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鐵之后,游戲人張進因腦瘤離世,曾制作《夢幻誅仙》

人文精神  >>>  創業先鋒 眾人拾柴火焰高

游戲微訊最新消息,前《大話西游》主策劉鐵先生于4月26日在成都逝世,享年43歲。時隔不到3天,游戲人張進因腦瘤去世,曾經參與了《英雄年代》、《巨人》、《夢幻誅仙》等產品的制作。


兩位游戲人的相繼離世,令眾多同行感慨緬懷。昨晚,《天龍八部》的制作人韋青撰文沉重悼念了這兩位才華橫溢的制作人。


《沉重悼念兩位才華橫溢的制作人》


文/韋青


相隔不到3天,我的接連兩位死黨也是兩位真正有才華的制作人離開了這個世界!看到鄧昆的文字,想了想作為他們最好兄弟的我!總得留下些什么!我在想是不是上帝也tmd寂寞了,給他們天使投資讓他們一起去做游戲了,正好一個系統出身,一個擅長數值。既然兩位都是游戲人,我想還是記錄下一些歡樂的東西吧……


一個是劉鐵,大家都愛叫他鐵哥,我的稱呼則是老鐵。我們倆認識快15年,共事了11年,一起做了《大話西游》《天龍八部》。只是中間我去了天晴數碼分開了不到4年。愛寫詩、愛喝酒。我們01年認識于網易,當時他扎著個馬尾,缺了顆門牙。開始總愛叫著jojo去喝酒,可惜jojo酒量不高,每次回來總是高呼 不過癮,我實在看不下去了,于是挑釁了一句:聽說你很能喝,丫結果不干了,拉著我就要出去拼酒量,結果這一拼我們就成了酒友加死黨,記得曾經我們連喝了100多天……


依然記得當時沒有數值策劃的概念,兩個人半夜一人抱著一瓶珠江啤酒,坐在建華路的辦公室里對著電腦,打開excel開始做武器數值系統。老鐵:“這把刀我 覺得值300兩銀子”。我說:“你丫也太黑了,100兩吧。”丫齜著缺了門牙嘿嘿一笑,那這樣:“200吧,這樣你也不吃虧。”于是兩人哈哈大笑就把200給填上了。


丫酒品有點不好,每次喝多了就是睡覺,曾經有一次為了讓他接電話,我在網易的地毯上來回拖行了200米丫也愣是沒醒,結果我放棄了。直到后來我才找到了方 法,有一次喝多了送他回家,可惜我沒有他房間的鑰匙,叫了他半天也沒清醒,于是就準備摸他兜拿鑰匙準備開門進去,結果在摸的時候丫突然清醒了,兩手護著兜 問:干什么?想拿我兜里的錢……在北京的時候我們也經常去KTV喝酒,丫每次喝酒必唱《護花使者》,新疆人講粵語大家是知道的。喝喝丫就躺沙發上睡著了, 咋叫都不醒。直到有一次我叫著:老鐵,單買完了,走吧。丫立馬從沙發上翻起身來:走吧走吧,咋不叫醒我買單呢?


另外一個則是張進參與了英雄年代、巨人,做了夢幻誅仙,非常聰明,和我是老鄉,都是濱海人。高中的時候是在江蘇的重點中學鹽城中學,可惜高三的時候玩游戲,看漫畫墮落到了剛剛達到重點線,于是進入了中國礦業大學,恰好和我一個學校。我們倆相識于學校機房,后來就成了死黨。大二的時候我在學校開了一個小網吧,于是丫就成了常客,結果有一次被他爸媽堵在了網吧里面,我還挨了他爸媽一頓數落。


張進的酒量不高,在大學的時候每次都被我說:“不能喝就不要學人家喝酒。”丫反駁道:“不是我不能喝,只是我不想喝……”直到有一天丫很興奮的到我網吧說:“韋青,我酒量練起來了,晚上我請客咱們去學校西門喝一頓。”我說:“好啊。”結果晚上丫喝沒到兩瓶彭城啤酒就噴了,我說:“你不是練起來酒量了嘛?”丫口齒不清的回答:“是,練起來了,我原來只能喝一瓶,現在翻了一倍了……”


我的煙癮很大也跟丫有關系,在上海的時候有一次來我家吃飯,跟我老婆說:“韋青喜歡抽中南海,這樣你這次給他買10毫克的,以后8毫克,再5毫克,3毫克,到抽1毫克的時候他煙就可以戒了。”我老婆結果傻傻的就信了,逐漸給我買低焦油的,結果又不擋癮,只能多抽幾支,最后又抽回到10毫克的……于是原來一天一包的我,就很快的到了2包。我老婆氣氛找他對質:“怎么沒戒掉倒是抽多了。”丫賤賤的一笑:“我就是開玩笑的,誰想到你信了啊!”


跟兩位在一起都有很多開心的事情,可惜不能一一記錄,最為可惜的是沒有把這兩人拉到過一個桌上喝過酒。兩位也有很多共性:不愛錢,熱愛游戲,沒有豪車,沒有豪宅,活在自在自樂的世界里。喝著啤酒,三五知己相伴,喝多了就開噴,隨筆一段文字、一個設計流水一樣出來,其實早已天堂中人……


相信我們還會有一天相聚的,還是每人拿著一瓶啤酒,噴著對方,噴著游戲,噴著社會,估計到那天上帝估計也會挨噴吧……


游戲微訊 2015-08-23 08:49:54

[新一篇] 不僅僅是玩家:4名從業者的游戲人生

[舊一篇] 21 世紀的孩子們請注意!編程已成必備技能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