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講座與培訓 學習生活經驗
字體    

首發專訪   如何做到一天閱讀一本書?
首發專訪 如何做到一天閱讀一本書?
進步主義     阅读简体中文版

本文作者:派小妮 被采訪者微信公眾號:xiaoyaosheng3授權進步君首發


  不知道每天盯著手機刷屏刷到手抖的各位親們看到這樣一個題目,作何感想?對于我個人而言,一周一本書,一年至少50本書以上就已經算交上一份合格的讀書答卷了。于是,許久已經不做讀書人訪談的我,還是忍不住強烈的好奇心,聯系了這位逍遙書生,且來聽聽他的讀書經。如果你正在猶豫、迷茫,如果你正在無所事事,我想,不妨靜下心來,學習一下今天這位訪談的主人公,畢竟多讀點書總是好的。


  》》》肖遙生訪談實錄整理:


  問:能否先自我介紹一下自己呢?


  答:我本名叫肖山,1989年生人。現在是暨南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研一學生,導師是范以錦,之前在地方黨報工作過兩年,做文體記者。20147月辭職,9月上學。


  問:當初為什么要辭職讀研呢?


  答:之前在地方黨報做文體記者,對傳統媒體產生了很多失望的情緒。比如一,條條框框太多,體制僵化死板。一個基層的記者很難將自己的創造力施展開來,更多需要的只是符合領導的習慣,這是我嗤之以鼻的;二,就文體領域來看,傳統媒體這方面的報道已經遠遠落后于網絡了,我覺得前景堪憂;三,隨著官方對媒體的日益打壓,我深感越來越沒有成就感了。其實工資還不錯,但我更追求精神上的滿足。


  至于讀研,是想直接師從范以錦,去到可以讓我施展才華的媒體,當然現在想法又變了,不想去媒體了。


  問:當時是奔著范以錦去讀研的嗎?不知道他現在對于新興媒體有何高見?


  答:對的,工作時就認識他了。他的傳媒理念比較前沿。還說要多讀書,這個非常契合我自身的習慣。不過,我會努力使自己變得更棒,而不是我跟了某個老師,我就很棒了


  問:你從什么時候開始勵志一天看一本書的?你平時是一個很能堅持的人嗎?


  答:這個是去年底11月上旬有這個決心的,起因是被一些牛人激的,因為我很好強,覺得自己既然生活中時間這么充裕,為什么不試試看呢,如果單是上上課就太無趣了。我的堅持與一般的自律有點不一樣吧,比如說我自己其實不是那種早睡早起的人,比較隨性,之所以讀書上這么嚴苛要求自己是因為熱愛,然后想當作家,所以就能堅持了。我在讀書上極少偷懶,還是上述的原因,因為喜歡,喜歡的東西是不會偷懶的,就像有人打游戲,天天都要打,不打就難受。我現在如果一天不看書,也會難受。


  我的專業是新聞,如果我不讀書,只磨練記者技能,那就基本上只能去做媒體、公關、營銷類的工作,多讀書之后,我可以當自由作家,可以當專欄寫手、評論員,可以去出版社、書店工作。


  問:你是哪位作家的粉絲呢?你想當什么類型的作家?


  答:毛姆和安·蘭德,兩個影響我價值觀、人生觀的人。雖然以后可能會變,但現在想當一個存在主義小說家,毛姆和薩特結合,再加點安·蘭德的個人主義哲學。


  問:那你是如何做到一天閱讀一本書的?


  答:首先總結一下過去一個月的成果,33天閱讀了27本書,其中小說12本,歷史6本,哲學4本,傳記1本,社會2本,政治1本,實用1本。最厚的一本是唐德剛的《晚清七十年》,兩冊560多頁(共有五冊);最薄的一本是卡洛斯·M.多明蓋茲的《紙房子》,93頁。所以實際上,我并沒有做到絕對的1天閱讀1本書,也不打算從數值上做到一年365天讀完365本書。


  自從立志1天看下1本書后,我的緊張感超過了興奮感:想當初那是聽聞31本書都會嚇哭的小心臟啊,這番更加拉仇恨的舉動,能順利實施嗎?于是我還算正常,不會拿詹姆斯·喬伊斯的《尤利西斯》(1287頁)作為實行計劃的第一步。你猜我的第一本書看的啥?阿根廷作家博爾赫斯的兩部最負盛名的短篇小說集:《虛構集》、《阿萊夫》。一本160頁,一本154頁。


  說真的,我沒有耍賴,因為如果一開始連一百多頁的短篇小說集都看不下去的話,現在也不會在這里談讀書了。如果能順利看完,那說明還有按這個頻率進行下去的必要。接下來的兩本依舊是小部頭——科塔薩爾的短篇小說集《萬火歸一》(205頁),以及錢穆先生的《陽明學述要》(142頁)。


  第4天開始嘗試錢穆先生的《人生十論》(181頁),第5天讀了本薄些的,歷史范疇的《中國歷代政治得失》(178頁)。其實這本書不容易吃透,因為錢老的語言十分精煉,幾乎每句話都需要思考和理解。


  之后的幾天進入了繁忙的生活節奏,讀的幾本書不痛不癢,有福克納的《我彌留之際》(225頁),錢穆的《孔子傳》(192頁),科塔薩爾的《動物寓言集》(118頁),保羅·柯艾略的《牧羊少年奇幻之旅》(217頁,強烈推薦),多明蓋茲的《紙房子》(93頁)等等,別以為我就這么墮落了,光讀些沒技術含量的,其實這些天的另外一些時間里我還在讀陳寅恪的《魏晉南北朝史講演錄》(312頁),以及錢穆先生的《國史大綱》(魏晉南北朝部分,161頁)。


  自那之后,11本書差不多就成為常態了,有為了完成任務而看的馬爾克斯《枯枝敗葉》(144頁)、黃仁宇《近代中國的出路》(167頁),也有花大量時間沉浸其中的林欣浩《哲學家們都干了些什么?》(274頁)、嚴泉《民國初年的國會政治》(264頁),以及莫提默·J.艾德勒《如何閱讀一本書》(376頁)。慢慢地臉皮越來越厚了,明目張膽地進行略讀,唐德剛《晚清七十年》、柯萊恩《不斷幸福論》(365頁)、林疋愔《透視磨礪花革命——符號力量的建構》,覺得不爽的部分就略過不讀了。


  問:那你平時的時間怎么安排?讀書?上課?休閑生活?談戀愛?


  答:自我感受了一下,我平均每天花在閱讀上的時間是6小時左右,休閑生活幾乎沒有。我的飯局很少,如果不是大的重要性質的,我會略過;我每天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圖書館,這已經成為一種常態;我會在地鐵上用Kindle進行閱讀;我從不逛街,如果直奔目的地買東西不算逛街的話;我睡前一定會閱讀,即使它讓我犯困。


問:這么大的閱讀量,你有什么讀書習慣可以分享?


  答:最理想的速讀是一目十行,且知道在講什么。我的感受是,高質量的速讀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只要夠專注,但卻是最燒腦細胞的,需要大腦異常興奮活躍,如果嘗試多了,也許會睡著,就像吃了白加黑。我多用這種方式來讀小說。


  略讀是除了讀小說之外,幾乎讀每一類型的書都會用到的方式。因為作者的考量范圍在多數情況下要大于讀者的需求范圍,于是一本書往往會加上一般讀者不怎么會看的內容。比如《如何閱讀一本書》的末尾還有測試讀者閱讀層次的練習題,韋伯的《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除了正文之外,還有大篇幅的緒論、注釋、導讀,這些多余的部分就可以不看;另外一種情況是只挑選自己感興趣的章節閱讀,比如《不斷幸福論》,我只閱讀了人生哲學部分,舍棄了神經學的部分。諸如《陽明學述要》,只有核心部分王學大綱是我認真閱讀的,其余的類似王學的流傳宋學里面留下的幾個問題,則是我簡單瀏覽的部分。


  最后說精讀,我覺得它是種曖昧的狀態:作者的每句話,都與你的思想產生了身體接觸,而不僅是你生命中的路人丙。也就是說,我們讀的每句話都成為顯現在腦海里的畫面、現象、理論,即便不能全部理解,起碼你們見過面了,留下印象了。


  問:有沒有被瑣事煩擾的時候?現在很多人都被微信綁架了,你平時對待微信、微博等社交網絡的態度是什么?


  答:基本上沒有瑣事,因為我跟同學交流算比較少了,但并不表示不受歡迎,或是讓大家討厭,只是因為成天待在圖書館,不會跟大家打成一片而已。然后目前當然是沒什么社交,除了微信群里參加一些互推。也不會在微信上聊天,浪費時間。所以瑣事很少,處在比較寧靜的一個狀態。


  至于被微信綁架,我曾經一個同事,是個老學究,很反感現代科技文明,反電子產品,但她自己還是用的iphone,還是刷微信 。當然用這些無可厚非,我疑惑的是,她說這些電子產品使人的注意力渙散,甚至降低人的智商情商,于是她就反對這些文明本身了,但我想的是,這些東西本身沒有錯呀,它們本身的屬性恰恰是人的延伸,這個傳播學里也講到過,比如看視頻是視覺的延伸,所以我的意思是,這些東西本身是好的,問題出在人,自己怎么用它們,如果被它們牽制了,如果深陷其中了,那是人的問題,說明人的自律或者理性沒有跟上,結果回頭來又去怪這些東西本身。


比如我自己,我也用微信,也發朋友圈,也聊天,但我掌握著一個度,不會讓自己陷入對它的依賴,不會每天睡前抱著手機、刷著微信入睡,因為一方面我生活中有更重要的事情,無暇顧及;另一方面再稍稍加上些自律,就可以不受它們牽制了。只是在要用到它們的時候才用。這個時候,工具的屬性是良性的,是為我所用的。


前陣子我打算20天關機,想在自律和寧靜上進一步推向極致,可后來實在是有一些事情放不下,比如導師有重要的事情找我,所以我就妥協了,打算白天關機,晚上還是打開手機看看,有什么事。完了我轉念一想,極致式的關機是否正也是說明我自己受不了誘惑呢,如果這個誘惑本身根治不了,如果這個誘惑已然存在,那么我關機還有什么意義呢,它還是會誘惑我、牽制我呀,只有當我處在一個自然流露的狀態,比如用著手機,用著微信,能夠該用的時候用,不該用的時候就不用,分的非常清楚,這才是更高的境界。


  問:你專注度怎么樣?有沒有特意練習?還是說在不斷讀書中練習出來的?


  答:這個分兩個層面看吧,一方面是喜歡,一方面是自律,我覺得喜歡的成份更多些。現代人都有一個專注度不夠的問題,我覺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們所做的事就不是自己喜歡的,當然不會專注了。比如要我寫論文,我也會很不耐煩、刷著手機的。


  另一方面就是你所指的練習層面的自律了。我們閱讀的時候時常會進入這樣一種狀態:眼睛不知不覺已經掃過了1頁,腦子卻一片空白,或者在思考別的事情,發現走神之后才回到上一個節點,重新腦補之前已經用眼睛掃過的部分。


  分神是件十分正常的事,訓練盡可能少的分神本就是修煉專注度的必經之路。在這條路上需要學會一些放下的功夫。比如說在這樣一段時間里,盡量放下不怎么要緊的事,盡量放下自擾的胡思亂想,盡量放下手機(我會屏蔽所有QQ群和微信群)。


  如果是文學作品,專注度意味著你的想象跟隨作者的筆觸天馬行空地翱翔著;如果是歷史讀物,專注度意味著記住一些基本的事實,乃至聯系當下進行對比思考;如果是哲學著作,專注度意味著耐心地對每一個概念,甚至每一句話作出理解,盡力跟上作者的邏輯步伐;如果是實用性書目,專注度意味著你因為書的指導而對要做的這件事有了清晰的行動指南;如果是經濟、宗教、政治理論,專注度意味著明白整本書的脈絡,以及理解每個部分大致講了什么。



  問:怎么樣形成自己的讀書體系的?或者說你現在的選書標準是怎樣的?


  答:讀書體系其實還談不上,從文史哲出發,文學主要涉獵西方文學吧,從英美文學和南美文學入手;歷史比較雜,除了官方正史其他的都會看;哲學就是通過讀哲學史了解到一些大家后,直接讀那些大家的原著了,挑自己喜歡的,當然這個非常難。標準是去豆瓣上查查,超過8分的才看 ,因為看得多,所以知道了那么多可以讀的,所以想讀的書一直都比較多,停不下來。


  問:你的微信公眾號名稱為什么叫肖遙生?目前運營情況如何?


  答:因為我做之前很欣賞羅輯思維”“吳曉波頻道”“曉說這樣的人格體傳播方式,所以自己也想直接創立帶有強烈個人特色的微信公眾號。所以這樣首先就得跟自己的名字掛鉤,或者是能帶進去,想了一個星期多,排除了很多,一次我一個學長說不如叫逍遙書山,兩個字都含進去了,我就突然靈光一閃,迸出逍遙生這個名字,改成了我的姓。然后,逍遙又能體現我的性格——不拘世俗,放浪形骸。然后,又有讀書人書生的意味。所以,我自己是很滿意這個名字的。


  目前粉絲4500,閱讀量在800左右吧,薦書稍低一點,畢竟枯燥些,寫的隨筆、小品文那些會高一些,比如前幾天那篇講味道的有1300+了。目前這個號是我一個人在做,主要是兩方面:一方面我的核心是讀書,薦書,思考;另一方面就是推廣了。我的精力80%以上還是放在前者,畢竟我不是單單做好這個公眾號,我更強調自己也要成長,所以我全部原創。


  問:你自己還組織了一個線下的讀書會?


  答:對,讀書會現在三個群,每個群100人,大概兩周左右大家共同讀一本書,這本書有時候我定有時候大家自己選,馬上18號是第三期,要報過名的才參與討論,另建立一個臨時新群進行討論,然后每期選出一個最佳發言人,討論內容也會發到我的公眾號。


  問:讀了這么多書,能否分門別類的給推薦幾本書目?


  答:小說推薦安·蘭德的《源泉》,毛姆《刀鋒》,保羅·柯艾略《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歷史就推薦近代史三駕馬車:徐中約《中國近代史》蔣廷黻《中國近代史》郭廷以《近代中國史綱》,以及錢穆《國史大綱》;哲學推薦兩本哲學史,羅素《西方哲學史》,林欣浩《哲學家們都干了些什么》,其余建議通過哲學史了解哲學家后,挑喜歡的直接讀他們的原著。


2015-08-23 08:4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