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李悔之:向上火的楊恒均博士進一言
李悔之:向上火的楊恒均博士進一言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本文據李悔之新浪博客


文 | 李悔之


一個月前,楊博士發表了一篇題為《我咋成了帶路黨、五毛與“正廳級偵查員”?》的文章。文中,素來溫文爾雅的恒均一反過去的溫和、理性、機敏、睿智、幽默,有些語無倫次起來;委屈、憤懣情緒貫串全文。其中,還有不少偏頗之論。


且看下面兩段話:


“而代表世界主流,以追求自由、法治與民主制度建設的右派呢,在中國又幾乎被極右得不殺人就不解氣的一幫人劫持,有那個幾個被捧為未來民主中國“總統”的人,看了幾本寫民/主的書,每天就在那里比誰更右,弄得連我都猶豫了:如果民/主就是他們口中的那個玩藝,我寧愿生活在專/制下。社會思潮的極端化,讓站在輿論風口浪尖的網絡寫手不得不選邊站,你不選吧,他們就幫你選。”


“中國當今的輿論環境與以意見為主的互聯網上,充斥著極端的觀點與言辭。一些溫和理性的聲音根本沒有‘市場’。”


看了上述一番話,心情便有些沉重:作為一個擁有數百萬粉絲的意見領袖和偶像型公眾人物,如此偏頗,如此情緒化言論,在讀者中產生的負面或消極因素是不可低估的!


我非常理解恒均的心情:有道是不怕敵人攻擊,最怕同道誤解和傷害!——作為一個十年如一日苦苦地充當“民主小販”的啟蒙者,不但得不到同道的理解,而是隔三差五無端被譏諷、斥責、辱罵,一時失態在所難免!


但我想對恒均說的是:當今中國,罵您,對您背后說三道四的人不少,但支持您的人其實更多——這點,完全可從您數百萬粉絲,以及遍及全國各地的“羊群”中可看出來。還有,中國有數億網民,之中確實長期存在“不殺人就不解氣”的極端者(這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正常,更何況一個民眾長期生活在一間鐵屋子里的國度?),但說“中國又幾乎被極右得不殺人就不解氣的一幫人劫持”,這絕非事實!——當今中國13億人中,絕大多數都是“國家事,管他娘”的麻木之眾,真正“關心國家大事”者,可謂少之又少。熱心西方那一套的網民,加起來或許不及騰訊斗地主游戲一個賽區的人多(騰訊斗地主游戲一個賽區有二三十萬人之多)。其中,真正喊打喊殺的只是極少數,而且全是身穿馬甲的網民。只是網絡虛擬空間中,只要幾十個、上百個極端者發復發帖,往往就容易造成一個人多勢眾的假象而已。


退一步而言,縱然自由派網民全部都是“極右得不殺人就不解氣”的極端者,中國也絕難被“劫持”!——因為毛/左、五角先生、自/干/五的隊伍,要遠比自/由派力量大。


還有,舉凡“劫持”輿論者,必須在網民中稍具影響力。然而,當今中國自/由派中稍有名氣的代表人物,哪個是“不殺人就不解氣”的“極右”人物?屈起指頭盤算半天,我實在想不出一個來。海外的京生大哥、袁×冰那些人?他們老八股那一套,早已邊緣化,只能在極少數會翻墻人群中產生微小影響。


完全可以這樣說:恒均所言“中國當今的輿論環境與以意見為主的互聯網上,充斥著極端的觀點與言辭。一些溫和理性的聲音根本沒有市場”,絕非事實——當今中國大陸右派網民群體中(中國語境下的“右派”),確實一直存在“極端的觀點與言辭”,然而如果冷靜地分析,也就是幾百個活躍人物而已!右派網民群體中,確實也有一些被人稱之為“口炮黨”的代表人物。但他們的影響力,遠遠比不上賀衛方、于建嶸及楊恒均,怎能說“溫和理性的聲音根本沒有市場”呢?——賀衛方教授、于建嶸教授發言動輒跟帖幾萬、幾十萬;名為“民/主小販”的恒均,事實上是中國公知群體的第一名博!——大眼的號召力大、粉絲眾多,博客單篇文章的點擊量也比恒均高,但經常老半個月也不發一篇文章,也遠沒有恒均一如既往的“與群眾打成一片”的親和力,所以,真正的影響力并不及恒均大!


還有一點想談談:當今中國網絡上好些被人稱之為“口炮黨”、在網民中有一定影響力的人士,我與之雖從無直接交流,但卻長久關注其言論,發現他們其實不乏真知灼見之論,毛病是:“唯我獨革”較嚴重;一言不合,張口就罵“舔菊”,就挖內奸、抓特務。對此,我也是十分不感冒的——這既容易造成“中國民/主人士太極端、好禍里斗”的假象(其實也就為數不多一些人),也經常會傷害到意見相左的同道(為理想而丟掉飯碗、近年一直流落異國他鄉的笑蜀先生長期遭一些人攻擊就是典型例子),進而造成嚴重內耗。然而,如果憑此就認定這些人為“不殺人就不解氣”的極端者,這也是失之偏頗的。稱之為“激進派”或許是比較合適的。


說到這,想起魯迅一句名言:“如果你說屋子很悶要開個窗戶他是不會理睬的,你說你要拆房子要掀屋頂,他們自然就會說給你開一扇窗戶。”任何一個國家在社會轉型運動中,都必然有激進派。而激進派如果是少數,其實并不可怕。甚至有其存在的必要性!!!


一時火氣上來產生偏頗并不奇怪,但恐怕并非如此:半個月前,我在熊飛駿兄微信群中,曾聽到恒均一大串語音講話。其中一句話:“哪些人根本不看你的文章,從不寫文章與你爭論,而是上來就罵,這個國家真的沒得救了,”讓我印象十分深刻,聽后不禁一聲長嘆:恒均這句話的前半句我是深深理解的,然而憑此就感嘆“這個國家真的沒得救了,”就太情緒化了:經常諷刺您、罵您的人,也就一百幾十個,到頂也就幾百人而已!一百幾十個、幾百個人諷刺您、罵您,“這個國家就沒得救了”?開國際玩笑嘛!——世上有一個組織,經常遭幾十萬、幾百萬、幾千萬人罵,這個國家還不照樣“巍然屹立在世界東方”嗎?還不照樣“從勝利走向勝利”嗎?


作為一個擁有數百萬粉絲,在國內具有廣泛影響力的意見領袖、公眾人物,有人批評、有人找岔、有人諷刺、有人謾罵,實在十分正常!——甘地號稱“圣雄”,不要天天有人罵?最后甚至被人槍殺?馬丁·路德·金如此偉大,不但天天遭白人罵,有幾次甚至險遭激進的黑人戰友的槍殺?馬英九如此完美,不也從來不缺乏諷刺、謾罵者?


甚至可以這樣說:一個擁有幾百粉絲,在國內具有廣泛影響力的意見領袖、公眾人物,沒人敢批評,沒人敢諷刺,沒人敢罵,這才不正常,這才可怕;同道之間,明知對方觀點有錯乃至大錯,裝沒看見,求得一團和氣,這才不正常!這才可怕!


還有一點想說的是:恒均作為一個擁有數百萬粉絲,在國內各大網站開有二十多個博客,每天讀者量超過許多國家級、省級報刊的意見領袖,手中實際上掌握著“第四權力”,而非您所說的“無權者的權力”。這種權力也須要監督!而批評、諷刺、謾罵,其實就是監督!


這時有人或者又會說:“諷刺、謾罵也是監督,太離譜了吧?”果真有人這樣問,我會回答:如果所有批評者都能做到文明批評、理性探討,那當然最好,然而,縱然是西方文明國家,哪一個意見領袖、公眾人物不挨罵的呢?


我無意用圣人的標準要求楊恒均博士——意見領袖、公眾人物也是人,面對不公批評之時,難免會有上火的時候。像前些時候在騰訊微博,面對一位公知朋友“借民主泡妞”等極為過分的攻擊,恒均的上火我是予以同情和理解的。并不認為這是“不寬容”。然而,作為一位擁有眾多粉絲、崇拜者的意見領袖、公眾人物,尤其是這些年一直倡導寬容者,如果在諷刺、人身攻擊面前火氣太沖,不但與自己所倡導的價值觀所背離,甚至會產生一些意想不到的嚴重消極后果。——這才是我所憂慮的。也是撰寫本文的宗旨所在。


我向楊恒均博士提出上述意見,事實上指出他不夠寬容,并非因為我自己很寬容。其實,面對自己認為不公正的批評,面對譏諷或謾罵,我也經常上火的。正因此,此文不只是與楊恒均博士談寬容,也是與所有致力于社會進步的同道談寬容。


寬容是最美麗的情感,最崇高的人生境界。古今中外,無數人贊美寬容。然而,寬容又是一座難于翻越的險峻高山,只有具備深沉大愛、博大胸襟、悲憫情懷、謙卑之心、非凡勇氣之人,才能最終攀頂!——愿以此與大家共勉。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13fca9ac50102vmxq.html



2015-08-23 08:4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