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字體    

農村脫衣舞:為何在葬禮上脫了二十年?
農村脫衣舞:為何在葬禮上脫了二十年?
天涯觀察     阅读简体中文版

撰文|墨黑紙白

來源|天涯博客


關于農村葬禮上的脫衣舞,可以說是從小伴隨著我長大的農村一景,歲月一晃就是二十多年,近年來對于農村脫衣舞的問題社會上不乏聲討者,但這舞是怎樣跳上農村的葬禮的?這脫了二十多年的衣服能否穿上?我想這應當值得探討一番文字。


新聞事件


今天看到關于文化部的一則新聞《文化部嚴查農村地區“脫衣舞”》:“一段時間以來,“脫衣舞”等違法演出在農村地區時有發生,這類違法經營行為擾亂了農村文化市場經營秩序,敗壞了社會風氣。為加強農村文化市場監管,文化部23日通報了兩起在農村地區查辦的“脫衣舞”案件。”其實說是一則新聞,不如說是一則舊聞,農村的脫衣舞跳了這么多年文化部才剛剛知道?并非如此,早有評論者詰難文化部稱:“農村脫衣舞盛行讓文化管理部門情何以堪?”而今,咱們的文化部堪了二十年的臉蛋子,現在堪不下去了,那么禁令能否中斷“脫衣舞”?


事件評論


脫衣舞是何時在農村興起的?我想追溯的話,至少要從20年前開始。脫衣舞的興起是否是因為農村精神文化的極度匱乏?我想應該是有這方面元素的,但這遠不是主因,魯迅小時候回憶起鄉情無不談及社戲,以至于在我們的語文書里還經常追溯魯迅的社戲情結,而今我想如果有哪個從農村里走出來的作家,估計也是羞于去在文字里回憶脫衣舞情結的。


我記得小時候在農村中很期盼一件事,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播放一次的露天電影,那時候成年人和孩子們歡聚在一起共同觀賞電影帶來的文化視覺沖擊,同時也營造出了大人和孩子們共同娛樂的項目,但隨著露天電影的逐年減少,脫衣舞開始占據農村文化的主流,還是成年人和孩子們一起觀賞,但這種視覺沖擊往往很輕易地突破了農村無論大人還是孩子的羞恥之心,成年人樂得觀賞,孩子們也喜得熱鬧,至于這種弊端文化是否會帶給成年人趨于釋放心中的淫亂思想?又是否會提前誘發孩子們過早接觸性的禁果?這都不在考慮范疇之內。


如同當年那首《冬天里的一把火》爆紅大江南北,農村脫衣舞也似有這種勢頭覆蓋全國幾乎是所有的農村,是農村人天生甘于淫亂?并非如此,我們的國家在教育上的投入只有4%的GDP,而在農村文化上的投入這二十多年來也是寥寥無幾,農村人對脫衣舞的衍生確實有文化貧瘠的一面,但盡管如此,這也是農村人自費所欣賞的所謂文化,農村人不可能一年只等一場春晚,農村人也不可能像城市人一般有電影院可看,也沒有文化晚會可以普及到每一個農村人,我們的國家在發展之中并沒有去思考應該給農村人怎樣一個文化熏陶的環境,也就樂得看小農意識自我發散。當然有人說毛時代農村的文化很豐富,這點我似乎難以認同,如果說唱紅算一種生活文化的話,但唱紅只是一種政治文化,農村人也會有對政治文化反感的一面。


我記得小時候還能看上幾場年戲,到后來就連這些都難以看上幾眼,村級的財政經常會連剛剛栽上沒幾年的樹都惦記,你可想而知村級政權已經淪為雞肋,甚至影響農村的發展。而現在,農村流行起了被諸多網友所謾罵的廣場舞,要知道這些也只是農村一部分婦女會去跳,對于大多數現在的農村人來說精神層面還是難以滋養的。


而農村脫衣舞的流行,除了文化需要這個元素以外,最為重要的是社會的紙醉金迷意識逐年加重,而農村人所固守的孝則被選擇性的覆蓋上了金錢意識,這種意識喚醒的絕不僅僅是脫衣舞的流行,無論紅事,白事都必須能砸得出霸氣的舞臺,恨不得吸引全村的人都來觀摩才能安撫心中對紅白事所期許的熱鬧場景。農村人向來喜歡熱鬧,這是毋庸置疑的,但這種熱鬧往往要靠撒金來換取,這種金錢至上的意識和小農意識的結合所造就的則是沒有價值觀所衡量的紅白事,你在農村根本就不能去質疑這種文化模式,舞臺辦得越好越顯示孝得突出,司儀做得越漂亮越能顯示紅事的排場,你要跟農村人說不要玩孝道?或者你跟農村人說不要搞結婚禮儀了,農村人是要跟你急眼的,因為農村人也是人,并不會因為不生活在被文化所滋養的城市就忘卻自己作為一個人的娛樂精神,這種娛樂精神我認為是脫衣舞流行于農村的關鍵所在。而農村人的娛樂精神被一些人與金錢徹底掛上關系,也就不難有現在讓城市人驚詫的脫衣舞了。


那么咱們的政府和文化部門在農村脫衣舞流行的時候是如何思考的呢?至少當時的政府是無暇把精力放在如何給農村人營造良好的文化環境,因為一切以經濟發展為中心,而農村人的脫衣舞表演也是一種經濟模式,在農村死人的錢最好賺,這是路人皆知的一個理論,而農村人的保守導致農村人在花銷問題上大多拮據,但在紅白事上的花銷卻往往闊綽,如果說農村人的消費水平在哪?那么一定是在紅白事上,政府也樂得看農村人在紅白事上去做任何消費,這是農村經濟學中不可小覷的部分。


文化部門應當是更無暇于此的,本身文化部門在眾多部門里就是雞肋,老爺們自己玩還嫌不夠嗨呢,哪里有精力倡導農村究竟該有怎樣的文化環境?露天電影沒了,年戲沒了,脫衣舞來了這不正好彌補了文化上的缺失?相信那些年的文化部老爺們會將此作為一項政績,至少可以說明農村有自己的文化所在,咱們不用操心,無論這個文化是不是有問題。


在政府和文化部門的放空中,脫衣舞這種農村舞臺開始肆意蔓延,已經成為農村白事的基本構成元素,我們可能很難理解在棺材前跳舞到底想表達什么意思?其實并沒有太多的表達,脫衣舞已經成為農村的新型露天電影和新型年戲,以前露天電影和年戲在農村人心里可不是一般人可以辦的,但現在脫衣舞舞臺則是哪怕窮苦人家也要擺上一擺的,因為沒有這個過程似乎面子上永遠低于其他人,而對去世的老人也顯得不夠孝順,這是要惹相鄰們絮叨的。


那么現在咱們的政府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而文化部也有精力來管理農村文化市場了,那么這種已經潛移默化中成為農村人白事中不可或缺的舞臺是否可以停止?我想至少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徹底根除,當然你可以罚款,你也可以依照法律定罪,但你要知道是政府和相關部門給了這一塊的空白,而一味的禁止是否有新的文化倡導給農村人?農村人的紅白事應該有怎樣一套儀式來處理?無論是復古還是新潮,至少需要一個構造存在,我們的部門不應該罚錢了事,也該下下功夫去引導,只罚錢或許會引起部分農村人的心里反彈。


還有一點需要注意的是,現在農村中的脫衣舞已經遠不能和以前相提并論了,在我的觀察中,在電視電腦霸占了農村家庭之后,年輕也好,成年人也罷已經習慣了吃完飯看電視,玩電腦的娛樂消遣,而白事舞臺已經很少有人觀摩,但依舊是白事必備元素,取締也只是順勢而為,那么對于一個舞臺一年下來二十萬的收入,能否就此消除這個行業?讓葬禮回歸本應有的嚴肅,脫了二十多年的衣服能否重新穿上?首先還是應該先消除農村中的攀比之風和金錢至上的意識觀,這種農村現狀要比脫衣舞所存在的弊端更為觸目驚心,而脫衣舞只是這種現狀中的一個具體體現的模型而已。


2015-08-23 08:4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