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說部之亂   朱岳
說部之亂 朱岳
楚塵文化     阅读简体中文版

朱岳訪談錄:同樣的思索


化裝成記者的朱岳:朱岳先生,我們都知道你最近,哈哈,那個怎么樣?


朱岳:哈哈,是,就是很準確。干凈。


化裝成記者的朱岳:這是一種負責任的態度,不錯,但你們不想那個再一點,來個,嘿嘿?


朱岳:當然,倍兒有面子,但是你也知道,服務器逼人。


化裝成記者的朱岳:真的嗎?能否具體談談。


朱岳:比如,更純粹了,然而,我們獨立了。宣言,發生了發生著,都是生活表現、意象,外國人、中國人,干,比較面向什么。你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說"德國",八國聯軍的政治問題,那可大了!


化裝成記者的朱岳:你講得很有道理,但是如果這是真的,那么中國、文化、世界、文學、哲學、螞蟥,女性主義者,拉康!


朱岳:也許,不過我們還在爭取,我們特別珍惜蛐蛐,或者有一個更長遠的,然而,你也很清楚現狀,就是這樣,在老一代的奶嘴生銹了,就有特別多的,這下就突現了更以時間和黃色為基點的無所不在的大蠢貨!這就不是一個兩個問題了,這樣繼續下去,市場,土豆和修女的眼淚,在高壓下變得高雅是不是就可以解決呢?我向你反問,你問了,不,但我問了,哈哈!


化裝成記者的朱岳:那么你如何看待……以及……


朱岳:這是個嚴肅的話題,我毋寧先回顧,逐漸回到源頭,拿起希臘字典,而后我看到,哈,原來是這樣!這就說明:……就是……,不會是比……更多東西,也不會更少,反之也成立。這談不上什么心得,我想有人比我想得更多,也更透徹。


化裝成記者的朱岳:我很想聽聽你對多余的意見。你是否認為只有這樣,清楚的土壤在酸菜粉絲中才能像小鳥般飛翔,我們都注意到你或者說你們有這種傾向……


朱岳:你觀察得很仔細,有時候你說的時候你不覺得中國,在大的范疇下來考慮,從解放初期到現在,糧票改革到月票改革,起碼在北京經歷了一個從地下到地上的時期。許多人也正因為這樣,逐漸加深了對煎餅的認識,尤其當您翻開一本純化學刊物,你會想這么純的化學真是純啊,我猜許多人都有過這種體驗。難道一個試管就不能是大嬰孩兒?有一句詩,我忘了是誰寫的:"我不是鳥"。


化裝成記者的朱岳:這樣難道不冒險嗎?!


朱岳:我也反復思考過,還一咬牙一跺腳,然而事情就這么一直發展下來了,報紙和牛奶照樣送到門房那里,太陽照常比燈泡亮。起初我也奇怪,但后來我明白了,問題的關鍵在于西葫蘆發動機的馬力是紅燈照的四分之一,門捷列夫是發明元素周期表的人。這就構成了一個良好的基礎。我們面對這樣的開端也就欣欣向榮得像一群三角海鰻。


化裝成記者的朱岳:沒錯!但為什么給人垃圾的意識形態流動新體驗?


朱岳:再怎么說……也是……,更何況什么都是虛無主義對尼采和其他魔法師的反噬,又比如主義之后我們怎么辦?我們光著?剛才你也提到了,的確我也承認是垃圾,因為鼻涕的原故嘛,你不得不采取另一種立場。否則中國的哲學不就把鼴鼠給活活吃掉了嗎?GDP也要顧及,奧地利學派就是這個觀點,我在這里說到他們并沒特別的意義,我并不重視,我想我們這些人都不那么重視,起碼沒你想像得那么重視,雖然我不知道在你想像中有多重視,但在我的想像中,在你想像中我們的重視程度超過了實際的最大值,但那是不可能的。


化裝成記者的朱岳:但那些像小女孩一樣受騙的老頭不是也在給賣盜版DVD的人提良好的建議嗎?結果那些在風口賣DVD的人還不識抬舉,罵這些老頭。他們關心的其實不是長遠發展,而是老頭們買不買他們的DVD,這難道不是有目共睹的嗎?你怎么看?


朱岳:這是一個尖銳的問題,我以前還沒想過。在一個比較純粹的意義上講,這就叫過癮。還是舉個例子吧,一個人和河馬一起吃草,他在干嗎?他在過癮。除此之外還能有第二個答案嗎?如果有,請你告訴我們。


化裝成記者的朱岳:似乎真的沒有。


朱岳:當前就是如此,面對現實。是讓人尷尬,所以我們得喝水,解手。在一片荒郊野地,看牛。


化裝成記者的朱岳:是的,問題是他們意識不到什么是傻,什么是無傻不在而不為生者患。


朱岳:濰子說過,"提傻而徑相無化者,大之而為,動作無意。久而持之,必多惘,不能完傻而定其心,可知傻之不可救矣!"


化裝成記者的朱岳:很受啟發,將來有什么打算?


朱岳:請人放不如自己放,起碼解決一點問題。我正遙望,如果有瀑布,我愿意就是那個前穿老干部服裝的人。


化裝成記者的朱岳:但愿如此。哲學合作社今后有什么打算?


朱岳:比如大波成火,不可收拾,這都是玄機。


化裝成記者的朱岳:我們拭目以待!


朱岳:謝謝。


化裝成記者的朱岳:今天我們談了很多,最后請總結一下心得,比如對靈長類動物的新見?


朱岳:總結就是原來什么都是而又不是,這正是庫林說的:"真正的無恥,始于言說。"


化裝成記者的朱岳:"清白總是從更清白來的。"再見。


朱岳:拜拜吧,比利時。



補充提問


zen 裝成訪問朱岳的記者:您對中國的2000后帶藍牙輕度帕金森風向標式慢性自殺炎的蓬勃發展有什么看法?如果我沒記錯,這個充滿了革命荷蘭豆主義的新口號就是您提出的,而且,您也是中國的2000后帶藍牙輕度帕金森風向標式慢性自殺炎的標桿人物,您覺得你們這一批嘬架是好呢?還是很好呢?還是非常好呢?還是非常非常好呢?還是非常非常非常好?


朱岳:我注意到您提到了"標桿"這個詞,一個充滿男權主義思想的異延,從闡釋學的角度看,不錯,主體死了。不過,"表象在自身"中,主體的主體性在邏格斯的反題中回到了母體,并在其中重估價值。這在后殖民的現代話語中的確突現出了"荷蘭豆"的歧義和東方主義的反諷。我們也可以這樣考慮,中國的儒家文化在荷蘭豆的考掘學意義上存在一個地球歷史的譜系,本真地看,它們屬于一個潛存的規則體系。我們在帕金森風向標式的生活世界,體驗并在先體驗了技術對于他者的存在的重構。如果我的估計沒有發生向著強力的倒退,我倒感到這與隱喻中對人的本質的刻畫有關--一次政治哲學的修辭試驗。而藍牙,屬于這其中的一種環境外因素,或許提供了更多的信息,作為信息它們在一種類似詩的存在中澄清本我。慢性的,意味著干燥的、意向性的、反教義的獨特傳統。歸根究底,無非是:不是那種是,而不是:不在的那種在,這個不在的是,是的不在,就是純先驗的純自我的先驗的純粹顯示。在自殺的周圍潛伏了超驗的人類學壓迫,這是來自西方世界的否定之否定,但是不,我們只能以一種新的精神面對更為廣闊的理論邊界,一個臨界點,既是零點又是二十四點,永恒正意味著跳出變與不變的辯證法,在一個可能世界喝不是H2O的水,并設想其實我并不是我,而是非我。于是,一種力也就得以祛除遮蔽,進入林中空地,像狗一樣打滾。所以可以設想一種后時代的時代風暴正在非常好地糾結成一個環。這個環正是我們所期待的,00后所可能發生或不發生的,它們共同構成了邏輯空間的全部。我不知道我是否表達清楚了。


zen 化裝成朱岳的記者:您說得太好了,不在的那種在,不在的是,是的不在,您一針見血地指出了紋章學的非在場性,用一種純凈的嘮叨,無意義的意義,簡潔的冗余。您提出了一系列沒有真值的真命題,可以看出,在訴諸沒有邏格斯的后形而上學的表象下,您隱含了關于歷史的趣味性的一些真知灼見,我們都知道,在您發表的和沒有發表的馬蹄鐵中,反復強調了自殺炎的發生學意義,您認為,透過自殺炎在歷史性帕金森風向標式異化的強勢話語中的遮蔽,是否能夠最終回歸死亡顛峰體驗的事實本身?這個問題就像您作品中所反映的,倫理學意義很強。當然,您也沒有回避藍牙這個話題,在藍牙橫流的當下,像你們這樣能夠堅持走純紋章學的道路,確實很不容易。


朱岳:恩,是這樣。道路意味著行走和路標,這不是人在說話,而是話說出人。正因如此,在打開這個界域之后你會發現,咱們沒有講人類的語言。




2015-08-23 08:4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