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觀點】皮鈞:改革的真正危險來自“籌碼階層”
【觀點】皮鈞:改革的真正危險來自“籌碼階層”
共識網     阅读简体中文版

摘要
籌碼階層”總是千方百計讓別人付出改革的成本,自己獲取改革的利潤。他們不是發展的動力,卻自認為是成功的籌碼,甚至還要獨占勝利的榮光。本質上,這就是不勞而獲。


共識君按:本文轉自新華網—思客。


革的動力來自于人,改革的阻力同樣也來自于人。


全面深化改革進入深水區,很多阻力都不是顯性的而是隱性的,是深藏水底的濁流、怪石。


現在有不少人把改革的阻力籠統歸于體制因素或是既得利益集團,既不準確,也不科學。因為這樣模糊的表達,恰恰說明我們缺乏這方面的知識。


如果對改革的阻力不能夠進行深層次研究并發現問題的真正所在,全面深化改革就難以有效展開。


需要注意的是:改革的阻力不是孤立的東西,不是虛幻的概念,而是存在于各個領域,是一些與我們有著千絲萬縷聯系的活生生的人——任何離開人的研究都是歧途。


事實上,改革的深層阻力來自“籌碼階層”。


何謂“籌碼階層”?


所謂“籌碼階層”,就是這樣一群人:除了被施舍或者占有,他們沒有能力生產出自己賴以生存和發展的條件,他們認為自己是一種“籌碼”,可以通過討價還價任意“賣出”自己。


他們不是普通的懶漢——懶漢只是好吃懶做,而他們崇尚投機取巧,并且把滿足私欲的一切行為也冠以“勞動”這樣顯貴的名號;他們也不是普通的搭便車的人——搭便車的人只是在占便宜,而他們卻千方百計讓別人付出改革的成本,自己獲取改革的利潤。


他們沒有自己的目標和追求,只是看人下注、因人成事。他們不是發展的動力,卻自認為是成功的籌碼,甚至還要獨占勝利的榮光。


本質上他們是一個“不勞而獲”的階層,但平時在人群中卻不易被識別和區分,甚至很多事業被葬送的時候,還難以被人察覺。這才是真正的危險之處!


對這個群體描畫最為生動的當屬金庸先生《天龍八部》中的一段:“星宿老怪”丁春秋被“靈鷲主人”虛竹打敗,星宿派門人登時有數百人爭先恐后地奔出,跪在虛竹面前,懇請收錄,而且大唱“靈鷲主人,德配天地,威震當世,古今無比”。




除了將“星宿老仙”四字改為“靈鷲主人”之外,其余曲詞詞句,便和“星宿老仙頌”一模一樣。而且這些人向虛竹叩拜之后,一個個便得意洋洋,自覺光彩體面,登時又將中原群豪盡數不放在眼下了。


眼熟吧?把這個場景從武俠世界中抽出來,似乎就是我們生活中熟悉的鏡像。


“籌碼階層”在任何時代、任何行業中都存在,在今天尤其值得關注。


經濟上:創新的“掠奪者”


從經濟領域看,“籌碼階層”是創新的最大敵人。


近年來聽到很多人叫囂著要超越“蘋果”,甚至連一個赫赫有名的大公司的CEO也喊出“沒有任何一家企業能壟斷創新”。這根本不是一個大國應有的創新意識。創新并不取決于是否戰勝對手,而是取決于自身技術在多大程度上能夠獲得突破,在滿足客戶方面有多大的進步。



楊元慶:“沒有任何一家企業能壟斷創新”



現在很多企業只研究對手,卻不研究顧客的需要。在商業上有這種心態的人,就是典型的企圖不勞而獲的“籌碼階層”,實際上是創新的“掠奪者”。


坊間笑話說“世界上沒有中國人造不出來的東西,但中國人造不出世界上沒有的東西”,說的就是這個人群。近年來之所以山寨橫行創新稀少,絕不是什么思想認識問題,而是他們真的創造不出來!


不讓他們抄襲就等于判了他們的死刑。明明沒有創新能力,偏偏要戴上創新者的光環,裝作受人尊敬的樣子。當某個企業開創一個新領域時,總會有人一窩蜂地往里扎,即刻演變成“一人創新、萬眾搶奪”的局面。有些媒體熱衷于宣傳所謂顛覆性的個案,其實是做了掠奪者的幫兇。事實上,這類人的思想境界從來沒有超過動物的水準。


創新的勞動者開墾荒地后,清楚地知道應當種上什么,然后清楚地知道必會有一個令人期待的豐收;而野豬拱倒莊稼地時,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它們磨著獠牙的目的,只是為了等待哪片地里長出糧食后,再威風凜凜地去拱一番。


“籌碼階層”就是如此。他們崇拜資本、權力,瞧不起艱苦的勞動與積極的思考,認為不毀掉別人就已經稱得上慈悲了。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顛覆”什么,唯一的興趣就是想方設法搞垮那些殫精竭慮進行創新創造的人,占有創新者已經開拓出來的市場。


正如喬布斯的經歷告訴我們的一樣,真正的創新者在任何時候都是“Hero”,而掠奪者們離開了創新者則是“Nobody”!創新是為了更好地活下去,保證整個產業生態和創新生態的持續發展,而不是干掉別人。擠垮別人絕不是真正的創新者。


近日,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聯席董事長兼CEO陳春花教授在題為《做好現在,未來不遠》的演講中鮮明指出:“一定要離開競爭,競爭不會幫你做任何事情;也不要去考慮壟斷,壟斷沒有可持續性。”這就切中了問題的要害。


不把功夫下在自己身上,而打著競爭的大旗掠奪他人的成果,正是“籌碼階層”的拿手好戲。他們要的是獨占,而不是共生。因此,如果不把這個“籌碼階層”與真正的創新者區分開來,再多的財富也會浪費殆盡。


文化上:穿正裝的“匪類”,有文憑的“市儈”


從社會文化領域看,“籌碼階層”是現代化發展的嚴重障礙。


長期以來我們進行了大量的信仰教育、思想教育,結果卻還是擋不住信仰缺失和道德滑坡,為什么?主要原因就是“風物不見人”,偏離了事物的本質。




道德信仰從來是和實踐合而為一的,離開具有創造性的勞動者,道德和信仰就無從談起!沒有這個尺子,勞動者和不勞而獲者就無法區分。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們沒有及時從當代人的創造性勞動出發,來確立人們正確的價值觀。尤其是改革開放三十年來,創造巨大物質財富的科技進步和企業勞動,沒能有效轉化為現代化進程中的精神財富和制度財富。


相反,我們把真正的勞動者拋在一邊,宣傳了很多空洞的道德說教,甚至如同韓非所深刻指出的“智者決策于愚人,賢士程行于不肖”——干實事的人汗流浹背,不干事的人在一旁品頭論足,讓不勞而獲的人鉆了空子,結果必然是“賢智之士羞而人主之論悖矣”。沒有了現實的勞動者的意識支撐,再雄偉的思想大廈也會轟然倒下!


由于沒有把“籌碼階層”與真正的勞動者區分開來,結果“不勞而獲”的意識在社會上四處亂竄——為什么有那么多人熱衷于加入傳銷和賭博,非是無知,而是躲避艱苦的創業;


為什么有人哀嘆自己沒有一個好爸爸,非是無情,而是內心淹沒在自私的冰水中;為什么有人不斷地把今天的困難歸咎于歷史人物,隨意宣稱誰應當為今天的問題負責,非是無識,而是逃避當代的責任;


為什么有人瘋狂地參與各種造神的“偶像崇拜”運動,不是為了創造什么神圣的東西,而是幻想有朝一日自己也爬上神壇;為什么有的地方的投票聽證成了要挾他人的手段,而有時候網絡暴力、造謠告密又能肆意橫行。


當我們把道德信仰與創造性勞動割裂開來的時候,就等于將真正的勞動者送上了火刑柱,而將火把交給了“籌碼階層”。


很多致力于現代化的發展中國家,正是在經歷沉痛教訓后,才逐漸意識到經濟發展并不能必然帶來現代化。如果民眾的心理和精神還被鎖在這種不勞而獲的自私狹隘的意識中,任何現代化都是一句空話。


在這種狀態下,“籌碼階層”無時無刻不在羈絆著發展的車輪。他們從歷史上繼承不了任何東西,在現實中也改變不了任何東西;他們不僅對發展沒有信心,甚至對自己都沒有信心。


說穿了,他們是穿了正裝的“匪類”,考了文憑的“市儈”,他們唯一信奉的就是牢牢抓住那些有創造力的人,隨時準備把勞動成果搶走。如果不把這個“籌碼階層”與真正的勞動者區分開來,現代化建設成果將被蠶食殆盡。


政治上:創造的低能兒,爭權奪利的高手


從政治領域看,“籌碼階層”是懶政怠政的主要人群。


現在常聽到一種奇談怪論,說是“反腐敗”導致某些官員不作為。在不明事理的人看來,是有點像。但真正不作為的官員,其實就是把當官作為謀生手段的“籌碼階層”(腐敗官員只是這個群體的變種)。



中石油總經理近日落馬


他們心里很清楚,不作為的原因根本不是什么思想問題,而是“本領恐慌”、“責任恐慌”,是“他們根本沒有能力承担這個世界的運轉”。他們不僅僅是“不勞而獲”的社會意識和經濟意識在政治上的反映,而且他們本身還是“GDP政績”野蠻生長年代的直接產物。


要知道,把全社會的勞動創造當作考核政府政績的尺子,這本身就很離譜。這種“貪天之功據為己有”的政績觀,是從精神上鼓勵“不勞而獲”。不改變這一條,貪官庸官只會層出不窮。


也只有從這一點上,我們才能夠體會到,十八屆三中全會決議中關于“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具有多么非凡的劃時代意義,才真正明白“著力解決市場體系不完善、政府干預過多和監管不到位問題”多么重要!


道理并非十分高深,但切實認識到這一點實為不易。


當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軌道,沒有了財政投資的刺激,壓縮了政府買賣土地的空間,收緊了地方政府融資平臺,一些官員突然就發現自己在經濟發展面前束手無策了。他們并非不知道要對深化改革、調整結構、轉變方式等新任務學習鉆研,而是從骨子里就不認為自己需要“主動作為”。


于是,“籌碼階層”的小市儈式的聰明再一次表現出來,他們把臟水潑到了“反腐敗”身上。他們習慣于以自己的私欲而不是社會的需要來看待世界。


其實所有的貪官、庸官的內心都是鄙視自己的,但卻又不得不找一件最華麗的外衣把丑陋的內心掩蓋起來,這也是他們既能說出最華麗的詞匯,也能干出最下流勾當的原因——不是偽裝,而是本能。


他們大話連篇和諛詞如潮的本領一樣嫻熟,這是空洞內心的自然映射,但是如果有誰要戳穿這一點,他們會以性命相搏,否則反腐敗反懶政不會這么艱難!


在創造新事物方面他們是低能兒,但在爭權奪利方面,他們絕對是高手,無論多么卑鄙、殘忍的事情都做得出來。到了這時候,我們并不需要裝作驚訝,而是要擦亮眼睛。


The end:籌碼階層只會阻礙歷史前進


更進一步講,“籌碼階層”是一個很可悲的人群。他們是個人私欲的奴隸,卻要擺出歷史主人的派頭;沒有為歷史開道的能力,卻要享受創造歷史的榮光。


其實,古代杰出的政治家對此早有深刻洞察。范睢在其著名的《獻秦昭王書》中就深刻指出:


“善厚家者取之于國,善厚國者取之于諸侯。天下有明主,則諸侯不得擅厚者,何也?為其割榮也。”


所以昭王罷黜尸位素餐的穰侯而起用一代名相范睢后,史載“昭王得范雎,強公室,杜私門,蠶食諸侯,使秦成帝業。”


美國著名社會心理學家英格爾斯曾指出:


“如果執行和運用這些現代制度的人,自身還沒有從心理、思想、態度和行為方式上都經歷一個向現代化的轉變,失敗和畸形發展的悲劇結局是不可避免的。”


全面深化改革的道理同樣如此:懶政怠政不僅僅表現在效率低下上,實際上也是一種社會心理狀態。如果不能在政治體制改革中擺脫“籌碼階層”的束縛,任何政治進步所贏得的民心都將被揮霍殆盡。


真正的改革者從來都承認創造的當代性和主動性,并把歷史看作一代又一代人接續奮斗的創造性勞動的歷史。真正的改革者也正是在這種實踐中克服了狹隘的、地域的意識,而成為具有世界和歷史意識的自覺的人。


這是推動歷史前進的人和“籌碼階層”最根本的分水嶺。

2015-08-23 08:4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