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來沒有羞于承認過,無論是汪國真還是余秋雨

時代作品  >>>  韓寒作品及相關評論選

這是世相(thefair)的第 448 篇文章



請你們原諒我也說汪國真吧。不說真的不行。



在說汪國真之前我想說的是喬布斯。大約在10歲前,他崇拜自己的繼父——一個汽車維修工人,從他那里學到了很多技術。但有一天,喬布斯發現他在和繼父討論電路問題時,繼父跟不上他的思路了。那一刻他發現自己已經超過了那個自己崇拜的男人。

在往后的日子里,他更是遠遠甩開了繼父。但是,喬布斯并未忘記他的繼父在小時候給他的那些啟發和影響。

你知道我想說什么了吧:在你成長的過程中,有很多你曾經喜歡、崇拜,給你帶來過很大的沖擊和啟發的人和事,或者曾經在一段時間安慰過你的東西。隨著你的成長你會超越他們。

但是你沒必要唾罵他們,或者說,你沒必要為此害羞。(有人說,如果我曾經愛過極權,又為此而羞愧呢?這個問題很尖銳,我想說的是:極權,或者像極權一樣的事情除外;但汪國真不是極權。)



我家門前有一座山。很小的時候我以為那就是很高的山了,每次爬它都要很久,覺得完成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現在我覺得它特別寒酸。

但我還是記得它給我小時候帶來的那種挑戰的感覺。


你呢?在走過很多地方之后,你真的已經羞于面對自己小時候住過的破舊窄小的房子了嗎?



前幾天讀書日,有個話題是“我羞于承認讀過那本書”。我想說,我初三那年讀過《文化苦旅》,并且這本書深深地影響了我的寫作風格。雖然此后很多年里我花了很長時間克服掉了這種風格,但它仍然有留存。


我是在長大之后才知道余秋雨的爭議。我也在很晚才知道那種風格并不是很好。


但我從來沒有羞于承認過。我非常感謝那本書,它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參與了現在的我的建設過程。


我做過很多蠢事,喜歡過很多不好的人。但我從來沒有羞于承認過。因為我已經意識到,很多時候,你的成長不是通過學習一些東西實現的,而是通過克服一些東西實現的。




關于汪國真引起的話題和爭吵,我在《我聽龐麥郎滑板鞋時時想到的一些事》中說得非常清楚了。有興趣的可以回復數字 391 接收。

我摘這樣一段:對那些我們不了解、未曾經歷、無法接受的生活所帶給他人的基因,我欣賞的態度是不贊同,但體諒,如果不體諒,起碼尊重。要知道,沒有多少人不是被生活定義的,沒有多少人有能力、機會、幸運最終對抗了自己的經歷。

你可以不喜歡汪國真,甚至可以嘲笑他。但如果有一個人就是被汪國真影響了很多,你卻一定要嘲笑他對汪國真的喜歡和悼念,就是很武斷的。在一些完全是個人化的事務上,為什么我們總是不肯只做到表達自己,而非要做到干涉別人呢?



更不用說為此羞愧了。我不會做這樣的事。


題圖:貝爾納·弗孔作品




世相

倡導有物質基礎的精神生活

文章兼顧見識與審美

也許長,但必定值得耐心閱讀

覆蓋千萬文藝生活家的自媒體組織“文藝連萌”發起者


微信:thefair 微博:@世相




世相 2015-08-23 08:49:40

[新一篇] 鬼腳七:如何打造小而美業務?

[舊一篇] 你離夢想的距離,比你想像中要近得多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