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為什么會突然想不起熟人的名字?
為什么會突然想不起熟人的名字?
鳳凰讀書     阅读简体中文版


很多情況下都會發生“空白”。日常談話時,你可能忘掉一個句子中的某個詞;演員最怕在舞臺上忘記臺詞,雖然不多見,但尷尬勁可想而知;學生們最害怕的莫過于復習了多次的東西卡在考場上,考試結束之后才恍然大悟。調查中發現,日常生活中最常見的空白就是忘記熟人的姓名。這種情況更多地發生在老年人身上,成了他們最担憂的事情。年齡大于50歲的老年人最常抱怨的記憶問題大致相同,其中一項就是想不起熟人名字。


客觀數據也支持這些觀點。讓20歲、40歲和70歲的人分別寫一個月的日記,記錄下他們遇到的“就在嘴邊”卻無法想起的事情。結果發現“空白”通常發生在物品名稱(如海藻)和抽象詞匯(如方言)。三組測試中,“空白”最常發生的是想不起名字,人名比國家或城市名稱更難記起。忘記名字最常發生在40歲到70歲那組,而不是20歲的那組。相比之下,忘記熟人名字最常發生在70歲的那組。


我們為什么總忘記別人的名字?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看一下被心理學家稱作Baker/baker(貝克/面包師傅)的反論試驗。試驗分為兩組,同時把不熟悉的男性頭部照片讓受試者看。不同的是,給第一組受試者出示的是照片和姓名,而第二組看到的是照片和職業。實驗以相同詞標注的照片上男性的姓名和職業。比如,姓名組的成員得到信息第一個人叫Baker(意為面包工,譯者注),第二個人姓名是Potter(意為陶瓷工,譯者著);而職業組成員得到的信息是第一個人的職業是面包工,第二個人是陶瓷工。最后,只出示有關照片,讓兩組成員分別回憶相關信息,結果發現能夠回憶起職業的要比回憶起姓名的概率要高。這種結論就稱作Baker理論。為什么同樣的詞匯當代表人名和職業時,回憶起來會產生不同的結果?


一百五十年以前,約翰・斯圖爾特・梅爾通過大量觀察,用現代的方法解釋了Baker理論。 “大多數人的姓名看不出什么特別的內涵。”梅爾解釋說,“姓名只表示我們對不同人的稱謂,但未能指示或暗示屬于這些人的其他任何特征。”也就是說,當我告訴你,我朋友名稱是約翰・貝克(Baker)時,你除了知道他有一個相當普通的盎格魯―薩克遜人的姓名之外,別的什么也不知道。可假如我告訴你我的朋友是面包工,我可能會告訴你很多事情:他在哪兒上班、過得怎么樣、他烤面包用什么特殊材料、有什么拿手絕活等等。“面包工”這種職業會使人在對面包工了解的基礎上又加上豐富的聯想和知識。“面包工”這個詞充分地代表了它本身的意思。在這個試驗中,我們可以更容易地用以前存在的聯想和知識來記憶“烤面包工”這個職業,而記憶“Baker”這個名字卻遠沒那么容易。


某些名稱的含義更少,這就是我們為什么更難記住和掌握新名稱。由此可以知道,人們為什么更容易忘記相似名稱。因為有些名稱同普通名稱相比,幾乎沒有與其相應的定義、知識和聯系。讓我們看看認知心理學家塞爾格・布利達特和迪姆・瓦倫丁報道的一個小試驗。他們將一些卡通及喜劇角色的圖片給人們看,一些是附帶有描述性并突出其性格特征的名稱(脾氣壞、雪一樣白、吝嗇鬼等),另一些則任意取名。結果發現,即便參加者對兩類名稱都很熟悉,但他們對描述性名稱的遺忘率要比任意性名稱低。


普通名稱和專有名稱的記憶理論模型,能幫助我們更深刻地理解名稱缺乏概念性知識是導致“空白”現象產生的原因。產生普通名稱和專有名稱所需要的知識種類和量顯然不同。首先,讓我們考慮以下三種基本因素。


第一個要素是視覺描述,對某物品或某人栩栩如生樣子的表述,比如方形的書籍、鋒利的刀子或隆起的鼻子及你的同伴馬丁稀少的黑發。對“面包工”的視覺描述包括你碰到的不同面包工的形象、外觀和特征。 “約翰・貝克”的視覺描述可能包括他的臉形及其他的特性如帶邊的眼鏡、濃密的灰胡子等等。


第二個基本要素是概念性描述,包括某物怎樣執行功能、某人執行什么樣的任務及其個人的傳記等。概念性描述包括如下信息:如“面包工”包括“在廚房中工作”、 “烤面包和蛋糕”、 “需早起”等。對于“約翰・貝克”的概念性描述可能包括“律師”、 “鄰居協會的會長”及“高爾夫球打得比較好”等。


第三個基本要素是聲覺描述,例如組成名字的音節:“Ba”和“ker”。在發音上“Baker”和“baker”是相同的。


如果你看到約翰・貝克,你的頭腦中只會浮現有關他的視覺描述。他的臉看起來很熟悉,但你不知道他名字或其他有關的任何事情。如果你的頭腦中浮現視覺描述和概念性描述,約翰・貝克看起來很熟悉,你從你喜愛打高爾夫球的鄰居那里知道他是一名律師,但是想不起來他叫什么名字。


回想大多數模型的名稱,必須在出現視覺描述和概念性描述之后馬上出現聲覺性描述才行。這可以解釋為什么人們經常會想起他們叫不上名字的人或物品相關的概念性信息,而相反的情況卻不會發生。例如,人們會時常從某個人的職業而想起他名字,但尚無記載有不了解某人的概念性描述,卻能記起他名字的情況。一次試驗中,要求參與者通過圖片說出一些著名人物的名字,參與者也許叫不上“查爾頓・休斯敦”的名字,但都能夠回憶起他是名演員。如此看來,你雖然想不起“約翰・貝克”的名字,但可能會很快想起他是名喜愛高爾夫運動的律師。反過來,如果你能想起約翰・貝克的名字而無法想起他的個人特征,這種情況就不可能發生。


心理學家安德魯·揚的觀點是:專有名稱的每個概念性描述聚集在某個人單一、特定的描述――“身份符號”上。這樣,概念性描述“律師”就通過身份符號與“約翰・貝克”聯系起來。同樣,概念性描述“鄰居協會會長”和“高爾夫球手”也和人物身份符號聯系起來。通過這種方式,我們所知道的關于“約翰・貝克”的所有不同描述聚集到一點,就能認出他。


專有名稱與普通名稱之間的最大區別發生在這個網絡的下一個階段:約翰・貝克身份符號與詞匯性描述“約翰”和“貝克”之間存在著單一聯系。這種單一聯系與普通名稱不同,在普通名稱中,所有概念性描述直接覆蓋了詞匯性描述,每前進一步都能受到相互間的影響。而專有名稱的詞匯性描述只能通過單一聯系接收較脆弱的影響。這種缺陷使得專有名稱更加不易于想起,即使受到視覺描述和概念性描述的強烈影響,即便知道他的所有事情,我們還是想不起他的名字。


這種模型可能幫助解釋,為什么隨著年齡的增長,更易發生想不起熟人名字的情況。因為專有名稱在概念性描述和詞匯描述之間的聯系尤其脆弱,更容易被一些因素破壞,比如認知過程變慢。大量研究表明,中老年人的認知過程變慢,可能是神經中樞傳播速度減慢的緣故。按照布克和麥基的模型,最易發生空白的是最近未曾碰到的極其相似名稱。碰到某人會引起關于此人的概念性和詞匯性描述并能加深其相互聯系。相反,當我們很長時間未見到某人,則概念表現和詞匯表現之間存在的脆弱聯系就會減弱。另外,因為老年人比青年人年齡大,他們更有可能認識一些他們很長時間未碰到的人。事實確實如此,布克和麥基所做的每日調查顯示,那些最容易發生“卡殼”現象的受試者,碰到的都是至少幾個月未聯系的熟人。


摘自[]丹尼爾·夏克特《你的記憶怎么了?》

2015-08-23 08:4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舊一篇] 人需要出走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