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字體    

陳行之:慶父不死,魯難未已
陳行之:慶父不死,魯難未已
陳行之     阅读简体中文版

公元前662年,魯國革命家姬同(魯莊公)同志不幸去世,全國人民都沉浸在悲痛中,姬同的弟弟慶父、叔牙和季友為篡奪國家權力展開了激烈角逐。
就像所有專制者一樣,姬同同志也面臨接班人問題。這場角逐實際上從姬同剛一生病就開始了。按照姬同同志的愿望,當然是把權位嫡傳給自己的親生兒子,不幸的是他和負責抓文藝工作的正室夫人哀姜同志沒有兒子,這樣,他只能從“庶子”即側室夫人所生的孩子中間物色國君了,于是,姬同就把二弟叔牙同志叫到身邊,征求他的意見。
在姬同的三個弟弟當中,大弟慶父最為強勢,很有勢力,是隱藏得很深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早就拉拢叔牙結為了死黨,一直在圖謀篡奪國家權力。在這樣一個重要歷史關口,叔牙當然只會向姬同舉薦由慶父繼任國家領導人職位。姬同喘息著點了點頭,說:“叔牙,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姬同同志沒有馬上做出決定,而是把三弟、姬同同志的親密戰友季友同志叫到床邊,說想聽聽他在接班人問題上的意見。季友早就有了預案,鄭重提出由姬同與寵妃鳳玉同志的生子斑繼任國君。這個主意正中姬同的下懷,于是在手心寫下“你辦事,我放心”六個字,認可了季友的建議。
當年八月,姬同同志去世,沒有什么本事的斑同志正式成為魯國國家領導人,在主管意識形態工作的季友同志親自組織下,全國人民掀起了歌頌斑主席的熱潮,歌曰:“魯國的山,魯國的水……”報紙廣播也開始連篇累牘宣傳英明領袖斑主席,就像當年樹立姬同同志為絕對權威那樣,也想把斑主席樹立為絕對權威。然而,獨裁專制者無法擺脫這樣一個宿命:在他身邊永遠潛藏著企圖顛覆他的敵人。果真,慶父賊心不死,姬同的夫人哀姜徹夜密謀,想暗殺斑,搶班奪權。
慶父在政治上復辟資本主義的賊心不死,生活作風上也很糜爛墮落,居然與自己的嫂子哀姜有奸情,用現在的話說,早早就給哥哥姬同戴上了綠帽子。現在,姬同死了,慶父與敬愛的哀姜同志更是明來暗往,打得火熱,主持召開了部隊文藝工作座談會,發表了紀要,與叔牙一道,在軍隊培植自己的勢力,為進一步搶班奪權制造輿論準備。哀姜同志更是把慶父當作了自己的靠山,對慶父言聽計從,成為了復辟資本主義陰謀的幫兇。
在哀姜的配合下,野心家、陰謀家慶父終于動手了!
這天,斑主席早朝,埋伏在帷幕后面的殺手們手持兵劍,發一聲喊,跳將出來,把沒有任何防備的斑主席當場殺死,衛戍部隊保衛人員趕來時,慶父已經全面控制住局勢,再也做不了什么事情了,只好歸順慶父。
慶父的本意是要將季友斬草除根的,然而季友同志畢竟是軍人,早有防備,衛戍部隊包圍住他的宅邸之時,他早已經乘坐三叉戟飛機逃到了陳國,在那里發表聲明說:“魯國已經全面復辟資本主義!”
實現篡權陰謀的慶父仍舊躲在幕后,馬不停蹄地開始了一場政治布局,把哀姜的妹妹叔姜的兒子姬開放到了國家主席的位置上,號稱魯閔公。叔牙得到了總理的職位。敬愛的哀姜同志從全國文藝團體中抽調四千多名頂尖人才,在子民宮隆重演出大型音樂舞蹈史詩《閔公頌》,主題曲曰:“東方紅,太陽升,魯國出了個魯閔公……”
魯閔公二年,慶父和敬愛的哀姜同志意外地發現,他們親手培植起來的兒皇帝姬開并不像他們想象的那樣聽話,很有疏離他們的意思,為了避免最壞的局面出現,他們再次指使人殺害了姬開--這次發生的不是宮廷血案,而是一次火車顛覆事故,可憐的姬開同志連國家領導人寶座還沒坐穩,就一命嗚呼了。
慶父篡權的陰謀暴露無遺,這次他不再培植什么人了,而是在叔牙的幫助配合下親自當上了國家領導人,為了穩住權力寶座,他只能倚仗圍繞在他身邊的特殊利益集團實行對全國的統治,這些特殊利益集團人物雖然各自心懷鬼胎,但是在最終的利益交匯點上是一致的,這樣,一場空前的社會改革就在全國推行開來,先是改變私有制為公有制,取消民間社會和一切民間組織,對報紙、廣播、電視等宣傳輿論陣地施行國家管理,實行以國有企業壟斷和掠奪為標志的計劃經濟,剝奪知識分子發言權,等等。
流亡在陳國的季友再次發表聲明,揭露慶父和叔牙下山摘桃子的狼子野心,號召魯國人民緊急行動起來,反對獨裁,反對一黨專政,要民主,要自由,拿起武器,開展武裝斗爭,向全國進軍,推翻以慶父為代表的大地主、大資產階級的腐朽統治,將革命進行到底,建立由人民當家作主的新魯國!
魯國的形勢引起了世界各國的極大關注,紛紛派出使節,了解那里發生的情況。這一年仲秋,齊國總統桓公委派國務卿仲孫湫出使魯國,先是拜會了慶父,后來又與參政議政的民主黨派負責人和無黨派愛國人士進行了座談,了解到很多第一手資料。
仲孫湫回國以后,當即向總統做了匯報,下結論說:“這個慶父,差不多就是一個卡扎菲了,只要有這個慶父在,魯國人民的災難就不會終止。”
桓公沉吟片刻,說:“我們必須為魯國人民做一點兒事情。”
這表示人類已經進步到了這樣的程度:人權大于主權,基于正義基礎上的國家觀念正在形成,并且在國際事務中成為了指導原則。這句話也可以這樣說:在世界的深刻變化面前,任何獨裁者都將無法擺脫被干涉的局面,沒有一個國家的人民是孤立無援、可以無止境地任由獨裁者宰割的。
如果這時候慶父審時度勢,果敢地向人民借力,堅決擺脫掉特殊利益集團的綁架和要挾,依從人民的意愿推行徹底的政治改革,讓思想流通,大規模向人民讓利,給人民活路,那么,至少在社會層面不會出現多么嚴重的問題。然而,慶父的思想不是我們所能夠左右的,他有他的處境,他的行為一定是在他的處境之中。
遺憾的是,就像所有專制者一樣,他看不到人民的力量,他明明知道特殊利益集團不可能為江山社稷著想,他們只是要窮兇極惡地掠奪社會,然而這里有一個悖論,沒有他們的支持,他就連一天的統治都維持不下去,甚至會有生命之憂。那可怎么辦呢?他只能繼續在他們的綁架和要挾下處理國家事務,只能進一步禁錮人民的思想,只能任由他們變本加厲地在人民身上榨取民脂民膏。
結果,形勢急轉直下。
這一年初冬,第一場大雪覆蓋魯國大地的時候,在外國勢力的滲透和煽動下,魯國軍隊突然發生嘩變,形成了所謂的反對派力量,叫“全國過渡委員會”,逼迫慶父進行政治改革,與此同時,魯國全國主要城市也爆發了大規模的反慶父、反獨裁、反專制的示威游行,廣大農村也隨之連續爆發大規模群體性事件,被腐敗官員盤剝和欺壓的民眾終于忍無可忍,揭竿而起,配合軍隊包圍了首都,劇烈的槍炮聲通宵達旦,叔牙死于身邊衛兵之手,魯國王朝搖搖欲墜。
正是所謂“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專制獨裁的慶父拒絕政治改革,控制輿論,甚至把呼吁政治改革的知識分子投進監獄,早已經失去了保全性命和職位的最好時機,即使妥協也沒用了,就像卡扎菲被槍殺之前所說的:“我愿意用我所有的一切換取這條性命!”--卡扎菲或許有數不盡的黃金和美鈔,然而到了那個時候,這些東西有用嗎?沒用了!人民要求的只是伸張正義,那些被他欺壓得活不下去、喘不過氣來的民眾只是要他的命!
慶父的命運比卡扎菲好一些,在逃離以齊國為首的國際力量飛機轟炸以后,沒有被全國過渡委員會士兵圍堵在公路管道里,而是在雇傭軍保衛下,乘坐皮卡汽車連夜逃到莒國,躲藏了起來。
魯國的全國過渡委員會信守當初的承諾,不在新政府謀求職位,經過推舉,姬申同志成為了魯國新的國家領導人,這個人就是歷史上的魯僖公。
魯僖公意識到慶父的存在對魯國始終會是一個嚴重的威脅,便通過外交渠道從莒國遣返回了慶父,成立了一個特別法庭對其進行審判。兩個月以后,這個連續誅殺兩任國家領導人、對人民實行嚴酷的專制獨裁統治的罪犯,被判處死刑,一命嗚呼。
這就是成語“慶父不死,魯難未已”的來歷,語出《左傳•閔公元年》:“不去慶父,魯難未已。”

2012-02-21 19:2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