。敬愛的張部長被“雙規”時,辦案人員在他的公文包里只發現三樣東西:避孕套、偉哥和鈔票,都與女人有關。
海南省紡織工業局副局長李××屬于那種見到女人就像公狗一樣抓狂的人,被他搞過的女人不計其數,這位李局長還有一個別出心裁的癖好:每次完事都要用筆記錄下詳細過程,并且精心收藏女人的毛發。案發以后,辦案人員搜出李局長記錄性關系過程的筆記本95冊,用紙包起來的女人毛發236份。
湖南省婁底市商務局黨組成員顏××曾是《中國青年報》長篇報告文學《以人民的名義》中的主人公,沒想到這位官員“以人民的名義”也包養起了二奶,強行霸占一個18歲女大學生長達7年之久,逼得這個女大學生幾度自殺。后來,顏××因為貪污腐敗罪行暴露,被判處13年有期徒刑。
海南臨高縣城監大隊大隊長鄧××包養過6個情婦,不同凡響的是,這6個情婦都為他生了孩子,正是所謂“妻妾成群,子孫滿堂”也!鄧××用貪污來的錢為其中的4個情婦建造了兩層小樓,也算是至情至義。
全國人會常委會副委員長成××,因貪污受賄3000多萬元被判處死刑。成大人官至副委員長,按說應當以國家為重,以人民為重,就別弄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了吧?不!老人家淫心不死,“做鬼也風流”,伙同一個叫李×的“鐵桿情婦”共同索賄受賄,結果事發,那位二奶也被判處了無期徒刑。
實際上,“包二奶”只是一個簡略的說法,嚴謹的表述應當是“婚姻之外的不正當性關系”。如果認可這個定義,我們也就有理由發問,既然是婚姻之外的不正當性關系,在我們那些可敬可愛的公仆當中,除了包“二奶”的之外,有沒有包“二哥”的呢?有。
深圳市羅湖區公安分局女局長安××曾經接受數百萬元賄賂,這位女局長不僅僅貪戀錢財,還貪戀男色,在她接受的賄賂中就有男警員的性賄賂——她經常以出外考察的名義,指定年輕英俊的男警員單獨跟隨,這期間發生了什么事情,讀者不難想象,那些滿足她的性需求的男警員往往會迅速得到升遷,其中一個被她包養的年輕男警員僅用兩年時間就完成了從副科級到正處級的升遷過程。
我們還可以信手拈來一些最近流傳的事跡:2008年11月29日,深圳海事局黨組書記林××同志涉嫌猥褻11歲女童,并威脅女童家長:“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下來的,級別和你們市長一樣高。”2009年2月20日,黔西南州直屬機關工委副書記章××酒后猥褻7歲女童;2010年8月25日,怒江州貢山縣自然保護局辦公室主任和××猥褻6歲兒童,竟然說“我習慣了,原諒一下。” 2011年10月19日,四川蓬安縣聯理事長劉××將縣安監局一位女公務員強奸;2011年10月23日,聯防隊員楊××當著王姓女人丈夫的面將其強奸;2011年10月27日,廣東桃源鎮委副書記張××強奸女下屬;2011年10月29日,甘肅省成縣政法委副書記張××猥褻12歲女童,被從床底下揪出……真可謂長江后浪推前浪,革命自有后來人!
面對上述情節,你有沒有身處陰森森的地獄的感覺?有沒有進入弱肉強食的獸群中的感覺?有沒有回到整個社會都被僧侶們強奸和蹂躪的中世紀的感覺?有沒有進入到人的自然屬性大于社會屬性的原始森林的感覺?有沒有身處漫漫荒原,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感覺?如果你是一個有正常感情、有完善的道德倫理觀念的人,而不是一個被宣傳灌輸弄得又呆又傻,乃至于出現精神分裂癥狀,總是情不自禁想做出殘忍和下流事情的人,你就會有這種感覺,你會強烈地感受到一種精神的疼痛,就像無數條皮鞭抽打著你的靈魂,你會情不自禁發出這樣的怒號:天哪!怎么了?!這究竟是怎么了?!在我的祖國,為什么會發生如此駭人聽聞的事情?!
下面我們就來分析和解答這些問題。

2.為什么說“分配”?

讀者一定注意到了本文標題中的“分配”二字,也許會覺得這兩個字用在這里不準確——包二奶是某些官員的自主行為,怎么會和經濟學中的“分配”發生了關系呢?
這里大有文章!
眾所周知,我們實行的是社會主義公有制,即全部自然資源為國家所有,國家對國民實行有計劃的分配制度。具體到我們的話題,你從這種制度中是看不到如下法律規定的:“國家對性資源實行計劃分配……縣處級官員:每人1個以上、3個以下異性伙伴。”沒有這樣的法律。
問題是,貪污腐敗也不是法律規定的特權,為什么在我們偉大的社會主義祖國就大面積發生了呢?這里邊一定有某些不為人所注意的非法律的法律因素,從制度上保障著一個龐大的特殊群體中的成員都能夠享有貪污腐敗的機會,所以我們這個世界才成為了目前這個樣子。
性領域也是如此。某種意義上,性也是一種資源,就像所有自然資源一樣。既然是一種資源,在權力橫行并吞噬一切的地方,它也必將被權力所覬覦,這就是說,這里邊同樣有一些不為人所注意的非法律的法律因素,從制度上保障著一個龐大的特殊群體中的成員都能夠享有饕餮性資源的機會,客觀上形成了一種“分配”的機制,所以我們這個世界才成為了我前面描述的這個樣子。
下面我們慢慢辨析。
面對如此駭人聽聞的權力罪惡,我們的國家媒體堂而皇之發出了“政治人物要管好褲腰帶”的呼吁,更有專家學者像論述深奧哲學命題那樣雄辯地指出:“當官員把性作為權力春藥時,它同時也是毒藥。”所有人都“為言者諱”,所有人都在裝傻充愣,所有人都在回避和遮掩造成這種駭人聽聞的權力糜爛現象的制度性原因,就好像頑劣兒子強奸了鄰居家的幼女,父親揚起巴掌做出要打的樣子,然而巴掌并沒有落下去,只是忍俊不禁地笑著訓斥:“你狗日的長能耐了,把人家的小閨女也給收拾了,咋能這樣呢?缺德的東西,以后再不要這樣了噢!”面對此情此景,我們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我既然想說道說道這件事,就不打算“為言者諱”,我認為有責任有義務盡一切可能去指認造成這種權力糜爛現象的制度性原因,在所有這些原因之中,就像我前面說的,“分配”這兩個字不可回避。
“分配”是什么意思呢?我們看教科書解釋:“分配,是指按一定的標準或規定安排分發或者分派。經濟學上指把生產資料分配給生產單位或把消費資料分配給消費者。社會總產品的分配、國民收入的分配、個人消費品的分配是社會再生產的重要環節。生產資料的分配即所有制關系,這種分配決定著社會成員在社會各類生產之間的分配的性質,決定著社會成員在生產過程中所處的地位,社會制度決定分配方式。”誰是這個分配過程的主體呢?沒說。
依照我的理解,在市場經濟社會,分配的主體是社會,即那只“看不見的手”依照市場規律和原則對社會自然資源所進行的配置。在一整套國家法律強制性保障作用下,這種配置雖然說不上百分之百科學,但是它大體上覆蓋了全體國民,保障了所有人都享有公平正義的發展機會。簡單說來,“分配”在這里是“配置”而非“強制”,比如,美國總統就無法讓他的兒子的四姨夫的妹妹的三孫子以國有企業的名義通過壟斷金融、電訊、石油、礦產等行業來綁架整個國家,無法通過行政審批照顧他的爺爺的叔叔的二外甥的六侄子獲得國家重點水電工程,無法用貪污來的數億美元民脂民膏包養數百位二奶(美國總統克林頓跟萊溫斯基有了那么一檔子事情,花的還是自己的錢,我沒聽說這個狗日的總統動用聯邦儲備為萊溫斯基在海邊購置豪宅,就鬧了那么大的一場風波),他辦不到,即使他是這個國家的總統也辦不到。
然而在施行另外一種社會制度的國家,即實行計劃經濟的國家,不說總統,就說一般官員吧,不僅辦得到,如果“從祖墳上刨”的話,我們還會發現,他甚至就是為了辦這些事情才通過權力傾軋或者買官賣官來當這個官的,就像某位基層官吏直白表露的:“不貪污誰還來當官?!”具體到我們的話題就是:“不包二奶誰還來當官?”結果事情就變得完全不一樣了——對社會資源和自然資源的“分配”成為了一種在“特色”遮掩下的具有國家色彩的權力強制,這種強制在國民中涇渭分明地標示出了“這個可以有”的特殊利益群體和“這個真沒有”的非利益群體,它所導致的社會后果,體現在經濟利益上,就是前者“不差錢”,后者“沒錢”。
“沒錢”你還嫖什么娼?沒錢你還養什么二奶?于是,就像我前面所說,性資源就像所有社會資源和自然資源一樣,被某個社會階層壟斷了起來,這個社會階層就是寄居在中國社會肌體上的龐大的官僚特權集團。

3.對性資源分配的社會學分析

我在《現代專制主義與古代專制主義的區別》一文中,曾經分析兩種專制主義對社會進行控制的不同歷史條件,這種歷史條件對于說明我們正在談論的東西極為重要,因此,下面我復述一下其中的觀點,然后再來分析本文提及的具體的性饕餮事件。
基本上可以認為,現代專制主義(通常稱之為極權主義)形成于20世紀初期。古代專制主義雖然都擁有強有力的專制君主(俗稱皇帝老兒),但是他們的權力和權威的廣度和深度受到原始溝通方式和武裝的限制,無法完全有效地控制他們治下的社會空間,人民還可以保持對私生活的支配,享有一個相對意義上的民間社會,中國數千年傳統文化,奠定我們中國人基本性格的東西,就是在這個民間社會的自然延展中傳承下來的。
從世界范圍考察,可以認為,現代專制主義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后現代技術的獨特產物,它在本質上是這樣一個政府體制:一個政黨完全掌握所有政治的、經濟的、軍事的和司法的權力;這個政黨試圖重新組織社會、決定社會的基本價值觀;這個政黨通過監視和控制公民行為、限制他們的自由等方式干預公民的私生活;古代專制主義對它的臣民的意愿漠不關心,現代專制主義卻強調人民的積極參與,通過宣傳灌輸不斷在人民中激發對于這種國家體制的熱情;現代專制主義充分利用現代電子設備進入私人領域,從而對民眾生活和思想進行嚴格管控……西方學者卡爾•弗里德里克和茲比格紐•布熱津斯基為現代專制主義概括出六種特征,其中有四種是前工業社會所不可能達到的。
這就是說,再也沒有什么獨立于政府權力的民間社會了,在民間社會傳承的傳統文化被攔腰截斷了,奠定中國人基本性格的那些東西變異了,整個中國都進入到了一種前工業社會所不可能達到的奇境之中,所有駭人聽聞、莫名其妙、匪夷所思、啼笑皆非的社會事件,都是在這種情況下發生的。
因為有了現代專制主義這種無所不在的社會控制,人才最終喪失意義,成為一種特殊的“物”,而這種“物”在現代專制主義的政治體系中,僅僅是一種分配對象,就像社會資源和自然資源一樣,它被國家占有,在社會微觀方面,體現為層級不同的權力占有——這話還可以這樣說:在這種社會奇境之中,人都不是人了,女人還是女人嗎?“性”被某種社會機制“分配”成為權力占有物,當然也就成了順理成章的事情。
值得注意的是,這種“分配”并沒有進入國家計劃,就像我前面說的那樣,國家從來沒有制定過根據官員級別為其配備異性伙伴的人數計劃和高低胖瘦標準,這一切都隱性地寄居在社會運行機制之中。
什么機制呢?就是權力至上,權力支配一切,權力成為整個社會唯一的價值尺度。在這種情況下,官員根據自己的行政級別和貪腐所得供養幾個、十幾個、幾十個、幾百個、幾千個、幾萬個、幾十萬個、幾百萬個、幾千萬個“二奶”、“二哥”,都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不值得大驚小怪。
“陳行之同志,你這話說得也太難聽了,我們歸根結底還是情為民所系,權為民所用,利為民所謀的嘛!咋就會有幾千萬個二奶呢?太難聽了,快不要這樣說。”
讓我怎么說呢?現在,就連天安門前的石獅子都可以驚訝地看到,在我們這里權力可以輕而易舉地壟斷金融、電信、石油、航空、鐵路,以掠奪的方式攫取民間財富;權力可以動用公安、武警、地痞、流氓強拆民眾房屋,被推土機碾壓致死的人得不到伸冤,自焚者死了白死;權力可以讓無德無才無形無狀之人登上權力寶座,成為人民的牧人,為非作歹,禍害一方清平世界;權力可以動用國家手段封閉民意表達和一切不同的聲音,必要情況下可以毫不猶豫地把呼喚政治改革的知識分子投進監獄……“兩相比較,女人算什么東西?!我就包養了,我就占有了,我就強奸了,你還能把我的××咬了去?!”
是啊!現在,“性資源”作為一種權力專屬的自然資源白晃晃地出現在那里,你能夠抑制住權力者去占有或強奸她的獸性沖動?權力已經用現代科學技術和武裝力量把所有抗爭渠道都堵死了,你縱是一條五百年才出一個的英雄好漢,也是白搭,城管就把你治了,治安協查員就把你治了,派出所請你喝喝茶、躲躲貓貓就把你治了,你以為比軍費還高的維穩費用是為誰準備的?就是為你準備的!有本事你鬧!!!
結果,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深圳市沙井信用社主任鄧××在不到3年時間里包養5個二奶;只能眼睜睜看著湖南省郴州市副市長雷××就像養豬一樣養7個二奶;只能眼睜睜看著湖北省天門市委書記張××親自與108個女人有染;只能眼睜睜看著杭州市副市長許××瘋狂貪賄包養近百個二奶;只能眼睜睜看著江蘇省建設廳長徐××包養一百多個二奶;只能眼睜睜看著南京市車管所所長查××以超出金陵十二釵的標準包養13個二奶;只能眼睜睜看著福建省周莆縣委書記林××與22名情婦保持著幾乎公開的性關系;只能眼睜睜看著安徽省宣城市委副書記楊×用MBA的管理方式來管理7位情婦;只能眼睜睜看著重慶市委宣傳部長張××帶著年輕貌美的女人到希爾頓飯店包房過夜;只能眼睜睜看著海南省紡織工業局副局長李××搞過女人以后用筆記錄下詳細過程并精心收藏女人的毛發;只能眼睜睜看著湖南省婁底市商務局黨組成員顏××強行霸占18歲女大學生長達7年之久;只能眼睜睜看著海南臨高縣城監大隊大隊長鄧××與被包養過6個情婦生下孩子;只能眼睜睜看著全人大副委員長成××與情婦一道合謀索賄受賄5000萬元;只能眼睜睜看著深圳海事局黨組書記林××同志猥褻11歲女童;只能眼睜睜看著黔西南州直屬機關工委副書記章××酒后猥褻7歲女童;只能眼睜睜看著怒江州貢山縣自然保護局辦公室主任和××出于“習慣”猥褻6歲兒童;只能眼睜睜看著四川蓬安縣聯理事長劉××將縣安監局一位女公務員強奸;只能眼睜睜看著聯防隊員楊××當著王姓女人丈夫的面將其強奸;只能眼睜睜看著廣東桃源鎮委副書記張××強奸女下屬;只能眼睜睜看著甘肅省成縣政法委副書記張××猥褻12歲女童被從床底下揪出;只能眼睜睜看著深圳市羅湖區公安分局女局長安××包養年輕英俊的男警員作為“二哥”。
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民脂民膏每時每刻都在成為特殊利益集團囊中之物而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把數以千億計的資產轉移到國外而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在美國花數千萬美元購買豪宅而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把自己的第二代、第三代也安放到國家權力寶座上而沒有任何辦法,我們沒有任何辦法!
據說“自由”、“民主”之類東西的都是“西方資產階級那一套”,是為我們偉大的社會主義祖國所不齒的,稱:“絕不搞!”其實,我們很不愿意搞“西方資產階級那一套”,但是,現在的嚴重問題在于,不搞“那一套”,究竟哪一套才能解決我們所面臨的這些問題呢?究竟哪一套才能稍微改變一下我們和我們的女人的處境呢?你總不能就這樣一套也不搞,坐在那里混吃等死,用滴答作響的社會炸彈玩兒擊鼓傳花的游戲吧?
“搞呀!”你委屈地說,“我們不是每天都在搞嘛!”
那么,你究竟都搞了些什么呢?

4.官員糜爛是道德問題嗎?

大約十幾年,有人提出“以德治國”的口號,雖然國家媒體很是努力地宣傳了一陣子,卻沒有得到公眾的呼應,也不知道后來把國治得怎么樣了?現在回顧這件事,首先應當弄清楚公眾為什么對這玩意兒不感興趣——貫穿于整個官僚系統的大規模貪污腐敗是道德問題嗎?借用國企壟斷大肆掠奪民脂民膏是道德問題嗎?通過龐大的組織體系進行逆向淘汰,把最卑劣最腐朽最墮落的人全部麇集到官僚系統之中是道德問題嗎?不是!你就是問街上跑的狗,它也不會認為這是道德問題,這就猶如一個人已經病入膏肓,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命薄西山,氣息奄奄了,你卻盯住他胳膊上的一塊小恙當皮膚病來治,非但解決不了問題,反而會延誤這個可憐的家伙的病情,使他死得更快。
遺憾的是,每一次諸如此類的社會危機顯現之時,總是有人站出來拿道德說事,在國家媒體上祭出道德的大旗,就像《水滸傳》中張天師祈禳瘟疫一樣,口中念念有詞,似乎這樣跳跳大神就可以消泯這種大面積制度性罪惡,世界就會變得清平起來,豈不知這樣的表演我們看得太多了,已經看六十多年了,起作用了么?沒有呀!非但沒起作用,我們反而每一次都看到“洪太尉誤走妖魔”,讓更大的罪惡降臨到了人間,發展到現在,他們已經開始大規模包養二奶、玩弄女人,已經開始肆無忌憚地蹂躪和強奸我們的女兒了!
仍然有人大談特談所謂的“道德”,他們是這樣說的——
從社會公德到家庭美德,從職業道德到“官德”,“德”已經成為今年最熱議的話題。近日,中央連續出臺舉措加強對官員道德的考核,并將職業道德納入公務員培訓,彰顯官方回應公眾對以制度約束官員品行的急切期待。同時,公眾也期待通過加強“官德”建設,對良好社會道德風尚的形成起到示范作用。事實上,對官員“德”的要求早已有之。“德才兼備、以德為先”的選人用人標準,是胡錦濤在2008年的全國組織工作會上首次提出的。今年,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0周年大會上,胡錦濤又再次強調“要堅持把干部的德放在首要位置”,“形成以德修身、以德服眾、以德領才、以德潤才、德才兼備的用人導向”。《公務員職業道德培訓大綱》、《關于加強對干部德的考核意見》近日相繼出臺。公務員局稱制定《大綱》正是為了落實胡錦濤“七一講話”的精神,并明確“要把加強公務員職業道德建設作為一項戰略任務”。專家指出,官方將職業道德納入公務培訓,是對官員培訓和考核制度的有益探索。
為了加強對官員“德”的考核,各地進行了大量探索,有叫好的,也不乏有引起質疑的。今年,中央正式將“德”納入官員考核的體系中,亦顯示對各地探索的肯定。中組部出臺的《關于加強對干部德的考核意見》內容明確、細化、可操作性強,則是把“德”變成了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無疑是對“德才兼備、以德為先”選人用人標準的具體化和目標化。
此外,正在進行的國家公務員招錄工作,也要求重點加強對考生“德”的考察。國家公務員局表示,考生政治品德不良,社會責任感和為人民服務意識較差將不得錄用為國家公務員。
名聲很不怎么樣的“專家、學者”,又一次找到了飯轍,敏銳地觀察到中國的政治生活出現了新的景況,趕緊揣摩圣意,趕緊在國家媒體上做道德的文章,報道曰——
中國自古以來就有“以吏為師”的道德心理習慣,官德不彰,民風難淳,官員的道德高度往往影響著整個社會的道德高度。一項調查顯示,90%以上的人認為,社會信任體系的缺損,始自官德缺損。
正如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所研究員、中國倫理學會秘書長孫××所言,官德敗壞是社會道德環境惡化的重要原因。“官員的行為對老百姓有示范效應,官德敗壞對老百姓的社會信任感沖擊很大。他們會覺得,社會管理者和精英都不講道德,憑什么要求我們講道德?”
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夏××分析稱,“官德”包括三個層面:第一個層面是做人道德,這是底線。第二個層面是社會公德,對官員在這方面的要求要比普通人高。第三個層面則是職業倫理,也就是公務員的職業道德,例如忠誠、服從、公仆意識等。夏××表示,不一定要求官員都當圣人,但是最起碼底線不能破,“如果連最基本的做人底線都喪失了,怎么可能做好官呢?”今年的一系列事件引發一場全民性的“道德”大討論,人們在痛斥這些有違道德良知事件的同時,也在反躬自問。正是由于官員有著更大的社會影響力,所以公眾期待通過加強“官德”建設、發揮官員道德示范作用,以引領良好的社會道德風尚。
毫不客氣地說,所有這些道德說教都是在維護既有的政治秩序,恰恰是這種秩序,為官僚特殊集團的為所欲為提供了制度保障,社會資源(包括性資源)就是在這種強制性的制度保障下成為官僚特殊集團占有物的。
說到秩序,我想介紹一下古羅馬帝國基督教思想家奧古斯丁(公元354-430)的觀點。奧古斯丁說,造物主所創造的秩序是宇宙中一切存在和一切運動的基礎和結構,“因此,上帝是至高至真的,他以不可違抗、永恒不變的法則主宰著宇宙萬物,使肉體服從于靈魂,靈魂和其他一切事物都服從于他自己。”一切造物都是通過上帝的理性中的形式(理念)被創造的。當宇宙萬物服從于上帝的永恒法則時,世界就能夠處在和諧的秩序之中,用奧古斯丁的話說:“萬物的和平在于秩序的平衡,秩序就是把平等和不平等的事物安排在各自適當的位置上。”每一種事物在上帝創造的世界中都有它自身的適當的位置。
很顯然,奧古斯丁所強調的秩序是一種合乎理性的自然的秩序,這種秩序體現在國家觀念上,應當是這樣的:出于保護生命財產安全的需要,人需要一種作為安全機制的秩序,秩序只有在安全得到保障后才能夠真正實現,這種實現只能依賴于法律和能夠實施法律的機構,這就是為什么人們將“法律與秩序”、“和平與安全”的獲得,總是歸之于國家或政府的原因。
然而,這里需要一個決定性的條件:正義。我們還是請奧古斯丁來解釋:“如果沒有正義,國家和搶劫集團有什么分別?普通的搶劫集團可以說就是一個小小的國家,在他們那里,上級指揮下級,共同歃血為盟,根據內部約定俗成的慣例進行分贓,而當這些匪徒的力量大到可以修建城堡,擁有城市,甚至征服鄰國時,他們的統治集團就不再被看作從事搶劫的團伙,而是有了體面的名字:國家。”這就是說,如果喪失了正義,國家與搶劫集團沒有什么區別,所謂的秩序當然也就成為了搶劫集團所需要的秩序而非人民需要的秩序。
我們的官員隊伍出現了如此大比例的糜爛,是簡單的“道德”兩個字可以解釋的嗎?如果說我們擁有一個世界上少有的穩定秩序,那么我們很有必要發問:在我們的“秩序”或者說制度中,是否缺失了正義?這種缺失在官員糜爛的事情應當承担多少責任?還可以反過來說:我們拼命維護的穩定和秩序,在官員糜爛的過程中起沒起作用?起了多大的作用?這是不能不回答的問題。
所謂國家,只是一個抽象的概念,事實上,國家的行為都是由代表大多數人的一部分人來實施的,他們被稱之為代理人、代表、官員,或者干脆以“政府”統而稱之。在這個意義上,我們有理由認為,官員糜爛實際上就是權力糜爛,政府糜爛,這種糜爛絕不是什么道德問題,壓根兒就不是什么道德問題,而是地地道道的罪惡,是需要動用刑法嚴厲追究的反社會、反人類罪行!
現在的問題是,在現有政治秩序下,形形色色的權力罪惡非但沒有被追究,反而被縱容了起來。有人做過統計,中國官員隊伍觸犯刑律的比例,大于所有社會人群,官僚特殊集團成為了中國最大的犯罪團伙。更讓人悵然的是,一個個令人發指的卑劣之徒,竟然可以人模狗樣地坐到主席臺上,冠冕堂皇地做起“學習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建設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政治報告,如果沒有強固的制度保障,他做得到嗎?人們之所以不因為部分官員罪惡被清算(就像我上面列舉的那些)而歡欣鼓舞,是因為這些清算在絕對比例上是微不足道的,它也并沒有從根本上改變導致官員糜爛的社會制度和政治秩序,權力罪惡還將進一步發生和蔓延,我們進入的是一個看不見盡頭的黑暗隧道。

5.女人之殤

我寫這篇文章有一個顧慮,如果把女人置放到被分配的“物”的位置,會不會在客觀上導致對婦女尊嚴的冒犯?后來想了想,冒犯婦女的并不是我的分析,而是造成將她們物化的社會條件,就像喪失正義的社會將會把人變為非人一樣,所以就一路這樣寫下來了。盡管如此,我還是想為婦女說幾句話。
我看到一份調查材料,認為“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的婦女高達75%以上。這個數字透露兩種信息:第一,中國基本上還是一個封建宗法意義上的男人社會,它提供給男人和女人的發展機會是不平等的,這種不平等造成了男人處在政治、經濟、文化的強勢地位,婦女不得不把自己作為男人的附庸;第二,所謂“嫁得好”,在一個權勢主導的社會里,非常容易滑向優先選擇嫁給權力者而非其他社會人群,因為只有權力者比其他任何社會成員都占有更多的社會資源,他們有機會獲得更高的社會地位和更多的物質財富。
人是趨利避害的動物,我認為婦女的這種寄望和選擇無可厚非——除非你是一個被愛情燃燒得失去模樣的人(不排除也會有驚天地泣鬼神的愛情事件發生),否則,在無房無職業無存款的“北漂”和有房有車有巨額存款的司局級官員(除非他是一個臭名昭著的惡棍)之間,你一定會選擇后者,那個蹲在馬路牙子上頂著寒風吃煎餅的家伙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你鉆進高級轎車揚長而去。這就是社會現實,這就是與之對應的普遍人性,憤世嫉俗也罷,怒火中燒也罷,沒辦法的。我想強調的是,這種現實導致的社會后果,實際上就是我前面分析的那種狀況,權力者具有優先占有性資源的天然優勢。
只有正義降臨,社會為所有人群公平地提供相同的發展條件或者上升通道之時,只有你確認那個蹲在馬路牙子上頂著寒風吃煎餅的家伙完全有可能通過努力改變自己的處境,成為喬布斯式的成功者之時,你才有膽量把珍貴的感情寄放到他身上,那時候,愛情的確能夠創造奇跡,你們也一定能夠鼓起生活的風帆,向兩個人共同的未來進發。這樣的社會對于那個吃煎餅的家伙來說,就是一個值得尊敬和熱愛的社會,因為它不僅給他提供了發展的條件,更重要的是他得到了人的尊嚴,得到了寶貴的愛情,他不比權力者缺少任何東西。人性的弱點常常被社會放大,同樣,人性之高貴也會被健康的社會所激勵,它們相輔相成。
有了上面的辨析,再來說二奶現象,就好直接進入話題的核心了,盡管“二奶”和一般意義上的“婦女”有很大的區別。在我看來“二奶”是一個很難聽的名字,這兩個字隱含著很嚴重的對女人的不尊重,甚至帶有某種程度的貶義,就像不管兔子叫兔子,而是稱之為“玩兒物”一樣,兔子一定很不高興:“我是如此可愛的小白兔,你憑什么叫我玩兒物?!”這就是說,“二奶”是一個被脫色脫水的概念,如果把它還原為具體的活生生的人,我們就會了解到,她們之所以脫離開社會人群,成為被權力者豢養的特殊群體,必定有她們自己的酸甜苦辣,而我們所探究的豐富的社會學信息也正寄寓在她們的酸甜苦辣之中。
不排除這里邊有好逸惡勞之人,也不排除這里邊有把青春和色相作為資本從權力者那里換取特權(政治特權、經濟特權、文化特權)之人,但是,“二奶”就像我前面提到的那個蹲在馬路牙子上吃煎餅的家伙一樣,大部分是尋找不到自己在這個社會中的位置和發展通道的人,她們試圖通過倚靠在她們看來最有價值人群來增加自己的價值,獲得通過其他手段無法獲得的優越的生活條件。盡管這里邊也會有某種愛情事件發生,但是,從總體上說,這是一種發生在廣泛社會層面的特殊形式的價值交換——二奶用青春和美麗交換權力所能夠提供的精神利益和物質利益;權力者利用權力交換對性資源的占有和享用。
這樣,我們就又進入到了我前面已經論及的社會學見解之中了——“性”成了權力占有物,這種占有甚至具有一種“分配”的特色,盡管這種“分配”沒有被納入國家計劃,盡管國家從來沒有制定過根據官員級別為其配備異性伙伴的人數計劃和高低胖瘦標準,但是這一切都隱性地寄居在社會制度和它所運行的機制之中。
是的,只要這個社會仍舊權力至上,只要權力仍舊支配一切資源,只要權力仍舊是整個社會的唯一價值尺度,“二奶”就不會絕跡,它會持續不斷地制造這一特殊人群。

6.結束語

可能有人會說:“陳行之先生,我贊同你的分析,但是性在資本主義國家也是一種資源,而且更具有商品的屬性,那里同樣也有人把性作為謀求幸福的手段,那里的資本就像我們的權力一樣,同樣對性資源享有強制占有權,你是不是同樣認為那個社會缺乏正義,那個社會中的某類人群缺少發展的自由呢?”
是的,我是這樣認為的。美國社會學家庫利在談到個人的自由發展時,特別強調了環境的作用,他指出:“我們可以對自由下這樣的定義:它是獲得正確發展的機會。正確發展就是朝符合我們理性的理想生活發展。……任何一個人,在他的各個發展階段,都可以按照他周圍環境有利于個人發展的完滿與和諧程度,而被稱為自由的或不自由的。”(查爾斯•霍頓•庫利:《人類本性與社會秩序》)這就是說,當一個環境不利于個人發展時,人在社會過程中必將失去自我,他們建立的就不是符合人類理性的理想生活,而是一種被剝奪的舒適,一種沒有自由的自由,陷入這種處境的社會人群絕非中國所獨有。
然而,性資源的占有和分配幾乎百分之百與人類社會最丑陋的惡習——貪污腐敗——聯系在一起,利用橫征暴斂來的納稅人的錢財包養二奶,依仗權力的野蠻本性蹂躪和強奸民女,卻絕對是我們偉大的社會主義祖國所獨有,任何一個國家的權力運行也不可能導致如此畸形的社會后果,任何一個國家也不可能容忍如此駭人聽聞的社會罪惡。
令人痛心的是,我們看不到國家機器大規模動員來制止和清算這種制度性的權力罪惡,看不到人民日報、中央電視臺、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組織專家學者討論如何在盡可能短時間內制止這種制度性的權力罪惡,相反,我們看到的是武裝到牙齒的國家機器對所謂群體性事件的果斷處置,是宣傳機器大規模制造出來的虛假的社會和諧,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沒發生一樣。
這才是我們感到憤怒的真正原因。(2011-12-1)

2012-02-21 18:5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