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恒均:日本的眼神——從淺草寺到靖國神社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文 | 楊恒均


今天一行人開車去淺草寺。接近目的地時,看到路邊有貌似游行的活動在進行,于是請司機停車,我們想下去看看他們在維啥權。原來是一群日本人抬著神物在游行。 這種抬著神物游行的儀式也很普遍。看他們穿著有些怪異的服裝(一個男人漏出來大半個屁股,讓我看到他穿的是一條男性丁字褲),抬著一個我們叫不出名字的鬼神,吆喝著我們聽不懂的語言,個個滿頭大汗,認真、吃力的樣子,我想起了家鄉農村“跳大神”的場景,一開始覺得有些可笑,但當我走得更近時,卻被這群人吸引,嚴格地說,是被他們的眼神吸引住。那眼神里有“信”與“單純”。


我不能確定他們是否有“信仰”(按照西方的宗教觀念,他們這種作為還真不能稱為“信仰”),但從他們的眼神中,我看到他們依然“相信”某種東西。而這種“相信”恰恰是在同為黃皮膚的中國族群中所罕見的。作為群體的中國人的眼神這些年除了被金錢、權力欲望弄得賊亮賊亮,以及偶爾被愛國主義的怒火點燃一陣子之外,大多是渙散與空洞的,仿佛失去了靈魂。


但這眼神也讓我感到害怕。要知道,這種眼神中蘊含的“力量”與“希望”并不都是正面的,其中流露出的“信”與“單純”也是可能成為殺人的利器。這種眼神,讓我想到前一天去“靖國神社”時的經歷。在“靖國神社”旁那個美化戰爭的“游就館”里,經過了幾面貼滿了二戰中戰死的日本官兵黑白照片的墻壁,照片中的年青日本人也有著“單純”甚至“真誠”的眼神,他們也曾經如此地“相信”過。但他們卻是犯下了歷史上最殘忍的反人類罪的一群魔鬼!


從“靖國神社”尤其是美化戰爭的“游就館”出來時,我第一個感覺是氣憤,日本人在這里依然在為戰爭開脫;第二個感覺是難堪,這樣一個美化戰爭的戰爭紀念館,竟然選用了中國荀子《勸學篇》里的名句 “君子居必擇鄉,游必就士”,想必在荀子的家鄉,也很少人會從它的教導種吸取精神財富吧。


從游就館出來時,我也對美國抱有感激。很顯然,對于日本這樣一個民族,如果任由它走上邪路,貽害人間,別說我們,就是全亞洲聯合起來,過去不是他的對手,將來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而美國人,卻用世界上最厲害的兩種致命武器——也是現代人類最大的兩個發明,徹底馴服了日本人:用高科技的核子武器在戰爭中擊敗了日本,又用更犀利的“民主制度”讓日本人走上了和平發展、永不言戰的道路。


第二戰世界大戰以日本失敗與中國勝利告終,戰敗的日本雖然被強加了一個民主制度,它的文化卻完好無損地保存下來。我們正好相反,由自己的人建立一個結合西方馬克思主義與中國特色的社會制度,這個制度在建國頭三十年里大面積的破壞甚至摧毀了中國的文化與傳統。制度被廢了,一夜之間可以建一個新的;文化被摧毀了,幾代人也無法恢復。


制度有優劣,文化卻并無好壞之分。世界上沒有一種文化是優越過其它文化的,更沒有可能通過短暫的占領、鎮壓與洗腦,改變一個民族的文化。文化沒有優劣之分,但任何一種文化卻都有優劣兩面,遇到壞的制度,沉渣泛濫;遇到好的制度,煥發青春活力。東方文化與文明在日本、韓國以及中國臺灣等民主體制里得到了發揚光大。


楊恒均 2012-5-20 東京

拜神的男人們

“跳大神”的眼神

孩子們也拜神


“星巴克”與“拜神”和諧相處

人山人海的淺草寺

相對來說比較冷清的“靖國神社”,由于供奉了戰犯,并引起中、美、韓的抗議,有些日本人也不再去參拜“靖國神社”

“游就館”里的正廳,荀子的名言竟然和這些日本軍人的頭像擺放在一起。



楊恒均原創作品,歡迎分享轉發

微信公號轉載務必注明“轉自楊恒均微信公號yanghengjun2013”



楊恒均 2015-08-23 08:49:35

[新一篇] 楊恒均:日本在文化與制度上給我的啟示

[舊一篇] 楊恒均:近代中國為什么輸給了日本?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