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楊恒均對話柏拉圖(三):民主不一定是個好東西
楊恒均對話柏拉圖(三):民主不一定是個好東西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克里特島年初中國撤利比亞僑民總指揮部


文 | 楊恒均


對話柏拉圖:第三幕


一架由雅典飛來的客機緩緩降落在克里特島上。像希臘其它地方一樣,克里特島有很多石頭遺址,當然也少不了神話故事:傳說天神宙斯愛上了一位叫歐羅巴的女子,為了弄到手,他把自己變成一頭公牛來到美麗姑娘的身邊,那姑娘經不起誘惑,跳上了牛背……這位叫歐羅巴女孩變成了宙斯的二奶,而歐羅巴也成了這片大陸的名字。這個故事是從克里特島開始的,那些石頭依然在克里特島上,這里的米諾斯文明整個歐洲文明的發源地……

畫外音:起床、起床……

老楊頭:什么啊,我才剛剛睡下,好不容易逃離了雅典……

柏拉圖:起來吧,到了這里,虧你還睡得著。我現在帶你到五千年前創造歐洲文明的前輩們踏過的土地上去散步,去呼吸我活著時呼吸過的空氣,還有千百年來都不變的海浪聲……

老楊頭:(揉眼睛)原來是拉圖兄?你不是在雅典嗎,怎么也來到了克里特島?

柏拉圖:你能來,我自然也能來。哎,我早想到島上來散散心了,你看看雅典,三天兩頭游行示威,兩年多了,民眾抗議與行業罷工都沒有間斷過。

老楊頭:希臘政府不是民選的嗎?怎么希臘民眾對他們如此的不信任?不行就換一個政府吧!

柏拉圖:民主!都是民主惹的禍。希臘雖然已經實行了代議制民主,但民眾從骨子里還是更加向往那種激烈的、直接的廣場民主。直接民主才更符合人性,可惜,可惜……

老楊頭:夠了,拉圖兄,我不想再談民主了。讓我在希臘旅游的最后兩天里放松放松吧。前幾天,你總是半夜三更找我談民主,弄得我的心像希臘的大理石一樣沉甸甸的,你還讓不讓人活?

柏拉圖:考,你玩累了,怎么能怪我?再說,追求民主的人,怎么能夠輕言放松?

老楊頭:扯,你怎么像一些沒水平的網友似的?好像追求民主的人就不吃不喝不游山玩水一樣?一本正經到不食人間煙火?

柏拉圖:少給我來這一套,你還登鼻子上眼,教訓起我來了?你也別賴我,你到雅典四天里,已經寫了兩篇博客,白天東奔西跑,每晚還寫幾千字,你的累是自找的啊。

老楊頭:我還得寫,記錄所見所聞,還有我的感想。主要是供我在中國的讀者參考,他們中有些人可能一輩子沒有機會到這里來……

柏拉圖:奇怪,真奇怪。

老楊頭:有什么奇怪的?

柏拉圖:你為什么和這些年到希臘來旅游的中國人如此不同?

老楊頭:什么中國人?

柏拉圖:就是那些看上去和你一樣有身份有學問的中國人啊。我問你,你是公費旅游嗎?還是美國等西方政府供你到處旅游?

老楊頭:當然不是,我出國的費用都是邀請我參加會議的學術與民間機構支付,還有一些朋友出于友誼或者對我理念的認同而資助我,也有少數是我自己出錢。這件事對于除了錢什么都不認的一些中國人來說,怎么也想不通,可我就納悶,曾經充滿理想的拉圖兄,不會也無法理解吧?

柏拉圖:我當然理解,我就是理想主義的始祖。不過,我還是覺得好奇,每年都有大批中國旅行團到希臘這個民主圣地考察。絕大多數是公務團,或者利用公職賦予他們的公權力讓企業和私人老板為他們出國旅行買單,他們出來時都說是來考察,可離開時,帶回去的都是紀念品與消費品,我沒有看到一位公務人員寫出任何一篇向民眾交代的“考察報告”,向那些給他們出錢來旅游的民眾匯報一下他們的感想,在希臘看到了什么、學到了什么,對中國有何借鑒作用。可你一個自費出國的人,卻剛好相反,每次都寫出一些感想……真奇怪啊。

老楊頭:你常常接觸中國來的公務代表團?

柏拉圖:接觸?你以為我是誰?他們不配我接觸。再說,他們也不知道我是誰。這兩年歐洲與希臘經濟不景氣,可來的中國大陸公務團反而越來越多,后來聽到他們私下聊天,我才知道原因。你不是自認很了解中國嗎?那么,你猜一下是為什么?

老楊頭:很簡單,中國政府加大反腐力度,推行公務透明,而且正在推行三公費用公開,今后要想公費旅游,會越來越難,恐怕也難逃網友的法眼。這兩年,公務員們可能是在趕公費出國旅游的末班車吧?

柏拉圖:有道理,但和我聽來的不一樣哦。我前兩天聽到來雅典旅游的一個級別比較高的“人民公仆”團聊天,他們都認為要趕快在這幾年到世界各地以考察的名義旅游一下,有一位副市長說,現在網民越來越暴躁與難纏,估計這個能夠讓我們使用公費自由出國“考察”西方自由與民主的政權堅持不到幾年了……

老楊頭:啊,原來是這樣!

柏拉圖:可這些公務人員和你一樣很有身份的樣子啊,而且對民主的認識不比你淺,這倒是讓我担心中國的暴民。中國的互聯網和雅典廣場民主越來越相似,我有些担心發源于互聯網的中國特色的民主,會不會淪落到多數人的暴政?多好的中國公務員啊,在政權面臨危險的時候,還抽時間出國考察,多好的政府啊,為什么你們的人民越來越暴躁與難纏?為什么要限制公務人員到美麗的希臘來朝拜民主圣地?

老楊頭:我考,你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你知道自己在說些什么嗎?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拉圖兄,你沒吃錯藥的話,一定是喝高了,你去過中國沒有?你了解中國政府與網民?你了解中國政府與民眾的關系嗎?

柏拉圖:(神情恍惚)中國?我沒去過,可我很想去,那里可是唯一還在堅守我主張的由“圣人王”統治的“理想國”,可中國太遠了,我不想坐飛機,聽說那里說錯話了,可能會被關起來,還有高鐵,還有暴民……但,我還是有所了解的,而且,就在這里。

老楊頭:在這里?

柏拉圖:是的,就在你此時此刻站立的地方,這里是克里特島離非洲最近的地方……

老楊頭:這個我知道。

柏拉圖:可你不知道今年初發生在這里的事吧?當時利比亞發生戰亂——又是民主惹的禍——中國政府有史以來第一次實行了大規模撤僑,克里特島成為中國政府租用的最大撤僑中轉站,啊呀,當時啊,一架一架中國民航飛機穿梭利比亞與克里特島,豪華郵輪漂浮在藍色的愛琴海上,幾百輛空調大巴來回穿梭,中國政府租用了好幾個五星級酒店,最終安置了一萬三千多名從利比亞撤出來的中國僑民……當時啊,別說希臘當地人,就是我這個死了兩千多年的人,也被驚呆了:什么樣的政府有如此的魄力與效率,在如此短的時間里完成如此規模的撤僑?什么樣的政府能夠讓自己落難的海外游子一下子住進免費的五星級酒店?管吃管喝十幾天、一分錢不收,最終還把他們平安送回祖國的懷抱?啊,這樣的壯舉,只有由“圣人王”統治的非民主的政府才能做到啊!

老楊頭:我知道你說的這件事,實不相瞞,我來這里的目的并不只是觀摩歐洲文明的發源地,也是想了解今年初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兩個文明是如何碰撞的。

柏拉圖:發生了什么?你別打斷我,這里發生的事,是我一輩子也沒有看到過的。多么了不起的中國政府,讓在破產邊緣徘徊的希臘政府——不,應試是讓整個西方民主國家的政府感到無地自容!

老楊頭:拉圖兄,你對那個事件的描述基本上和我今天了解的一樣,但作為“圣人王”政治思想的掌舵人,你犯了一個顯而易見的錯誤:在你描述那件事時,你一直在描述政府——不錯,這件事讓中國政府在大陸民眾中得到了高度支持,在海外也贏得多國的尊重。可是,我想知道的是,在你描述中國政府撤僑的時候,卻沒有看到你描述那些“中國僑民”?

柏拉圖:中國僑民?什么中國僑民?

老楊頭:就是你口中的被中國政府從利比亞撤退到這里的一萬三千名中國僑民。其實,他們根本不是僑民,而是從中國來到利比亞打工的中國國際民工。在一架一架客機與豪華大巴中,你并沒有注意這些活生生的民工,他們疲憊不堪不說,還被希臘政府要求絕對不能離開五星級酒店與大巴車,因為害怕他們潛逃出去,滯留希臘不歸,于是,他們在運送自己的大巴里大小便,在五星級酒店里像囚徒一樣……

柏拉圖:你想說什么?這難道不是很正常的?他們只是難民,經過克里特島,為了防止他們跑出去……

老楊頭:防止他們跑出去?他們難道是關在籠子里的奴隸?他們為什么要到利比亞做艱苦的工作?他們為什么要跑?同樣是世界上最早的兩個文明——中國文明與希臘文明——的國民,當你在贊嘆中國政府實現了你的“圣人王”,贊嘆中國政府準備幫助希臘度過難關,表揚中國政府在撤僑中的大手筆的時候,你難道沒有比較一下這些中國人和你們希臘人的區別?這些中國民工比起國內民眾來說,還算強的,但當你的目光繞過五星級酒店、豪華郵輪與波音飛機的時候,你會看到,無論從物質狀態還是精神狀態,他們都好像被現代文明遺忘了,這是一群同那個施恩于他們的政府極端不相配的國民,他們是強大中國政府統治下的弱小的中國國民……

柏拉圖:啊——這個我倒沒有注意,只是知道這個小沙灘前的酒店突然多了一萬多人,讓這里熱鬧了十幾天,不過,我倒是聽到當地有居民抱怨,那些民工走后,他們身上的味道好多天才從這個島上消散,他們給這里的居民這樣的印象:這是一群素質最差也相對貧困的民眾,而那個管理他們的政府卻是效率最高、也最有錢的政府。

老楊頭:這就是你追求的“理想國”,圣人統治者下的避免了民主暴民的國家?

柏拉圖:別這樣諷刺我,我很關心中國,畢竟這是唯一一個依然在實行我“理想國”的大國。撤僑那些日子,我每晚都躲在暗角里觀察,我不得不承認:中國政府不錯,但中國民眾的素質太低,他們不適合民主,不過,沒有民主,他們也一樣會感到幸福與和諧,因為他們能夠有這樣一個好政府!一個極其富有的政府——希臘政府就沒有什么錢。有這樣的好政府,難怪大眾都對你這位推銷民主的小販不感興趣。你這位“民主小販”也應該清醒了,環顧周圍,睜眼看看,有多少中國人對民主感興趣,更別說呼吁與追求民主的人?有什么樣的民眾就有什么樣的政府,你們常常愛用“為民作主”來批評政府,今天我正好要送給你這位追求民主的小販:在追求民主的過程中,你也不要“為民作主”。

老楊頭:(迷惑地)我真不敢相信,天啊,拉圖兄——不,你真是柏拉圖嗎?怎么說話和一些高級五毛一模一樣?天啊,你到底是誰?

柏拉圖:哈哈,你終于問出這樣的問題,我已經看出你內心的動搖,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突然造訪希臘是為了什么,你有些疑惑,我只不過是在開導你而已。你不該問我是誰,你應該問你自己是誰。然后進一步追問:民主真是個好東西嗎?我追求的民主真是那么美好嗎?

老楊頭:(更加迷惑地)我腦子很亂,我腦子很亂,我說過今天不談民主,你怎么又談起民主了?

柏拉圖:你的信心、恒心與勇氣全部來自你對民主的信仰,以及你認為民主對中國有益無害,但,民主對于中國,真是一個好東西嗎?

老楊頭:你是誰?

柏拉圖:你是誰?

畫外音:老楊頭,起床了,十分鐘后,我們要出發去參觀米諾斯文明……

(未完待續)

楊恒均 2011-8-9 克里特島

離總指揮部不遠的一家中餐館,當時這條路上都是中國人,現在,這一塊只有這個餐館老板是中國人。


楊恒均原創作品,歡迎分享轉發

微信公號轉載務必注明“轉自楊恒均微信公號yanghengjun2013”


2015-08-23 08:4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