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把一個男人搗碎成很多男孩——巴列霍詩選 鳳凰詩刊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秘]巴列霍

憤怒把一個男人搗碎成很多男孩


黃燦然 譯


憤怒把一個男人搗碎成很多男孩,

把一個男孩搗碎成同樣多的鳥兒,

把鳥兒搗碎成一個個小蛋;

窮人的憤怒

擁有一瓶油去對抗兩瓶醋。

  

憤怒把一棵樹搗碎成一片片葉子,

把葉子搗碎成大小不同的芽,

把芽搗碎成一條條清晰的溝;

窮人的憤怒

擁有兩條河去對抗很多大海。

  

憤怒把好人搗碎成各種懷疑,

把懷疑搗碎成三個相同的弧,

再把弧搗碎成難以想像的墳墓;

窮人的憤怒

擁有一塊鐵去對抗兩把匕首。

  

憤怒把靈魂搗碎成很多肉體,

把肉體搗碎成不同的器官,

再把器官搗碎成八度音的思想;

窮人的憤怒

擁有一把烈火去對抗兩個火山口。



帽子、大衣、手套


趙振江 譯


面對法蘭西劇院,攝政咖啡館,

里面有一張桌子,一把安樂椅

安置在一個隱蔽的房間。

當我進去,揚起靜止的塵煙。

在我橡膠似的嘴唇之間,

一支點燃的煙,迷漫中可見

兩股濃煙,咖啡館的胸膛

和胸中憂傷的銹跡斑斑。

重要的是秋季移植在秋季中間

重要的是秋季用嫩芽來裝點,

皺紋用顴骨,云彩用流年。

重要的是狂嗅,為了尋求

冰雪多么熾烈,烏龜多么神速,

“怎么”多么簡單,“何時”多么急促!



禁錮的愛


趙珊珊 譯


你從嘴唇和陰影中的眼光里

星星點點地浮現!

我從你的脈絡中浮出

象一只受傷的狗

找尋著一個安靜街道的避難所。


愛情,在世界上你是災難!

我的吻是魔鬼弓上的箭頭;

我的吻是圣教徒。


靈魂是占星術——

  在褻瀆中保持著的純潔!

熏陶大腦的心臟!——


你的心在我的悲哀的身體里。

  柏拉圖的雄蕊

就開放在你靈魂的花冠上。


是那邪惡靜靜的懺悔嗎?

你,偶爾,聽見過他的聲音嗎?

天真的花朵!……

你不知道這并不是咒語,

愛情就是犯罪的基督!



葉子的神圣飄落


黃燦然 譯


月亮:一個巨大的頭的尊貴冠冕,

在你行走的時候把葉子掉進黃色的影子里。

一位救世主的紅色冠冕,他悲劇性地

輕輕地對著藍寶石沉思!


月亮:天堂里不顧一切的心,

為什么你向西運行

在那個注滿藍酒的杯里,

當它的顏色代表失敗和憂傷?


月亮:飛走是沒有用的,

因此你在一個散布著蛋白石的框架里升起:

也許你是我的心,像一個吉普賽人,

在天空中游蕩,灑下如淚的詩篇……



討厭的循環


黃燦然 譯


世上有要回來的愿望,來愛,而不是離開,

也有要去死的愿望,受兩股

永不會成為地峽的相反的水沖擊。


世上有獲得一個吻的愿望,它會遮蔽生命,

它在非洲枯萎于強烈的痛苦,

自殺!


世上有……不想擁有欲望的愿望。主啊,

我把弒神之指對準你。

世上有不想擁有一顆心的愿望。


春天回來了,它回來了還將離開。而上帝

彎曲在時間里重復他自己,走過去,走過去,

他肩上扛著宇宙的脊骨。


當我的殿堂敲起哀悼的鼓聲,

當刻在刀上的睡眠傷害我,

世上有要把這首詩移動一寸的愿望!


塞薩爾·巴列霍

塞薩爾·巴列霍(1892~1938),秘魯現代詩人,生于安第斯山區,父母皆有印第安人血統。一生貧困,且思想激進。他是秘魯最重要的詩人,也是拉美現代詩最偉大的先驅之一。他的詩既狂野原始,又溫柔美麗;既真摯可觸摸,又具有濃烈的超現實主義色彩。諾貝爾獎得主聶魯達曾說過,“我愛巴列霍,我們是兄弟”。而在多年之后,越來越多的人認為巴列霍是比聶魯達更偉大的西班牙語詩人。

(部分選自蔡天新《現代詩100首/藍卷》)



鳳凰讀書 巴列霍 2015-08-23 08:49:40

[新一篇] 七人詩選:往日的歌 鳳凰詩刊

[舊一篇] 詩集六種:我的孤獨是一座花園 鳳凰詩刊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